乌拉格 > 玄幻 > 犀利仁妃 > 第二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文英,你自恃天赋异禀,是林家文字辈的天才、林家重点培养对象之一,却犯下如此大错,还不快快跪下求王爷的饶恕?”门外再次传来女子的呵斥声。

  白夕羽眉峰冷冷一挑,林若兰抛出林家重点培养对象的筹码,对于靖亲王这样不重美色只重利益的人来说,却是非常受用的。

  林家的势力虽然远远及不上神武侯府,但林家掌握着南楚国大部分的粮食买卖。若遇战事,大军出征时,有一半的粮食都要从林家的粮仓调取,而靖亲王又在户部任职,掌管军需,这也是为什么靖亲王要与林家结亲的原因,并非他贪图美色,而是因为有了林家的大力支持,他日后的皇位之争才能更有把握。

  而神武侯府恰恰相反,虽然神武侯将女儿嫁给了靖亲王,但并不代表,他就选择了全力支持靖亲王。对于神武侯来说,他不会支持任何一个王爷或太子,他永远只效忠于皇帝一人!

  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年,一个废物无能的王妃,一个愿意倾全族之力支持的林家,一个保持中立不冷不热的神武侯府,孰轻孰重,可想而知!

  “她不是神武侯的女儿吗?人人都说神武侯的龙象十三诀如何了得,她的女儿却连我一剑都接不了,如果不是神武侯沽名钓誉,就是她在装死骗人!待我进去再刺她一剑,看看她是不是在装死!”少年声音稚嫩,却无比嚣张,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用力踹开了。

  林文英气势汹汹地提剑杀来,门外的人竟无一人阻拦。

  白夕羽心底冷哼,外面的人摆明了个个都想置她于死地,就连她名义上的丈夫也丝毫不念夫妻情份,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下手无情了……

  林文英高举青钢剑,看着静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白夕羽,稚嫩的面孔戾气暴涨,目露凶光,脑海中闪过姐姐嘱咐的话:“文英,姐姐能不能坐上王妃的位置,就全靠你了!待会儿见到白夕羽,不管她是生是死,你都给我在她身上补上一刀,我要让她彻底死透,再无生还的可能!”

  他有些迟疑:“万一王爷姐夫怪罪下来怎么办?”

  姐姐冷笑道:“你放心,此刻最想让白夕羽死的人,就是王爷本人!你杀了她,王爷不但不会怪罪你,反而会在内心感激你。有了王爷的支持,日后你在林家就可以顺风顺水,咱们的爹也有希望从一个庶子一跃龙门,成为林家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你说,这笔生意,是不是很划算?”

  想着,林文英的目光里激射出了丝丝兴奋的光芒,眼睛如毒蛇般盯着白夕羽的脸庞,杀意更浓了。

  没错,只要杀了眼前之人,他的姐姐、他的父亲,还有他自己,都可以改变自身的命运,一跃成为人上之人!这样的诱惑,实在太吸引人了!

  “你这个废物,活着的时候一文不值,死了却价值千金!你应该谢谢我,是我帮你实现了你的价值!”话落,他的剑已刺了出去。

  剑光一闪,如白虹般眩人眼目,直逼白夕羽的咽喉……

  这一剑又快又准,势如雷霆,白夕羽万不可能躲过。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林文英的剑离白夕羽的咽喉只差一公分的时候,他整个人突然顿住,背脊僵直地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剑柄的丝穗还在不停地颤抖,林文英突然丢掉手里的剑,双手掩住自己的咽喉,眼睛惊恐地瞪着白夕羽,眼珠都快凸了出来。

  一支银簪不知何时插入了林文英的咽喉,他甚至没有看到白夕羽如何出手,但那支原本插在她乌发间的银簪,却准确无误地插在了他的咽喉。

  没有血流下,因为血还未来得及流下。

  “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簪子快?”白夕羽慢慢悠悠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唇角浅浅一勾,风华无双,宛如神祗。

  林文英想要张口说话,却发不出声来,喉咙里咯咯地响,脸上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跳动,鼻孔渐渐扩张,他伸出了舌头。

  鲜血,自他舌尖滴了下来。

  林若兰站在门外张望,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弟弟静止站立的背影,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她眉头不耐地皱起,心想:“文英在搞什么鬼,怎么还不动手?”

  突然,砰的一声。

  林文英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

  林若兰先是一愣,随后整张脸全都扭曲起来,像个疯子似地狂奔了进去。

  “文英——”

  “文英,文英……”林若兰疯狂地冲过去抱住弟弟,看着弟弟临死前最后一丝挣扎而露出的狰狞可怖,感受着他的气息一点点减弱,身体逐渐僵硬,林若兰感觉天旋地转,仿佛头顶上方的一片天要塌了。

  “文英,你快醒醒!你不要吓姐姐!”

  直到弟弟的身体彻底僵硬失去气息和脉搏,林若兰依然无法接受弟弟已然死亡的事实,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嘴里不住地重复同一句话:“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围观的一众小妾和下人们都惊呆了,一个个好像木桩般定在那里,呆若木鸡。过了许久,他们才从大惊失色中回过神来,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死了?王妃杀死了他?这怎么可能?”

  “王妃不是废柴吗?区区废柴也能杀了林家的天之骄子,这不逆了天了?”

  “不过,林家的六公子骄横跋扈,目中无人,就算王妃不收拾他,早晚也有人收拾他!”

  “这就叫因果报应,恶人自有恶人磨!”

  “……”

  听着众人的议论,侧妃赵月茹表面看上去无比镇定,但她不断抽搐的眼角出卖了她,她心中充满了疑问。

  众所周知,白夕羽是神武侯府出了名的废柴,武力为零,连最基本的拳脚都使不来,基本上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她简直就是神武侯光辉灿烂一生中的最大败笔!

  这样一个废柴,居然能杀了二阶剑士林文英,简直跟天方夜谭一样!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她不信,美目蓦地一眯,她不由地迈步走进屋子,把屋子里每个角落都仔细扫视了一遍,心里认定肯定有人在背后帮白夕羽。

  白夕羽傲然地站在那里,脸庞上毫无惧色,她在观察,暗暗观察在场的每一个人。

  王府的这些女人和一般人家的妻妾不同,她们大多都有些实力,实力越高,品级越高,其中实力最强的便是侧妃赵月茹。她的武阶应该在三阶剑士巅峰,这样的实力,在以前的宫夕羽看来,简直如蝼蚁一般,可放在眼前的白夕羽看来,还是不容小觑的,但她还并未把她放在眼里!

  真正让她感觉到威胁的,是站在她身前五步远处锦衣华服的男人,也就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靖亲王端木颜。

  端木颜头戴赤金冠,一身紫袍,腰间系着玉带,星眸秀眉,天庭微圆饱满,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风华气度。他的眉眼间一片温和但又夹杂着几丝与生俱来的危险,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却让她感觉如芒在背。

  白夕羽努力在脑海中搜索有关端木颜的信息……

  端木颜,皇帝四子,今年二十五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眼下在朝廷之中打理户部,广收门客,结交豪杰,是可以和当今太子抗衡的人物。

  靖亲王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

  十五岁进军队历练,率三百士兵奇袭西秦国大军粮草,立下奇功;

  二十岁在南方练兵,率领十几艘大船八百士兵南下玉琼海岛,歼灭盘踞在玉琼海岛数十年的海盗团伙三四千人之众;

  二十三岁又被调往南楚国与北燕边境的琅琊山,一举剿灭藏匿山中多年的上千前朝叛军,深得圣心,被封为亲王,风头一时盖过当朝太子,成为朝臣们争相依附的对象……

  可以说,靖亲王文武双全,战功赫赫,乃是众皇子当中首屈一指的风流人物。

  唯一的缺憾是,他并非嫡出之子,他的母妃尽管身份尊贵,乃是天下六大宗门之一春秋门掌教之女,但终究还是与皇后之位无缘,眼下是位居后宫四妃之首的李贵妃,地位仅次于皇后。

  再观靖亲王其人,他白皙的面庞下面藏着一股细微的气流,隐约有紫气浮现,这样的修为,以她的经验判断,至少在剑师以上,至于具体的武阶,她就无从判断了。

  因为剑师以上的实力,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和隐藏体内的武力,平常时候根本看不出来,只有在战斗中才能显现。

  二十五岁的剑师,在白夕羽的认知中,算得上是天才级的人物,哪怕是在高手如云天才扎堆的龙华墟境,他也能算得上一号人物。

  所以,对于白夕羽来说,靖亲王才是她头号危险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