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玄幻 > 犀利仁妃 > 第二十六章 恶有恶报

  “咕噜噜……”

  白夕羽只觉得右肩一颤,一只金色的小兽便停在了她的肩头,一身闪着流光的金色毛发在阳光底下格外耀眼,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圆滚滚的身子,圆滚滚的脑袋,像不倒翁一样在她肩头跟随着琴音的节奏摇来晃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滚落下去,那样子简直滑稽极了。

  它的双眼依然紧闭着,眼皮却有松动的迹象,像是随时会睁开眼。

  白夕羽一边继续弹琴,一边拿余光瞄着它滑稽的模样,哭笑不得。

  原本她打算找机会撤退的,可如此一来,她立刻又成为了众狮子的聚焦中心,一道道炙热的目光射向她,如果目光有穿透力,她已经千疮百孔!

  眉头略微一皱,端木惊鸿也没有料到,势态变化如此之快。

  正琢磨撤退的计策,余光处,忽然看到一支黑色的羽箭破空而来,夹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杀气腾腾。

  箭矢的目标,正是白夕羽!

  端木惊鸿的眼底闪过一丝阴寒暴戾。

  此时挥剑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同一时间,白夕羽也看到了那支羽箭,双瞳骤然收缩。

  箭势之快,如电闪雷鸣,她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眼睁睁看着那支羽箭朝她心口方向射来——

  “噗!”

  箭矢刺透骨骼的声音喀啦作响。

  伴随着四周围的惊呼声,白夕羽的眼前,一道白色的人影覆下,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一张充满血色翻涌的脸庞近在眼前,湛蓝色的双眸泛出坚定的神光,她的手猛然一颤,按住了琴弦。

  琴音顿住。

  白夕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他……他居然帮她挡下致命的一箭!

  心头被什么东西猛烈一撞,那种刻骨铭心的震撼,久久无法平息。

  然而,下一刻,端木惊鸿的脸色惊变,感觉胸口像要炸开了般,插在他胸膛的羽箭并没有停下,继续穿透过他的胸口,朝白夕羽心口处射去。

  古树的背后,李碧华美丽的脸庞上闪过阴谋得逞的笑容。

  这是春秋门特有的连环穿心箭!

  由最坚硬的玄铁打造,具有极强的穿透力,一次可以穿透三个人!

  箭一离弦,任何人都不可能躲过!

  “连环穿心箭!”

  端木惊鸿立刻意识到自己计算失误,懊恼、愤怒的情绪,在他雕塑般完美的脸庞上爆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羽箭离白夕羽的心口越来越近,他顿时有了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白夕羽也没有想到,箭头在刺穿端木惊鸿的胸口之后,还会继续朝她射来,她的脸色不变,心脏却激跳了几下。

  千钧一发之际,箭头骤然停下,离她的心口只有一寸的距离!

  一霎那,时间仿佛凝结。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只见一只金色的小兽以一个非常帅气利落的姿势,蓦地跳跃而起,拿嘴一口叼住了箭矢!

  四周围鸦雀无声!

  下一刻,更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听得“咔嚓、咔嚓”的声响,小兽瞬间将整支羽箭啃了个精光,临了十分满足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人性化的举止,分明就是一个小吃货的最佳写照。

  只不过,它的口味有点重,吃的是最坚硬的玄铁。

  李碧华看到这一幕,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

  要知道玄铁是十分稀有的材料,价格昂贵,而且常常有价无市。

  春秋门一年也就打造出十来支连环穿心箭,她因为任务做得出色,才被赏赐了三支箭,没想到第一支箭就这么被一只小兽给吃掉了。

  它到底是个什么怪物,真的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狮子吗?

  李碧华满脸抓狂的表情。

  白夕羽双腿一软,惊魂未定,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小兽,不敢相信居然是它救了自己一命。

  这时,小兽抬起了眼皮,睁开了它的双眼。

  四目相对的刹那,白夕羽彻底呆住了。

  那是一双拥有异色双瞳的眼睛,左眼蓝色,右眼金色!

  在白夕羽的认识中,金色的眼瞳代表着高贵的血统,而蓝色的眼瞳代表着神秘的异能。

  而这只小兽居然同时拥有金色和蓝色的异色双瞳,简直不可思议,彻底颠覆了白夕羽的认知。

  震惊之后,白夕羽的脸色骤然又是一变,因为她看见了古树之后,李碧华搭上了第二支箭,正在向她瞄准——

  “李碧华!”

  心头的愤怒不可遏制地疯狂燃烧。

  像是感应到了她的愤怒,不等白夕羽有所动作,金色小兽似一道流星般突然飞窜了出去!

  李碧华手上的箭已出鞘,美目之中杀气腾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下一刻,她脸上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五彩缤纷,精彩至极。

  只见那金色小兽迎着箭的方向飞奔而去,在半空中懒懒地张开了小嘴,吭哧吭哧,三两下就将连环穿心箭吃了个精光,就像是箭入了箭筒,却一去不复返。

  更让她郁闷吐血的是,金色小兽仰头一声低吼,奶乎乎的声音,没有什么威力,却一呼百应,所有狮子跟着一齐昂首吼叫!

  “吼吼吼——”

  霎时间,吼声震天,地动天摇!

  在她惊骇的双瞳中,一群狮子朝她的藏身处如潮水般涌来,她脸色煞白,连忙转身逃亡。

  狮群的脚步没有停下,紧追着她而去,气势如虹。

  “好像是春秋门的人!”

  “居然在暗中放箭,太卑鄙了!”

  “活该!这就叫恶有恶报!”

  暂时脱离危险的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自浓烟滚滚的方向收回视线,白夕羽立刻看向中箭的端木惊鸿,只见他胸口渗出一滩血迹,脸色愈发苍白,于是上前去搀扶:“你怎么样?”

  端木惊鸿淡淡一笑:“没事,小伤而已。”

  白夕羽深深地望着他,明明是很重的伤,明明是救命之恩,他却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笑置之,但恰恰是这种漫不经心最能打动她。

  心头的柔软处被轻轻一撞。

  但很快,她恢复了理智,面色乍冷,冰冷的口吻说道:“不要对我好,我给不了你任何想要的!”

  她的身上满是拒人千里的气息。

  端木惊鸿微微一愣,有些莫名的失落,口不对心:“换作任何人,我都会救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题外话------

  感谢以下亲的打赏:啦啦啦4219,满天星hi,13610707296,云山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