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玄幻 > 犀利仁妃 > 第二十九章 莫欺少年穷

  想吓住她?

  白夕羽冷哼一声,忽地挺直了腰脊,漆黑的眸子里蓦地爆射出耀眼的光芒,她不退反进,兀自向前踏出一步,悠然的语调朗声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你觉得我挑衅了你的权威,无非便是认为我这样一个废柴,没有资格和你这样的高手平起平坐。说句刻薄的话,你除了年纪大点,江湖经验丰富点,其他的我根本一点儿也瞧不上!”

  四周围一片哗然。

  这话未免太过张狂,对方好歹也是七仙门的长老,没有大剑师以上的实力,都没有资格位列长老的席位。

  “你……”池长老面色铁青,刚一开口,又被白夕羽抢断。

  “没错,你的实力的确很强,可我还年轻,我有的是时间!我现在的确没有任何的武力,是个彻头彻尾的废柴,但谁能断定废柴永远只会是废柴呢?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她的视线慢慢落在白慕非的身上,后者露出一丝诧异。

  “白家三少爷,从前体弱多病,大部分的时间都下不了床,所有人都以为他这辈子就这样完了。可事实证明,情况并非如此。他不但没有变成废物,而且还成了药王的得意弟子,此刻就活生生地站在你们面前!”

  眼底的诧异一下子转为震动,白慕非震惊地看着白夕羽,应该是初次见面的人才对,可为什么他的心脏不可抑制地狂热跳动起来,浑身像被一百只野猫用爪子抓挠着,却说不出个究竟来。

  “他能从一个病人翻身成为一代药王的弟子,我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凭什么不能翻身成为一代高手?有句话奉送给二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面对两位长老咄咄逼人的傲慢态度,白夕羽深入骨髓的骄傲瞬间爆发了起来,如白玉观音的脸庞肃冷森寒,漆黑的眸子里升起一团光焰,仿佛全世界的光芒都聚集而来。

  光芒万丈!

  一腔极具渲染力的话语,立刻让四周围的剑士高手和驯兽师们热血沸腾起来。

  是啊,谁说废柴永远都是废柴?更何况,刚才连顶尖的驯兽师都没法驯服的狮群,紫衣姑娘凭借一把琴一首曲就镇住了场面,如果说这样的人也称之为废柴,那么世间岂不是有成千上万的废柴?

  “说得好!”白慕非忍不住击掌叫好,看向白夕羽的眼神多了几分钦佩,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太子殿下会对她另眼相看了。

  这样特立独行的女子,浑身散发着动人的魅力,连他也有些心动了。

  端木惊鸿静静地看着白夕羽,只专注地看着她一人,他的眼底仿佛已经容不下任何人。

  池长老铁青的脸又涨成了紫色,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些什么,却一时之间无从辩驳。

  因为她说的的确是事实,不管她现在如何再废物,但她还年轻,有的是时间追赶他们。

  正如她所言,当初药王收白慕非为弟子的时候,七仙门上下谁也不看好他,可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是个天才呢?短短三年之内,医武双修,现在已经成为中级弟子,等过了年底的考核,他就可以迈入高级弟子的行列,如此快的晋升速度,简直闪瞎了所有人的眼。

  “看两位长老的年纪,应该有六十高寿了吧?六十多岁的年纪,还没有突破剑尊,这辈子恐怕……”

  白夕羽惋惜地摇了摇头,却一针见血地戳中了两位长老的痛处,强烈地刺激到了他们的自尊心。

  这些年一直卡在大剑师二阶的瓶颈,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无法突破,他们甚至有沮丧地想过,不如就这样了吧。以现在的实力,安安稳稳地在七仙门当个长老也挺好的。可是眼下听白夕羽说来,却是如此的刺耳和讽刺,他们气得浑身都抖了起来。

  “气煞老夫了,看剑——”银光乍现,池长老唰地一下拔出了佩剑,杀气腾腾。

  端木惊鸿和白慕非几乎是同一时间冲到了白夕羽的面前,异口同声:“你敢?!”

  池长老见状,手腕一顿,突然“哎哟”惊叫一声,感觉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疼痛难忍。

  “什么人偷袭老夫?”

  四周围鸦雀无声。

  池长老警惕地四处张望,在场的每个人都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突然,后脑勺又是咚的一下撞击,疼得他脑腔嗡嗡作响,愤怒高吼:“谁,快给老夫滚出来!”

  这时,虚空中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咕噜噜——”

  只见一道金色的光亮在半空中顽皮地画了三个圈,最后跳过端木惊鸿和白慕非二人,落定在了白夕羽的肩头。

  仔细看时,原来是方才那只金色的小兽去而复返,晃动着圆乎乎的脑袋,在冲白夕羽裂嘴眨眼,那模样分明就是在向她卖萌讨赏。

  白夕羽微微一笑,伸手向它摸去,还没碰到它,它就主动将小脑袋凑了过来,在她掌心处来回地蹭,小模样简直可爱极了。

  池长老发现了小兽,顿时勃然大怒:“原来是你这畜生偷袭老夫,老夫宰了你!”

  他提剑逼近,但下一刻他又停了下来。

  只听得白夕羽轻描淡写地说道:“堂堂七仙门的高手,居然欺负区区一只小兽,我都替你脸红!”

  四周围一片哄笑。

  但凡知道真相的人,都见识过小兽的威力,那可是能一口啃光一支铁箭的小怪兽,而且一呼百应,所有狮子都听它的。这样的小怪兽,居然说它只是区区一只小兽……实在是坑人了!

  可惜,两位长老来得晚,没有见到这一幕。听到白夕羽的话,他还真的有些脸红了,想他堂堂七仙门的长老,却跟一只小兽过不去,还真是掉份。

  小兽仿佛能听懂人话,站在白夕羽的肩头,歪着脑袋,睁大了它又圆又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装出一副十分无害的无辜表情,哪里还是刚才在暗中偷袭池长老的小猛兽?

  池长老简直气疯了,一定是今天出门忘了翻黄历,才会处处碰壁,处处不顺,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跑来给他气受也算了,连个小畜生也跑来和他作对,他简直要抓狂!

  一旁的鲍长老仿佛发现了什么,露出惊讶的神色:“它居然拥有一双异色的眼睛,左眼蓝色,右眼金色……天哪,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兽类,很有可能是一只神兽。”

  白夕羽闻言,心底猛然一紧。

------题外话------

  二更,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