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玄幻 > 犀利仁妃 > 第三十章 专业坑妹一百年

  拥有一双异色双瞳,能吃玄铁,还能一呼百应,统领群狮……

  所有这一切都已经表明,它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小兽!

  然而,这个秘密经过鲍长老的口,一下子暴露出来,白夕羽的心弦不由地绷紧。凡人都有贪婪之心,见到宝贝,谁不想占为己有呢?

  果不其然,听到“神兽”二字,众人的眼中无一例外地迸射出了狂热的光芒。

  “神兽?”池长老瞪大了眼珠子,围着小兽身上打转,“看它的样子像是才刚出生不久,据说神兽的幼崽,通常只认第一个见到的人为主人。”

  目光微微一闪,白夕羽忽然有些明白小兽为什么三番两次救她了。

  “不过,神兽在幼崽期的实力还很弱,完全可以用武力将它强行驯服。”池长老的语调突然一转,露出贪婪之色。

  白夕羽警惕地拿手护住了小兽,涌起一股愤怒的情绪:“你敢动它试试?”

  好像是感应到了她的愤怒,小兽从她的手上虎口处一下钻出头来,满身攻击状态地瞪着池长老。

  “老夫就动它了!”残忍地勾起唇角,池长老的笑容显得邪恶暴戾,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彻底石化龟裂,眼珠子险些瞪出了眼眶,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四周围的人先是一愣,旋即一个个憋笑憋得脖子粗了一大圈。

  只见金色小兽划着弧线从白夕羽的肩头飞窜了出去,朝着池长老佩剑的方向就是一个猛扑,然后“吭哧吭哧”三两下,把佩剑啃了个精光,只剩下握在池长老手上的一小截剑柄。

  三尺六寸的长剑,转眼间只剩下的一截剑柄。

  池长老握着剑柄的手剧烈抖动起来,整个人像是得了羊癫疯,不停地抽搐着,脸上的表情几乎陷入了癫狂的边缘:“老夫的银钩剑——”

  吃饱喝足,小兽重新飞回到白夕羽的肩头,吐了吐舌头,又甩甩小脑袋,小爪子跟人的脚一样,在白夕羽的肩膀上踮了几下,一副难吃嫌弃的表情。

  也难怪它会这么挑剔!

  池长老的剑用的材料比普通的钢材肯定是要高级的,但和春秋门的穿心连环箭相比,低了何止一两个等级?

  小兽一副宝宝勉为其难赏脸吃你的剑的模样,深深刺激到了池长老,他简直气疯了,丢下剑柄,一个掌刀带着呼呼的劲风,就朝它劈去!

  “你敢动她试试?”

  端木惊鸿一脚踏出,一股似龙吟虎啸的声音从他身体之中爆发而出,强劲的气流狂扫全场,脚下的地面纷纷崩裂。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恐怖的压迫力,齐齐打了个寒战,纷纷腿软,有些甚至连腰背都挺不起来。

  池长老一惊,向后倒退了一步,猛然惊醒过来:“你……你居然用龙神决来对付自己人?”

  “这只是警告!但如果你继续针对我的人,那我就要重新定义一下,你究竟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端木惊鸿语气淡淡,却极具威慑力,英俊过人的脸庞,瞬间散发出无尽的魅力。

  池长老铁青着脸,张了张嘴,还要再说些什么,一旁的鲍长老见情形不妙,及时拽住了他,把他拉到远处。

  威胁暂时解除,端木惊鸿高大的身躯突然一阵摇晃,向后倒去。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白夕羽和白慕非一左一右,及时扶住了他。只见他脸色惨白,嘴唇上更是没有一丝血色。

  他宁可自损身体,也要保护她,这样的举动,怎能让她不感动?

  “你快坐下来!”白夕羽扶着他坐下,动作小心翼翼。

  白慕非想的却是其他,他刚刚分明听到太子殿下说了“我的人”三个字,这三个字,意味着她已经得到太子殿下的认可,将她纳入羽翼之下。

  作为一国未来的储君,能得到他的认可,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是多么可望而不可及的事。

  得到太子殿下的认可,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殊荣,你的整个家族也会因此飞黄腾达,一步登天,但冷静睿智如太子殿下,想要得到他的认可太难太难了。

  也正是因为这三个字,白慕非看待白夕羽的心态又发生了全新的变化。

  太子殿下认可的人,便是他白慕非认可的人!

  “姑娘,帮个忙!”白慕非突然说道。

  白夕羽愣了愣,看着他。

  白慕非:“把他的衣服脱了。”

  白夕羽:“……”

  两颊泛起一片红润。

  白慕非:“抱都抱过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

  白夕羽黑线,心想:“三哥,有你这么坑自己亲妹妹的吗?”

  端木惊鸿闻言,却是眸子一亮,有些期待地看向她。

  白慕非:“太子殿下可是为了替你挡箭才受的伤,你连这点小事都不肯做,我真是替太子殿下不值……”

  摇头叹气。

  白夕羽尴尬地咬了咬嘴唇,双颊又增了一层粉红。

  面对高手如云,她能做到云淡风轻,可是面对男女之事,她却青涩得紧,以前即便是和慕容青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是以礼相待,从不逾矩。

  如今让她去脱一个男人的衣服,她实在是臊得慌,可偏偏是她的亲哥哥,说的又有理有据,让她没有推拒的理由。

  算了,不就是脱件衣服吗?又不是送死?

  她连死都不怕,还怕给男人脱件衣服?

  仿佛是下定了决心,她神色一凛,伸手过去,可是一触碰到端木惊鸿的目光,她的手还是不自觉地轻轻颤抖了下。

  幸好她戴了面纱,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然她真的要尴尬死了!

  她索性把眼一闭,不去看他,双手胡乱摸索着,去解他身上的衣裳。

  她一系列的表情变化,尽皆收入端木惊鸿的眼中,他觉得有趣极了。低头看着她葱白的纤手在他胸前胡乱地扒拉,却不得其法,他的唇角浅浅地上扬,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只是这样看着,他感觉身上的伤似乎没那么痛了。

  白慕非无力地扶额:“姑娘,你是在故意吃太子殿下的豆腐吗?”

  白夕羽微微睁开一只眼,才发觉自己摸着摸着,不小心摸到了端木惊鸿左胸前的某个点,手指如触电般,立刻缩了回来,脸颊一阵烫热。

  转头,用力瞪向白慕非:“你来!”

  谁知白慕非跩跩地回了她一句:“我可没有脱男人衣服的怪癖!”

  那欠揍的表情,说得好像她有似的,白夕羽真想把他摁倒在地,痛揍一顿,试问世上有这样坑害自己妹妹的亲哥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