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玄幻 > 犀利仁妃 > 第三十二章 狡猾若狐

  跟在林振远身边的徒弟林源生,忽然看到师父回头向他望来,以为有什么事吩咐,谁知话没出口,胸口就被重重一击,他整个人像掉了线的风筝飞向了半空。

  “王爷,救救我的徒儿……”

  端木颜拉着李碧华的手跑在前面,听到林振远的喊声,他回头望来,看到林振远突然掉头朝着狮群方向跑去,眉头深深一皱,他放慢了脚步。

  “颜哥哥,别管他们了,还是尽快找到小公子要紧。”

  端木颜却松开了她的手,一双凤目闪过算计的精光:“不行!林家掌握着南楚国大部分的粮食买卖,而我又掌管户部,少不得林家的帮衬,所以,林振远还不能死!”

  他飞身掠起,回头去救林振远。

  原来,在他心里,永远是江山社稷放在第一位。

  李碧华气得跺脚,但还是跟着端木颜,一道返回。

  林振远算定端木颜一定会回来救他,因为他太了解他了,失去了林家的支持,端木颜在户部根本无法作为,所以他才有恃无恐,然而下一刻,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端木颜身后的方向,露出惊愕的神色。

  跑在最前面的瑞亲王和他的手下高手们突然反方向跑了回来,一个个脸色惊恐,跟见了鬼一般。

  在他们的身后,浓烟滚滚,尘土飞扬,脚下的地面也跟着颤动起来。

  林振远正诧异,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下一刻,他的双瞳收缩,脸色惊变,顿时没有了一丝血色。

  其他高手也察觉到了异样,一个个惊愕地回头,只一眼,所有人的脸上都化作了同一个惊恐的表情,彻底绝望了!

  只见浓烟滚滚中,大群大群狮子的影子越来越近,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林振远原本只想拖住端木颜,从而拖住李碧华,他好趁机逃脱。他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他的预期,如此一来,他的生路也断了。

  他瞬间颓丧,老了十几岁。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作茧自缚?

  ……

  林子的另一头,白慕非在为端木惊鸿疗伤,白夕羽则被驯兽师们围着,你一句我一句,拼命夸赞。

  “羽姑娘,您的琴技简直出神入化!”

  “驯兽的最高境界,也不过是降服野兽的心,而您的琴音却可以撼动人心。”

  “羽姑娘,您不但人美、琴艺高,心地也好!如果不是您和太子殿下及时赶来,我们恐怕……”

  “羽姑娘,您是我们驯兽师会馆的恩人,随时欢迎您来我们会馆做客。”

  “是啊,以后若有事,尽管托人来支会一声,我们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众人兴奋地说着,那股子发自内心的热情和感激,感染了白夕羽,让她体会到了温暖。

  她淡淡地微笑着,并非在意那些赞美,而是因为感受到了他们的真心,让她对这个冷漠的世界重新充满了希望。

  小兽仿佛也感受到了她愉悦的心情,欢脱地在她肩头翻滚。

  白夕羽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小兽张嘴,发出啾啾的声音。

  白夕羽眉头一皱:“九九?”

  小兽挥舞着爪子,急切地想要表达,可是发出的声音,全部是统一的“啾啾、啾啾”。

  白夕羽费解地看着它,看来想要和它交流,还得等它再长大一点,或者等它的实力再提升一点了。

  “我就叫你小九吧,如果你喜欢这个名字,就点点头。”

  小兽像是听懂了她的话,用力地猛点头,然后又开心地在她肩头翻滚来翻滚去,白夕羽也忍不住被它逗乐。

  端木惊鸿虽在疗伤,眸光却一直一眨不眨的没有离开过白夕羽的脸,面对这么多的赞美和恭维,她没有一丝的得意和骄傲,至始至终神色淡淡的,仿佛一切在她看来都微不足道。

  如此的宠辱不惊,如此的云淡风轻。

  这样的她,像是蒙了一层迷雾,让人看不穿猜不透,不由地想要更加地贴近她,却揭开她身上那层神秘的面纱……

  白慕非见他走神,唇角邪气地一勾:“好看吧?”

  “好看。”端木惊鸿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忽然反应过来,冷冷瞥了他一眼,一把夺过他挂在腰间的酒葫芦,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

  白慕非大惊失色,连忙飞身去扑抢:“我的梨花白汾酒!只剩下这点存货了,下一壶要等到明年了,你给我留一点!”

  白夕羽听到喊声,转头看去,恰好看到白慕非扑倒在端木惊鸿半裸的上身,两人的肌肤紧密地相亲,一个在上,一个在下,白慕非的左手就按在端木惊鸿的胸前……

  两个外表同样出众的男子,如此亲密地相贴,那画面简直教人不想入非非都不能。

  白夕羽连忙拿手捂住小九的眼睛:“少儿不宜!”

  就在这时,地面剧烈地摇晃,如同地震,紧接着从远处传来一阵阵低沉的狮吼,一声盖过一声,一声比一声令人胆寒。

  白夕羽眉头微微一皱。

  ……

  密林深处,上百只狮子呈包围之势攻击着人群,血腥味混合着狮子身上的气息,送到每个人的鼻尖,绝望的气息在疯狂蔓延。

  狮子的低吼和人们的呼喝惨叫,交杂在一起,惊心动魄!

  端木颜和李碧华背靠着背,奋力地搏击狮群,两个人的身上已经负伤累累。

  李碧华一边挥剑,一边说道:“颜哥哥,能够和你死在一起,我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端木颜心中一动,沉声道:“碧华,我负过你一次,绝不会再负你第二次!就算下了地府,我也一定会兑现我的承诺,娶你——”

  李碧华感动得热泪盈眶:“颜哥哥……”

  生死关头,远处突地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低吼,没有什么威力,却一下子让成百只的狮子在听到吼声的刹那,齐齐停止了攻击,一个个转头,伸长了脖子,朝着吼声传来的方向凝望着,像是某种膜拜的仪式,神圣不可侵犯。

  端木颜、瑞亲王、春秋门等一众高手惊魂未定,连大气都不敢出,纷纷转过头去,却看到白夕羽和太子一行人从林子的另一头浩浩荡荡地迈步走来,不由地个个眼睛发亮,有了重获新生的希望。

  瑞亲王首先出声道:“程大师,你来得正好,快让你的人一起驯服这些狮子!事成之后,本王重重有赏!”

  程大师还没开口,他身边的师侄抢先开口:“王爷,方才我们驯兽师会馆的人遭狮群围攻的时候,您是怎么说,怎么做的?”

  瑞亲王眼皮猛然一跳,看清此人正是先前来报信的驯兽师方德泉,方德泉模仿着瑞亲王的口吻道:“本王请你们来,就是要你们来对付猛兽的,你们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但是,本王是不会陪你们去送死的!”

  众驯兽师听到这番话,个个激愤,喷火的目光齐齐看向瑞亲王。

  “太过分了!”

  “我们真是瞎了眼,居然会接受他的邀请!”

  “不把我们当人看,我们凭什么给他卖命?”

  “以后但凡瑞亲王府的邀请,我们驯兽师会馆一概不接!”

  群情激奋。

  瑞亲王面色涨紫,又气恼又尴尬,他知道,眼下是指望不上驯兽师会馆的人了,立刻调头看向端木惊鸿。

  “二哥,咱们可是亲兄弟,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哪!”

  端木惊鸿的凤目之中掠过一抹幽光,在瑞亲王满怀期待的目光中,他的右手慢慢抚上了胸口,虚弱地咳嗽了几声:“三弟,我也很想帮你,可是你看到了,我受伤了,恐怕无能为力。”

  瑞亲王一愣,果然见他胸口处有晕开的血迹,他心下一急,又说道:“不需要你亲自动手,你只需要让七仙门的高手出手相助就可以了。”

  “他们啊……”顿了一顿,端木惊鸿浅浅一笑,“他们是要保护我的。”

  看着那张美若神祗的俊脸上似乎是理所当然的神色,白夕羽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险些当场笑出声。早知道他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道貌岸然,可是狡猾腹黑起来,简直比狐狸还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