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没你就不行 > 俗世浮华(34)一更(俗世浮华(34)白女士几...)

俗世浮华(34)一更(俗世浮华(34)白女士几...)

  俗世浮华(34)

  白女士几乎不怎么出现在四爷和桐桐的生活里, 但她换了一种方式,无时无刻的不出现在四爷和桐桐的生活里。

  因为对体育的关注,慈善性质给她带来的红利极大!她从不出席什么慈善晚宴这一类的东西, 她很安静的在做她的事。这里发水灾了, 她捐一千万。那里地震了,她拿两千万。而且, 很多时候, 是会亲自去的!看到新闻上报道什么事件了,比如父母去世了,留下几个孩子大的才十一二岁, 小的还在怀里抱着呢。她就主动向有关部门申请, 希望能领养。随后发现这样的事多了,只领养好像不能解决问题, 而后她雷厉风行的在明珠市的周边买了一个学校的地皮,那地方原来是个子弟职业中专,后来没学生了,但是校舍宿舍都是完备的。她买了下来, 将那里改为一个孤儿院。当然了,对外不叫孤儿院, 而是天使之家。

  凡是孤儿,若是其他亲属不能抚养的,可以在有关民政部门的安排下,去天使之家, 她接收。她好似一下子远离了那个公司,但她的身上却贴着公司的标签。

  谁不知道这位夫人是个慈善家, 而今几乎全部的心思都是在做慈善。

  林雨桐看着电视上的采访画面,白女士穿着朴素, 她向来也不奢靡,就是平时看到的样子,“……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做慈善……”

  “您的股权收益,八成以上拿来做了慈善。您没想过给您的儿子留点吗?没想过给您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些产业或是积蓄,哪怕信托也能保证子孙后代的生活……”

  白女士对着镜头,沉默了片刻之后就道:“我的教育理念应该和大多数人不同,在有些人看来,我应该不算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但是,在我看来,孩子自立是一种本事和能力。若是不能培养出这样的本事和能力来,留再多的金钱意义也不大。都说富不过三代,为何?因为财富使得后代缺少了进取信,不是自己创造的财富,就不知道心疼。大手大脚的花用,却没有能力充盈积蓄,哪有不败的道理?我觉得,父母最成功的,不是给子女留下多少可继承的遗产,而是培养了他多大的创造财富的能力。如果没这样的能力,留的越多,后人越是不思进取。如果有这样的能力,白手一样起家。只有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价值,才是属于自己的。”

  “您的儿子对您这样的行为,赞同吗?”

  “他说过,他放弃继承。他是认真的说的,我也是认真的听的!自从他回国后,我就没再管过他,一分钱都没给过。但是他现在依旧过的很好,刚考上Q大的研究生,学的是能源。现在生活也很稳定,他用他的办法合理合法的赚取了他生活和一切所需。他没有依靠,我不给他依靠,他便自己站的很端很正。在更多的家境优越的孩子在肆意的挥霍着父母和家族创造的财富的时候,我很庆幸,我的坚持还是叫他受益了。我是个狠心的母亲,我以后,以后的以后还会继续做个狠心的母亲。慈母多败儿这话,虽是老话,但确实是有些道理的。”

  “看的出来,您还是很关心孩子的!对体育的投入,有没有吴桐是您儿子女友的这个原因。”

  白女士就笑,“吴桐,我很喜欢她。我喜欢她身上那股子自立自强的劲儿,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身上,就缺这样的一股劲儿。就像是她在采访中说的那样,父母的是父母的,不能理所当然的觉得父母的就是子女的。我觉得这话说的很好!我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脑子拎的清的姑娘。世上的很多矛盾,说到底不外乎是‘利益’二字!说父母偏心的,不外乎是觉得利益没有能均沾。觉得父母给予少的,这又何尝不是自私。若是都不想着从对方身上索取,那便没有什么矛盾了。”

  “您的儿子会觉得您是个狠心的母亲吗?”

  白女士沉默了,而后点头,“应该会!但是孩子长大的过程中,父母做的很多事,做子女的都未必理解。但这不重要,父母之所以是父母,就是在用各自的人生经验,教育和引导孩子,叫他们能够成长。就像是我们大部分人,小时候叛逆,各种的不服……可等真的老了,再去回想,父母当年就真的都是错的吗?未必!”

  “这会影响您和您儿子之间的关系吗?你们经常见面吗?”

  白展眉就笑,“去问问每个像我这个年纪的为人父母的人,孩子有几个不是扑腾着非走的?近些的一年见两面,远些的几年都不见一面。孩子大了,正是奔学业事业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觉得父母就真得做到两个字——放手!得放开叫他自己去社交,去建立自己的人脉,去立业,去处理自己的感情生活然后成家……等到他们有了孩子,父母真的老去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知道父母的难了,那个时候……会回家的!所有的孩子都是如此。但是呢,孝心这个东西看心不看迹,很多人人到中年,对父母的照顾不到,不是没有孝心,是生活的担子太重,做不到亲力亲为,这个我们要理解。我呢,就跟我们家马先生说,咱们不缺钱傍身,尽量少给孩子添麻烦。在身体一切都好的前提下,尽量做到不干涉孩子,把孩子往出推,跌跌撞撞去学去吧。等真老的不能动了,缺了子女的照看不行了,到那个时候他们会照看的……考虑到子女那时候人到中年,也会很忙。所以,我接下来的二十年,一半的时间会用在做慈善,一半的时间会用在做养老产业上。养老产业是个叫人担忧的产业,但慢慢的老去,却是我们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现在的年轻人,很多人都不愿意生育,我觉得,这是他们的自由。可这也会有个隐患,就是老了怎么办的问题。很多人都在说,生个孩子吧,要不然老了怎么办!可却从来没想过,去怎么做好这个行业。我希望,我能做好它,让人老了之后,能在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地方,慢慢老去,而后安详的离开人世。我希望,我尽量少给我的儿子,或是不给我的儿子添麻烦,能在一个叫我安心的地方,静静的,安详的离开人世。”

  林雨桐没再看,直接关了电视。这个人怎么说呢,是个很难定义的人。那句话怎么说的?有心为善虽善不赏。可要是她真能数十年的去做善事,她的一生也该是成功的。

  功成名就者,不会没落的死去的。

  至于这些对自己和四爷的影响,怎么说呢?人家说了对孩子要放手,人家就真放手了。

  放手的结果就是,她真的不联系四爷,也不联系桐桐了。可每次若是遇到媒体,都会被追问,“您近期见到白女士了吗?她说她很喜欢您,您喜欢她吗?”

  林雨桐:“………………”她现在不回答任何人的任何问题,对外的说辞是,备战奥赛。

  是的!天热了,四爷的面试成绩也早下来了,他被Q大录取了。而桐桐呢,在内部比赛之后,获取了奥赛了资格,正是进入了备战的阶段。

  关于参赛的项目,这不是自己能定的。是教练组统筹,根据各自的实力,结合比赛的时间,合理的安排了取舍,然后才找运动员谈话。

  何平没有多的解释,就道,“几次调整,最后给你确定下来了五个项目。百米,二百米,八百米,七项全能,跳高。”

  林雨桐发现自己的参赛项目里发现没有接力赛了。

  何平就道,“八百米的赛事时间跟接力赛有冲突,但是八百米你有冲冠军的可能,接力赛最多就是有得奖牌的概率。这当然就得有取舍。田径一直都不算是咱们的优势项目。咱们金牌的主要来源,集中在乒乓、游泳、体操、举重这些项目上。你呢,在你稳定的项目上,稳稳的比赛,别把金牌给丢了,这是任务。你要是觉得成,就这么定了!有什么困难,现在就说。”

  这由不得我,怎么规划合理怎么来吧。

  很快到了暑假,为了加强训练,给林雨桐配备了两个男陪练,都二十出头,这俩最好的成绩还都不错,但就是一点,发挥极其不稳定。这次没拿到资格,干脆就被打发来,给林雨桐做陪练来了。这俩一个叫黄清,一个叫朱晓。然后姚芳也被打发来了,她这次内部的资格都没获得,那就陪着林雨桐练吧。放暑假了,大夏天的,轮换着来,在室内和在室外的时间对半。因为你也不知道换个地方比赛,对方的场馆条件,户外的风力等等是不是会对比赛造成影响。所以,每种情况都得适应。若是赶上下雨的时候,快!抓紧,去适应适应。如果下雨不是很大,主办方不更改比赛日程,那就得在这样的天气里比赛。所以,林雨桐就看着崔明在雨里跑着,许是卫生棉更换的不及时,浑身湿透了之后,有血迹顺着腿内侧往下流。

  她三两步追过去,拉着崔明就走,“你疯了!”

  崔明摆手,捂着肚子去了卫生间。换了衣服处理干净之后,又出来了。

  姚芳才道:“上了赛场,要是突然例假多了,又不方便更换卫生巾,还不比了?教练没说吗?得习惯习惯!”可休息的间歇,林雨桐却去给崔明揉了揉,“要是疼痛,就摁住这个穴位,每次狠压半分钟,你默数三十秒,而后间歇三十秒,再按压三十秒,如此再三,能够缓解。”

  崔明叹气,“上次好容易赶上一届奥赛,结果来例假了,连预赛都没过。四年一届,田径对于女运动员,格外不友好!一般过了二十三四,其实就走下坡路了。明年是我能参加的最后一届了!”

  明年她二十三了,还不到二十四。可要是想参加下一届,那时候她就二十七了!所以,二十三岁,参加完应该就退役了。

  崔明也说她,“你今年十九了,明年二十。下一届你二十四!这一届,是你运动生涯身体条件的巅峰,把握好这次机会,到下一届,你就未必了!田径赛场上,年龄真是个宝!咱得承认年龄跟体能之间的关系。”

  姚芳也叹气,“我就很尴尬,这一届我没机会,下一届我也二十四了。年轻的不停涌现,我很快就成了一事无成的老将。”

  林雨桐被说的难受,她这个暑假就在队里耗着,带着陪练一起训练。

  她不着急,刻意调整自己的速度,“你们跟着我,同呼同吸试试。”

  真带着人做了,才发现不容易。他们已经形成了一种类似于身体的肌肉记忆一样,一旦开始,全不由人控制。最开始的时候,非常别扭,非常累。节奏打乱的,对方压根无法正常跑步,却一个小时的训练下来,姚芳觉得胸腔有些疼痛。

  这是正常的!其实最开始走路调整是最合适的。只有当这种习惯改过来了,才会慢慢的好起来。可叫专业的运动员放弃每天的奔跑,从走路开始训练,没人会去冒这样的风险。

  试了几天,效果不好之后,她只能换成其他时候叫锻炼这么呼吸。比如玩器械,训练力气的时候,咱们缓一些,这么来试试。这样的进度只是更慢一点而已。

  这么消磨了一个暑假,但是一开学,自己得恢复旧时间了。

  可才一提出来,何平就找她谈话,“要不要我们出面,跟你们学校沟通……吴桐,这不是一般的赛事,这是全国上下都关注的盛会,你争取的是国家荣誉!若是学校的课程在一些科目能自学的话,能不能克服克服……先自学一下。就这一年时间,熬过去就好了!你已经算是最特殊的了,为了备战,从过年开始,大部分运动员连年都没过,有些一两年都没见家人了,也没回过家了。一进入备战,就正式封闭,你不能总是那个特殊的一个。获得荣誉的运动员很多,可没有一个不是按照这样的规矩办的。平时松散,但这时候绝对不行。再是觉得有把握,也不成呀!运动竞技,就是永远存在不确定……懂吗?”

  林雨桐没法辩解,他们的想法应该也是一样的,觉得二十岁,正值巅峰时期。赶上下次,就已经是走下坡路了。便是休学一年,专心训练,回头再念三年,本科也该完了。这个时候再集训,刚好赶上下一届,啥也没耽搁。

  她没难为教练,自己去跟学校协商去了。没有休学,她会自学,而后回去考试。过就过,不过就补考。鉴于她两学期都拿到了奖学金,成绩优异。六月份又过了英语的六级,老师并没有为难。每个都给了她联系方式,讲义会发给她,另外,有不懂的随时能问老师。该布置作业,还是会给她布置,不过交作业的时间给放的宽松了。

  就这么着,九月份,她正是进入集训队,这一年,都别想出去了。

  四爷九月份也该开学了吧,林雨桐是把四爷送去报名安顿好之后,才去入队的。这地方住宿条件很好,三人家很干净很卫生,食堂的饭菜瞧着也行,而且还这么便宜。“安心了吧!”两人在学校里转悠,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有时候真觉得,好似……有点熟悉!来过?来过!有时候还会闪过一帧画面,不知道那是他们曾经的样子,还是跟他们关系很深的人的样子。

  两人转出去,去了隔壁看看。在这里好似……也觉得熟悉。

  四爷拉着她,“走吧!”别强求。

  什么都没有,不一定就不好。

  也没硬逼着去想,她挎着四爷的胳膊,低声道,“一年之后,我陪着那三个陪练先试试,他们若是有进步,那下次就是姚芳的机会。田径上,我就参加这一届。”

  巅峰时期退下来,给有机会的运动员让路。

  四爷觉得好,“去吧!就一年,明年训练完了之后,就回家。真想玩拳击,这东西有联赛的,你只要名次不掉,没人干涉你怎么练,你的时间就彻底的自由了。”

  这一年,也不是不能见面,想去看望,还是能的。吴云每周都要过去一次,几乎每次四爷都跟着充当跟班,帮着拎一些吃的用的东西。

  但角色转换,偷偷的把自己转换成教练的角色之后,时间也不那么难熬了。利用零碎时间,还是有时间把课本过一遍的。这一年,真就是忘了时间,忘了日子,等天气再热起来了,各种的服装都发下来了,会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开了,她确定比赛的日子要来了。

  先是资格赛,从六月开始,就进入了资格赛阶段。

  七月一来,林雨桐就得两头跑,她得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

  才应付完考试,中旬来了,这就得开始准备,要出发了。他们得提前一周到达,进行适应性训练,等待大赛的开始。

  每天都有记者来采访,林雨桐跟何平打过招呼了,一见记者她就躲了。她先回去收拾东西,很细致的收拾了一遍,然后何平帮着检查了一遍,该带的都带了,不该带的,也真的都没带,这就可以了!

  她随着代表团七月十九日从京城出发,目的地伦敦,开启了奥林匹克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