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恃宠 > 第 102 章(每天一个宠妻小妙招...)

  十分钟后。

  秦梵穿着一袭及地的薄绸长裙, 坐在纯白色羽毛床上。刚一坐下,整个身子便陷了进去,她重心不稳, 下意识往床上倒去。

  刹那间,溅起了层层叠叠的羽毛。

  偌大房间里,羽毛飘扬。

  秦梵忍不住低呼了声。

  咦,居然不疼?

  她按了按身下的羽毛, 发现厚厚羽毛最下面, 居然是很有弹性的床垫, 顿时有了安全感。

  秦梵坐稳后,一张小脸保持优雅微笑:“画吧。”

  就不信她这样,谢砚礼还能画得那么色气。

  秦梵想到刚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俨然就是仙气飘飘的纯洁小仙女!

  谢砚礼在画板前, 握笔看了她一会儿。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仙女的模特?”秦梵吐槽不忘保持微笑, “还不快点!”

  她腿都麻了,等结束之后, 一定要让谢砚礼给她好好按按。

  这男狐狸精, 整天就想些变态主意!

  谢砚礼放下画笔,起身走向她:“确实没见过。”

  男人身型修长挺拔, 站在秦梵面前,背对着灯光, 莫名有种侵略性。

  两人相处这么久, 秦梵立刻听出了他语调中的意思, 故意继续保持唇角弧度,“既然没见过, 那我们谢大画家怎么还不开始呀。”

  谢砚礼似是端详她的面容,几秒钟后, 缓缓道:“所以,谢太太是打算让我给你画观音像吗?”

  观音像?

  秦梵红唇一抽:“……”

  顿时有画面感了!

  脑海中浮现出普度众生和善慈爱,不容亵渎的观音菩萨。

  秦梵下意识仰头,刚准备跟他好好说道说道,怎么就观音像了!

  还没来得及开口,唇瓣便被侵占。

  清冽与清甜的气息互相缠绕,又互相攻击,仿佛想要并吞彼此,最后,竟然是少女的甜香占据了上风。

  不知道吻了多久,谢砚礼才低喘着松开她。

  灯光下,秦梵唇色润泽靡艳,那双桃花眸含着水波,怒瞪着人时,都像是撒娇,睫毛轻颤,仿佛那水要沁进桃花瓣般的眼尾,秾丽不可方物。

  谢砚礼眼底染上几分满意:“就这样。”

  秦梵不用想就知道自己此时是个什么样子。

  甚至因为许久没呼吸,胸口起伏不定,心脏似是要穿透薄薄的布料跳出来。

  谢砚礼有点可惜地望着她身上那袭薄绸长裙,若是……碎裂的话,一定会更美。

  莫名的,谢砚礼竟记起那次无意中把母亲送给她那条旗袍撕裂的画面。

  好像,她穿旗袍也不错。

  谢砚礼重新落笔时,想着等秦梵生日时,要送她一条旗袍。

  旗袍配什么床呢。

  谢砚礼若有所思,却不忘对秦梵道:“累了可以闭上眼睛睡会儿。”

  上次就是因为她睡了,才不知道谢砚礼画了什么羞耻的画。

  这次她必须要看着谢砚礼画完!

  秦梵睁着双桃花眼,想要自己保持清醒:“你别想骗我,过半小时我要检查检查的。”

  白色的羽毛甚至都不若她皮肤白透。

  即便是薄绸长裙将她身躯包裹的严严实实,可正是这种严实,莫名有种禁忌的纯欲感。

  让人忍不住幻想能轻而易举撕碎那薄绸,看到里面的极致美景。

  当然,看着谢太太那警惕的小模样,谢砚礼薄唇含笑,暂时将这个想法压下。

  “你笑什么?”

  秦梵被谢砚礼笑得有些羞恼,难不成又画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过他刚落笔,应该没那么快画出来,秦梵警告他,“画的正经点!但又要很漂亮!”

  谢砚礼不疾不徐:“放心。”

  她一点都不放心。

  直到看见谢砚礼画的草稿,秦梵这才放心下来。

  嗯,衣服都穿得整整齐齐,只不过画的并不是她坐在羽毛床上,而是趴在床上,纤细的小腿似乎在半空中晃荡着。

  这是平时秦梵玩手机时的姿势。

  长长裙摆顺着她的大腿根蔓延至床尾,几片羽毛落在腿弯位置,忍不住想伸手拂开那扰人的羽毛。

  寥寥几笔,却栩栩如生。

  秦梵看完之后,放心的同时又有小脾气。

  那她刚才傻乎乎坐了半个小时,岂不是白坐了!

  谢砚礼根本没画她坐着的姿势!

  忍不住推了他一下:“你耍我玩!”

  谢砚礼反握住她的指尖,将人抱在自己膝盖上,薄唇贴着她的脖颈低喃,“不画了。”

  “要巩固一下吗,谢太太?”

  秦梵被谢砚礼突然的亲吻逼得脖颈不由自主地往后仰,“巩固,巩固什么?”

  男人修长手指慢条斯理顺着她乌发下滑至腰间。

  随意拂过她的裙摆:“你说呢。”

  “忍辱负重留下让我画画,不就是为了巩固一下。”

  “嗯?”

  秦梵被他按着后腰,肌肤相贴,红唇低呼了声:“慢点。”

  当然也明白了他说的巩固是什么意思。

  生宝宝当然不能只有一次,那在确定怀没怀宝宝之前,自然是得多多巩固几次才是。

  谢砚礼喉结微微滚动,就那么坐在椅子上抱着她,很轻很轻地吻她唇角:“是慢点,还是满点?”

  呜~

  肯定是前者啊。

  他故意听错。

  谢砚礼就这么托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向羽毛床。

  倒下时。

  羽毛顿时飘扬起来,落下后又几乎将他们埋进去,柔软的羽毛擦过秦梵又薄又嫩的皮肤,她忍不住更紧地抱住谢砚礼,“……”

  为了巩固,她可真是牺牲太大了。

  要是这次宝宝又给了她错误的预警,等以后生出来,一定要打宝宝小屁股!

  谁让它,不心疼仙女妈妈的!

  窗外原本安静的夜空忽然开始下起了小雨。

  雨滴越发急促,演变成骤雨。

  突如其来的闪电仿佛要撕碎夜空,伴随着由远及近的雷声,雨水泼洒在窗户上,发出沉闷声响。

  一只瓷白如玉的小手伸到床边,掌心还攥着一团羽毛:“下,下雨了……”

  男人嗓音磁性低哑,半晌,才答:“嗯,下雨了。”

  秦梵眼尾沁出泪珠,总觉得谢砚礼这个下雨跟她说的下雨不是一个雨。

  ……

  ……

  这夜,除了秦梵没睡好之外,一众嗑糖网友也没睡着!

  原本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在说秦梵连谢砚礼的生日都不记得,这对真夫妻搞不好也要BE了。

  没能逃过娱乐圈公开秀恩爱就会分手的定律。

  然而没想到。

  小兔新微博引起众人强势围观。

  助理兔兔: 【谢佛子生日,送仙女的礼物,眼泪忍不住从嘴角流出。照片jpg.】

  照片是天鹭湾的远景图,几乎将整栋别墅完整照下来,她还用动漫效果滤镜,蓝天白云下,像是网页搜索来的美图。

  粉丝们兴奋极了——

  “啊啊啊等到了这口狗粮,是别墅味儿的。”

  “又是羡慕秦仙女的一天,‘我生日送礼物给你’这是什么神仙老公,先蹭一个沾沾喜气,希望我也能得到谢佛子这样的老公!”

  “甜甜甜!”

  “这该死的甜美的爱情!”

  “给我锁死,真夫妻就是最好磕哒!”

  “谢佛子大手笔的宠妻小日常。”

  “每天一个宠妻小妙招,你学会了吗?”

  “学废了。钱包也空空了~”

  原本粉丝们都在嗑糖,很快有吃瓜网友发出疑惑之音——

  “@助理兔兔,确定不是从网页下载的图片为了给你家主子挽尊?”

  “天呐,这确定不是什么总统女王住的地方?”

  “等等,这好像是北城的天鹭湾别墅,被誉为北城富人区中的富人区,天鹭湾!”

  “天鹭湾的主人好像姓容,是那个老牌豪门容家,这样的家族应该不会卖掉天鹭湾这种无价之宝吧。”

  大家都去搜了一下豪门容家。然后确定这样数一数二的豪门,不可能随便卖掉天鹭湾。

  于是乎,评论变成了大型谁比谁尴尬:

  “我都替秦梵的小助理尴尬,可能是随便找了张图?”

  “或许……兔兔说的是别墅前面那辆车?”

  “楼上格局小了,谢氏集团是破产了还是怎样,谢佛子送辆奔驰保姆车,怎么着也得来辆埃尔法吧。”

  “七位数的保姆车能配得上咱们秦仙女的身价,要知道谢佛子随便送个首饰都是上千万呢,所以……秦梵助理这是翻车了吧哈哈哈哈。下次网上找图再P的更让人看不出来点,例如把四层最起码P成八层啊!”

  “哈哈哈哈!”

  “……”

  小兔看到自己闯祸了。

  刚准备给蒋姐打电话求救,然而就在这时,那些看笑话的评论陡然变成了各种惊叹号和问号。

  还有人在她微博下面道歉说:错怪她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小兔这才发现,原来容氏集团官博也在吃瓜。

  并且特意转发她的微博:

  容氏集团V:巧了不是,我们家大boss前段时间为博太太欢心用天鹭湾别墅换了套中式园林公馆,我们太太格外喜欢!照片jpg.//助理兔兔:谢佛子生日,送仙女的礼物,眼泪忍不住从嘴角流出。

  容氏集团官博发的照片是一张古色古香的中式园林,也像极了网络搜索的绝美图片。

  当然,神通广大的网友们迅速扒出来,这套中式园林公馆,原本的持有人是谢砚礼。

  除了继续嗑糖的CP粉们不受影响之后,其他舆论迅速转变——

  “原来容大佬跟谢佛子认识,果然长得好看又有钱的大佬都跟同样好看又有钱的大佬玩耍。”

  “有钱人的友情是交换上亿房产,普通人的友情是交换视频app会员!”

  “所以,合着半天,这两位大佬为了取悦自家老婆,把祖传的房产说换就换?”

  “emmm让我们为真挚的友情干杯。”

  “如果我下次体检有糖尿病的迹象,这两对夫妻没有一对是无辜的!”

  “……”

  虽然网上舆论没有负面的,但小兔还是第一时间跟蒋蓉汇报了。

  她是得到蒋蓉许可才发的微博,本来还以为闯祸,没想到事情解决这么轻松。

  不过——

  谢总居然用祖传宅院换了天鹭湾给梵梵姐当礼物,呜呜呜,人间妄想夫妻真的太太太好嗑了叭!!!

  **

  等到秦梵得知又上头条,已经是次日下午。

  没错。

  她睡到下午才醒来。

  看完微博,秦梵才知道,原来天鹭湾是用陵城那栋中式园林换的。

  被翻来覆去一整夜的小脾气,就那么烟消云散了。

  甚至于那晚太累,秦梵差点忘了还有一幅画。

  当时谢砚礼答应过,等画好了就给她看。

  直到秦梵进了徐导剧组,都没看到那幅画的影子。

  但——

  看草图,她是穿着衣服的,应该不会跟上次那副画一样吧。

  这个‘吧’字,准确反应了秦梵内心的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