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恃宠 > 第 103 章(已婚男士的自我修养...)

  剧组化妆间。

  秦梵昨晚跟谢砚礼视频到凌晨一两点, 此时有点倦怠地靠在化妆椅上,微闭着双眼,任由化妆师在她脸上描绘。

  这次角色是位职场精英, 要说秦梵对职场精英所有的了解都是周秘书。

  为此,她还特意找周秘书取经过。

  此时秦梵的妆容偏向于职业女性,精致又不失淡雅。

  好在她那张脸蛋的可塑性强,可浓艳可淡雅, 可人间富贵花更可盛世小白花, 总之没有她无法塑造的角色, 这就是裴枫所说的天生吃演员这口饭的灵气。

  拍摄之前。

  小兔给剧组所有工作人员都买了奶茶,唯独给秦梵一杯营养健康的——白开水。

  有男演员喝了一大口,调侃道:“秦老师这是打算把咱们全部喂胖,而她还是苗条的小仙女。”

  捧着奶茶的众人看看自己的腰, 在看秦梵那穿着衬衣包臀裙纤细到不盈一握的小腰, 顿时觉得嘴里的奶茶不香了!

  “秦老师瘦成这样,快点喝杯奶茶压压惊。”

  “看到秦老师这么瘦, 我好心疼, 来,这杯奶茶忍疼送你了。”

  “秦老师不喝我不喝。”

  “奶茶又叫仙女茶, 仙女怎么能不喝~”

  “秦仙女,仙女茶了解一下。”

  “……”

  小兔在看到秦梵抬眸说话时, 就有种不妙预感。

  刚准备找借口说他们家仙女最近不能喝奶茶。

  下一刻。

  便听到秦梵红唇微启, 道:“嗯, 备孕,不能喝。”

  说完, 似是没注意到自己撂下一句怎么样的炸弹,慢吞吞抿了口白开水。

  啧, 不好喝。

  小兔见在场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全都裂开的表情:“……”

  甚至想要拿出手机拍张照片。

  这么难得的画面,太稀少了。

  说干就干。

  不能光她自己裂开,要裂大家一起裂。

  直到那边亲自检查他的宝贝拍摄设备的徐导演扬声喊:“都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准备,十分钟后开拍。”

  大家浑浑噩噩又欲言又止。

  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但总不能所有人全部听错。

  事业巅峰期,秦梵居然要准备生孩子。

  而且这么旁若无人说出来,就不怕他们传出去。

  这也太……坦荡了吧。

  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他们从未见过女明星对于备孕生孩子这么坦荡的,尤其是秦梵这种年轻漂亮又高流量的女明星。

  大家不约而同想起了网上那些网友们整理的仙女不爱佛子的证据,简直无稽之谈。

  秦梵这样的仙女,愿意在这样年龄这样的事业巅峰期为他们孕育爱情结晶,如果这都不算爱!

  尤其是自始至终秦梵对于她和谢砚礼这段感情都是坦荡荡的。

  从来没有躲躲藏藏过。

  坦诚真实,不像是娱乐圈里浸染过的人。

  秦梵只是懒,不是瞎,自然了解大家眼神代表的意思。

  红唇微微翘起。

  殊不知,她能这般胆大妄为,行事随心所欲,全是谢砚礼给的底气。

  即便谢砚礼什么都不做,只要他在,秦梵就无所畏惧。

  这个消息虽然很炸,但拍戏更重要。

  大家都签了保密协议的,剧组期间知道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说出去。

  所以只能憋住了。

  **

  至于被仙女当成底气的谢某人,此时正坐在陵城最大的纹身中心店。

  纹身大厅除了他和容怀宴,以及两个纹身师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

  容怀宴正拿着一只很细的笔画纹身图案,倒是显得谢砚礼无所事事。

  他落下最后一笔,递给纹身师后,才看向谢砚礼:“你确定不纹一个?”

  “我记得你太太也喜欢小狼狗,嗯?”

  这话定然是裴枫说的。

  谢砚礼清隽眉眼淡淡,漫不经心敲了敲玻璃桌面:“三点半有个视频会议。”

  意思明显,你赶紧点,别浪费时间。

  容怀宴神色自若:“当时你染头发,我可是等到你凌晨三点,现在还不到一小时,你就不耐烦了。”

  “果然是塑料兄弟情。”

  谢砚礼还真打算坐实了塑料兄弟,然而刚要起身,便听到容怀宴继续道:“隔壁穆公子也纹了人家太太的名字,还纹在手臂上一大片,你确定真不纹。”

  站在他们身后的两个纹身师,眼观鼻鼻观心,他们也是万万没想到,原来宠妻大佬圈也内卷的如此厉害。

  都开始比谁纹身面积大了吗。

  哦不对,现在还在比谁没有纹老婆名字。

  谢砚礼听到他说穆星阑纹了花臂,眼底终于划过了抹动容。

  容怀宴再接再厉,将穆星阑手臂上代表穆太太商从枝名字的枝蔓纹身照片找出来给谢砚礼看,“自己看。”

  而后容怀宴便跟纹身师说他亲自画好的纹身图案纹在什么位置。

  容怀宴早就想好了,容太太喜欢自己的腹肌,就把他的名字纹在这里。

  纹身师看到容怀宴画的那纹身图案,被惊艳到了。

  明明是简单的星芒图,可被容怀宴寥寥几笔,画的格外灵动逼真,就仿佛放大后的星芒就该是这样神秘繁复。

  仿佛能从这个星芒图中,看到容总对太太隐晦又浓烈的爱。

  当纹身师如此感叹时,容怀宴唇角上扬,从容道:“已婚男士的自我修养罢了。”

  随意扫了眼旁边没有已婚男士自我修养的谢某人,“有些人,还有得学呢。”

  谢某人正拿出他的手机给秦梵发消息。

  随意拍了几张大厅内悬挂着的纹身模特图给秦梵。

  秦梵大概在休息,秒回消息:「???」

  她知道谢砚礼从来不会闲着没事发无效照片给她看,这几张照片唯一的相似点就是都有纹身,看装修,也是纹身店。

  所以说——

  秦梵第二条消息迅速过来:「你不准纹身!!!」

  谢砚礼见她这么强烈反对,倒是有了兴致:「哦,为什么?」

  身子轻倚在沙发里,清隽眉眼染上几分散漫慵懒。

  宝贝仙女老婆:「当然是不想让别的人碰你身体!」

  「你是我的!谁都不准碰。」

  谢砚礼没想到是这个原因,略一顿,回:「纹身师都是男性。」

  宝贝仙女老婆:「男性更不行了,反正你不能让别人碰,不然,不然,我以后也不碰你了。」

  威胁虽然简单,但一针见血。

  谢砚礼:「好,不纹。」

  等纹身师拿着容怀宴的图案去研究时,容怀宴抽空走向谢砚礼:“跟你太太聊天,笑得这么春意盎然。”

  其实谢砚礼也只是唇角微微勾起罢了。

  但容怀宴也极为少见他这么明朗的情绪起伏。

  谢砚礼慢条斯理道:“嗯,我太太对我的占有欲有点强,不喜外人碰我。”

  被秀一脸的容怀宴:“所以?”

  谢砚礼:“所以,不能纹身。”

  容某人:自取其辱jpg

  “这是给太太惊喜,你说出来算什么惊喜?”

  “如果我跟我太太说在纹身,她一定也舍不得让我纹,会怕我疼。”

  谢砚礼抬眸看他:“你说。”

  容怀宴骑虎难下:“……”

  说就说。

  于是乎,他拍下自己设计的那张星芒图发给容太太:「把你名字纹在我腹肌上。」

  下一秒,容太太专属手机铃声响起:“容怀宴,你美丽端庄优雅迷人的老婆大人来电话了!”

  这个都录音手机铃声,惹得在场纹身师齐刷刷看向容怀宴。

  就连谢砚礼都给他了一个眼神。

  容怀宴边接电话边说:“看什么,你备注的那什么宝贝仙女老婆我都没吐槽。”

  电话接通。

  顾星檀嗓音悦耳动听,只是语调不客气道:“你在外面做什么妖,这么想纹身,立刻马上带着纹身装备过来找我。”

  容怀宴顿了顿,“找你做什么?”

  顾星檀一字一句:“我给你纹!”

  容怀宴:“你不会。”

  顾星檀:“我可以会,给你半小时。”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想到自己要纹身的位置,容怀宴素来雅致从容的面庞带着凝重。

  纹身不可逆,自家太太要是手艺不行,那他……

  谢砚礼打开手机某宝,迅速从药店下单几样东西,寄到容怀宴家里。

  容怀宴看着他的操作:“你网上购物?”

  谢砚礼:“买了些绷带药水给你,记得签收。”

  说完,他将手机收起来,气定神闲地往外走去,“不用谢,就当作今天你取悦我的酬谢。”

  容太太怕容怀宴疼,舍不得他纹身。本年度最佳笑话。

  容怀宴没时间管他,转而看向纹身师,“你们这儿全套纹身器材卖吗?”

  纹身师:“啊?”第一次有客人来纹身店买纹身器材?

  容怀宴:“两倍价格。”

  纹身师更懵了:“啊??”

  容怀宴看向时间,距离容太太说的半小时还有28分钟,他难得没耐心:“十倍价格,半小时内送到景园,行不行?”

  纹身师终于反应过来了:“行行行!”

  不行也得行。遇到容总这样人帅钱多还大方的客人机会太少了!

  必须把握住!

  **

  秦梵觉得不放心,谢砚礼第二周来剧组探班她的时候,把人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

  酒店大床上。

  秦梵兴致勃勃,假公济私摸完了他腹部肌肉,表情严肃认真:“幸好没被玷污,谢同志没有让组织失望,不错。”

  谢砚礼浑身上下只披了件真丝睡袍,系带松散,完全挡不住秦梵那狼爪的入侵,自然他也没想挡。

  “组织给奖励吗?”谢砚礼抬了抬睫毛,似笑非笑望着她。

  秦梵伸出两只手算了算时间:“距离我下次大姨妈还有五天时间。”

  谢砚礼:“嗯?”

  看着懒洋洋靠在床头的男狐狸精,秦梵蓦地关灯坐上去:“奖励你再巩固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