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恃宠 > 第 104 章(“学会了吗?”...)

  谢砚礼握住她纤细的腰肢, 入目便是那双水波潋滟的桃花眸,从喉间溢出抹轻笑:“谢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秦梵难得占据主动位置,居高临下地挑起男人下颌:“既是要奖励, 自然得听我的。”

  “可以。”谢砚礼从善如流应道。

  即便被小姑娘压在下方,男人也没有半分狼狈,依旧是泰然自若,“任卿采撷。”

  他脸皮还能再厚点吗!

  谢砚路不疾不徐继续补充了句:“不过, 你、会、吗?”

  秦梵入目对上谢砚礼那双幽邃亦掩不住笑痕的双眸, 睫毛轻颤几下。

  总觉得这男狐狸精在看她笑话。

  是不是觉得她不行?

  哼, 迟早让他知道小看人的下场。

  秦梵红唇覆上谢砚礼那张形状完美的薄唇,声线有点模糊:“我很会!”

  很会吗?

  谢砚礼正想亲身感受一下谢太太的很会,是怎么样的。

  却没想到,她囫囵亲了自己几下之后, 便从旁边枕边摸出亮着屏幕的手机。

  就那么坐在他腰腹位置, 开始玩手机。

  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自得的仿佛坐在坐垫上。

  谢砚礼薄唇泛着被她红唇浸润过后的水色, 漆黑眼瞳像是染上火焰, 火舌随时都有可能烧灼出来,燃尽少女那片雪白薄嫩的皮肤。

  秦梵认真看着前几天剧组里一位连续生了三个可爱宝宝的女演员发给她的备孕绝招。

  没错, 秦梵看得正是绝招里各种有利于怀孕的姿势详解。

  之前她看过一次,但真要实践了她突然紧张, 脑子一片空白, 这不是, 打算临时抱佛脚。

  坐在他身上,还有心思玩手机。

  谢砚礼握住她细腰的两只手顺着后背缓缓往上。

  下一秒。

  被秦梵拍了手背:“别闹, 忙着呢。”

  谢砚礼:“……”

  他倒是有耐心,但被她压着的没耐心。

  男人劲瘦的腰动了下, 嗓音幽幽:“忙什么?”

  秦梵脸一红,强撑着没有露怯:“你急什么。”

  谢砚礼原本覆在她后背上的长指已经顺势抽出她的手机,倒是想看看,什么东西能让自家太太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思不顾他。

  入目便是逼真的图像。

  并非真人,里面的人物皆是男的英俊,女的漂亮,连重点位置都没有描绘,只是姿势不同罢了。

  秦梵想要抢夺过来:“还给我!”

  谢砚礼看都看了,顺势还给秦梵,偏冷的嗓音染上几分沉哑:“学会了吗?”

  秦梵还没答。

  整个人天旋地转,与男人变换位置。

  躺在软软枕头上时,秦梵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你……”

  谢砚礼俯过来,素来清冷从容的男人语调不容置喙:“等不及了,下次再学。”

  秦梵:呜……

  ……

  ……

  翌日,秦梵浑身发软躺在薄被里,看着给她发姿势教程的同组女演员尤姐早早发了条微信过来——

  尤姐:「听说昨晚你老公来探班了。」

  「怎么样,上次发你的姿势派上用场吗?」

  「学会了吗?」

  秦梵指尖都发软。

  想回她:没学会,但废了。

  啊啊啊。

  昨晚谢砚礼嘴上说着下次学,却没有给她下次的机会!

  气得秦梵想要捶床。

  谢砚礼站在床边,穿着黑色衬衣,端得是清冷淡漠的高岭之花。

  然而在看到秦梵后,面容霎那间浸上温润:“醒了。”

  秦梵抬了抬眼皮子,“哼!”

  随即裹着被子转了个身,用背影对着谢砚礼。

  被她孩子气的动作逗笑,谢砚礼挽起衬衣袖子,露出一截修劲有力的手臂线条,弯腰连人带被子端起来,往浴室走去。

  忽然腾空,秦梵好不容易从被子里伸出小脑袋,看着谢砚礼脖颈处没有系紧的领口。

  哇的一口咬上那若隐若现的锁骨,直到留下个牙印才消气。

  假装摸了摸那牙印,秦梵:“都怪你。”

  谢砚礼:“嗯,怪我。”

  秦梵问:“你做错了什么?”

  谢砚礼沉默几秒,没想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敷衍我!”

  “果然,尤姐说的没错,在一起久了,再深的爱情都会变成敷衍。”秦梵趴在他肩膀上,没什么力气。

  俨然一副本仙女被你这个渣男伤透心。

  谢渣男:“……”

  略一沉吟,他问,“没敷衍。”

  “昨晚只做两次,是因为你今天上午要拍戏,腿会酸。”

  秦梵:“!!!”

  谁说敷衍是昨晚次数敷衍了!

  对上谢砚礼那双眼眸,秦梵捏了捏他的耳垂,长长叹了口气:“对牛弹琴。”

  到浴室后,秦梵立刻翻脸不认人,从谢砚礼怀里滑下,将被子丢给他:“我要洗漱了。”

  理直气壮推他出去,“别看我,我会害羞。”

  没看出谢太太害羞,倒是看出她恼羞成怒。

  谢砚礼若有所思,若不是因为次数太少,难道是因为昨晚没纵容她在上?

  想清楚后,谢砚礼敲了敲浴室门,缓缓道:“小别胜新婚,昨晚等不及你学会,今晚你想怎样就怎样好不好?”

  秦梵一口漱口水差点喷到镜子上。

  他到底有没有羞耻心这种东西!

  谢砚礼说话算话,在探班这几天,当真是任由秦梵为所欲为。

  当然,秦梵也就是个花架子,根本没什么力气,每次在上面不到几分钟,就开始眼泪汪汪的喊累,画册上的其他姿势又喊难受。

  总之,娇气得不行。

  几天后,谢砚礼离开剧组,秦梵甚至想要放烟花欢送。

  巩固好累哦。

  为了宝宝,她真是牺牲太多。

  秦梵看谢砚礼低调的豪车离开后,隔着包臀裙轻抚小腹:“宝宝,你可一定要争气点呀。”

  “一定要发芽哦。”

  蒋蓉站在她旁边,听到了她嘀嘀咕咕的话,表情一言难尽:“你就这么想生孩子?”

  “早晚要生,生个宝宝给谢砚礼带孩子,他就没时间管我了。”秦梵越想越觉得生宝宝之后一定很快乐。

  现在家里就他们两个,平时她吃个零食喝个奶茶都要被谢砚礼严格控制。

  等有了宝宝之后,让他忙着管孩子,自然就没空管她了。

  蒋蓉:“……”

  万万没想到,秦梵居然是抱着这种‘险恶’心思!

  垂眸看着她平坦的小腹。

  可怜的小宝贝,还没出生,就感受了波来自亲妈的人心险恶。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不对……

  她都被秦梵带歪了,什么小宝贝,还没影子的事儿呢。

  眼看着秦梵已经往剧组里走去,蒋蓉连忙追过去:“你等等,下半年国内国外等三个含金量极高的电影节,除了国内这个确定入围之外,另外两个机会都很大,得提前开始准备造型,而且跟徐导演对对时间。”

  “知道啦!”秦梵摆摆手,眉眼怠懒,“我现在就去跟徐导说。”

  蒋蓉这次来就是为了秦梵入围最佳女主角的事情,还有一件。

  她继续道,“你还记得去年拍摄的独居生活那档综艺节目,最后导演剪辑了一个完整版本的。”

  “就是谢总和谢夫人都出镜那个版本。”

  蒋蓉不提秦梵都把这个忘了,“怎么,导演还没发出去?”

  当时她可是记得导演迫不及待的表情。

  这都快一年了,居然还能忍住没发。

  蒋蓉解释道:“后面你跟谢总CP粉太多,几乎要把你综艺上的那些细节扒出来了,导演觉得那个时候就算放出来,也引不起什么水花。”

  “就决定等机会。”

  谁知道一等就等到了新一季独居生活的宣传期。

  秦梵恍然大悟:“所以导演打算用那段完整版给他新一季的综艺造势?”

  蒋蓉点头。

  当然导演还打算邀请秦梵参加这一季,被蒋蓉拒绝了。

  同类型的综艺偶尔参加几次增加曝光不要被观众粉丝遗忘即可,参加太多次,会起反效果。

  更何况秦梵又不是综艺咖,她现在更需要的是好作品。

  秦梵唇角勾了勾,随意道:“告诉他,一个常驻嘉宾名额,一个飞行嘉宾名额给我们工作室。”

  蒋蓉倒吸一口凉气:狮子大开口啊。

  不过蒋蓉知道秦梵是为工作室新签的几个艺人要的资源。

  不得不说,这部综艺对秦梵而言,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对于新人而言,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导演不会答应吧?”

  总共四个常驻嘉宾名额,秦梵凭借一个完整版剪辑就想拿到……

  秦梵云淡风轻道:“他会答应的。”

  “你告诉他,我经常去工作室,如果不小心在镜头露面了,可以不用删。”

  蒋蓉:“!!!”

  有这个吊着,导演肯定会答应!

  秦梵是什么商务鬼才。

  天生就适合当资本家吧。

  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蒋蓉忍不住赞道:“秦总,以后工作室谈资源这一块,就由你负责吧。”“这样下去,咱们工作室绝对不出两年,就会成为全娱乐圈最大的娱乐公司。”

  回到休息室后,秦梵吃了口小兔特意去买的蓝莓慕斯:“我可没那么大的野心,我就想当个平平无奇的小仙女。”

  蒋蓉:“……”

  面无表情把被她插了一块缺口的蓝莓慕斯没收,并道,“平平无奇的小仙女,你该减肥了。”

  包臀裙格外显身材,当然,如果吃多的话,也很容易看到小肚子。

  秦梵挺胸收腹,有点心虚,“我又没胖!”

  胖没胖不重要,重要的是——

  半个月后,国内颁奖典礼开幕式。

  也是秦梵大姨妈推迟的第八天。

  走红毯之前,秦梵叫来小兔,让她去买验孕棒,等自己晚上回酒店要用。

  小兔听到后,激动地差点让人以为她才是孩子亲生父亲。

  “天呐!”

  她磕的CP还有番外篇!

  之前虽然听秦梵说过要备孕,但小兔没有真实感,现在被派遣去买验孕棒,才有了真实感。

  这是全网最神仙的CP了!

  小兔心脏砰砰直跳,眼睛不受控地往秦梵小腹看去。

  傻乎乎问:“姐,你能感觉到神仙宝贝的到来吗?”

  神特么神仙宝贝?

  还神奇宝贝呢。

  秦梵听着她傻乎乎的话,“小兔,我以为月经推迟是疑似怀孕的征兆,是常识。”

  小兔:“是吗?”

  “是哦!”

  秦梵见小兔都这么傻,谢砚礼要是知道她怀孕了,会是什么样子的反应,忽然有点期待。

  其实秦梵有八分确定自己揣上崽崽了。

  毕竟她月经真的很准,基本很少推迟,更何况是推迟这么长时间。

  说话间。

  电影节开幕式负责人匆匆找来:“秦小姐,开幕式古典舞独舞彩排时腿崴了不能上场,我看过您的古典舞,惊为天人,能请您救个场吗?”

  “求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