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恃宠 > 第 105 章(谢先生,我们的预感成真了...)

  走廊不知道什么时候挤满了人, 不少都是与秦梵有过合作的圈内同行。

  唯独花瑶从人群中站出来,扫过秦梵的手腕,一闪而过:“是啊, 负责人都这么求秦姐姐了,秦姐姐不会不给电影节面子吧。”

  秦梵淡淡望着她,没说话。

  自从上次剧组一别,自己离开鸣耀传媒之后, 就再也没有跟花瑶见面过, 却也偶尔听说, 如今花瑶已经是明耀着重捧的一姐,资源倾斜的厉害。她本人这段时间也接了不少综艺节目,靠那张清纯小白花脸吸粉无数,路人缘极好。

  花瑶继续道:“差点忘了, 秦姐姐这么多年没跳舞, 怕不是骨头都僵硬了,大家都别为难秦姐姐了。”

  秦梵听她的话, 字字句句, 绵里藏针。

  直指她跳不了舞。

  倒也不着急,想看看花瑶到底还有什么把戏。

  花瑶是想要把秦梵身上那为舞蹈而生的古典舞宝藏女神的称号撕下来, 还要往地下狠狠踩两脚。

  要知道,即便到了如今, 秦梵粉丝四千多万, 那些最忠心的还是当初追着她从古典舞到现在的, 他们对秦梵始终有古典舞仙女的滤镜。

  若是知道她跳不了舞……

  见秦梵清清冷冷的不说话,花瑶眼底闪过得逞的笑。

  白玉染瑕, 那还值钱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从与秦梵同个公司开始,她便将秦梵视作最大的竞争对手, 当她好不容易得到鸣耀传媒总裁的青睐拿到资源,即将超越秦梵时,秦梵摇身一变成了豪门太太,甚至不屑于待在鸣耀传媒,直接组建工作室,现在还签约了许多艺人,成了女boss。

  凭什么……

  她们明明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秦梵却一步一步跳级,听说这次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百分之九十的几率是秦梵。

  她要让秦梵在所有人面前丢脸!

  花瑶:“秦姐姐出道之后,没跳过几次古典舞,看样子是救场不了了。”

  花瑶话落,围观的众人都觉得秦梵是不是真的跳不了舞。

  负责人也觉得有点尴尬:“是我为难秦老师了。”

  “很抱歉。”

  秦梵旁若无人地整理了下裙摆,宝蓝色的长裙拖曳至地,上半身是精致又奢丽的刺绣,花纹绚丽高调还串着细碎钻石,露出一双纤细柔美的手臂。

  也只有秦梵压得下这么多灯光下闪闪发光的金银重工刺绣。

  她睫毛轻抬,好听的语调透着点漫不经心,“你这么能叭叭,不如上台讲个相声救场。”

  花瑶被她的话噎住,听到四周忍笑的声音,脸顿时红一阵白一阵。

  “我这是为你说话,姐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说着,眼泪一颗一颗顺着眼睛流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秦梵欺负她了。

  秦梵往后退了退:“别想碰瓷我。”

  “你这么虎背熊腰又伶牙俐齿的,我可欺负不了你。”

  花瑶连哭都停住了。

  去你妈的虎背熊腰!

  她不过是最近打玻尿酸打多了,脸有点发肿,完全没有胖好不好!

  “噗……”

  终于,大家没忍住,笑出声。

  池故渊也来了,他扬声道:“花老师,要不你来救场吧,我看你说相声真的很行哦。”

  就连负责人都把眼神移向花瑶。

  虽然电影节没有这样的开幕式,但出奇或许能制胜。

  谁能想到小白花脸花瑶会说单口相声呢。

  倒是没人在意秦梵跳不跳舞这件事,反倒是鼓励花瑶说相声。

  小兔看着秦梵三言两语把自己摘出去,收回了想要搬救兵的电话,眼睛亮晶晶地望着秦梵:“姐,不愧是你!”

  秦梵面对着花瑶那怨恨的小眼神,施施然从他们身边走过,顺便道:“低调。”

  池故渊也跟着秦梵一块离开,“秦老师等等我。”

  自从池故渊亲眼见谢砚礼与秦梵相处后,便对她的称呼从亲昵的姐姐变成了正儿八经的秦老师。

  两人聊着工作离开。

  没错,秦梵现在工作室缺个顶梁柱,而她看好的就是池故渊。

  无论演技与颜值,池故渊都是新一代小生里面的佼佼者,前途不可限量,不趁着他还没起来的时候签下来,那什么时候签。

  秦梵看着池故渊,唇角笑意未曾消失。

  这可是摇钱树呢。

  开幕式结束后,“秦梵拒绝跳古典舞救场,疑似基本功全失”的词条登上各大娱乐新闻头条。

  大部分网友都知道秦梵过去是跳古典舞的,就算不知道,今天也被知情者发的古典舞视频给惊艳到了。

  网友们纷纷留言——

  “天呐,她天生就是为了古典舞而生,太美了太绝了,不跳舞可惜了。”

  “我本来还期待秦梵什么时候能回归古典舞界,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彻底放弃古典舞了,当仙女不是仙女,对不起,我这次真的想脱粉了。”

  “当仙女不是仙女,呜呜呜,哭了。”

  “真的是网上说的那样,多年不曾练习古典舞,所以基本功全都没了吗。”

  “古典舞太吃练习了,长时间不联系,真的会跟初学者似的,突然救场这种事情,不适合长时间不练习的非职业选手,秦梵拒绝救场也挺正常的。”

  “幸好花瑶救场,哈哈哈,没想到花瑶还会说相声,有点可爱。”

  “花瑶真的好可爱好接地气,这才是我心中的人间小仙女,可可爱爱啊~”

  “秦梵整天端着不食烟火的劲儿,还是花花小仙女更舒服。”

  “以后小仙女这个称号给花瑶吧。”

  “花花小仙女好萌。”

  “……”

  就在一众网友踩秦梵顺便捧花瑶时。

  酒店某总统套房内。

  自从秦梵谢太太的身份曝光之后,她再也没有掩饰自己有钱这件事,住宿必备总统套房。

  她懒得管网上那些艳压的通稿,让蒋蓉暂时别管,于她而言,都不疼不痒。

  有些人,碰得越高,摔得越惨,才算是真正的教训不是吗。

  秦梵身上的礼服都没有来得及换,便匆匆拿着小兔买来的验孕棒走进洗手间。

  一回生两回熟。

  现在秦梵用这玩意儿完全不会紧张了。

  并排三支验孕棒。

  当杠杠出现时,秦梵呼吸都停滞了。

  与上次不同。

  三支显示的全都是两道杠。

  原本秦梵想象过自己得尝所愿时,会是怎么样的激动情绪,但此时她却只有尘埃落定的平静。

  就仿佛——

  本该如此。

  她与谢砚礼,本就该如此。

  秦梵怔怔地看着那三支干净的验孕棒,直到外面传来小兔敲门声:“姐,好了吗,你视频电话响了。”

  “谁?”秦梵回过神来,下意识问。

  小兔迟疑两秒:“好像是谢总。”

  秦梵总是喜欢修改谢砚礼的备注名称,导致小兔每次看到奇奇怪怪的备注,就想到了是不是秦梵又又又给谢总换备注了。

  她继续说:“上面显示‘被总裁事业耽误的油画大师’。”

  秦梵打开浴室门:“给我吧。”

  确实是谢砚礼。

  自从那天晚上谢砚礼画了一副新油画后,秦梵就给他改了这个备注。

  有调侃戏弄的意思。

  小兔见秦梵没有把验孕棒拿出来,将手机递给她之后,便探头探脑想要往浴室里看。

  秦梵没管她,拿着手机走向落地窗。

  窗外夜色弥漫,灯光下,衬得秦梵原本浓丽明艳的眉眼格外温柔:“想我了?”

  屏幕中出现男人依旧俊美面容,对秦梵直白的问题,报以同样直白的回答:“想。”

  秦梵在谢砚礼看不到的地方,轻抚着平坦的小腹:“明天你会看我颁奖典礼的直播吗?”

  谢砚礼嗯了声:“看。”

  “今晚被欺负了?”

  “欺负,就凭她?”秦梵知道他说的是花瑶,补了句,“这事儿我自己能解决。”

  谢砚礼知道,秦梵从来都不是依靠他的金丝雀。

  金丝笼亦从来都留不住璨璨骄阳。

  秦梵不想跟谢砚礼提那无关紧要的人,更怕自己不小心说漏嘴怀孕的事情,就不惊喜了,速战速决:“要没事那我挂了,累啦。”

  忽然,谢砚礼听到了小兔的尖叫声。

  小兔:“啊啊啊啊!姐,你……”

  下一秒便被秦梵截住,“挂了挂了,记得明天一定要看我直播!”

  远在昆城的谢砚礼看着黑掉的屏幕,无奈地揉了揉眉梢。

  小混蛋,一点都不想他。

  车厢内,温秘书在太太与boss视频时,努力欺骗自己——此时他是个聋子。

  直到谢砚礼电话挂断他才道:“谢总,青烟大师家快要到了。”

  青烟是传奇级别的旗袍大师,不过早年因各种原因,导致身体不济,移居昆城某个古镇养老,镇上四季如春,恍若世外桃源,确实很适合养老修养。

  只是青烟大师早就宣布不再亲手制作旗袍,二十年前以凤尾刺绣旗袍结束她的传奇生涯,如今这身旗袍还在博物馆里放着。

  温秘书想到自家谢总调查了很久,才得知青烟大师如今在昆城养老,这不是,打算请这位出马为太太亲手制作身旗袍,当生日礼物。

  不得不说,谢总对太太真的太走心了。

  温秘书单纯极了,完全不知谢砚礼送秦梵旗袍的最终心思。

  第三幅他亲手画的油画,普通旗袍怎么能配得上他的谢太太呢。

  也唯独青烟大师的那套凤尾旗袍才配得上。

  谢砚礼知晓秦梵想收藏青烟大师的旗袍很久。

  谢砚礼看着车窗映照出自己的面容,语调淡淡,“你在外面等着,我自己进去。”

  温秘书:“是。”

  **

  翌日下午,秦梵没有穿高跟鞋,而是踩着双平底小白鞋入场。

  偏偏她腿长腰细,剪裁简单的白色抹胸小礼服裙,透着青春气息。

  与昨晚开幕式风情万种的大美人完全两种风格,却同样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跟秦梵撞衫,同样穿着白色花苞礼服裙的花瑶忍不住磨牙。

  她得到消息,秦梵今天不是打算穿黑色修身长裙吗,怎么会穿白色,故意的吧。

  秦梵对她视若无睹。

  安安静静等着颁奖典礼开始。

  颁奖典礼采取的是现场直播的新模式,大概是秦梵那张脸过分优越,导演很喜欢切她的特写镜头。

  谢砚礼还未从昆城回去,昨日青烟大师拒绝了他。

  此时正在酒店内边处理公事,边让温秘书找到直播。

  答应谢太太的,自然要做到。

  温秘书念弹幕:“啊啊啊,穿白色礼服裙的仙女是谁呀,美绝了!”

  “楼上,那是我们的秦梵仙女,第一次见结了婚的女明星,没被婚姻搞垮颜值。”

  “仙女仙女,仙女姐姐那双腿,好想……”摸。

  温秘书不敢念,在触及到谢总的眼神后,继续往下,“……”

  谢砚礼只在温秘书提醒切换太太镜头时,才看一眼。

  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处理工作。

  直到温秘书略显激动声音响起:“最佳女主角开始了,谢总!”

  谢砚礼这才慢条斯理抬起眼眸。

  入目便是秦梵特写镜头。

  那么近的镜头,皮肤依旧白的毫无瑕疵。

  只有谢砚礼最清楚,她的皮肤多么嫩,轻轻一碰,就会有个红印子。

  果然,最佳女主角是秦梵。

  再一个影后奖杯被她收入囊中。

  见谢总看老婆获奖都能这么淡定从容,温秘书激动劲儿消散几分,他得学习谢总,泰山崩于前不变色。

  嗯,他需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谢砚礼正在思索,天鹭湾少了个房间。

  少了放置秦梵奖杯的房间,以后她会有越来越多的奖杯。

  就在这时,谢砚礼看到秦梵捧起奖杯,发表获奖感言。

  她先感谢了一番,而后顿了秒。

  镜头中,秦梵红唇牵起好看的弧度:“最后要感谢的是我先生。”

  “谢先生,我们的预感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