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媚色藏娇 > 抱厦(明晚戌时,我过来。...)

  私心?
  沈叙白讶然短瞬,投去目光等他说。

  “赈灾银一案父皇交由我督办,三日后,我将启程归京,此去不知归期。”顾临越沉静道。

  阴霾天,屋里亮着一座四脚雕木落地灯,他看着自己滞于砖面那凝重的影子,画面仿佛退回到岁园,眼前是她渐远的背影。
  那天她走后,他在岁园留了整宿,芙蓉三醉,绛红的,乳白的,他都孤身见过了。

  “一年。”顾临越慎重抬眸,那张浴在暖灯余光里的脸,有着病白的颜色,五官却如精雕细刻的玉。
  “我想她待字深闺,等我一年。”

  沈叙白顿住,在他接下来的话中,愈发难以置信……

  *

  两个男人约莫聊了半时辰,几近了事。
  中堂两下叩门声,仆役得了准儿,进屋时,他们神色如常,不见异样。

  仆役是带了楚凝的话,留顾四爷中饭,说是她已正席,略备两味鱼肉,请顾四爷万勿推却。

  “这回倒懂事得紧,过去待客不见她积极。”沈叙白听罢先轻一哼声。

  顾临越无声笑了一笑。
  “替我谢过二姑娘,此次太匆匆,无暇久留,望她谅解。”他从檀椅站起,看向沈叙白,笑语深刻了些:“沈兄,来日方长。”
  沈叙白心照不宣,起身送他。

  人走没多久,沈叙白还在中堂,楚凝便裹挟着寒气,碎步赶进来了。想来是得知那人推却的原因。

  “他……”楚凝见那把檀椅空空的,左右环顾两眼,兴致慢慢降下:“顾四爷,回了?”

  沈叙白原是要去寻她,门都没来得及出,她倒自己跑来了。她唇瓣涂抹了明亮的胭脂,发髻也是新梳过的,比先前整齐得多。
  他要这点名堂都看不出,白活近三十年。

  “你和他,有过什么?”沈叙白坐回檀椅,翻盏沏茶,一副得和她好好谈谈了的模样。

  楚凝心瞬间提起到嗓子眼,咽了下。
  “没呀……人是你请的,还要来问我。”她轻飘飘地过去坐,佯作无辜:“我就是冷了,到这里暖和暖和。”

  沈叙白睨她一眼:“是连我都要敷衍了吗?”

  四目相对,是瞒他不过了。
  楚凝咬咬唇,垂下眼坐得拘谨,只得支支吾吾说了原委。她三言两语,避实就虚,只讲眉山的错认,和紫阳街无足轻重的偶遇,不说细的。

  沈叙白却是从她神情中掂量出了大概。
  “他是何来头,你知道的?”他语气认真。

  这直接问住了她——他说这话,明显是了然那人身份的,而她,除却一个顾四爷,全不得知。
  楚凝没有回答的底气,默着伸出一只脚,轻轻去蹬那方形金铜炭盆,不带力地一蹴又一蹴。

  对他,她何尝不好奇。当时他只道一半,她不曾想过追问,是认定他有隐衷。
  而现在,她若想知道,大可开口问沈叙白。

  “这事……等他亲口告诉我得好。”楚凝音量很低,夹杂着炭盆摩擦地面那细细的沙声:“你先说了,好像我在窥他私。”

  沈叙白倒没意外她的回答,沉默着抿了口茶,在梳理头绪,亦是在做最后的考虑。
  那日也是在这间中堂,太子假借明予身份登门,给了他过继的主意。话过半,楚凝差点闯进门。他将人哄走,回到里间,静坐檀椅的太子突然言及商秋宴,说有一柄金玉团扇,要他无论开价几何务必竞下,款项东宫出,算作赠礼。
  当时他还奇怪,太子何至于为个半生不熟的姑娘疏财。现在看来,他们今日显然不是初见。

  “宣亲王你不想嫁,那便不嫁,”沈叙白终于出声:“你钟情谁,想和谁好,那都是你的事,前路何去何从,在你自己。”

  楚凝望向他,露出迷惘,想问为何忽然要说这般正经的,他人已站起。
  “申时三刻,到祠堂来。”沈叙白出了门。

  走在回西苑的游廊,楚凝一路都在沉思他那段话,百般求索不得解。
  婚事无关她想不想,谁说了都不算。先前沈叙白准备上京请圣上收回成命,金口玉言的道理她清楚,知道行不通,只是没揭破。
  花戏楼时是她草率了,话说得再隐晦曲折也是当众,他一个亲王,颜面被拉到了底,任谁都不能沉住气,他没问她罪算是好的了。事后她闷着火,却也认真想过,哪天去和那宣王坐下谈,开诚布公地说一说婚事,存着一丝他尚有人情味的希望。

  可沈叙白突然间郑重其事,她心一下一下跳着,申时到祠堂的事,预感不详。

  楚凝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风穿长廊,她人一瑟缩,裹住身子提快脚步。她有重新梳过妆,但没换衣裳,还披着那人的狐氅。
  他在领口系的结很漂亮,她没舍得解。

  还说谈完事再寻她,不留中饭就罢,人影儿都见不着,是把她完全往脑后抛了……楚凝低一哼声,腹诽着,人已到西苑前。

  等在抱厦外的云萝见到她,立马着急忙慌跑上前:“姑娘你可回了……”
  “我太冷了,到屋里再说事。”楚凝一声委屈含嗔,不停歇地往里走,嘴上还抱怨着来回都白跑了。
  她步子快,一越而过,云萝半句话都赶不上说,纠结着,只能留在原地张望。

  冷风侵得脸颊疼,楚凝一脚迈进抱厦,耳畔风骤息,这一小间门廊里的暖驱着寒意直往身上融。她舒口气,才舍得放出袖内的双手,掌心搓搓热,贴住冰凉的两颊。
  男人的身影让她猝不及防刹了步。
  眼前,他双手后负,人立着,白衣之下身量修长,正在看悬在壁上的画——正是被崔婉禾泼湿的那副关外雪景图,尽管是赝品,她仍难舍,便晾干自己补了几笔丹青,挂到抱厦前后通风。

  楚凝怔在那儿,意外他竟……还未回。

  听得动静,顾临越徐徐回身,便见她捧着自己那张香娇玉嫩的秀靥,白净的鼻尖透着红。
  “寒风料峭,借你这坐一坐。”他含起笑。

  姑娘家都有些无伤大雅的小心思,因他打扮过,又不想被他瞧出端倪,于是她压下欲扬的嘴角,不做声,走过去。

  “那你坐呀……”楚凝偏头看向挨在另一面墙壁的两把交椅,低着声:“也不吩咐个人知会我,白白站这等。”
  “楚二姑娘跑得勤,是我想不到的。”
  他笑,她脸倏地就红了。
  “我是去寻舅舅……用中饭的。”楚凝极力争辩自己不是为他而去,抿抿嘴,嘀咕:“你又不留。”

  顾临越安静顷刻,才说道:“今日,确实多有不便。”
  明予去了京师,办他交代的事,他来是走的偏道,避开了暗监他的人,九七在外掩护。不能名正言顺登门,和东宫扯上关系,那才是要牵累沈家。

  楚凝不知这层原因,只听他这么说,心一软,便怨不起了。
  “嗯……这没什么。”她理解,不要紧。

  再说怕他过意不去,显得她多么小心眼。楚凝便岔开话,目光越向他身后那幅图:“画是摹的,不是真迹。”
  “的确不是真迹,”他说着话,看着她笑:“坏成这样,还费心补救,也就你了。”
  他看出来了。
  只是这话听来,仿佛他很了解她心性。
  楚凝顿了短瞬,倒没在意,轻声道:“我哥哥在关外,北地。”

  顾临越静了下,懂她意思,没多说。
  “雪海连烽火,梅霜尽殆妆。关城捷万里,请宴贺归郎。”她能够倒背如流,楚凝问:“这首题诗,你有听过吗?”

  顾临越露出浅浅的笑。
  何止是听过。那时北地定简兵败,父皇大兴兵戈,他欲阻不得,故无奈作此书画,至今快有十年了罢。

  楚凝走到墙前,望着那副画:“哥哥被遣后,没人敢犯陛下的忌讳,作边关文章,只有太子殿下,使愿良将大捷。”
  所以这画她视若珍宝。
  后来她想,对太子的好感应就是那时候起的。

  “我知道。”顾临越慢慢回身,站她身后。

  他知道,上辈子在东宫,她说起过。
  沈公是前朝的将军,精通兵略,封狼居胥。她哥哥楚庭自小随沈公习武,天赋异禀,有一回切磋,明予的父亲都逊楚庭一筹。却有不善者教唆,上谏了这事。就是那年定简兵败,皇帝借此派遣楚庭前去北地驻守,说的好听叫得君行道,大车以载,谁不知是惮着沈家,怕楚庭成沈公第二。
  她告诉他,姥爷就是因此气发旧疾,走了。
  一代良将世族,为万事开太平,到如今无官无权却要连累后代被贬……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道。
  楚凝闻言回首,顾临越瞧着她,眉眼温柔:“你要相信,北地战事终有一日会平息。”
  还是头一回,有人敢当面说这话。
  楚凝听得心里高兴,如飘在海上的人抓到一块浮木,她双眼亮盈盈地,注视着他,问:“到时,我哥哥便能回家了,对吗?”
  顾临越点头,笑应她。
  楚凝便就也笑起来。

  两两相望,气氛好似渐渐缱绻了。
  她先含了羞,垂眼去看绣鞋,手藏在氅衣里,反剪到身后。外头的风扰人,她来时又被吹乱了额发,想到在中堂他用手指帮她梳理,楚凝心跳着,自己先伸出细白的手抚了抚,随后重新藏了回去,手指头拨着氅衣内衬的绒面。
  顾临越不想打扰。
  只这么看着她,竟也十分惬意。

  还能如此这般见她笑见她愁,是老天厚待他。

  “我该走了。”他终于轻声道。
  楚凝循声抬头,男人高她许多,她不得不仰起,露出白皙的脸。
  两人一高一低对望着,顾临越目光有些深刻:“有些话,要对你说。”
  楚凝好奇地眨了一下眼。
  他却笑着摇头:“不是现在。”

  她茫然,而他就着她身高,俯下身。
  顾临越薄唇近她耳,楚凝微颤一瞬,没后躲,手倒是及时探出一只,捉了他衣袖,攥住,避又非避。
  他低低笑了声,笑她反应还是如前世一样。
  楚凝却不解,只红着脸,感受到他气息暖在侧耳……痒。

  “明晚戌时,我过来。”顾临越柔声对她私语。
  她楚凝讷讷地,控不住心跳的速度。
  “明……晚?”
  “嗯,品品你的茶艺,”他首肯一笑:“要等我。”

  她略傻眼。
  夜里……怎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