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拯救小可怜男主(快穿) > 第 124 章(这个柔情似水的男人是谁...)

  早上六七点钟, 藏龙基地已经热闹起来,路上人来人往,连空气都充斥着喧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顾朝朝总觉得这些人在打量他们,而且看的时候总是带着笑意。

  ……难道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

  顾朝朝心里正窘迫时,沈暮深突然开口:“前两次没满足?”

  顾朝朝:“满、满足了。”

  “那为什么还要跟李院士要抑制针。”沈暮深又问。

  顾朝朝余光注意到经过的人确实在盯着他们看,顿时头大如斗:“……我们一定要在大街上聊这个吗?”

  沈暮深看到她泛红的脸颊, 顿了顿后摸摸她的头:“知道你好奇,但对于女性来说,男人的下半身能带来的快乐, 不一定有手指多,你不用太着急……”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顾朝朝说完转身就跑。

  沈暮深无奈地笑笑,拿着盒子追了过去。

  他回到研究所后,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顾朝朝, 而是先将自己屋里的东西都收拾了, 等一切妥当后才去敲顾朝朝的房门。

  经过十几分钟的冷静,顾朝朝已经没那么窘迫了, 只是一看到他,脸颊还是有些泛红。

  “都收拾好了吗?”沈暮深问。

  顾朝朝乖乖点了点头:“嗯……我们现在走吗?”

  “不着急,”沈暮深说完,见她一脸疑惑, 于是提醒道,“别忘了,你的钱还没花完。”

  顾朝朝恍然:“对啊!”拿到钱后只买了点吃的,别的都还没买, 刚才被沈暮深闹了一通,她竟然把这件事忘了。

  “你等我一下, 我去拿钱。”顾朝朝说完就跑回了屋里,拿了钱后余光注意到自己的针剂盒,犹豫一下塞进了换洗衣物里。

  她出来后,立刻拉上沈暮深往外走。

  她昨天闲逛的时候,就已经找准了基地的商店,这会儿直奔那边,一路上牵着沈暮深,总觉得周围有人偷看他们。

  “队长……”

  “不用担心,他们没有恶意。”沈暮深安抚,显然也察觉到了。

  顾朝朝听到他这么说,顿时放心了,看到商店后直接跑了进去。

  “欢迎光……欢迎光临!”售货员看清是谁后,突然热情洋溢。

  顾朝朝奇怪地看她一眼,便开始选东西了。

  他们剩的钱不少,能买很多东西,她在前面走,一边挑选一边算账,沈暮深则安静跟在身后,负责帮她拿东西。

  商店不大,两人却用了半个小时才转完,等确定手里的钱可以全部花完后,才拿着东西往柜台边走。

  “一共是五千七,这是小票。”售货员热情道。

  顾朝朝惊讶:“算错了吧,这些差不多有七千多。”

  “是这样的,我给您打了个折,所以价格要便宜一点。”售货员看向她时,眼睛亮晶晶的。

  顾朝朝不解地跟沈暮深对视,沈暮深扬唇:“那就再选点东西。”

  “好!”顾朝朝见他没有觉得不妥,当即乐颠颠地去挑东西了,一边挑还一边跟身边的沈暮深小声聊,“她不会是听说我昨天打赢了他们的人,所以对我产生崇拜了吧?”

  “S级打赢A级不是很正常的事?她就算觉得你厉害,也不至于给这么低的折扣。”沈暮深回答。

  顾朝朝啧了一声:“那她这是为什么?”

  “我想,应该是跟疫苗有关。”沈暮深不紧不慢,似乎已经笃定了这个答案。

  顾朝朝愣了一下,刚想说不会吧,便想起研究所一直以来也没隐瞒什么,民众这么快知道也正常。沈暮深见她想明白了,抬手越过她拿了几双袜子。

  顾朝朝看向他时,他相当理直气壮:“沾沾女朋友的光,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顾朝朝哭笑不得,又多拿了几双。

  沈暮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又选了些别的后,两人再次来到柜台。

  结完账出来,一人拎了满满两大袋东西,一边受注目礼,一边往招待所的方向走,路上还被几个路人拉着说了话,更有一个小朋友要他们两个签名。

  顾朝朝尬笑着跟众人一一道别,等回到招待所后,看着面前四大袋子东西惭愧道:“真是受之有愧。”

  “那送回去?”沈暮深问。

  “当然不行!”顾朝朝说完,对上他打趣的眼神,咳了一声道,“这些都是送给基地的礼物,怎么能还回去呢。”

  沈暮深摸摸她的头:“你虽然不是发明疫苗的那个人,但如果没有你,疫苗也不能提前诞生,就这些提前的岁月,你知道能救下多少人吗?”

  顾朝朝眼眸微动。

  “李院士和韩博士他们得到的荣誉,不会因为你的存在而减少,所以不用觉得惭愧,坦然接受这一切就好,因为你值得。”沈暮深说这段话时,依然是熟悉的领导教育下属,却莫名地透着温情。

  顾朝朝听完吸了一下鼻子,有些感动地开口:“队长,你是不是太好了点?”

  “那不过来亲亲我?”一秒变不正经男友。

  顾朝朝笑了,捧着他的脸连亲几下:“我们快点出发吧。”

  “好。”

  吉普车早已经被藏龙基地的人开到了招待所楼下,两个人说着话开始搬东西,结果搬到第四袋的时候,才发现买的太多,车里根本放不下。

  “这可怎么办,我都想要。”顾朝朝一脸失望。

  沈暮深想了想:“我可以借辆车。”

  “那还得送车,一来一回都得半个月,”顾朝朝叹了声气,“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沈暮深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正要想解决方法时,藏龙基地军方的人来了,还开来了一辆大卡车。

  两人对视一眼,意识到真正的厚礼到了。

  沈暮深跟人客套的时候,顾朝朝偷偷瞄了眼车头,然后趁其他人不注意,小声跟沈暮深嘀咕一句:“座位后面好像还有张床呢。”

  沈暮深顿了顿,深深地看她一眼。

  从藏龙基地离开时,基地大门口挤满了相送的人,就连他们揍过的人都来了。顾朝朝如即将踏上归程的英雄,半截身体都探出大卡车,笑着跟他们道别。

  “希望下次相见,就是消灭丧尸的时候!”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其他人顿时也跟着喊。

  “一定会的!”顾朝朝大笑着,从未像此刻这样融入一个世界。

  沈暮深坐在副驾驶,缓慢地开着车,直到她重新坐好,这才踩下油门。

  “藏龙基地太大胆了,这么大的车也敢借给我们,就不怕我们不还吗?”顾朝朝啧了一声。

  沈暮深目视前方:“他们既然借了,就做好了我们不还的心理准备。”

  顾朝朝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疫苗一旦研制成功,就有望消灭所有丧尸和病毒,”沈暮深扫了她一眼,“世界重新恢复秩序,一辆卡车也不值什么钱。”

  “谁说的,这车得一百多万吧。”顾朝朝新奇地四处摸摸。

  沈暮深不甚在意:“一百多万,而已。”

  顾朝朝一顿,突然想起他末世之前的显贵家庭,不由得啧了一声:“你说,如果世界重新恢复秩序,以前存在银行的那些钱还能花吗?”

  “这就不知道了。”

  顾朝朝忍不住做梦:“要是还能花的话,你岂不是有钱死了?我能跟着沾光吗?你给我买十个包……”

  话没说完,沈暮深就看了过来:“我好像没说过自己有钱。”

  顾朝朝卡了几秒,理直气壮道:“你没说,李胜说过。”她记得这俩人是发小。

  果然,沈暮深闻言便不再追问了,或者说,他此刻心不在焉,不管顾朝朝说什么,他可能都不会追问。

  顾朝朝也看出来了,不由得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你怎么了?”

  “没事。”沈暮深看她一眼。

  顾朝朝见他不想说,索性也不追问了,继续研究车头里的东西。

  不得不说卡车很大,一个车头的空间就比他们的车要宽阔了,不仅有两个驾驶座,后面还有一张床的空间。

  她闲着无事,干脆爬到后面,将空间整理出来,然后铺上了他们的被子。

  “队长!这里真的好大,住我们两个都绰绰有余了。”顾朝朝铺好后滚了一圈,激动地跟他分享这个消息。

  “……嗯。”沈暮深更加心不在焉。

  顾朝朝坐在被子上颠了颠,又道:“还很软,下面应该是有垫子,你要不要也来试一下?”

  话音刚落,沈暮深便猛然踩了刹车。

  顾朝朝因为惯性晃了一下,一脸迷茫地看向前座。

  沈暮深从驾驶座和副驾驶之间挤了过来,直直将她扑倒在被子上。

  “……我是让你试试被子。”顾朝朝讪讪提醒。

  沈暮深扶起她一条腿,让她的膝盖抵在自己腰侧,继续沉默地盯着她。

  顾朝朝无言地与他对视,许久才咳了一声:“你刚才……是不是一直想这事儿呢?”

  “不是你想吗?”沈暮深将她鬓边头发整理好,“不然为什么要一直暗示我?”

  “谁暗示……队长,泼脏水的行为不可取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性格,”她打趣地看着他,“说嘛,说是你想要,我就配合了。”

  嘴上这么说,却没等沈暮深回答,便已经将手伸向了他的腰带。

  咔哒。

  腰带一松,便解开了。

  沈暮深抓住她的手,迫使她与自己十指相扣,许久才俯身吻了上去。唇齿研磨之间,他的声音含糊从唇中溢出:“嗯,我想要,想得快疯了。”

  顾朝朝听得心头一热,愈发用力地抱紧了他。

  沈暮深揽着她的腰,一下又一下地帮她按摩,她的腰却越来越酸,忍不住往前送了送。沈暮深笑了一声,低头用牙齿去解她的扣子。

  他的寸发有些发硬,扎得她的脸又痒又疼,她只能拼命昂头,才能避开他无意识的攻击。

  明明是两人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却谁都没有着急,仿佛泡在温水里行动,做什么都慢半拍。

  沈暮深解了好一会儿,总算将她最上头的两颗扣子解开了,看着白皙的肌肤,他的眼睛热了热,愈发用力地吻了上去。

  顾朝朝难耐地轻哼一声,朦朦胧胧间头歪向一侧,眼神涣散地盯着副驾驶的背面。车里的空间虽然很大,但空气却不如外头,她的五感快被沈暮深尽数夺去时,竟然还能嗅到一股机油味,有种要晕车的感觉。

  沈暮深察觉到她的分神,润物无声的温柔突然变成狂肆的暴风雨。顾朝朝咬着下唇拼命忍着,却还是从喉间断断续续地溢出声响。

  沈暮深的眼睛都快红了,理智即将断线前,他强撑着问:“抑制针剂呢?”

  “……在、在我衣服下面。”顾朝朝艰难说完,就感觉到身上一轻,她猛地回神,在沈暮深去碰衣服之前赶紧拦住,“我我自己拿。”

  “我拿就好。”沈暮深蹙眉。

  顾朝朝衣衫凌乱地推开他:“我来吧。”

  说完就翻开了衣服,找到了小盒子,打开后飞快地拿了一支针剂,又赶紧关上。

  沈暮深注意到里面还有,眼底顿时盈起笑意:“你究竟跟李院士要了多少?”

  这东西效果不错,一支能支撑半年左右,她盒子里那些,少说也够用上五六年的。

  “……几支而已。”顾朝朝心虚。

  沈暮深抬手摸摸她的脸:“谢谢。”

  “不客气……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样说话有点奇怪?”顾朝朝感觉氛围好像都消失了,再看两个人,都衣冠不整,她的裤子更是早被褪到了腿弯。

  她犹豫一下,问:“还继续吗?”

  沈暮深给出的回答,是接过针剂扎在自己的胳膊上,等药效起来后重新把她按倒。

  利刃破开花蕊,清泉流过山岗,大雨滂沱的瞬间,天地似乎都模糊成了一片。

  顾朝朝从被子最中央,不知不觉就滑到了上面,头顶随着律动轻轻磕着车壁,没等她开口抗议,一只满是汗水的手便垫在了她的头顶。

  他们是早上离开的藏龙基地,离开半个小时就停下了。大卡车的车头轻轻晃动,一直到黄昏才彻底停下。

  顾朝朝被沈暮深手动清理之后,便蜷在被子上休息,指尖还在轻轻颤抖,此刻她的身上遍布青紫,几个部位全是指痕,不知道的还以为刚经历一场惨无人道的虐待。对于这样的自己,她满脑子只有一个言情小说常见的形容句——

  像被玩坏的破布娃娃。

  “在想什么?”去河边清洗过的沈暮深回来,身上还带着水汽的味道。

  “破布娃娃。”顾朝朝生无可恋地回答。

  沈暮深顿了一下:“你整天在想什么?”

  顾朝朝轻哼一声没有理他。

  沈暮深长腿一迈,便到了被子上,将她抱住后轻声道:“幸好做之前铺了衣服,不然被子就不能用了。”

  顾朝朝继续不理他。

  “生气了?”沈暮深将脸埋进她的脖颈。

  顾朝朝闭上眼睛:“不生气。”她又不是没爽过。

  沈暮深轻笑一声:“那为什么不理我?”

  “没力气……”这句也是实话,她现在只想睡觉。

  沈暮深不勉强,又给她喂了点水,这才重新抱着她躺好。

  卡车给予人遮风挡雨的地方,沈暮深给人安全感。顾朝朝贴着他火热的胸膛,很快就睡得人事不知。

  两个人都已经累极,沈暮深作为出力的一方显然更累,所以翌日一早顾朝朝先醒来时,看着他沉睡的眉眼竟然毫无意外。

  他警惕性强,如果她此刻乱动或者离开,肯定会吵醒他,顾朝朝干脆躺着不动,只是用视线描绘他的眉眼,他的胸膛,他的腹肌……再往下看,她的脸就红了。

  大清早的,还没醒就这么精神,这就是异能者的天赋吗?她想到昨天打完抑制针剂还能那么凶猛的他,一时间庆幸自己也是异能者,不管是体力还是身体素质都能跟上,否则早在昨晚他来第二次时,恐怕就昏过去了。

  顾朝朝胡思乱想,脑海里过了一个又一个画面,突然想到正事——

  抑制针剂对他那方面有影响,那对他的实力会不会也有影响?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皱起了眉头。

  沈暮深醒来时,就看到她忧心忡忡的样子。他没有多想,在她唇上亲了亲,用初醒时慵懒沙哑的声音道早安:“早。”

  “队长,我们打一架吧。”顾朝朝终于等到他醒来,立刻开口道。

  沈暮深停顿三秒:“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我们好久没训练了,也不知道我的实力退步没有。”顾朝朝打哈哈。

  沈暮深盯着她看了许久,失笑:“你确定这种时候,我能跟你打?”

  “为什么不能?”顾朝朝一脸疑惑。她身上是有些疼,但应该不太影响发挥吧。

  沈暮深捏住她的脸,面无表情道:“抱歉,我不能。”

  “为什么?”顾朝朝瞪眼,“你不是一向公私分明吗?我现在是以下属的身份跟你提训练,你怎么能拒绝我?”

  “哪个下属会这样躺在我怀里?”沈暮深说着,伸手覆上她滑腻的肌肤。

  顾朝朝噎住。

  “顾朝朝,我没你想的那么公私分明,”沈暮深俯身在她额上亲了亲,“我爱你,宝贝。”

  他声音低沉,‘宝贝’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非但丝毫不显油腻,反而有种勾人的磁性。顾朝朝小脸一红,差点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次,好在看到自己身上斑驳的痕迹后,及时打消了念头,转而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

  “不用担心,不会有影响,”沈暮深将人抱起来,“抑制针剂只对床上这点事有用。”

  顾朝朝这才放心。

  两个人又腻歪了大半日,沈暮深便开着车重新出发了。顾朝朝在后排睡了吃吃了睡,终于在中午时恢复了大半元气,回到副驾驶陪沈暮深。

  大卡车一路向前,穿过废墟城市,踏上原野稻田。回去的路在来时已经走了一遍,再重走就快多了,沈暮深开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在入夜停在了路边。

  开大车要比小车劳累,停下时他的眼底已有疲态,顾朝朝顿时心疼:“明天我来开吧。”

  “不行。”沈暮深拒绝。

  “为什么?我车技不是可以吗?”顾朝朝不服气。

  沈暮深安抚地捏了捏她的耳朵:“大车视线死角更多,技术要求也更高,你稍微不注意,可能就直接掉沟里了,到时候怎么弄上来?”

  顾朝朝被说服了,还不忘小声嘟囔一句:“我不是怕你辛苦嘛。”

  沈暮深扬了扬唇,手又一次探入她的衣下:“那就换个方式犒劳我。”

  顾朝朝:“……”

  比开了荤的男人更可怕的,是二三十刚开荤的男人,两人这一路上,注定是要在被子上垫一件又一件的衣裳了。

  两人开车经过沈暮深上次差点没命的加油站时,顺手给加油站放了把火,明火遇汽油一瞬间爆发,直接将隐藏在加油站里企图袭击的丧尸炸上了天。

  大卡车皮糙肉厚,以最快的速度从火光中冲了出去,平安无事地结束了这场战斗。

  两人继续赶路,一边走一边玩,七天的路程走了十余天才结束,当自家基地的大门出现在视野里时,顾朝朝简直要哭了:“可算到了!”

  她并非想家,实在是这些天沈暮深越玩越大,她这副老腰已经快不行了。

  沈暮深扫了她一眼,轻飘飘说了句:“我先处理一下基地的事,下午陪你搬家。”

  “搬什么家?”顾朝朝一脸迷茫地看向他。

  沈暮深沉默与她对视,许久露出一个微笑。

  顾朝朝顿时警铃大作:“不行!我已经住习惯了,我不搬!”

  “你不来,我就去,”沈暮深说完停顿三秒,“你确定宿舍的隔音够好?”

  顾朝朝:“……”

  “我住的地方更清净。”沈暮深继续引诱。

  顾朝朝轻哼一声,还是不理人。

  沈暮深笑了笑,没有再催她。

  两个人走的时候开着吉普车,回来却换成了大卡车,卡车里还有一堆藏龙基地赠送的物资,以及顾朝朝买到的小玩意,一时间轰动了整个基地,一半的人都来看热闹了。

  顾朝朝心情大好,侧目看向沈暮深:“我们这算不算是衣锦还乡?”

  “算。”沈暮深哄了一句,便被阿军拉走了。

  顾朝朝啧了一声,眯起眼睛横了阿军一眼:“第三者。”

  “嘟囔什么呢?”艾丽从后面搭上她的肩膀。

  顾朝朝嘿嘿一笑:“艾丽,我给你带了头绳!”

  “哇哦,谢谢宝贝!”艾丽还没见着礼物,就先亲了她一下。

  顾朝朝叫上其他相熟的女生,一起去分这次的礼物,顺便把影碟机和电视交给钱词,让他把东西弄一下,晚上可以在广场给小朋友们放动画片。

  她这次买的光盘全是动画片,就是为了给末世时代出生的娃娃们长点见识。

  钱词兴奋地接过,带上一众看热闹的人走了。

  顾朝朝跟大部分人打完招呼,这才跟着艾丽一起往宿舍走。

  “你不在这段时间,基地都变得无聊了,”艾丽叹了声气,“我这段时间反思了很多,觉得以前有点不尊重你,难为你一直不跟我计较。”

  “这从何说起啊?”顾朝朝哭笑不得。

  艾丽撇了撇嘴:“我不顾你的意愿,老是把你和队长扯到一块,还不听你的解释,不就是不尊重嘛,现在想想,你当时确实不喜欢队长,队长那天在你屋里待了一夜,也是因为你生病了吧,你们其实清清白白的,我却看热闹不嫌事大。”

  说完,她苦着脸装可怜:“朝朝,你不会生我气吧?”

  “这么御的一个姐,就别装可怜了,”顾朝朝无奈,“我没生你气,再说了……”

  她犹豫一下,有些害羞地开口,“我当时对队长没那个意思,不代表现在没有,我跟他……已经在一起了。”

  艾丽愣了愣,乐了:“你还挺幽默。”

  顾朝朝:“?”

  “放心吧,我不会乱传闲话了,最近敢说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我都给整了一遍,保证没人敢再嚼舌根,一声姐妹大过天,从今往后,你的名誉我艾丽誓死保护。”艾丽豪放地拍拍胸脯。

  顾朝朝:“……”

  “你怎么不说话?”艾丽疑惑。

  顾朝朝深吸一口气,解开作战服最上面的扣子,露出脖子下面一小片皮肤。

  当看到上面斑驳的痕迹后,艾丽倒吸一口冷气:“谁打的?”

  “……你看像打的吗?”顾朝朝无语。

  艾丽愣了愣,震惊了:“队长他对你用强?!”

  “没有!”顾朝朝头疼,“我们是真在一起了。”

  艾丽捂住嘴,好半天才消化了这个消息:“那什么,你等我捋捋……所以我磕的CP成真了?!”

  “目前来看,好像是这样。”顾朝朝含蓄点头。

  艾丽顿时尖叫一声,一脸狂喜地跑掉了。

  不用说,肯定是跟其他人分享这个消息去了,也不知道两分钟前是谁刚说了,不再乱传闲话。顾朝朝无奈,转身回了房间。

  已经二十多天没回来了,房间里却没什么灰尘,顾朝朝简单整理了一番,便直接在床上躺下了。

  这次旅行太久,路上发生了太多事,她此刻躺在熟悉的宿舍里,竟然有种之前的一切都是错觉的想法,尤其是沈暮深一回到基地,就变成了所有人的队长,这会儿完全顾不上她了。

  “我这恋爱谈的,好像跟单身也没什么区别。”顾朝朝说完,忍不住笑了一声。

  她一向能睡,虽然回来的路上刚睡过,但这会儿躺在床上,还是渐渐睡了过去。

  等她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她独自一人去吃了饭,又去看钱词研究了会儿影碟机,这才回到宿舍。

  晚上的时候,又跟艾丽一起吃了晚饭,吃完就去了广场。

  天没完全黑透,广场上就坐满了人,前排的小孩子们聚在电视机前,一脸震惊地看着电视里的画面。

  艾丽看得一阵心酸:“这不就是老一辈口中说的,买台电视机整个村都在看吗?”只不过当时的经济是一路向前,他们此刻却是文明倒退。

  顾朝朝却很乐观:“走过的路再走一遍,用的时间就会短很多,等解决完丧尸,相信这个世界很快就能发展到末世之前的样子。”

  “但愿吧,”艾丽说不出的惆怅,“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丧尸全部解决。”

  顾朝朝笑了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艾丽瞬间震惊:“真的?”

  “嗯,真的,不过现在消息闭塞,只有藏龙基地的人知道,其他基地暂时还没听说。”顾朝朝笑道。

  艾丽眼圈瞬间红了:“那真是太好了。”

  顾朝朝安抚地拍拍她的手,又看了会儿电视两人才一起离开。

  往宿舍走的路上,恰好遇到沈暮深和李胜等人站在树下开会,两人出现的瞬间,沈暮深立刻抬眸,视线精准捕捉顾朝朝三秒后又低下头,继续听人汇报。

  啧,队长了不起哦。顾朝朝目不斜视,跟艾丽一起从他们身边经过。

  走出好远,艾丽才忍不住问:“你们俩确定在一起了吗?还是你蒙我的?”

  “我蒙你干嘛。”顾朝朝耸耸肩。

  艾丽讪讪:“我就是觉得……队长好像有点冷淡啊。”

  顾朝朝失笑:“他不是一直这样吗?”

  “我还以为男人谈了恋爱多少不同呢……”艾丽说完,意识到自己这句有点挑拨离间,顿时缩了缩脖子,“不过队长又不是普通男人,冷淡也正常。”

  说完,她感慨一声:“也不知道他这么冷淡的人,床上是怎么把你折腾成这样的。”

  “估计是天赋异禀吧。”顾朝朝随口说了句。

  艾丽顿时暧1昧地笑了。

  两人一路走到女寝才分开,顾朝朝转身回屋了,要锁门时犹豫一下,到底只是关上了,没有从里面反锁。

  她今晚吃得很饱,躺在床上安静看着窗外的月亮。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房门发出咔哒一声响,她无声地扬起唇,然后悄悄闭上眼睛。

  某人把门锁上后,便直接贴着她的后背躺下,从背后将她抱住:“装睡?”

  “队长大人这么厉害,我哪敢在您面前装睡啊。”顾朝朝阴阳怪气。

  沈暮深笑了一声,往她手心塞了一颗糖。

  顾朝朝捏了一下,确定是牛奶糖,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你怎么才忙完?”

  “事情有点多,但好在都解决了,”沈暮深将她扭了过来,“宝贝,让我看看。”

  顾朝朝斜了他一眼,但还是乖乖昂起了头。

  沈暮深盯着她看了半晌,轻叹:“怎么感觉好久没见你了。”

  “少来,刚才是谁假装不认识的?”顾朝朝白他一眼。

  沈暮深失笑:“当时在忙。”

  “知道你忙,队长大人。”顾朝朝轻哼。

  沈暮深扬唇:“阿军这段时间做得不错,你觉得他做队长怎么样?”

  顾朝朝:“……为什么?”

  “想多点时间跟老婆相处。”沈暮深说完,便将她抱紧了,在她脖子上用力地吸了一口气。

  顾朝朝嘴角抽了抽:“你这个理由说出去,我会被骂死……嘶,别咬!”

  沈暮深松开她,在咬过的地方亲了亲。

  “真该让艾丽看看,冷淡的队长在床上是什么样。”顾朝朝冷笑一声,嘴上嫌弃着,却还是反手抱住了他。

  沈暮深轻笑一声:“床上的样子,只能让你看。”

  人家还不稀得看呢。顾朝朝撇了一下唇,却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两个人刚回到基地,一路的舟车劳顿在此刻突然爆发,于是便没有再说什么,相拥在一起很快睡去。

  翌日一大早,沈暮深先醒来了,看到顾朝朝还在睡,便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小心翼翼地为她盖好被子,然后在她脸上偷偷印下一吻。

  “朝朝去吃饭!”门外传来敲门声。

  睡梦中的顾朝朝轻哼一声,无意识地将被子盖过头顶。

  沈暮深笑了笑,起身去开门。

  艾丽准备再敲,结果一开门就对上了沈暮深的眼睛,顿时哑火了。

  “她还在睡,你先去吧。”他言简意赅。

  “哦、哦……好。”艾丽还有些懵。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迷迷糊糊中醒来:“谁啊?”

  “艾丽来叫你吃饭,你现在去吗?”沈暮深听到她醒了,便回头问。

  顾朝朝闭着眼睛坐起来,迷糊得像只被揪住耳朵的兔子,沈暮深失笑,折身回去帮她把头发理好:“去吃饭吗?”

  “去吧,”顾朝朝揉揉眼睛,勉强看向门口,“艾丽你等我一下,我穿好衣服就去。”

  “哦、哦哦好。”艾丽忙点头。

  顾朝朝伸了个懒腰,总算是清醒了些,接着看向沈暮深:“你呢?不跟我们一起吗?”

  “我还有事,你们去就好。”沈暮深回答。

  顾朝朝蹙眉:“不吃饭怎么行,肠胃受得了吗?”

  “不用担心我,我抽空就吃了,”沈暮深捏捏她的脸,“我给你拿衣服,你快点起来好不好。”

  “嗯。”顾朝朝打着哈欠起来。

  艾丽:他们好像什么都没做,她为什么感觉眼睛快被闪瞎了?队长不是很冷淡吗?这个柔情似水的男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