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投其所好 > 92(中式婚礼。三拜九叩,天地...)

  周宴京看她, “你自己说的。”

  孟丹枝没好气:“我说的我说的。”

  他这个人每次都要她承认是她主动才行,真是好没道理一男人。

  虽然名义上是练,但是最后还是和往常一样。擦枪走火, 再正常不过。

  孟丹枝当然心里清楚周宴京的意图,可这么说话,她还真挡不住,她觉得他是拿捏住自己了。

  这么胡诌的理由, 都能站得住脚。

  熄灯后,她也没力气干什么,闭着眼,戳戳周宴京,也不知道戳烦了哪里。

  “你明天拍照不会出问题了哦?”

  周宴京嗓音有些沉,“不一定。”

  孟丹枝:“那你就一个人拍去吧。”

  周宴京笑了声。

  好在孟丹枝困意来袭,没有再和他纠结婚纱照的事情。

  次日一早, 他们便出发去拍摄地点。

  Vivia和他们在目的地汇合, 还带了不少助手,造型师化妆师,搬道具的, 应有尽有。

  上回孟丹枝拍宣传照, 可没这么多。

  孟丹枝第一套选的是活泼的短婚纱, 香芋紫色, 上面绣了小花,长拖尾,衬出修长双腿。

  Vivia看到的时候半天才回神:“你真是穿什么都可以,我之前以为旗袍是最好看的。”

  现在看, 婚纱不相逞让。

  孟丹枝唇角微弯:“不是都说新娘子最美吗?”

  Vivia笑道:“是,你结婚那天肯定最美。”

  她以为她的婚礼也是穿婚纱的, 还不知道是中式婚礼。

  “昨天晚上让你们练习,你们练了吗?”

  “你先生拍照会动作吗?”她又问:“一般男人很难放得开,不过我会指导你们的。”

  她们这些摄影师可比模特还会摆姿势。

  孟丹枝有点咬牙切齿:“他比我还习惯镜头。”

  还好昨晚周宴京顾忌着今天要拍婚纱照,没有留下什么草莓印,不然今天就完了。

  Vivia听出她的古怪语气,心里好笑。

  她倒是想起周宴京的职业:“也是。”

  面对国家层次那样的大场面都气定神闲,婚纱照岂不是小意思。

  第一个场景在湿地公园,此时温度适宜,孟丹枝穿着抹胸婚纱下车也并不冷。

  孟丹枝抱着渐变紫的婚纱拖尾。

  周宴京穿着西装的。

  “你这和平时上班都一模一样。”孟丹枝和他说悄悄话:“看起来就像只有我精心准备。”

  周宴京瞥她:“我见领导人也是这么穿,难道也不精心么?”

  孟丹枝故意调侃:“好嘛,以后在家里我是你的领导。”

  周宴京温笑:“可以。”

  Vivia看过来时,孟丹枝面颊腮粉,两个人相视而笑,她当下开相机拍下这张。

  湿地公园内场景众多,不过今天是周末,来这儿的人自然也多,看见拍婚纱照的,都自觉不去打扰。

  但新郎新娘如此帅气貌美,路人也会拍照。

  等孟丹枝知道自己婚纱照流传到网上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们才拍了三套。

  Vivia的相机都存了几百张,从短婚纱到曳地婚纱。

  路人拍得并不是多清晰,因为离得远,但粉丝眼尖,认出来孟丹枝的脸。

  【呜呜呜婚纱照!】

  【快结婚了吗?!】

  【肯定快了吧!】

  【枝枝穿婚纱真好看,好美】

  【能不能放出高清的婚纱照@孟丹枝】

  【应该不可能吧?】

  自然是能的。

  因为知道孟丹枝的职业,当晚Vivia就特地挑出来几张单人照,发给她。

  说是单人照,也不尽然。

  有一张是傍晚夕阳落山前偶然拍到的,孟丹枝换的一件白色欧风裙,戴着蕾丝帽,边缘网纱罩住眉眼。

  那时风有点大。

  她一只手压住帽檐,在周宴京叫她时转过身,裙摆在空中被风吹起,如转圈跳舞般蓬松。

  如同绅士撞见舞会少女。

  Vivia很喜欢这张,不是拍摄技巧,而是氛围和眼神,孟丹枝的眼睛明亮如星,在听见他的声音后。

  她来回看了数遍。

  她觉得自己拍不出来第二张这种效果的了,有些照片就是只可能一生都只一张。

  就像她前段时间看了一部电影,里面女主角的一个回眸,她觉得那个女演员可能以后也不会拍出同样的。

  孟丹枝也很喜欢。

  但周宴京职位摆在那里,她便将这张婚纱照截出自己,于是粉丝们看到的就是孟丹枝转身回眸。

  【枝枝看得一定是周先生吧!】

  【能不能放出另一半啊啊啊啊!】

  【眼睛里有光就是这样吧,搞得我好想谈恋爱】

  【周先生一定很好看啦今天!】

  【这张真的好像电影,太好看啦,期待枝枝的婚礼!】

  【我愿意出份子钱!】

  孟丹枝看了半天,转头说:“她们都没见到你人,就夸上天了。”

  周宴京挑眉:“因为你的反应已经给了答案。”

  孟丹枝被他点破,懊恼地轻推他。

  实话是这样没错了。

  当时她一回头,看见夕阳落在他身上,那种光影,配上晚霞的色彩,实在是太让人惊艳。

  真的不怪她。

  如此美色当头,谁能抵挡得了呢。

  今天动了一天,又是跑又是摆造型,孟丹枝几乎躺下就睡。

  次日清晨,Vivia说了个坏消息:“外面起雾了。”

  周宴京起得早,推开窗,确实很大的雾,可见度不是很高,他皱了皱眉。

  Vivia问:“枝枝醒了吗?”

  周宴京出了房间,边问:“没有。这样的天气能拍吗?”

  Vivia:“拍是能拍的,但有些计划可能要更改。”

  她很少在大雾天气拍照,有些特定的除外。

  周宴京思索片刻:“先试一下吧。”

  Vivia本以为他说的是和孟丹枝醒来一起去,没想到他指的是他一个人先试下镜头里如何。

  等孟丹枝醒来时,外面出了点阳光。

  她手机里还有一个小时前Vivia发的“起雾”消息,下意识地下床推开窗。

  他们这两天都租了湿地公园的湖景木屋,窗前是云雾缭绕的湖面,门前也是一大片草坪。

  湖面美,但可能影响拍照。

  孟丹枝没见到周宴京,推门出去,手里的手机电话还没拨出去,怔怔看着前面。

  周宴京正从远处走来。

  背后是远处的白雾与森林,微弱的阳光从云中露出。

  “醒了?”

  孟丹枝如梦初醒,仰脸看他,“你刚才……让我想起达西先生去见伊丽莎白。”

  “I would have to tell you.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周宴京看着她。

  孟丹枝听他低醇的嗓音,说着电影里达西先生的情话台词,耳朵染红。

  “你怎么不说后面的了?还有呢。”

  人生最快乐的不过是对方懂自己,能get到意思,并且陪着扮演。

  “还有,”周宴京略停顿:“I love you.”

  孟丹枝这下脸也红红的。

  周宴京眉梢动:“我说了,你呢?”

  孟丹枝想的是自己应该和伊丽莎白一样,亲吻他的手,可她没有做,她亲吻了他的唇。

  冰凉的,好似带着晨雾与露水。

  从另一条路回来的Vivia心想自己是不是不该去打扰,只好用相机拍了张离开。

  不是婚纱照,却胜似。

  -

  雾气最终在十点多散去,下午时分又拍了两套。

  Vivia告诉孟丹枝,剩下的可以下一个周末拍,孟丹枝自然没有意见。

  她从来不知道拍婚纱照这么累,比她刺绣都累。

  许杏特意等到周末晚上,问:“我能看照片吗?”

  孟丹枝:“不能。”都没出来。

  许杏很失望:“算了,婚礼记得请我就行了。”

  孟丹枝莞尔一笑:“不敢不请你。”

  婚礼定在五月份,其实都算比较赶的,不过在这方面在嗯不用愁,两家可以搞定一切纷杂事物。

  孟丹枝完全当了甩手掌柜。

  婚书是孟教授亲手写的,内容取自旧时结婚证,以“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起头,到“白头之约,红叶之盟”结尾。

  请柬也是他的亲自动的手,周老爷子还盖了章,火漆封信。

  婚纱照是在月底拿到手的。

  看到成品,孟丹枝都有些惊讶,有些照片她完全没印象,竟然也被拍了下来。

  果然,选Vivia没有错。

  她没有欣赏太久,婚纱照一大半直接被送到新房里——周宴京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房子。

  孟丹枝没去过,她甚至都是第一次知道。

  剩下的则是送到了宁城的老宅。

  临近婚期,孟丹枝便回了宁城老宅那里,周家已经选好人,将宅子装扮成古时婚房。

  灯笼高挂,窗花贴上。

  苏文心望着这座老宅被装扮一新,婚礼中有母亲为女儿上妆一环节,原本她以为孟丹枝不会让她参与的。

  没想到,她愿意。

  孟丹枝说:“外婆应该是想看到的。”

  苏文心想起自己的第一场婚礼,是西式,想必母亲当时心里也是有遗憾的吧。

  新房是孟丹枝那间房间,外婆的房间孟丹枝不打算动。

  当天早上四点,她就被造型师叫起来,陈书音打着呵欠都非要进来看她做造型。

  “宝贝,这弄得我也想这样了。”陈书音看得心痒:“好庄重好有感觉。”

  孟丹枝:“你的新郎同意就行。”

  陈书音呵一声:“不同意踹了他。”

  接亲人还没来,孟丹枝先去拜别长辈。

  孟教授见她便红了眼圈,他是看着她长大的,是爷爷,也像父亲一般,忽然就嫁人了。

  “枝枝这么快就长大了,我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要一直陪着我呢。”他说。

  孟丹枝被他一说,就鼻尖发酸。

  “爷爷,你再说她要哭了。”还好孟照青在一旁,不然造型还没做好,可能先要重新化妆。

  孟丹枝:“……”

  她忍不住笑:“哥哥,你怎么这样。”

  孟照青一本正经:“还不是怕你待会难过。”

  天色蒙亮时,孟丹枝才回到房间内,苏文心替她描眉上妆,当然,她只是在造型师的指点下,做做样子就可以。

  最后由她插上一支横簪。

  孟丹枝再换上嫁衣,里外两层,幸好天气不热,披上霞帔,头戴凤冠,流苏垂耳。

  雕花窗半开着,屋外人声沸沸。

  “枝枝,你真美。”陈书音把团扇递过去。

  “姓周的真是太心机了!”她叹气:“看在他是新郎的份上,夸夸他,配得上你。”

  孟丹枝对着镜子遮住一半脸,去年做过这样的动作,今天再做,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心态。

  “哪有这么夸得。”她道。

  但他的心机……对她而言,是她愿意的。

  许杏举着手机拍了好多张照片,“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婚礼,老板,你和我多拍几张。”

  孟丹枝也想拍,提醒她:“不要乱开美颜。”

  许杏:“知道啦知道啦。”

  陈书音也蹭过来,谁知没拍几张,门外就有人说话:“接亲的来了,新娘子准备好了吗?”

  顿时喜房内紧张起来。

  孟丹枝的心跳也怦怦不断。

  她捏着团扇的手心都微微发烫,听见有赞礼在高声吟唱,跟着声音迈出房门。

  外面天清气朗,朱红地毯,阳光照在她的嫁衣上,呈现出不同的金色光泽。

  孟丹枝用扇子挡脸,扇面丝绢薄薄,她朦胧中看见周宴京站在不远处。身着红袍婚服,戴冠冕,眉目清宇。

  好像古代的郎君。

  难怪他当初不给她提前看。

  原本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忽然稳定了下来。

  殊不知周宴京目光也落在她亲手织就的嫁衣上。

  两人一起去见女家长辈,孟教授是十分高兴的,苏文心也笑容满面,笑道:“希望你们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周宴京说好,拜别他们。

  而后他转向孟丹枝,隔扇与她对视,声线温和带笑:“枝枝,走吧。”

  明明叫过百次千次,孟丹枝却心跳不已。

  她低低地嗯了声,别人都没听见。

  举行婚宴的地方距离老宅有一段距离,从巷子里出去时是无法坐车的,红毯便铺到车停的地方。

  小孩子和附近邻居们都在围观,有人散喜糖,热热闹闹。

  等到现场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孟丹枝今天一点时间意识都没有,还好团扇遮住,不容易让人看到。

  他们没有邀请太多人,但现场依旧高朋满座。

  中式婚礼的习俗很繁复,现代自然不会全部采用,简洁许多,但该在的还是在。

  古有三书六礼,十里红妆。今日明媒正娶,凤冠霞帔。

  孟丹枝跟着司礼的吟唱行却扇礼,移下团扇,对上周宴京的灼灼目光,弯唇浅笑。

  与他饮合卺酒,行结发礼。

  三拜九叩,天地为证。

  从此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