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奈何她声色撩人 > 养成的十四年(那一天,她被霍谨行抱得很...)

养成的十四年(那一天,她被霍谨行抱得很...)

  叶聆听并不好忽悠, 她当真如霍谨行期望那般“乖巧听话”,出门都会提前报备。

  顾京衍笑她:“小聆听,你也太老实了。”

  叶聆听捧着书摇头:“如果自己跑出去遇到麻烦, 不好。”

  世事无常, 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她又不是霍谨行真正的妹妹, 目前所得的一切都建立在令霍谨行满意的基础之上,万一遇到突发情况没处理好, 很容易惹人厌烦。

  “我打电话问问吧, 哥哥应该会同意的。”叶聆听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霍谨行拨打电话,对方接通,小姑娘率先问候对方情况:“哥哥,你现在忙吗?”

  手机里传出平静无波的声音:“还好, 有事?”

  叶聆听扭头瞥了顾京衍一眼,继续对着手机问:“那你吃饭了吗?”

  “没。”他看了眼时间:“还有半小时到家。”

  叶聆听瞬间捕捉到关键词:“你回来了?”

  霍谨行:“嗯。”

  “真的呀。”小姑娘秒变脸,笑容肉眼可见的变得灿烂:“那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准备。”

  不知对方回了什么, 只听见小姑娘甜丝丝的回道:“哥哥你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你回来。”

  电话挂断, 叶聆听回头就开始画大饼:“京衍哥哥抱歉, 今天不能去你家玩,下次有机会一定拜访。”

  顾京衍:“???”

  小小年纪怎么还有两幅面孔呢。

  所有人都不明白叶聆听为什么独独信任霍谨行, 就跟他们从始至终都不懂霍谨行会答应带叶聆听回家一样。

  唯一能确定的是, 随着时间的增长, 两人之间的羁绊在逐渐加深。

  叶聆听的暑假没有休息时间, 好几位家教老师轮流上课教学不同知识, 从考试主科目到兴趣类一科不落。

  这天霍谨行跟顾京衍等人聚餐, 顾京衍偶然问起叶聆听,得知她在家学习, 当即咂舌。

  “霍谨行,你现在好像望子成龙的家长,放假还给孩子安排上课。”顾京衍拍拍他肩膀:“人家才十岁,给孩子留点童真吧。”

  “是她自己要求的。”

  “哇,小聆听这么勤奋。”顾京衍其实不太了解这俩平常的事,偶尔想起就问两句,并不会真正插手。

  霍谨行却把那些话放在心间。

  到家时,叶聆听还在书房背课文、默写单词,霍谨行破天荒的主动询问:“进展如何?”

  叶聆听老实答道:“今天背诵翻译了两篇文言文、四百个单词。”

  “累吗?”

  “昂?”叶聆听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问,还是摇摇头。

  当高强度的学习成为习惯,已经忘记劳累,只晓得自己必须完成这些。坐在冬暖夏凉的房间看书写字可比曾经的日子舒适太多。

  霍谨行却告诉她:“从明天开始,你可以自由学习,或者出门放松。”

  突如其来的消息快把人砸懵。

  “为什么?”

  “小孩子该玩就玩。”

  “那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

  “你想玩什么?”

  叶聆听摸出手机打开某个收藏页面,计上心头。

  三天后,两人出现在本市最大的游乐园门口。

  牵着孩子的家长陆续从前方经过,再看看身边穿着小熊印花短袖跟白色短裤的叶聆听,霍谨行不禁皱起眉头。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踏进游乐园不是为了玩,而是带小孩。

  那天叶聆听提出去游乐园,他本想拒绝,可在看见小姑娘那双满含期待的眼神时,莫名点了头。

  “走吧。”霍谨行一声令下,率先走在前面,刚过关卡就听见广播里传出温馨提示,提醒家长带好小孩,注意不要走散。

  霍谨行蓦然停住脚步,叶聆听“哎哟”一声撞他背后。

  “跟紧点,别走丢。”霍谨行在听见语音后出声提示,哪知下一秒,手就被抓住。

  叶聆听手小,握不住一半,灵活的勾起少年修长的手指,稳稳缠在一起:“在这里走丢会被卖掉吗?”

  霍谨行几乎是瞬间想起她曾经的遭遇,默认了叶聆听的动作。

  “不会。”

  这是他给予保护的承诺。

  从未接触过游乐园的两人开始寻找第一个心仪项目,头顶高高的设施上传来游客们的惊呼尖叫,叶聆听仰起脑袋看,露出跃跃欲试的眼神。

  霍谨行看穿她的心思。

  “不怕?”

  她老实道:“不知道。”

  没玩过,连自己是否会害怕都不知。

  随后,两人一起进入等候区排队。

  即将玩耍的项目犹如一艘悬空的月亮船,机关开启时,月亮船变回左右晃荡,失重感极强。

  轮到他们这批次进入,两人座位挨着,固定保护架。

  旁边有人小声讨论害怕紧张,叶聆听却完全没有这种担忧,甚至是兴奋。这些只在电视上见过的游戏她羡慕了好久,如今终于可以亲自体验,心里的欢畅形容不出来。

  随着月亮船的开启,尖叫声连绵起伏不绝于耳,叶聆听也跟着叫起来,但她的语气与其他人完全不同,她是因为兴奋才显得格外有活力。

  旁边的霍谨行却是全程安静,一言不发。

  游戏进行过程中叶聆听还特意扭头看了几次,可惜看不清因为晃动看不清他脸上表情。

  等到音乐结束,月亮船缓缓停止摆动,众人解开束缚从椅子上下来,叶聆听脸蛋红润精神奕奕,正想跟霍谨行说什么,转头却见对方顶着一张刷白的脸,表情漠然。

  叶聆听:?

  霍谨行被吓到了?

  她关心问:“哥哥你还好吧?”

  “没事。”霍谨行什么感受都没说,跟随大部队离开。

  叶聆听几乎对每个项目都感兴趣,霍谨行拿出舍命陪君子的架势玩了一场又一场,尚在接受范围内。

  直到——

  叶聆听从飞椅上下来之后,盯着远处那座犹如巨龙盘旋的游戏设施眼睛发光:“哥哥,我想玩过山车!”

  “……”

  霍谨行嘴角微抽,把人拎上旋转木马:“小孩子安全重要。”

  “哼。”

  一本正经的大忽悠。

  不过,作为善解人意、聪明伶俐的小可爱是不会光明正大戳穿他的。

  玩累了,叶聆听摸着肚子说饿,霍谨行就近选择带她进去游乐园里一间餐厅。

  进来之后才知道这家餐厅主打甜品,菜单上的食物名字和图片让叶聆听看得眼花缭乱。

  说起来难以置信。

  字都认识,可她并不知道那些好听的名字到底是什么甜品?

  这半年来,她的生活质量的确飞速提升。

  在家里每顿饭由厨师按照营养标准搭配,在学校都是最好的食物套餐,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去过甜品店。

  起初是不敢随意对霍谨行提要求,后来忙于学习,其他同学周末玩耍,她在上补习课追赶进度。霍谨行除了上学还要上班,除了晚上回家,她其实并没有跟霍谨行相处时间。

  所以这半年,她都没有到外面玩过。

  倒是出去吃过几次饭,跟霍谨行或是顾京衍,去的也都是具有特色的大餐厅,或许同样的原材料,名字却有着天壤之别。

  “哥哥,哪个甜品好吃呢?”以叶聆听目前的经验还不足以从名字分辨食物,一时间难以抉择。

  “……”此问题触及知识盲区,“不知道,没吃过。”

  这下叶聆听看他的眼神变了。

  本以为自己没来过游乐园,没吃过甜品就够惨了,霍谨行这么有钱居然都没玩过没吃过?

  叶聆听决定请客。

  默默打开手机看了眼剩余零花钱,再把甜品区的名字从上往下扫了一遍。

  羊毛出在羊身上,她的零花钱也是取得考试成绩后,霍谨行给的奖励。平时她除了买文具几乎不乱花钱,这次是跟霍谨行一起体验,那就大方一次吧!

  叶聆听一口气点了五种甜品,挑的是她认为名字最合眼缘的。

  甜品陆续呈上,叶聆听直接被颜值征服,率先把第一份推到霍谨行面前:“哥哥,这份给你吃。”

  她满怀期待得到对方夸赞,却遭霍谨行冷不丁拒绝:“我不吃甜品。”

  叶聆听:“?”

  “刚才你怎么不说?”

  “你没问。”

  “可我点了很多。”看着桌边那张结账清单,漂亮的小脸都皱起来。

  “我以为你要吃。”一份甜食几十块钱,在霍谨行看来不值一提,叶聆听若是好奇想尝试,就算把整个店的菜品全点一遍,他也不会阻止。

  两人因思维偏差闹出乌龙,叶聆听捶胸,觉得肉疼。

  霍谨行很少表露喜恶,她竟现在才知霍谨行不喜甜食。只好把漂亮的圆盘捞回来,自己解决小蛋糕。

  每一份甜食都凭着超高颜值获得叶聆听喜爱,她舍不得浪费,一口一口舀着吃,连主食都顾不上。

  迅速解决完晚餐的霍谨行靠椅子悠闲坐着,抄起双手看她吃得心满意足。

  隔壁桌忽然传来母亲哄孩子的话语:“小孩子不能吃太多蛋糕,会肚肚痛。”

  霍谨行抬起眼眸,视线越过叶聆听落在前方那张方形小桌上,同时还听见不少家长劝孩子多吃饭、少吃零食之类的话。

  养小孩怎么这么麻烦。

  很快,霍谨行心中有了决定。

  既然叶聆听属于他的,自然该好生养着。

  下一秒,叶聆听手里的手腕被握住,眼前的甜品也远离而去。

  霍谨行一本正经的教育:“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甜品。”

  叶聆听:不要剥夺我的快乐,谢谢!

  游玩一整天结束,叶聆听终于亲身领悟到霍谨行多么“爱学习”。

  广播站提醒家长看好小孩,她便被锁在身边不能超过一米之外。家长告诫孩子少吃零食,她便只能眼睁睁看着糖葫芦、棉花糖等美味从眼前飘过,能看不能吃。

  诸如此类事件总在不经意中发生,有时叶聆听并未在意,霍谨行却把它们当成规则严格实施在她身上。

  叶聆听内心在咆哮。

  搞什么!

  霍谨行就比她大八岁而已,老沉得像二十八岁的老父亲在带三岁女儿。

  当然,叶聆听也因此获得更多安全感。

  两人交集越多,她越发现霍谨行是真的把她当做一回事,而非放在家里不闻不问。

  这就代表霍谨行不会轻易抛下她。

  但这还不够,叶聆听心中暗暗计划着,得制造机会跟霍谨行关系更亲近些。

  他们没有血缘的羁绊,只能靠更多的相处来累积感情。

  老天似乎听见她的心声,在傍晚时制造出一场大雨。

  夜晚场的部分游乐设施停止运动,游客陆续离开,距离最近的商店雨伞几乎被一抢而空,供不应求。

  霍谨行刚好买到一把伞,撑在站在屋檐下。由于两人身高差距,即便霍谨行撑伞,雨点还是会全部落在叶聆听身上,溅到脚边。

  霍谨行止步不前,叶聆听很快读懂他的眼神,笑着道:“没关系的哥哥。”

  女孩甜软的嗓音夹杂淅淅沥沥的雨声,明媚的笑脸映入漆黑瞳孔,霍谨行忽然弯腰将小小的人儿单手抱起,撑伞踏入雨中。

  身体突然腾空的叶聆听还没来得及适应,只听到耳边传来令人安心的声音:“抱紧。”

  两只细胳膊连忙环住霍谨行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

  事实证明,霍谨行带给她的安全感是无穷尽的,走在雨中的每一步都稳稳当当。

  小姑娘心脏跳得厉害,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被呵护的感觉,鼻子突然泛酸。

  她终于也有家人了吗?

  以前是别人选她,这次是她义无反顾选择了霍谨行。

  小姑娘抿着嘴唇低头,软软的身子朝他靠过去,满心依赖。

  “哥哥好厉害。”

  暖暖气息吐在耳边那刻,霍谨行身体微僵。

  他一言不发,抱着叶聆听往前走,直到车上。

  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两人变得有些狼狈,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避免感冒。

  叶聆听换上一件奶白色的睡衣,宽摆上衣配套同色灯笼裤,圆领镶着荷叶边做点缀,黑如绸缎的柔软长发披在肩后,像个乖巧的小天使。

  她的衣服不是自己买的也不是霍谨行挑的,而是当初霍谨行随手指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童装品牌,每月都会有人过来给她量体裁衣。

  专业人士的搭配不会出错,更何况小姑娘脸蛋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叶聆听捂着耳朵,果然听见一记雷声追着电光砸向大地。

  许多人都害怕震耳欲聋的雷声,叶聆听的举动很平常,就在她准备回屋的时候,突然转变方向来到霍谨行卧室门前,伸手敲敲。

  很快,门从里面被人拉开,霍谨行才换好衣服,最上方两颗纽扣都没来得及合上,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刚洗完。

  “什么事?”

  “哥哥,今晚我能待在你房间里吗?”她没忘记自己的来意,请求的同时还抖了抖身子,一副被惊吓的模样:“外面在打雷,我有点害怕。”

  可惜对方非但没有怜悯心疼,还毫不犹豫拒绝道:“不能。”

  他不喜欢别人靠近自己的私人领域。

  叶聆听咬咬唇,在霍谨行冷淡的眼神中退出去。

  之后再无动静。

  房间里响起吹风机的声音,很快吹干头发,霍谨行几乎忘记刚才的小插曲,直到拉开房门。

  房门打开。

  只见一道小小身影坐在门边,双手抱膝,下巴抵在交叠的手腕之间,缩成一团。

  “蹲在这里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小姑娘受到惊吓,但她表现得坚强:“我只是觉得,距离哥哥近一点就没那么害怕了。”

  霍谨行的脸色晦暗不明,不知听见这句话是何感受。

  小姑娘试探性问:“我就待在这里可以吗?”

  她害怕被赶走,用脆弱的语气不断向他保证:“我不会打扰你的。”

  那一刻霍谨行身体里酝酿出一股气,蓄在心口,憋得慌。

  从叶聆听身上,他清晰感受到依赖于信任。

  正常人家里怎么养小孩?孩子害怕的时候,家长就应该陪伴身边,哄一哄对吧?

  “进来。”

  霍谨行突然松口。

  他告诉自己就破例一次,殊不知那一时的心软仅仅是叶聆听勘破他底线的开端。

  -

  游乐园的一天让叶聆听大大满足,她没有忘记学习,第二天就完全收心,坐在书房里用功。

  霍谨行有些意外,再度提醒:“假期可以不用学习。”

  “是我自己想学的,我也想变成像哥哥那样聪明的人。”小姑娘思路清晰,奋斗目标坚定。

  “我这样的人……”他垂眸冷哼,又似自嘲:“我这样的人有什么好。”

  别人说他冷厉严肃、不近人情,像个只知道学习和工作的机器人,除了赚取金钱利益,再无其他值得喜爱之处。

  叶聆听不懂他内心复杂的想法,只觉得这人特别好,是她有记忆以来,除院长妈妈外对她最好的人。

  在福利院时,院长要照顾很多小孩,关心和照顾都被分成徐多份。

  而霍谨行虽然冷漠,却只对她好。

  就像今天,是她有记忆来,第一次被人抱得那么高。

  “哥哥特别特别好啊,哪里都很好。”叶聆听放下笔,很认真的跟他对话。

  霍谨行面不改色:“不用讨好我,只要你不犯错,没人会将你赶出去。”

  他知道叶聆听乖巧的面孔下藏着担忧,不想失去现在的生活。

  这种小心思一眼就能看透,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一个十来岁的未成年人努力学习赢得他人赞赏,跟出身社会的成年人努力工作升职加薪是一个道理。

  “我明明说的是真心话,哥哥你别不信。”瞧出他不信任的眼神,小姑娘推开椅子走到他面前,铿锵有力的强调:“时间会证明一切。”

  叶聆听说到做到,五年级学完小学知识,六年级开始接触初中知识,别人上初一的时候,她已经能做出整套初中毕业题。

  十三岁的叶聆听可以帮霍谨行翻译通篇英语文件。

  霍谨行问过她想不想跳级,叶聆听拒绝了。

  跳级意味着她的学习时间缩短,而她现在想学的不仅仅只是书本上的知识,还有其他可以培养成专长的兴趣爱好。

  她开始接触音乐和舞蹈,成为学校人人羡慕的三好学生。

  叶聆听的成长让顾京衍都连连称奇。

  原以为捡回一个可怜小丫头,没想到是块会发光的璞玉。

  “霍谨行,这回你绝对赚到了。”

  这娃搁谁家不喜欢啊?

  顾京衍越想越吃亏:“早知道当初就让小聆听去我家了。”

  犀利的眼神射过来,顾京衍及时收声。

  差点忘了这家伙占有欲极强,最初是把叶聆听当做自己的所有物,这几年还培养出感情,更加无法割舍。

  这不,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连出门都要跟小姑娘报备,怕她找不到人。

  “出差三天,去宁城。”

  “嗯,想要什么礼物?”

  顾京衍听不清手机里的声音,就听到霍谨行的回答。

  “出门还不忘买礼物。”顾京衍朝他竖起大拇指,“怪不得小聆听那么喜欢你。”

  谁不喜欢时刻把自己放在心尖惦记的人呢。

  霍谨行放下手机,淡淡道:“她生日快到了。”

  “呀。”他这么一提,顾京衍才想起来,“小聆听今年该满15岁了吧。”

  五年时间足够一个人脱胎换骨。

  叶聆听从小心智就比同龄人成熟,个子长得快,今年已经168,当初脏兮兮的小乞丐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生日当天,叶聆听收到不少礼物,光是霍谨行一人就会送十几份。

  按照顾京衍的说法,霍谨行是个直男,但他有钱,把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都买一遍总不会出错。

  “哥哥,我好喜欢这些礼物。”面对霍谨行,叶聆听永远是捧场王。

  顾京衍酸溜溜的:“小聆听,我也送你礼物,你咋还区别对待呢。”

  她眨眨眼:“京衍哥,数量取胜。”

  顾京衍当即翻白眼。

  真能瞎扯,就算霍谨行送空气,她恐怕都会编出另一番话。

  气氛其乐融融,直到霍谨行接到一通电话,脸色又沉下去。

  霍谨行拿着手机走开,叶聆听追着他的背影好奇问:“他怎么了?”

  顾京衍耸肩:“他那倒霉哥哥要回来了。”

  “霍沉昱?生病的那个?”

  “你知道啊。”

  叶聆听摇头。

  她知道霍谨行有个哥哥叫做霍沉昱,刚来霍家时见过一两次,后来被送出国接受治疗,最近三年都露过面。除了名字,她对霍沉昱没什么印象。

  “就他那倒霉哥哥吧,身体不好连带脑子也不好使,以前就针对霍谨行。”每次霍沉昱阴阳怪气冷嘲热讽,再加上霍家人偏心,霍谨行只当没听见。

  “听说他在国外没治好,这次回来指不定搞什么事。”顾京衍故意叹气:“你哥哥嘴笨不会说话,只能受欺负咯。”

  叶聆听白他一眼:“我哥哥才不笨。”

  顾京衍乐了:“哎呀,今年有小聆听在,霍谨行应该不会被骂得那么惨。”

  这丫头从小伶牙俐齿,又容不得别人说霍谨行半句坏话,霍沉昱要是再跟从前那样说风凉话,怕是会被怼死。

  叶聆听没亲眼见过那种场面,光是想想已经心生怒火:“有我在,肯定不会让别人伤害谨行哥哥的。”

  语言伤害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