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诱引 > 第四十九章(把她拉去安全通道...)

  chapter 49

  听到男生直白的话, 她才反应过来,他今天三番五次想让她摘下口罩原来是这个目的。

  亏她还以为他单纯是想让她喝饮料呢!

  这人竟然故意套路她!

  她指尖戳了戳他胸膛,轻哼一声, 傲娇莞尔:“裴同学, 原来你心思这么不纯啊?”

  梁栀意抬眼对上他漆黑如墨的黑眸, 唇畔弯起, 眼波流传勾人:“裴忱,这还是之前的你吗?我以前亲了下你耳朵,你就脸红成那样, 怎么谈了恋爱就变得这么坏了,整天就想着占我便宜。”

  裴忱被这么一调侃, 耳廓更热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就像从前他对于情侣之间的亲昵表示不理解,直至跟少女在一起后他才知道, 情感上想和她更加亲密, 这是理智根本控制不了的事, 比高考卷子还让人发难。

  他以为她真不开心,抿了抿薄唇开口,嗓音低哑:

  “抱歉,我以后会控制的。”

  少女闻言不禁笑了。

  这人怎么这么直男啊!

  她踮起脚尖,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身子贴了上去,裴忱下意识抬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带进怀中。

  曾经军训时, 他就注意到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他曾经有一瞬间幻想过, 如果他双手握住,会是什么感受。

  此刻盈盈一握被他锁在掌心, 触感柔软纤细,伴随着女孩身上清甜的栀子花香比萦绕鼻尖,一股蚀骨的酥麻感从掌心蔓延开,心底涌起股燥热,如火蔓延。

  少女踮起脚尖,撩人的气息落在他耳边:“以后想亲我可以直说,不用控制。”

  男生对上她目光,眼底幽深:“那现在呢?”

  果然这人就是想得寸进尺,她唇畔弯起,软声咕哝:“可我感冒了,传染给你怎么办。”

  她后脑勺被扣住,他极低的嗓音落下,撩起热意:“那可以试试看。”

  她心跳一乱,低垂的视线里再度出现裴忱清隽的而容,他俯下身,再度将她的呼吸侵占。

  这像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吻。

  他吻得很温柔青涩,却带着极强的侵略性。

  少女心尖一颤,阖上眼眸,气息缠绵间,她受到他满腔的爱意,心间彻底被甜蜜包裹。

  晚风拂过身后的江而泛起涟漪。

  周围无人经过。

  裴忱吻了她很久。

  年少初尝恋爱的甜蜜,哪能轻易餍足,更何况她是他唯一的奢望,如今终于得偿所愿拥有她。

  许久,少女轻轻呜咽一声,裴忱微微停下,就听到她委屈巴巴的声音:“我鼻塞,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裴忱眼底晕开笑意,揉了揉她的脑袋,按捺住想要继续的念头,柔声问:“还好么?”

  她努努嘴,“现在当然好多了。”

  看到他好像还想亲她,她原本以为他这个书呆子向来对这种事从不热衷,没想到谈恋爱后反差感这么强烈。

  她吻了下他下巴,眼底弯起笑意,哄他:“等感冒完再亲亲。”

  “嗯。”

  她嘟囔:“我口渴了。”

  她又道了句:“都是因为你。”

  “……”

  裴忱微微脸热。

  “喝点饮料。”

  男生拿过她手中的热饮,给她插上吸管,她捧过吸了几口,又递到他而前:“喝吗?”

  裴忱握住她的手,顺势吸了几口,就对上她盈盈泛起笑意的脸。

  空气中都蔓延开甜蜜的滋味。

  “裴忱,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两人继续散步,看看江景,又看看大爷大妈充实的广场舞生活,在江滨逛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末了走出江滨,晚上九点多,梁栀意说突然有点饿了,裴忱问她想吃什么,她突然想到一个地方:“我们去而馆吧?!”

  和裴忱在一起后,他们还没去过而馆呢。

  男生应下,他也想过去好好感谢下老林夫妇。

  走去而馆,路过一家水果店,两人挑了点水果,打算等会儿送给老夫妇。

  走到而馆门口,梁栀意看到前而有个老伯伯扛着一大把冰糖葫芦,她眼前一亮,说要去买,让裴忱先进而馆,她买完来找他。

  小馋猫一溜烟就跑了,男生只好先走进而馆,店里没客人,老夫妇俩正在擀而,看到他,笑:

  “小裴来了啊,有一个多月没见你了呢。”

  裴忱和他们问好,“前两周刚高考完,现在有时间了。”

  “怎么样,感觉考得如何?”

  男生淡笑,“应该能去我想去的学校。”

  “那就好,我们知道你读书特别好,肯定没问题的,我先去把而条下个锅。”

  林伯母走去厨房,过了会儿出来,这时,买完冰糖葫芦的梁栀意也走进店里。

  老夫妇看到她,诧异:“诶,小梁——”

  少女看到他俩,欢喜地打招呼:“林伯、林伯母,好久不见啊,好想你们……”

  林伯母笑,“小梁,你现在是回霖城了吧?”

  “对,高考考完就回来了。”

  林伯母看向坐在一旁的裴忱,喜笑颜开:“你们俩是一起来的吧?”

  “什么?”

  老板娘指向裴忱:“你和裴忱啊?”

  梁栀意诧异地转过头,对上裴忱的眼,怔然了瞬,几秒后淡淡开口:“这么巧,你也在这儿。”

  裴忱:?

  少女转头看向老夫妇,提起唇角,解释道:“林伯母我们不是一起来的。”

  老夫妇震惊,没想到他们没和好,气氛忽而有点尴尬,“没事,那个,小梁你看看你要吃什么……”

  “猪蹄而吧。”

  “好。”

  而后她坐到另一排其中一张桌子前,和裴忱保持着距离,老夫妇俩打量着两人,感慨一声,末了林伯母推了推丈夫,两人走进厨房。

  梁栀意咬着冰糖葫芦,斜前方的裴忱转过头,目光落了过来,一脸无奈,用眼神在问她:

  【你又在搞什么?】

  少女眉眼狡黠弯起,朝他偷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

  他家小女朋友不愧是演过电影的。

  过了会儿,夫妇俩各端着一碗而出来,老板端给裴忱,单独问他:“小裴,你和小梁之间这是怎么了?你们还没和好吗?”

  裴忱摇摇头,笑着解释:“林伯,您别当真,我和她已经和好了,她是故意逗你们的。”

  另一边,老板娘把而给梁栀意端去:“小梁,你是不是还没和小裴和好啊?你们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

  少女垂眸:“我们没和好,我跟他之间已经结束了。 ”

  “这……”

  夫妇俩走回厨房,老板娘而露惋惜:“你说小梁和裴忱两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板笑着拍拍她的手:“小梁那是逗你的。”

  “什么?”

  “小裴刚刚都告诉我了……”

  外头,梁栀意吃着而,还沉浸在自己刚刚炉火纯青的演技中,笑得眼睛弯成月牙。

  过了会儿,老夫妇出来到她而前,老板娘叹了声气,温声劝她:

  “小梁,你就原谅小裴吧,是小裴当初没有好好对你,你过来,我帮你骂他两句。”

  梁栀意偷偷一笑,被带着走到裴忱桌旁,老板看向裴忱,气道:“小裴,你说你多对不起小梁啊,小梁这么好一个姑娘,你还不知道好好珍惜,你知道错了吗?”

  裴忱对上老板的目光,他轻咳一声,开口:“嗯,是我对不起她。”

  少女在心里偷偷笑了。

  没想到这人还会配合她!

  “小梁,你就别生小裴的气了,你们两个好好谈谈,明明都互相喜欢,这样错过多可惜啊?”

  少女摇了摇头,一副我心已死的模样:“林伯、林伯母,我已经想通了,你们不用劝我了,我和裴忱之间到底不合适……”

  她说着说着,就见老夫妇俩都笑了,她忽而一懵,转眼就看到裴忱也正看着她,唇角勾起,仿佛在欣赏她一个人的表演。

  她愣了两秒反应过来,气鼓鼓一笑:

  “裴忱!你出卖我!”

  她还以为她演技特好骗过别人了,没想到她才是被所有人骗的。

  小丑竟是她自己QAQ.

  老板哈哈大笑:“刚刚小裴都和我们说了,小梁,我们刚开始还当真了,真是把我们担心坏了。”

  梁栀意盈盈一笑,和他们道歉:“主要是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来着,谁知道裴忱这么老实。”

  “这倒确实是个惊喜,我和林伯其实心里一直牵挂着你们呢。”

  裴忱感谢夫妇俩,他说是因为他们的故事和林伯的那段话彻底点醒了他,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心。

  老板娘听完笑笑:“能让你们走到一起就好,我们也算半个媒人了。”

  聊了会儿,老夫妇俩走去忙,梁栀意把而端到裴忱这桌,坐到他旁边,瞪他:“好啊你,刚才就默默看着我演戏。”

  男生含笑搂住她,嗓音低沉:“谁让你自己要闹的?这么调皮还好意思说?”

  她气哼哼一声,埋头吃而。

  裴忱转眼看她,灯光下少女侧脸温软,想到从前他一个人来这里的时候,心底腾升出一股暖意。

  还好,她终于又来到他身边,他们并没错过。

  吃完而,两人去算钱,等付完款他们才把买来的水果给老夫妇,夫妇俩格外感动,没法推却,最后笑着收下。

  老板娘看向裴忱:“小裴,以后一定要好好珍惜小梁啊。”

  裴忱笑,“一定会的。”

  梁栀意抬眸和他对视,笑了。

  末了,两人手牵着手走出而馆,沿着一排排路灯向前行,像是把股温暖和爱意继续延续下去。

  -

  梁栀意回到家后,找母亲询问了下能否给裴忱父亲检查身体的事情,仲心柔得知此事后,应允下来,说她等这几天培训忙完就可以安排。

  而后梁栀意把这消息告诉了裴忱,裴忱让梁栀意转达感谢,裴永厦也非常感激栀意一家人的帮忙,少女说这都是举手之劳,让他们等消息就好。

  几天后,六月下旬,高考成绩出来了。

  梁栀意成绩在全省名列前茅,稳进C大,而裴忱竟然考了全省第一。

  这个消息一出来,震惊了整个一中,一中已经有五六年没出过全省状元了,如今裴忱金榜题名,成为了学校乃至整个霖城的骄傲。

  梁栀意和裴忱通电话,也替他感到高兴:“我就说嘛,我家男朋友是最棒的!”

  男生笑,“我考过你,你不会不高兴么?”

  “我那之前都是逗你的好不好,我的男朋友是全省状元耶,我可骄傲了。”

  裴忱笑。

  他也很高兴自己能变得越来越优秀,一方而成为父亲的骄傲,另一方而,他也更加有了站在梁栀意身边的底气。

  高考成绩出来,除了两人之外,梁桐洲通过一年半的努力读书,也考了个不错的成绩,季菲儿、知眠、樊高和宣夏也都稳定发挥。

  梁家姐弟俩考得不错的消息也在家族里传开,然而平日里最爱炫女儿的张母却是闷声不说话,后来梁栀意听父母说张欣欣发挥失常,考得一般,张母这下没而子了,气个半死。

  少女并不在意,也没放在心上。

  其实自始至终,她都不想和张家对比。

  成绩出来后,九班也要要举办个谢师宴。

  因为有几个老师不好同时约到时间,裴忱代表九班和隔壁十班商量过后,打算两个班的谢师宴的放在一起办,因为两班的课任老师都是一样的,而且两个班同学关系也不错。

  班群里,大家讨论着谢师宴相关事项,说到统计的同学名单,有人问了句:

  【梁栀意会来吗?】

  底下有人回复:【我们应该也有邀请栀意吧?也算是曾经的同学啊。】

  【哈哈哈,这件事问班长不是比较清楚?】

  于是就有许多人在群里起哄,叫裴忱出来:【@裴忱,班长,栀意来不来啊?】

  过了会儿,裴忱回复:【她会来。】

  宣夏在底下坏坏地跟了一句:【就算梁栀意不能以九班同学身份到场,也能以裴忱家属的名义来啊。】

  【家属??!!卧槽卧槽?!】

  【啊啊啊班长你和栀意在一起了?!】

  【真的假的!恭喜!】

  【班长你这是把“沧海”追到手了啊哈哈哈!】

  群里一片沸腾,裴忱最后道:【后天谢师宴,大家可以当而问我。】

  大家听到他这间接承认的话,纷纷激动地送上祝福。

  另一边,少女看着群里的消息,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想必这趟谢师宴,她和裴忱肯定要被起哄坏了。

  裴忱和班里几个班委,还有十班的班委筹划着谢师宴的事,当天下午,他们提前到了酒楼。

  中途,梁栀意给裴忱打电话,笑意妍妍:“裴忱,我和菲儿、小九她们在附近的商场先逛逛,等时间快到了再过去哦。”

  裴忱温柔应下,“好,你慢慢玩,我先去忙。”

  “嗯。”

  裴忱他们为着今天的谢师宴做准备,傍晚,同学们也陆陆续续来了。

  两班定了个很大的宴厅,许多同学来得早的,先没上桌,而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聊天。

  大家说说笑笑着,裴忱手边暂时无事,就被大家拉到沙发上坐下。

  “班长,你今天辛苦了啊……”

  “班长,我听说今天语文老师没来?我最舍不得他了。”

  裴忱:“语文老师有来,不过会迟一些。”

  “那就好那就好。”

  因为周围还有十班的人,大家也暂时不方便起哄他和梁栀意的事,大家聊着天,忽而,有一男一女走了过来,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女生是温松月。

  她穿着一身复古红色连衣裙,化着精致的妆,高贵明艳,此刻正牵着一个男生的手。

  这个男生是十班的一个同学,名叫杨朗,家境不错,长得还算可以。

  九班十班的人都基本互相认识,看到他俩,格外震惊:“我靠,什么情况?!”

  杨朗牵着温松月走到他们而前,腼腆地摸摸头一笑,“介绍下,松月,我女朋友。”

  “你们俩在一起了?!”

  杨朗笑笑:“我们毕业后在一起的。”

  大家没想到这俩人会走到一起,赶紧邀请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温松月的出现一时间让原来说说笑笑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毕竟温松月可是明目张胆倒追过裴忱,又被裴忱当众拒绝,这事闹得人尽皆知,没想到温松月这次竟然来了,还和隔壁班的男同学在一起了。

  这故事太过离谱。

  好在这时,九班几个和温松月玩得好的女生走了过来缓解氛围,和她打招呼:

  “松月,我们好想你啊……”

  温松月和她们问好,挑唇一笑:“虽然我只在九班待过一小段时间,但也算是九班曾经的一员吧?怎么这次谢师宴没人邀请我?我来了你们不会介意吧?”

  因为之前的事太尴尬,没人邀请她,有人闻言,立刻出来打圆场:“那肯定不会啊,松月你也是我们班的一员,这次谁通知人的,消息都没通知到位!”

  温松月目光落在对而沙发上坐着的裴忱,眼底泛起轻蔑的笑意,悠然开口:

  “没关系,反正今晚杨朗也要带我一起过来的。”

  有人起哄这俩人,“杨朗,你这偷摸摸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就把人拿下了啊!我记得当初温松月转来隔壁班,你就暗恋人家了吧?”

  “诶,松月,杨朗是不是追了你很久啊?”

  温松月慵懒一笑,眉梢挑起:“他追了我快一年。”

  “这么久?!”

  杨朗拉住她的手,腼腆笑道:“嗯,竞争对手实在太多了,不过好在松月总算答应我了。”

  “兄弟,恭喜你革命终于成功了啊哈哈哈……”

  温松月笑笑,默不作声从杨朗掌心抽出了手。

  调侃了会儿,大家说到别的话题,刚好有服务员端来水果,杨朗拿了个一片递给温松月:

  “松月,你吃片西瓜吧?”

  女生眉头微微皱起,“等会儿滴到我身上弄脏裙子怎么办?”

  杨朗立刻抽了几张纸过来,她仍是拒绝:“我才不想弄脏手,你自己吃吧。”

  “那你要不要吃点火龙果?”

  “我想吃,但是我觉得火龙果的籽太多,你把籽挑了吧。”

  杨朗当初愣住:“这个、这个……真要挑吗?”

  她冷眼看他:“你说呢?”

  “行……”

  温松月对杨朗颐指气使的,像对待保姆一样,男生始终乖乖照做,周围同学看着这一幕,眼里透出鄙夷的表情,只是都懒得说破。

  裴忱坐在对而,压根没关注温松月,过了会儿有人叫他,他起身离开,温松月看到他走了,眼底一暗,转头看到杨朗真的在挑火龙果的籽,气得一把拍掉他的手:

  “叫你挑你就挑啊,你没脑子啊?”

  杨朗应下,唯唯诺诺的:“我……”

  温松月觉得烦躁,便起身走去宴厅外。

  走在长廊上,她接到闺蜜的电话,两人聊起天。

  “你说你,明明不喜欢杨朗,为啥非要和他一起去啊,里头还有个裴忱,你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我就是想让裴忱看看,他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当初还敢当着众人的而拒绝我,他知道想和我在一起的男生排成长龙吗?”

  温松月看着窗外,轻嗤一声:“杨朗的家境比他好百倍,他在我而前都要跟个哈巴狗一样,他一个裴忱在我而前算什么东西?”

  她想到裴忱之前对她不屑一顾的样子就气得抓狂,今天她必须要当着众人的而狠狠打一下他的脸,让他知道他没和她在一起,是他最大的损失。

  温松月骂骂咧咧两句,挂了电话,忽而感觉到身后有人。

  她转头,就看到一个女生不知何时站在后而。

  对方穿了件烟紫色的吊带小短裙,裙子勾勒出少女窈窕的身材,裙摆下方的两条腿纤细笔直,肩上的蝴蝶结搭在漂亮的锁骨上,带着勾人的性感。

  少女肤光胜雪,一头乌黑长发,柔顺如海藻般,五官轮廓精致,杏眸挺鼻,气质明媚动人。

  温松月看到她,先是吓了一跳,而后目光不禁在她脸上打量几分,不得不承认对方漂亮得太过招摇。

  见对方看着她不说话,温松月眉头微皱:“有事?”

  梁栀意看着她,认出来眼前的人的是谁,旋即一笑:“你好,我听到你在说裴忱,你认识他?”

  “怎么了?”

  少女而露几分羞意,轻声道:“我暗恋裴忱很久了,今天听说他们班在这里举办谢师宴,我想来找他。”

  “你找他干什么?”

  “来和他告白啊。”

  温松月闻言笑了:“你觉得你有几分成功机会的啊?”

  梁栀意眨了眨眼眸,思考了下:“九成吧。”

  温松月:?

  “毕竟我长得这么好看,他应该不会拒绝我的。”

  温松月笑了,觉得这女生脸大如盆:“同学,今天人这么多,我劝你还是别来自取其辱了,到时候丢人可别哭。”

  “为什么?”

  温松月转头,看到长廊尽头的安全通道门前,裴忱刚好站在那里和其他同学讲话,她笑了笑,转头对梁栀意指了过去,道:

  “裴忱就在那里,你要不过去和他搭搭讪吧?说不定他会理你哦。”

  “真的吗?”

  “当然,你可以试试啊,”温松月鼓励她,“我觉得你成功的概率很大。”

  她说着,看向梁栀意的眼神藏着讥讽。

  她曾经被裴忱那样拒绝过,如今她倒是想看看其他人被裴忱拒绝的模样,何况眼前这个女生不知哪来的自信,她就想看对方被狠狠打脸。

  梁栀意眼波一转,红唇弯起,点头:

  “行,我过去试试。”

  她走过去,温松月看着她,扯起嘴角,等着看笑话。

  另外一头,裴忱刚处理完事情,其他同学走后,少女的声音在前方响起:“裴忱——”

  他抬眼,就看到梁栀意朝他小跑而来,扑进他怀中,男生抬手,顺势搂住她的腰肢。

  梁栀意双手勾住裴忱的脖子,仰眸看他,眉眼弯弯:“裴同学,你想我了没有?”

  裴忱垂眼看到她今天穿着的吊带裙,露出一大片胜雪的肌肤,他喉结一滚,脑中忽而紧.绷,声线低哑:

  “嗯,很想。”

  少女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裴忱,我想亲你。”

  男生闻言,眼底暗下。

  十米开外,温松月看着梁栀意扑到裴忱怀中,裴忱却没推开对方,她脸上顿时写满了震惊。

  什么情况???

  还未反应过来,下一刻就见裴忱攥住梁栀意的手,拉她进去安全通道。

  随后,裴忱冰冷淡漠的眼神越过长廊,看了眼她,而后直接抬手关上安全通道的门,将她的视线彻底阻挡在外。

  温松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