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我用学习系统搞科技 > 第 52 章(第五十二章(三合一)...)

  原江在第一次看到宋药被毛毛虫蛰哭时, 还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在宋药身边时间长了后,他进化了。

  他面无表情的把爬到树上后就下不来吓得哇哇大哭的小孩抱回来。

  他面无表情的将掉到自己做的陷阱里出不来可怜兮兮抽泣的宋药抱出来。

  他面无表情的在宋药偷偷跑到河边玩被打手心哭唧唧罚站时站在旁边陪着。

  原江还没有结婚,但他感觉自己已经提前明白有个孩子是什么感觉了。

  甚至比起宋药的亲生爸爸更要明白的深刻。

  毕竟村里小孩子哪个不是皮大的,谁会24小时跟在自家孩子身边, 大人们也是很忙的, 他们基本只要确定吃饭睡觉的时候孩子在就行。

  但显然原江不能这样放养宋药。

  他被派来的目的就是保护。

  如果没有24小时相随, 那算什么保护。

  所以在如此做之后, 原江发现,宋药他真的很忙。

  首先,早上五点半, 天色还昏暗的时候, 小孩就已经起床了。

  他会抹黑收拾好床上,然后搬着小板凳坐在地上,拿着树枝在沙土上划拉之前学习过的内容进行复习。

  有的时候如果天色亮的晚一点了, 他还会进行一下预习。

  当然, 这是原江猜的。

  因为宋药在黑夜里写字的效果和他画的设计图一样,除了他, 谁也不知道他画|写了什么。

  等到外面开始有点蒙蒙亮了, 小孩就会放下树枝,跑去院子门口洗漱, 这个过程他超级认真细致,刷牙的时候更是每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

  据他说, 是因为有个朋友告诉他,如果小孩子不好好刷牙的话, 就算是科技再怎么努力进步, 也要等到两百年后才会出现以假乱真可以当成真牙使用的牙。

  所以现在,宋药小朋友是很珍惜自己的一口小牙的。

  刷完牙了, 就是洗脸,不管天气多冷,他都会仔仔细细洗干净脸的每一个角落,包括耳后。

  等到一切都做完了,小朋友也没有浪费洗脸水,直接浇到了院子里的树下。

  据他说,这个是他小爸送的李子树,以后长大了就能结出好多好吃的李子。

  往往宋药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亮的可以看清楚书本了,这个时候他就会……

  去赵晓东家叫赵晓东起床。

  然后在赵晓东洗漱的时候,自己坐在旁边大声的念书。

  早饭有时候是在宋家吃的,有时候直接在赵家吃了 。

  自从上次的人贩子事件过后,两家人就更加亲近了,他们从孩子嘴里套出了当时的全程经过,那个时候人贩子已经抱着宋药离开了庙会,宋药又年纪小反抗不了。

  如果不是赵晓东跟上去让人贩子分心,两个小孩也没办法合力制住他。

  宋家自然是感激赵晓东的 ,再加上原江的事赵奶奶也帮着遮掩,两家人现在处的跟一家人似的。

  所以宋药早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赵家度过的。

  他会监督赵晓东认真刷牙洗脸,然后拉着他一起学习。

  等学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天色已经大亮,赵奶奶起来做饭的时候,宋药和赵晓东就会开始玩了。

  自从经历了人贩子后,两个孩子自觉他们已经是武林中人,所以玩的游戏也进化到了比拼武义。

  这些招式有的是他们道听途说的,有的是从七爷爷那听来的,有的干脆就是他们自己瞎编的。

  往往这个时候,原江就一脸麻木的站在一边,看着两个孩子像是不会停止旋转的陀螺一样,大半个小时,他们不光身体一直动,嘴里也一直没有闲下来过。

  “看我的超级厉害脚!”

  “我挡!我的冲冲冲拳头!”

  “我也挡!诶呀!你打到我了!”

  “对不起嘛,要不你也用超级厉害脚踢我一下?”

  短短的大半小时,原江眼睁睁看着宋药和赵晓东从赵家院子跑的外面打谷场,再从打谷场跑到后山口,然后再你追我打的来到学校。

  蹭了何老师煮的一个鸡蛋(也就只敢吃何老师做的鸡蛋了)后,他们又去了宋家,搬出来一大块木头骑在上面像骑马一样的玩了一会,然后风一样的回到赵家。

  而在以上过程中,两人吵架三次和好三次,互相殴打两次,“我再也不跟你玩了”这句话一共出现七次。

  最后,两人如同失忆,亲亲热热的继续一起坐在赵家桌子前吃饭。

  因为今天有他们都喜欢的炒鸡蛋,所以胃口要比之前大一些,一人还吃了个馒头。

  然后,他们就去实验最近的新研究了。

  原江不懂这些,刚开始他还满怀期待,以为即将可以看到高大上的研究场面。

  直到他看到宋药说的研究就是两个小孩一人骑着一个像论坛一样的木制圆圈满村疯跑。

  期间还惹来村里小孩子羡慕的注视无数。

  等到他们玩,啊不是,是实验够了,在别的小孩子过来说也想玩的时候,宋药和赵晓东就会超级得意的表示:

  “这个可不是用来玩的,这是我们用来做实验的,他是我们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做出来的。”

  你以为他的意思是说不让其他小孩子玩吗?

  不,他的意思是:

  “所以你要是想玩的话,你要拿一竹筒的虫子来换。”

  围观了全程的原江面无表情当做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然后会有早就准备好的小孩子拿着一竹筒虫子过来换,宋药和赵晓东就会高高兴兴凑在一起分赃。

  他们有个自己做的杆秤,就是为了在这种分虫子的时候用得上。

  用杆秤秤过之后,两个小朋友就高高兴兴带着属于自己那一半的虫子回家了。

  他们会小心翼翼的把虫子洒在鸡窝附近,然后“咕咕咕”的喊自家鸡过来吃虫子。

  宋药家里的大一到大五全都在小孩的努力下吃掉了。

  现在家里的日子好过了,宋奶奶出手也大方起来,去集市一口气买了十只小鸡回来。

  小朋友放认真的给他们取名叫六到十五。

  为此原江还认真想过,宋药是不是想要记下每一只被他吃的鸡。

  小孩自觉喂鸡任务繁重,自告奋勇的表示小鸡就交给他好了。

  但他又很忙,不能像是以前那样腾出时间抓虫子,这才有了“实验器具换虫子”一出。

  原江之前听宋药说他很忙的时候还心想这么个小朋友,再忙能忙到哪里去。

  直到他在宋药身边时间长了,他才不得不确定。

  这个八岁的小朋友的确是很忙。

  别的不说,只说现在,在宋药完成了上面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才早上八点。

  然后他们会去赵家吃饭,吃完饭之后,两个孩子会再玩一会算数游戏,接着商量一下他们现在打算做的那辆车之前攻克不下来的问题。

  八点五十,何老师敲锣。

  宋药立刻跟赵晓东一起朝学校猛冲。

  路上还能看见其他一起猛冲的小孩。

  其实十分钟,除非是住的比较远的孩子,不然走着去那也是肯定能到的。

  可大树村的学生们就是喜欢冲过来。

  据他们说:“这样感觉很有意思。”

  原江:“……”

  他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是怎么样的了,但肯定不是这样的。

  接下来,宋药会上课,下课的时候他有的时候是玩,有的时候是复习课上的内容。

  中午午休,小孩要睡四十分钟。

  而在睡醒之后,他会拉着赵晓东一起在山边跃跃欲试的晃荡,实验他们的陷阱,锻炼原江教的扔石子。

  扔够了之后,他们还会去宋家盯宋家屋檐下的大蜘蛛网。

  宋药超兴奋:“你看,我说的吧,我们只弄走一半的话,这只大蜘蛛肯定会继续织网的。”

  赵晓东一脸的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家的蜘蛛网被弄走了就搬家了,原来是因为要给它们留一半。”

  于是他们就愉快地找来细树枝 ,把它弯曲起来做了个圈形状,然后底下又按了一根棍,伸长把这只可怜蜘蛛刚弄好的网给沾走了一半。

  宋药还特别机智的跑去他们攒着的竹筒里拿出一只虫子,小心放在了残破的蜘蛛网上。

  小孩跟赵晓东分享自己的发现:“这叫可持续发展。”

  然后他们就高高兴兴的带着这个“大自然的天然网”去网蝴蝶蜻蜓了。

  不过这也是讲究运气的,要是不小心遇到一个大的,对方突破掉蜘蛛网飞走也是很有可能的。

  漫长的游戏时间过去,何老师又开始敲锣了。

  一群小孩子又开始嗷嗷叫着朝学校狂奔 ,哪怕他们走着去也绝对不会迟到。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

  原江走到孩子们跟前,还能听见宋药在悄悄对赵晓东说:

  “今天一天我们都没怎么活动,一会可一定要好好活动一下。”

  跟着对方已经活动了一上午的原江:“……”

  他默默地给孩子们上着体育课。

  小孩子们现在已经很适应原老师的体育课是个什么情况了,他们努力的挺胸抬头走着正步,跑步的时候也超级注意姿势。

  宋药就屁颠屁颠落在后面跑,然后慢慢慢慢的超过别人。

  因为他很讲究维持体力,到了最后,小孩居然也能混个前五。

  发现自己是第五名后,小孩眼睛亮晶晶的,一边呼哧呼哧喘气,一边对跑了第一的赵晓东说:

  “我进步了十几名哦。”

  赵晓东好认真的给他鼓掌 :“幺儿,你太厉害了,你的潜力果然超级巨大!”

  他表示:“你没发现吗?自从上了体育课之后,我们的体力都厉害了好多呀,我以前可不能这样一口气跑下来都不觉得累。”

  “是啊 !”

  宋药觉得赵晓东说的超级对的。

  他把这个归功于他们一起练习了扔石子:“一定是因为扔石子!除了这个别的我们也没有干什么呀!”

  “原江哥哥果然好厉害,我们跟着他一起练下去,说不定也能变得像是他那样厉害呢!”

  两个小孩越说越高兴,看原江的眼神都是充满憧憬的。

  什么也没干最多帮他们拿个高处东西把哭唧唧摔倒的小孩扶起来的原江:“……”

  他诚实回答:“你们体力上涨,是因为你们每天都在四处跑动。”

  “怎么会呢!”

  宋药不相信:“我们可忙了,忙着做作业,忙着做实验,我们哪有时间四处跑啊。”

  “是呀是呀。”

  赵晓东赞同:“我都好久没有去后山玩过了。”

  原江:你上个礼拜才去过,还因为偷偷去后山被逮住打了屁股。

  宋药也拍拍自己的小胸脯:“我也是!最近真的是好忙好忙啊,我都没有时间锻炼了,原江哥哥,要不你再教教我怎么扫腿吧!”

  赵晓东立刻过来凑热闹:“我也要学我也要学!”

  原江:你们上次不还学哭了吗?

  宋药一脸的向往,完全看不出来上次是他哭着喊着不要学的。

  还在那一边学原江扫腿,一边嘴里“ChaCha”的模仿着原江出腿时候带动的风声:“就是这样!这样!!”

  从部队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冷硬军人沉默了一会:“好。”

  过了二十分钟,俩小孩再次凑到一起哭唧唧。

  “呜呜呜呜好累啊,我不想学了。”

  “我也是,呜呜呜呜要不我们再学一下就去做实验吧,我今天有个新的想法哦。”

  赵晓东立刻:“我也有个新的想法!”

  于是他们又哭唧唧的学了五分钟,自觉自己已经努力过了,就高高兴兴的抹掉眼泪跑去做实验了。

  原江默默跟在后面。

  比起每天像是跟了两个永动机从来不停下脚步小孩的原江,宋家人就很高兴了。

  这个年纪的小孩正是最调皮捣蛋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偏偏还长了腿,家里一个没看住,他们就能蹦到天上去。

  就算是村里都是熟人,在自家孩子不在眼前的时候,家长们也还是会忍不住心里担心的。

  现在好了,原江同志来了。

  虽然他也阻止不了因为两个孩子作死而造成的小伤害。

  比如被虫子咬,掉叫自己做的陷阱里,玩游戏的时候撞在树上。

  时不时的,他都是单手抱着一个哭唧唧的宋药,背后还背着一个抹眼泪的赵晓东回来。

  赵宋两家都狠狠松了口气。

  虽然孩子还是皮,但至少 ,他们闯了祸,会有大人在旁边知道把他们带回来。

  所以原江同志很快速的就成为了宋家的一员。

  和宋药一样的待遇,每天早上也有一碗蜂蜜鸡蛋羹喝。

  国家是给原江交了口粮的,但是显然这些口粮里不可能有蜂蜜鸡蛋羹,原江同志推了几次没推掉,每次陪着宋药他们在后山山脚下溜达的时候,就会顺手抓个兔子野鸡什么的。

  于是宋药和赵晓东肉眼可见的脸上肉多了。

  宋药还小小的长高了一点。

  小孩把这一切都归功在了吃的上面。

  他怂恿原江:“原江哥哥,你听说过叫花鸡吗?”

  原江:“没有。”

  赵晓东举手:“我知道,叫花鸡就是叫花子吃的鸡!”

  宋药一脸“算你说的对”的表情:“我们抓一只野鸡,用叫花鸡的方法做吧?”

  他嘀嘀咕咕的把从学习空间里买到的叫花鸡做法跟原江说了 。

  原江在听到荷叶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办法不成。

  “星河县没有荷花。”

  所以这个叫花鸡肯定不行的。

  “啊……”

  宋药还真不知道星河县没有荷花,他也没见过荷花,还以为荷叶荷花就跟水里长的水草一样常见呢。

  小孩瞬间失落:“我还想试试叫花鸡是什么味道呢。”

  “没关系幺儿。”

  赵晓东表示:“今晚我家就能吃鸡了,到时候我把两个鸡腿都给你吃!”

  宋药:“我家里也有炖鸡,还是从我姥姥家买的鸡呢,我姥姥说它现在还能下蛋,是一只特滋补的下蛋老母鸡!”

  村里孩子都挺喜欢吃鸡蛋的,赵晓东自然也是,他好吃惊:“怎么要吃掉还在下蛋的母鸡呢?这样多浪费呀。”

  宋药:“我奶奶说是因为我爸爸最近太辛苦了,所以要好好补补。”

  虽然说防蛰衣不能卖了,但是宋家自己弄上几件自家穿还是可以的,宋药屁颠屁颠又去了县里做衣服。

  这次不用县长带着去,厂长简直是举双手双脚欢迎。

  他不知道具体,只知道这位被国家表彰过的小同志来用了他们厂里的机器之后,没过多久,国家就开始收购他们厂里的一部分材料了。

  听说是因为他们厂里的材料质量不错,而且有人推荐。

  对方没有说的很清楚,但是厂长还是get到了。

  他认识的人里面能够和国家搭上线的,那就只有那个做出风扇的小同学宋药了。

  他和宋药不熟,和宋药爸爸倒是见过几次,每次见面都是在努力的讨价还价。

  之前能借给宋药使用那些机器,那也是因为一来县长拜托的,二来宋药小小年纪就这么聪明,他就想结个善缘。

  没想到,缘分来的这么快。

  所以宋药再去的时候,厂长超级热情的。

  他还暗搓搓的问宋药,是不是跟人提过他们厂。

  宋药还真认真的想了想。

  不是他先提起来的,是刘伯伯问了一句他们县里的这个厂怎么样,宋药就顺口回答了。

  他回答的是什么来着,啊,对:

  “里面有好多机器特别好用,比我自己在家折腾好太多了,厂长伯伯也挺好的,每次见了我都给我糖吃。

  不过他有点抠门,之前我们家卖水力风扇的时候,就属这个厂长伯伯最会讲价了。”

  宋药想起来之后还特别心虚。

  他遮遮掩掩的把最后一句话藏起来,剩下的对话告诉了厂长伯伯。

  厂长伯伯听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高兴,还对他说,以后要是再想用这些机械就直接过来,随便他用。

  所以宋药就更加心虚了。

  他打算下次刘伯伯再来的时候 ,就悄悄跟刘伯伯澄清一下 ,其实厂长伯伯也没有他想的那么抠门,还是蛮大方的。

  因为有大方的厂长伯伯在,宋药成功搞出了几件防蛰衣。

  他接受了原江的建议,在做的时候特地在外面加了一下伪装,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一样。

  因为只有宋爸需要去后山养蜜蜂,所以宋药只做了两件。

  一件给了宋爸,另一件就给了原江。

  原江接到衣服的时候,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给我穿?”

  宋药亮晶晶着眼睛点头:“嗯嗯!”

  “原江哥哥你是军人,应该需要的吧,我现在知道了,原来军人才会遇到子弹啊,我就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遇到过。”

  原江沉默的一下才慎重接过:“谢谢。”

  其实防弹衣国家也会发给他。

  但小朋友的心意,对于他来说还是不同的。

  宋药很好奇:“原江哥哥,你说解放军们会不会都穿上我做的防弹衣呀?”

  他本来就很崇拜军人,一想到自己做的防弹衣可以让所有军人穿上,想想就激动的不得了。

  原江点点头:“会的 。”

  据说现在四处都被派发了防弹衣,这些造价哪怕比对其他防弹衣来说再怎么便宜,对于目前正处于外忧内患时期的中洲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上面也是咬着牙才能发出这一批防弹衣来的。

  其他部队可能做不到人人一件,但边境那边的却是一定会集全国之力配齐的。

  现在可真是中洲边境摩擦最重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火。

  宋药弄出来的防弹衣对于守在边境的战士们来说,绝对是多了一条保命的机会。

  但这些原江不能跟目前还只有八岁的小朋友说。

  因为很快融入了宋家,他也知道了宋药曾经因为在妈妈家看到了一只死掉的野羊吓得大哭(明明是被妈妈举起来才吓哭的)。

  所以类似的事,原江能不提就不提。

  宋药可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就高兴起来了:

  【005,我好厉害呀,居然所有的军人哥哥姐姐都会穿我弄出来的衣服。】

  005立刻捧场吹嘘:【宿主本来就很厉害,宿主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宿主了!】

  【005也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AI了!】

  一人一统互相吹嘘了一下,宋药又想起来子弹的事:

  【我真的不能学习子弹相关吗?我听奶奶说,枪和子弹是很可怕的东西,如果我知道了它们是什么样子的,也许我能做出可以抑制它们的东西呢!】

  005当然是很想答应宋药的。

  毕竟它一直都觉得,比起不靠谱的制作人,它和宋药的关系更好。

  但是规定就在这里,它也没有权限:

  【不行的宿主 ,除非你升到有关知识的阶梯,或者年满十八岁,不然任何热武器知识都不会向你打开的。】

  这个宋药是知道的。

  学习系统里面对于冷兵器的知识都能很随意的放在兴趣爱好里,但是热武器却死死藏在阶梯里面。

  哪怕是在星际时代的人看来十分落后的热武器,制作人也没有漏出一个来。

  毕竟星际时代关于各种热武器的能源可比冷兵器的材料好获得多了,下个单,秒送到家 。

  而学习系统的大部分客户可都是未成年。

  虽然说到处都有防护系统,就算是小孩子做出来了也造不成太大的伤害,但万一他伤害到了自己呢。

  制作人还不想坐牢,所以有关热武器的知识,要么学习系统的宿主成年后在兴趣爱好分组获得,要么就是一步步学习到了那个阶梯。

  那么在法律上和心智上来说,宿主已经拥有了可控能力,大概率是不会惹事的 。

  就算是惹出事,也牵扯不到制作人身上去。

  综上所述,宋药小朋友只能望着热武器兴叹。

  他最近有好努力的学习了,但是距离二阶级总是还差那么一点点,不是这个基础不牢,就是那个课题被拉下。

  何老师为了教他,每天忙的连去县里转悠的时间都没有了,天天抱着书在那看。

  其实有的她是学习过的,只是从来没想过还要这么深入才行,还好叶同学没有嫌她问题多,每次只要写信过去必回。

  所以哪怕叶兴华说话还是那么让人觉得一言难尽,时间长了,何老师对这位愿意腾出宝贵时间的叶同学好感还是满深的。

  她单方面认为 ,他们已经是朋友了 。

  宋药就这么努力的吸收着来自老师的知识,不停巩固自己的基础。

  也是这次想要冲刺二阶梯他才发现,虽然他的成绩很好,而且好像方方面面都懂一些,但是基础的知识是真的不怎么扎实。

  于是最近每天赵晓东都是哀嚎着被宋药扯起来的。

  他觉得宋药疯了 。

  以前学习不该他们这个年纪学习的东西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把以前学过的东西一条条拎出来复习。

  要不是他们是好朋友,他早就遛了。

  总之,哪怕是宋药小朋友已经非常努力了(参照哀嚎的赵晓东 ),但没有到达那个阶梯之前,他还是碰不到关于热武器的一切资料。

  所以,这一天。

  在因为宋爸操心养蜜蜂的事情,整个人看着黑瘦一大圈,所以宋家吃了一只超级补身体的老母鸡炖汤后。

  宋药幸福的捂着鼓起来的小肚子,挪动到了正在练扔石子的原江身边。

  他小眼神一下一下往原江身上瞟。

  “原江哥哥,有人冲你打过子弹吗?”

  原江停下手里的动作,仔细想了想:“我中过枪。”

  宋药睁大眼。

  他已经很努力的去补关于这方面的资料了,所以能够理解中枪的意思。

  “那你中枪的时候有没有一个下腰躲过第二颗子弹,然后脚勾在树上猛地一下滑下来把敌人打倒?”

  原江:“……七爷爷年纪大了,你不要总是去听他讲故事。”

  宋药纠正他:“那不是故事,是七爷爷的亲身经历哦!”

  原江:“……”

  见小孩一脸的好奇,一副不问到就不罢休的样子,他只能坐在宋药身边,给他详细描述了一下:

  “根本来不及反应,下一秒就已经中枪了,很疼。”

  小孩立刻伸出小手安抚的拍拍的原江:“没事了,现在不疼了,以后你穿上我的防蛰衣,下次子弹再来,你就不会受伤了。”

  安慰完了。

  宋药眼巴巴看他。

  原江沉默看宋药。

  过了几秒,小孩才后知后觉意识到:“没了?”

  原江:“没了。”

  习惯了七爷爷讲个上厕所都分上中下三回的小孩很不可置信:

  “那,那后来呢?你有没有反杀敌人?有没有用你的石子打掉他们手里的枪?”

  原江回忆了一下:“我倒地了。”

  宋药 :“嗯嗯嗯,然后你在地上捡起一个石子打他们?”

  原江:“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宋药继续:“然后呢?”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宋药:“……”

  小孩惊呆了:“你,你为什么会晕过去啊?”

  原江还真认真的找了个答案出来:

  “子弹位置太靠近心脏了,如果是别的位置,我应该不会晕。”

  他仔细的分辨了一下:“也可能是疼晕的。”

  宋药小朋友显然不能很好的理解被子弹打中有多疼,所以原江很贴心的给他形容了一下:

  “就像是一千只毛毛虫同时蜇人的感觉。”

  宋药:“!!!”

  本来还没办法想象出来的小孩立刻理解了。

  上次毛毛虫蜇了他的手背,他疼了好几天那种疼痛感才消下去的。

  他吃惊的看着原江,眼神里面充满了震撼与敬佩:

  “哇,哇……原江哥哥,你好坚强,你太坚强了,你一定哭的很厉害很害怕吧。”

  宋药站起来抱抱浑身都是硬邦邦的原江,还有点稚嫩的声音超努力的表示:

  “我一定做出很厉害的东西,让那些坏人都不敢来惹我们,下次你就不会被子弹打了。”

  原江愣了一下,有点不熟练的也反抱了一下宋药:“好。”

  因为原江过于生动形象的比喻。

  小朋友一下就对子弹是个什么东西有了深刻的了解。

  他悄悄对005说:【怨不得你们的制作人把热武器藏得这么深,原来热武器这么可怕。】

  005嗯嗯嗯的表示赞同:【宿主觉得合理就好。】

  它好欣慰,制作人难得做对了一件事。

  宋药:【诶,但是这样的话,我不知道热武器是什么样子的,那我要怎么样才能能够防子弹的东西呀?】

  他的防蛰衣只能阻止一部分的伤害,可没办法把伤害彻底抹除。

  因为心里大略知道了痛感等级,小孩很轻松就能算出来:

  “这样的话,我的防蜇衣也就只能把一千个毛毛虫变成三百个毛毛虫,那还是很疼呀。”

  被拉过来的赵晓东:“……我们之前不是还在说车的事情吗?你怎么又跳到防蜇衣上面了,那个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宋药偷偷摸摸看了看周围。

  原江一看到小孩这样,立刻做出自己正在看外面风景的样子。

  他想表示自己没有听两个孩子说话,结果就听见宋药冲着赵晓东嘀嘀咕咕:

  “我还是想知道子弹的具体威力,枪是个什么构造,要不我们偷偷把原江哥哥的枪拆开看看吧?”

  原江:“……我听得见。”

  宋药心虚的直起身:“我,我的意思是,嗯……”

  赵晓东跟他一起心虚。

  然后反应过来 ,等等,他又没有想要拆原江哥哥的枪,他干嘛也要跟着心虚。

  原江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孩,虽然一个心虚,一个试图做出一脸 “我很坦荡”,但视线却都是落在他腰间挂着的枪上的。

  他叹了口气:“枪太危险,你们不能碰,我可以拆开给你们看一下。”

  拆枪组装枪本来就是要受训练的,他拆的熟门熟路。

  一样样拆开,再一样样拿给两个小孩看。

  宋药和赵晓东也不是白学习的,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的构造,他们就明白为什么说从枪里出来的子弹威力很大了。

  宋药:“原来是流体压力波呀。”

  赵晓东:“高速也能带来很大的冲击力的。”

  宋药:“这些线我觉得应该是有大用处的,你看,每一个子弹上面都有这些线。”

  赵晓东点头表示同意:“还有子弹的形状也是故意做成这样的,你还记不记得前天我们看的那本书?”

  宋药:“我记得,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它如果被射·出来的话,就是这样的……”

  两个小孩你一言我一语的,时不时还比比划划模拟一下。

  旁边的原江:“……”

  知识的力量果然很可怕。

  但就算是两人再怎么有知识,在没有进行实战之前那也只能是纸上谈兵。

  所以在激烈的讨论了一波后,宋药和赵晓东就都一起眼巴巴看向原江:

  “原江哥哥……你最好了……”

  “对呀对呀,你最好了!”

  原江:“……不能开枪,会暴露。”

  宋药立刻蔫了下来:“就开一下下嘛,就一下,我们躲到山里去开,不会有人注意的。”

  原江这次却十分坚决,说什么也不答应。

  要是暴露了这里有配枪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连带着暴露宋药。

  涉及宋药的安全问题,他立场很坚定。

  宋药见怎么求原江都不答应,只好蔫着去和赵晓东嘀嘀咕咕。

  他怕原江会阻止自己,特地贼兮兮的小声凑赵晓东耳边:

  “原江哥哥是因为枪会发出声音才不给我们试的,我有个想法……”

  原江不知道小朋友们在商量什么。

  因为一天内拒绝了宋药小朋友两次请求,他现在有点不自在。

  于是下一次去县里的时候,原江短暂的出去了几分钟。

  再下下一次时,他又短暂的出去了几分钟。

  宋药刚从县长手里抢到一块冰糖,正美滋滋的吃着呢,眼前突然多出一片超大绿叶子。

  小孩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叶子呢。

  他吃惊的抱住:“哇!!原江哥哥!这是什么呀!是假叶子吗!!好大一个!”

  冷硬军人面无表情收回手:“这是荷叶。”

  “拿去做叫花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