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长宁将军 > 第 42 章(我很是喜欢。...)

  束慎徽冒着仍漆黑的五更天出王府, 姜含元如前几日那样自去校场。护卫统领王仁领着手下已在,一也是晨操,二是陪练。但今早不知为何, 王妃没有叫,王仁便领人自己操练, 王妃独在靶场射箭。曙色渐渐大白,众人操练完毕, 但王妃还没走,便寻了过去,见她手持长棍在习棍法了, 正一棍重重击落, “喀啦”一声,她手里那蜡木制的长棍竟从中折裂, 地上承力的一块砾岩, 也随之裂了几道缝隙。

  众人看得不禁暗暗咂舌, 屏声敛气,一时不敢出声。

  姜含元持着折裂的长棍,停住, 喘息了片刻,回过头, 见众人在远处看着,掷了断棍,擦了擦汗, 走过去, 让人散了, 不必在此等着。

  王仁和侍卫们去了,她独自在空旷的校场里坐了片刻。

  朝阳渐渐升起, 她的喘息和心跳,也完全地平复了下去。低下头,展手,看了眼掌心,起身,回了繁祉院。

  方才那最后一下聚力过度,折裂长棍,回力也伤了自己,一只手的掌心里,本已愈合的伤口又迸裂,渗出了血。

  她入房,自取药布,擦拭了下,这时庄氏恰好走了进来,看见,吃了一惊,上前要拿她手看,“王妃,你手又怎么了?”

  姜含元避过,放下手笑道,“没事。方才不小心擦了下,很快就好。”

  庄氏叹气:“王妃小心些,我看着都疼!王妃也太不爱惜自己皮肉了。”说着看了眼她额侧落的伤痕。这段时日是自己天天盯着,早晚往伤痕上涂药,也算是太医院的玉魂膏算起了些功效,伤痕看着已淡去了不少,再过些日,想必便就看不出来了。

  “嬷嬷有事?”姜含元问她。

  “方才宫里来了人,说敦懿太妃想和你说说话。叫王妃今日若是得空,便往宫里走一趟。接的车就在外头了。”

  庄氏说完,看着她的脸色,“王妃若是不便,我便叫人去和摄政王说一声?”

  王妃性情和别人不同,她若不愿,自然以她心意为上。所以庄氏又如此补了一句。

  “殿下忙,不必扰他。小事而已,我去便是。”姜含元应道。

  她沐浴梳头换了衣裳,入宫,被等候在宫门的侍人领入,来到了内宫敦懿宫中。太妃身旁坐着兰太后,见了礼,太妃急叫人为姜含元在自己的身旁设座。

  兰太后依旧是华服严妆,打量了眼姜含元。她的头发盘顶,梳成一只圆髻,鬓边插了几把固发用的牙梳,若月破乌云,又碧衣纁裙,春衫着身,从头到脚都很简单。

  太后转向太妃,笑夸,“太妃您瞧,王妃这容貌和气度,便只插几朵牙梳,也是压人一头。她想是还不知道,上回贤王老王妃的寿宴过后,满城的贵女如今都梳起了牡丹髻,叫那些老人恍惚还以为回了圣武皇帝朝了。还有那些年轻爱美的,哪个不往额心点上朵朱砂梅痕,更有心思奇巧的,变作了镂金的花子,匀染紫胭,实在是好看。我若不是年纪太老,我也忍不住想那样打扮一番了。偏自己浑然无觉的,也就只有女将军了!”

  太妃也笑望姜含元,关切地问她先前的伤情如何了,听她说已痊愈,点头:“你无事就好。上回听说你出事,老身极是担心。若不是碍于宫墙之阻,当时太后也想亲自去探望你的。往后若是无事,记得多往宫里走走,莫教一道宫墙,拦了天家的情分。”

  姜含元道谢。寒暄完,兰太后也屏退了左右,望向太妃。太妃迟疑了下,“昨夜万象宫里的事,你想必已知晓吧?”

  姜含元道:“知晓了。”

  太妃轻轻叹息一声,没说话。兰太后说,“王妃可知摄政王如何定夺?”

  姜含元道:“不知。殿下未曾和我讲。”

  兰太后面上露出带了几分淡淡同情的神色,又望了眼太妃。

  太妃开口道:“今日老身将你唤来,就是为了此事。一来,听闻赫王诚意十足,此事怕是不好推却。二来,婚事若成,对我大魏也是大有裨益。摄政王想必正左右为难。只是须知,他若应下,那也是一心为国,并无半分对你不敬之意。你须体谅,更不要自己难过伤了身子。你才是从王府大门被他迎进去的独一个的王妃,其余无论什么人,来得再多,又如何能够与你争辉?”

  太妃的这一番言语,殷殷切切,实是发自内心。

  兰太后也叹道,“先帝走得早,陛下又难当大任,大魏的这个天下,如今就系于摄政王之身。他诸多行事,必然是身不由己的。不过,他对你好,那是人尽皆知。就拿上回你在禁苑出事来说,为了寻你,他竟丢下朝事自己便带人入了禁苑。我这个小叔,何曾为了旁人如此失态?倘若这回,最后他因为此事而委屈到你,那也全然是出于大魏的朝廷之计,更是因了陛下的拖累,我愿向你赔罪……”说着,竟真的从位上起身,要向姜含元下拜。

  她刚作势欲拜,姜含元便已将她稳稳托住,道:“不敢。”随即松开,向着太妃行了一礼:“多谢尊长关爱,若无别事,我便告退。”

  太妃留她用饭,姜含元婉拒,太妃留她不住,只得叫人送出宫去。等人走了,兰太后道:“太妃,她寡言少语,多一句话也无。我实在有些吃不准。你瞧她是否已经听明白了意思?”

  今早的这场叙话,其实是兰太后的促成。昨晚万象宫里的事,她第一时间就知晓了。为朝廷计,也是出于某种暗藏的不能为人所知的微妙心思,她暗盼事成。但仔细琢磨过后,又担心摄政王顾忌姜含元,事情万一不成,于是连夜寻到太妃面前,只说摄政王必然是愿意接纳的,实在是因婚事若成,对大魏有百利而无一害。只是,他应当也在顾忌新娶不久的王妃。

  太妃深居内宫,不管闲事,平日无事就是瞌睡,听了入耳,今早便将人叫来,既是安慰,也是带了些叫她成全的意思。

  太妃皱了皱眉:“也是眼缘在,我倒是很喜欢姜家这个女儿的。若不是为了朝廷,我也不会跳出来管这些的。人若是不聪明,只靠着武力,你以为就能做到将军?何况是个女子!罢了,话点到便是,别的,由不得你我!”

  兰太后忙称是。又道:“昨晚这事,倒是叫我又想起了陛下。他已年满十四,该替他定下皇后人选了,如此,一来有利国体,二来,陛下能知年岁已长,行事不可越出规矩。我便趁这机会请教太妃,太妃可有中意之人?”

  太妃闭目了半晌,道:“我有甚中意之人?你自己看着选便是。以出身和品性为重,至于才貌之类,有最好,若无,也不必强求。”

  兰太后觑着太妃笑道,“太妃之言,正合我意。那我回去便选拟名单了。”

  她欺敦懿太妃不管事,又年老有些糊涂,平日惯会用好话去糊弄她,此刻目的达到,太妃也面露倦色,在旁再陪片刻,也退出来,回到自己宫中。

  姜含元来的时候,是从西侧的日常门入的,出宫,自然也走原来的门。从敦懿宫出来,再走出内宫的紫极门,跟着领路的宫人沿着内宫的墙往右去,正行着,忽然看见前方有道身着龙袍的身影。

  竟是少帝,独自一人,立在宫墙下的甬道中间。

  宫人突然看见少帝现身此处,慌忙退到路旁,下跪叩拜。束戬叫人都退开,看了眼姜含元,迟疑了下,最后还是自己迈步,走了过来,“不必行礼了。”

  他瞥了她一眼,从头到脚,“上回你出事,落的伤如何了?”

  姜含元依然行了礼,站直道:“已然痊愈。谢陛下记问。”

  这少年便沉默了下来。姜含元等了片刻,正要告退继续出宫,忽然听他再次开口了:“上回梅园里的事,我还欠你一个赔罪。我答应过三皇叔的。对不住了。是我的错!”

  他说得又快又急,说完,眼睛便盯着自己脚前甬道地面铺着的砖石,人一动不动。

  姜含元微微一怔。那事她早已抛在脑后了,没想到他竟还记着。

  这个时间,早朝应当已经结束,但今日应当还是要和大赫王进行一些必要国事面议的,他是皇帝,此刻应当不会得闲。看他样子,却好似是特意在此等着。难道是叫他知道了自己入宫,又偷空溜了出来?

  姜含元不欲耽误他过多时间。而且也看出来了,少帝虽然找来赔罪,但依然有些拉不下面子。立刻道:“陛下言重,那事早就过去了,无须再记心上。陛下若有事,便请回,我也要出宫了。”

  她的语气温和。这也是心里话。似那样无赖般的荒唐闹剧,过去也就过去了,她岂会计较。

  束戬嗯了声,依旧眼睛看地,迈步从她面前走了过去。姜含元也继续朝前去。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那少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三皇叔若纳侧妃,你当真愿意?”

  姜含元不禁再次一怔。

  束戬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忽然快步回到她的面前,低声说道:\"母后在我宫里安插人,被我揪出来,吓唬了一下,就听我话了。昨晚告诉我说,母后去找了太妃,今日要召你入宫。我方才寻了个空出来,我就在太妃殿外,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他看着姜含元,“三皇叔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他是真的一心为了朝廷,也是为我好,这个我知道。从前他既然可以娶你,如今若是推不过去,说不定,真也会娶那什么雪原明珠。就当是为我上次对你不敬的弥补吧。你心中若是不愿,不必听太妃她们的。我可以帮你。”

  少年说完,微微挺了挺胸,“无论如何,我也是皇帝!”

  他或正处在变声期,蓦然提高音量,嗓子便带出些破音,入耳略显滑稽。但他的表情却是严肃的,微微仰面,眉间带了几分傲色。

  姜含元惊讶不已,万万没想到这个少年皇帝竟会和自己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她回过神来,“多谢陛下。不过——”

  “我真的无事!此事无须陛下插手。摄政王做事,自有他的考量。我无妨!”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束戬听完她话,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盯着她。姜含元感到他好像是在探究自己似的,后退了一步。

  “陛下有事请去。我也告退了。”

  她朝面前这少年躬身,随即再次迈步,却又听到他说,“我知道你是在故作大度!从小到大,女人我见多了,宫里到处都是,哪个不想争宠!那些不争的,不过是争不过罢了。你固然和别的女子大不相同,但你若想抓住我三皇叔的心,总这样,是不行的!你须得做些改变。”

  “我不妨和你直言,世上男子,全都喜欢温柔解语的女子,不会喜欢像你这样的!”

  姜含元从惊呆里回过神,见面前,少帝神色郑重,最后竟还摆出老气横秋谆谆教导自己的模样,实在忍不住了,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束戬第一次看到她笑,眸光甘洌若泉,一呆,随即耳朵发热,面上腾地一红,强行镇定下来,用他模仿来的最为严肃的语调说道:“此为我之劝告!你听不听,在你自己!算我为前次冒犯的一点弥补罢!”

  “我还有事,先去了!”

  说完丢下姜含元,大步而去。

  上次他应许了赔罪,后来三皇叔却说不用。话既出口,若不兑现,岂非鼠辈,偏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前些日又发生了禁苑的意外之事,他自然知晓真相,大受震动,昨夜得知她今早入宫,趁着今早的间隙,称内急更衣脱身而出,终于堵住人赔了罪,算是了了一件心事。

  姜含元看着少帝身影匆匆离去,消失在了宫墙甬道的尽头,摇了摇头,转身也出了宫,回到王府,刚进去,得知了一个令她意外至极的消息。

  侍女说,大赫王的女儿,那位琳花王女上门了,此刻人在客堂,庄氏陪着。

  姜含元一愣,“她来寻摄政王?没说人不在吗?”

  大赫八部归属东北塞外,少有礼教束缚,女子奔放,本也是常事,加上她是王女,既然能被大赫王带来长安,想必平日备受宠爱。她若对束慎徽心有所属,得知昨晚的事,今早跑来寻他,也不算是什么惊世骇俗之举。

  侍女点头,紧跟着又摇头:“说了!婢子们本也以为她是来拜访殿下的,却没想到她说是为王妃你而来的。她说对王妃慕名已久,就是听说你嫁入了长安,这趟才要跟来的!庄嬷嬷劝不走她,只好伴着,就等王妃你回呢! ”

  今日奇事实在是一件接了一件。姜含元匆匆去往庆云堂,到了,侍女才说了声“王妃回了”,就听一阵小跑的脚步之声传来,接着,客堂里奔出一个少女,眼前仿佛一亮。

  这少女年约十五六岁,皮肤雪白,身段修长,头戴五彩珠冠,一身火红衣裙,足蹬镂花长靴,双眼明汪汪,挺秀的一管小鼻,红唇圆嘟嘟,容貌生得极是甜好。一出来,撞见姜含元,眼睛便落在了她的身上,放出光芒。

  “你便是那大名鼎鼎的长宁女将军?我姓萧,名叫琳花!我早就知道女将军你的大名了!你曾领兵,从狄人手里夺过了青木原!我也从小想和男子一样习武打仗,可是父王不许,我怎么闹都不行。那年我听到消息,就想有朝一日,我若是能见到你面,那该多好!这回我听说将军你做了大魏的摄政王妃,父王正好也来长安,我就求他带我过来。今日见到了将军的面,我太高兴了!”

  萧琳花一气冲到姜含元的身边,伸手仿佛想抱她,快碰到的时候,大约是不敢,又停住了,咬了咬唇,继续道,“昨晚我听说父王将我许给摄政王做侧妃,我太高兴了,一夜都未睡好。父王说等正事谈完,他就和摄政王商谈婚期。我巴不得立刻最好!这样我便可以天天和将军你一道了,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虽然我不能帮你打仗,但我会唱歌跳舞!将军你带我在身边,你打仗累了,我唱歌给你听,跳舞给你看,你就不会累了!”

  姜含元终于从错愕中回神,见这少女站在面前,睁大眼睛,一脸期盼地望着自己,一时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应答。

  这时庄氏匆匆追了出来,叫侍女看着人,自己将姜含元请到一旁,连声赔罪,说劝不走,又没法赶人,得罪王妃。

  姜含元转头看着不停往这边张望的琳花王女,“无妨,她并无恶意,很是天真烂漫。我很是喜欢。”

  庄氏一愣,回头,也望了一眼。

  昨夜她就从张宝口中得知了万象殿里发生的事,今早便觉摄政王离开时仿佛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心里正暗愁,不知这事将会通往何方,没想到今天正主居然自己就登门了。

  王妃也不知怎么想的,看她样子,竟好像真的颇是喜欢这个半分规矩也不讲的八部王女?

  白天的事情结束。大赫王也出了宫。今夜自有贤王等人设宴待客,无须摄政王再亲自宴宾。

  束慎徽独坐文林阁内。

  白天,事情进展顺利。大赫王立誓绝不在将来大魏与北狄的冲突中背叛大魏。大魏也诺,倘若八部有难,大魏必会出兵加以保护。

  虽然大赫王态度积极,但束慎徽此前也有消息,八部内部其实对是否投向大魏也存有分歧。只是碍于大赫王的威望和他强力的镇压,方促成这趟长安之行。

  这其实是必然的。大魏朝只有在接下来的那场对北狄的战事里将其重挫在地,耀武,方能威加四海,八方皆伏。

  没有一场战场上的巨大胜利,别的,一切都是空谈。

  暮色降临,近掌灯时分,束慎徽也可以出宫回王府了。

  事实上,他也觉得自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接连几夜没睡好觉,现在剩他一个人,他也感到疲乏了。

  但他就是不想回。

  他揉了揉因为白天而变得发僵的脸,一把推开了面前堆叠着的卷宗,从座上起身,决定先去睡觉。

  罢了,睡一觉。别的,明天再说。

  老太监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张宝。束慎徽停步,微微皱眉:“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在家听她用吗?”

  他此刻实在是累。人累,心好像也累,连“王妃“二字都不想说了。

  张宝躬身,飞快走到他的面前,低声道:“庄嬷嬷打发我入宫来和殿下说一声——”

  “家中出事了!”

  “何事?”他冷冷问。

  难不成是听到自己说要纳侧妃,她今早口是心非,现在便收拾行装要回雁门不成?

  “大赫王的女儿萧琳花来了!王妃和她处得极好!奴婢出来之时,王妃领她去了校场,正在教她射箭!”

  “庄嬷嬷说,琳花王女派人回去,说今夜她不回驿馆了,竟要和王妃同寝一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