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孽畜,你活不过我吧?[末日] > 003(我不是人了,但你是真的狗...)

  海獭富贵被捏着命运的后劲皮,整只獭都不好了。

  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谢天狼捏着他的大手,但显然没有卵用——他变成海獭之后整个人的体型都缩小了一大半不说,海獭本身也不是拥有巨大力量的猛兽,人家是只会搓脸晒太阳的小萌兽好吗!

  于是挣扎无果的海獭富贵忍无可忍地对着谢天狼咆哮起来。他当然没有傻到直接口吐人言暴露自己能够变身的金手指,甚至苟富贵决定只要他还是海獭形态、还跟这几个人在一起,就绝对不变成人、暴露真实的身份。

  所以苟富贵从胸腔嘴巴里咆哮出来的怒吼,就不是“我去你大爷”“我是你爹”这一类的祖安问候,而是一连串属于海獭的……难以形容的叫声——

  “啊呀呀——啊啊嗷!!”

  真是即便用尽全力地吼了一个寂寞,完全没有半点威势来着。

  谢天狼看着在他手中拼命挣扎啊啊叫、甚至还想用那短小的不能再短的两只小爪抓挠他的海獭扬了扬眉毛,这小东西个子不大脾气倒不小,摸起来油光水滑的还挺有劲儿。

  就是好像脑子不怎么好的样子。

  “这么精神肯定没有病,不能红烧水煮的话吃生肉也应该可以。”

  “皮子不错,直接剥下来做成防水袋应该能用很久。”

  海獭富贵听着这狼人的话简直要被他的无耻给惊呆了。

  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人话吗?!面对着老子这么可爱的一只海獭富贵你竟然想要生吃老子,还想把老子的皮剥下来做成防水袋?!

  我他妈不是人了,但你是真的狗啊!

  “吱啊啊啊!啊嗷啊嗷嘤!”

  这时候和谢天狼一起从天上掉下来的另外三个二队的人都已经围拢了过来,他们的样子都很有些狼狈。但被捏着的苟富贵却发现当这三个人来到这个谢天狼的身边的时候,仿佛都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好像非常信任他。

  而被他们信任的谢天狼也确实有些不同,明明是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海浪一波接着一波,其他三个人都因为要在海浪中保持身体平衡而用尽身上的力量,但但谢天狼却好像完全不被海浪困扰。

  他的身体肌肉似乎能够随着海浪的拍打滚动而自我调节,像是在用最省力的方法“随波逐流”。

  苟富贵盯着他的身体和周围的海浪看了看,突然觉得他漂面上的方式就像是……一只海獭那样放松。

  在这个时候,谢天狼也对来到他身边的三个队员开口了:

  “水中肌肉的锻炼方法和最佳漂浮姿态没有学过吗?这时候不用,你们还打算什么时候用呢?死的时候吗?”

  明明谢天狼说到最后还露出了一个标准的不露齿的笑容,但苟富贵还是敏锐地发现另外三个人齐齐哆嗦了一下。不过很快这三个人在海里扑腾的姿势就变得轻松了不少,至少在这狂风巨浪之中保存了最多的力量。

  啧,真是一看就知道谁是老大。

  海獭富贵再次挣扎了一下,发现还是跑不了,翻了个白眼开始用两只小爪子搓脸梳毛了。

  作为一只真·海獭,他时时刻刻都不能忘记梳毛毛。

  这时候二队的队长秦峰有些费力地游了过来,当他看到谢天狼的手里竟然真的捏着一只正在搓脸梳毛的海獭时,脸上的表情有那么瞬间的空白。

  不过很快他就道:“这边的世界里有大海也有海獭,是不是说明这个世界和我们世界的生态环境差不多?”

  苟富贵搓着自己的脸暗搓搓摇头,这里有海是真的,但你面前的这只海獭却不是这个世界的本土货来着,他和你们一样是来拯救世界的呢。

  谢天狼看了一眼手里搓脸梳毛摇头很自在的海獭,突然有些无语。这小东西是觉得挣扎不过就不挣扎了吗?刚刚还在张牙舞爪,现在就开始搓毛了。

  果然脑子不怎么好,但这顺应天命的态度倒是挺不错的。

  “只有一只海獭还不能下定论,秦峰、陆虎把救生气囊拼在一起,三川确定方向,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

  这里的风浪太大,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船只或者上岸,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国家精英也是撑不了多久。

  秦峰三人各自点头,然后秦峰和陆虎就开始连接救生气囊。期间他有些担忧地向着周围看了几眼,但天空灰暗大雨滂沱,除了天地之间的雨幕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自然也不可能看到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海面上还有没有其他从空中掉落的队友。

  只希望另外的六名队友的降落地点不在这片大海上吧,明明二队的九个人都是挽着手臂一同跳进漩涡之门的,但最后只一齐来了三个。

  而谢老大一人自成一队、嫌弃他们的姿势难看没有和他们挽着手一起跳,却和他们一起掉在了这片海上。真不知道进入末日之门的规律是什么。

  这时候那个圆头圆脑的队员宋三川打开了他随身携带着的一个小包,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金属探测器。那探测器在他的操控下颤巍巍地飞到了空中,但还没来得及发射一些常用的通讯波、也没能拍摄点高清照片,就已经被一道巨浪狠狠地打了下来。

  宋三川心疼地叫了一声迅速摆着胳膊游过去把他的金属探测器给收了回来,然后很有些丧气地对谢天狼报告:“老大,探测器在这里用不了、咳咳、气候实在是太恶劣了!”

  要是这里的这世界都是这样的汪洋大海、狂风暴雨,那他是真不知道拯救世界的方法是什么了。

  就在宋三川涌出这样的念头的时候,他忽然一愣。

  已经搓到了肚子的海獭富贵看到面前的四个人都出现了正愣的表情,顿了一下就了然了。

  他们现在肯定也在被地球意识科普怎么拯救世界呢。只是不知道他们这四个人会不会也得到点世界爸爸的偏爱?给个金手指什么的。

  苟富贵边搓边等,十几秒后这四个人就集体回神了。只是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没有一个人得到世界爸爸的偏爱。

  “啊哈哈。”

  海獭富贵发出了三声得意且喜悦的海獭叫,果然要论人品,还是他富贵儿人美品佳。

  “谢队,秦队!你们刚刚都听到了吗?”二队的陆虎瓮声瓮气地问了一句。

  秦峰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更严肃了几分。

  “想要拯救末日就要找到世界核心修补它,修补的方法是解决末日根源、或者保存最少的生命数量。”

  “但现在不管哪一种咱们都做不了。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脱离大海上岸。上岸以后我们才能够快速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判定末日来源,然后才能去找世界核心或者做力所能及的事。”

  “可是这里风暴太大了,我们连维持漂浮的情况都很艰难,三川的机械探测器又不能用,怎么才能找到最近的陆地方向、或者找到一条船?”

  宋三川抹了把脸上的水珠:“不用船,以这样等级的海上风暴,标准航母都不一定撑得住!咳咳、只要能找到一个机械动力装置就行!我就能改造它让它拖着咱们迅速游走!”

  “在这海上要是光凭咱们自己,就算是谢魔、咳,谢队都不可能自己游出去的。”

  宋三川说着突然就用十分羡慕的眼神看了一眼开始搓脚丫子的海獭富贵:“要是咱们都是海獭就好了!海獭这种动物天生就长在海面上啊!”

  苟富贵听到这话很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给了这个娃娃脸的青年一个你眼光十分不错的小眼神。看来你和我有同样的梦想,只可惜这个梦想你这辈子都没办法实现了,而我可以。

  “噫!谢队!这只海獭它刚刚抬头看了我一眼……但我怎么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奇怪呢?好像带着三分怜悯三分欣赏四分得意?”

  谢天狼看了一眼宋三川,虚假地笑了笑:“哦。可能是因为它觉得你蠢得可爱吧。”

  “就和它自己一样。”

  宋三川和海獭富贵的动作齐齐一顿。

  海獭富贵再次对着谢天狼咆哮。

  “啊啊啊嗷!嗷嗷嗷嗷!”你才蠢得可爱!你全家都蠢得可爱!

  只是海塔富贵的咆哮在中途就被无情的愚蠢的人类狠狠打断了,谢天狼再次捏住海獭富贵的后颈皮(中途看它搓的舒坦又没有逃走就松了手):“好了,别对着我叫。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其他獭来救你。”

  海獭富贵:“……”我的天这么老的梗你竟然还能对着一只海獭说出来!

  谢天狼伸手小小的晃了晃海獭富贵软乎乎胖乎乎的身体,在獭控诉的眼神中冷漠开口:“动动你的小鼻子,闻一闻这附近有没有人或者土地的味道。”

  “不然,吃了你。”

  海獭富贵:“……”

  秦峰、陆虎:“……”

  你这样威胁一只海獭的吗?谢队,不至于!不至于啊!

  宋三川却在这时候猛地拍了一下巴掌:“我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呢!海獭的嗅觉是相当灵敏的,每一只海獭都能够闻到八千米以外的各种气息啊!”

  “谢队你真是太明智了!怎么就刚好抓住了一只海獭呢!不过……这只海獭听得懂吗?”

  谢天狼看着面前已经对着他翻白眼的小海獭,突然露出了一个和之前假笑完全不同的笑,带着十分的愉悦:“大概是天降的缘分吧。以及,它会懂的。”

  海獭富贵:“啊。”呵。

  缘分你爹,天降灾星才对吧?!

  但最后可怜的海獭富贵还是被迫听懂了谢天狼的话,成为了一只领路獭。

  除了他本身也想赶紧离开风暴大海找到人烟之外,那个狼人实在是比狠人狠太多了,真的在用各种方法威胁他的獭身安全啊!

  总是拽他尾巴掐他脸拍他屁股就不说了,到最后他竟然拿出一把小刀在他身上比来比去,好像他不配合的话真的会生吃活剥了他一样!

  海獭富贵愤怒地在前面飞快的划水,用自己尾巴拍打出的水花泼那个狼人的脸。就当是让这个家伙喝他的洗澡水了,等出了大海千万别再让他碰上这货,不然一定要当面对他比一个中指。

  在往一个方向游了十分钟之后,海獭富贵的小鼻子终于嗅到了熟悉的气味。

  那是属于“活人”的气息,而除此之外还有血液和死亡的气息。

  海獭富贵猛地直起了身体,小脑袋和小眼睛直直的看向那个方向。

  紧跟在他身后的谢天狼四人发现了他的异常,谢天狼伸手就再次捏住海獭的命运之脖:“圆圆,你闻到了人类的气味吗?”

  苟富贵愤怒挣扎:“嗷。”你才圆圆,你全家都圆。

  谢天狼低笑了一声,放开脖子转手摸了摸小海獭的脑袋:“干的不错,回头多喂你吃条小鱼。”

  海獭富贵往后一漂嫌弃的梳头:“啊啊!”

  别碰爹的脑袋!爹问你要饭了吗?还喂我吃小鱼呢,就说在这片大海里,你们全饿死了,爹都能吃得饱饱的!

  而且吃的还是海胆螃蟹大贝壳,值钱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