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孽畜,你活不过我吧?[末日] > 008(獭獭变身!苟大美人登场。...)

  当苟富贵意识回笼的时候,还没睁开眼就感受到了浑身上下传来的接连不断的钝痛和难以控制的眩晕。

  那就是像是在滚筒洗衣机里被狠狠地旋转搅动了很久,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一样。

  哦,是整只獭要虚脱了。

  但当苟富贵睁开双眼,他看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的波涛汹涌的大海,而是一片赤粿而有力的胸膛。

  哪怕这胸膛的主人此时昏迷不醒、哪怕他肉眼可见这胸膛和肩膀上有被磕碰撞破的青青紫紫,但苟富贵却发现他依然被紧紧地禁锢在这人的怀里。

  这样的发现让苟富贵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在难以估量的、几乎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的灾难面前,别说是一只刚刚见过没多久的动物,就算是至亲至爱之人,有些人也不一定会尽全力保护。

  可在他面前就有这么一个蠢货,让自己在那巨大的海啸之中被磕碰翻卷得遍体鳞伤,却保护了一只海獭没受任何伤害。

  苟富贵抬头认真看了那就算是在昏迷之中也紧皱着眉头显得有些凶狠的男人,这到底是个聪明的狼人还是个脑子奇葩的蠢蛋?

  算了不管了。就是一个刚认识的野男人而已,在意那么多干什么?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观察周围环境、看看他们现在到哪儿了。

  于是苟富贵就努力在谢天狼的怀里转过了圆滚滚的小身体,同时伸长脖子往外面看。

  此时他们还漂在海上,因为他脖子以下全是水。但当他看到斜前方十点钟位置的时候,苟富贵震惊了——

  前方那一大片黄白色的存在不就是沙滩陆地吗?!

  在那沙滩后面还有一排原本应该很整齐但现在已经东倒西歪的椰子树!

  “……我了个大草。”

  所以,他们这是被那山一样的滔天巨浪给一下子拍到岸边了?!

  苟富贵迅速转头向旁边的海面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分布的零零散散的漂在海上的人、还有已经七零八碎的救生艇和救生皮筏。

  当然,基本上大家捡回来的行李包什么的也都没几个幸存的,大部分都变成了破布片、或者破塑料片儿了。

  此时大雨还在下。

  天空依然阴沉沉的让苟富贵无法判定时间。

  但不管这是什么时候都不能耽误了,苟富贵开始咬牙在谢天狼的怀里扭来扭去、扭来扭去——

  连强悍得不像个人的谢天狼都昏迷的这么彻底,现在漂在海面上的这些人的情况绝对只会比抱着他的这狼人更差。加上漂着的人有很多都是脸朝下的,再拖一会估计他们就要被生生憋死了。

  所以要赶紧救人。

  但他一个人却救不了这么多。

  他得用最快的速度去找人来,专业的救援队和医疗队,才能保住这些人的命。

  但该死的这孙子的手臂怎么这么有劲儿!生怕不能把他给圈住吗?!

  海獭富贵简直是用了吃奶的劲儿在谢天狼怀里折腾,简直要把自己给扭成一条海蛇才终于挣脱了禁锢脱了出来。

  脱离谢天狼胳膊的海獭富贵抽着嘴角用自己的小爪爪按了按他不存在的獭腰,觉得自己的腰估计都被这家伙给箍肿了。

  “你个怪力变态。”

  獭富贵口出人言,满脸嫌弃。

  说完还用自己的小爪狠狠拍了一下谢天狼的鼻子,把他的脸给拍到了海面之上。

  然后海獭富贵在雨幕中用最快地速度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一个人在岸边、也没有一个人醒着,他就呼出一口气猛地向海面下潜去。

  当那黑白色的小海獭灵活而舒展地完全潜入海中之后,小海獭的左爪上忽然亮起淡淡的金色光芒,只见小海獭快速用右爪爪拍了一下那发光的地方,然后——

  在这蔚蓝的海水之中,那圆圆胖胖的黑色小生灵的身形猛地拉长,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之前的圆胖小海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修长的人形。

  这人有着一头如海藻般的漆黑长发、浑身赤粿的皮肤宛如上等的白玉,他有一双极为漂亮的、向上挑起的凤眼,当他睁开双眼之时,顾盼生辉。

  青年伸展胳膊、摆动双腿直向海面,而后哗啦一声,于风雨之中他显露出了真容。

  “啧,可算变回来了。”

  苟大美人甩了甩头发、抹掉了脸上的水珠,入目看到的就是谢天狼那张放大的英俊却凶狠的脸。

  “艹!”

  苟富贵狠狠向后游了一下,差点呛水。

  “你这蠢蛋真是阴魂不散。”

  幸好现在谢天狼还是昏迷的状态,他要是醒了那就有大麻烦了。

  不过虽然苟大美人嘴上骂骂咧咧,还是伸出手把这人往海滩上拖。不管怎么样这人在最后还是用他自己的身体保护了他,或许海獭富贵没有他的保护也不会死,但也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

  在苟富贵拖着谢天狼往海滩上去的时候,他顺手捞了两件可以穿的上衣和长裤,更让苟富贵惊喜的是他在沙滩边上竟然还看见了海獭富贵之前套在身上的那个黑色真皮小背包!

  苟富贵把谢天狼扔在海滩上,三两下地穿好了衣服和裤子、又把黑色的真皮小背包背在身上,终于有了个人样儿了。

  这时候他应该要离开了,但在他临走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在沙滩上躺着的谢天狼。

  冰冷的雨水从天上不停地砸在他的脸上,还有他青青紫紫的赤粿的胸膛和脊背上。

  “啧。”

  苟大美人不怎么高兴地啧了一声,往前后左右看了看,终于找到了一把虽然折断却没有破的大遮阳伞,他嫌弃地捞起那把大伞重新走到了谢天狼的旁边,撑开伞替他挡住了大部分的落雨,而后居高临下地看了他片刻,转身就走。

  不过是一个路人而已,不必挂怀。

  而当他离开的时候,眉头紧皱的谢天狼恍恍惚惚地睁眼,看到的就是那一闪而过的侧脸和那齐腰的黑色长发。

  “……”

  苟富贵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路边。

  他们被海浪拍到的地方应该是一片海滨浴场,苟富贵本来能够在这里找到负责人或者保安、救生员,但大约因为巨浪来袭、海边已经通报了巨浪预警,以至于苟富贵找了一圈都没能找到人。

  而那巨浪上岸的力量显然也非常可怖,海滨浴场已经面目全非、就连距离海滨浴场很近的一些沿街店铺、甚至是住宅,都被冲毁了许多。

  风雨很大,街上也很乱。

  但比起那无边无际、没有人烟的海洋,却是有着守护这片大地和生灵的人的。

  “哎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你没有听到海啸警报吗!快点离开这里回家,如果家就在海啸侵袭区,那就去安全区先呆着,那里给大家准备了基础生活物资!”

  苟富贵一跑到路上就被路边正在救灾的一个消防员给拉住了,这是个面容很正气的青年,说话的时候有些严肃。

  苟富贵听他喊自己姑娘没忍住抽了抽嘴角,行吧现在下着雨他又披头散发,被认错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但他一开口,那消防员就知道自己喊错了。

  “你快点通知一下上面的人,我是璀璨水晶号上的幸存者。璀璨水晶号游轮在海上遭遇了大风暴沉了,但有差不多一千五百多人逃了出来,本来我们是要坐救生艇和救生皮筏回来的,但又碰上大海啸。海啸把我们直接卷过来了,我算是幸运的没受什么伤醒了,但现在就那边海滨浴场的海滩附近还有很多人都漂着呢!”

  “要赶紧找人去救他们,他们现在昏迷着应该还有不少人幸存,但是有人的救生衣已经被海浪给卷走或者撕破了,再晚去一会儿他们可能就要死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以向上面问一问有没有璀璨水晶号出行的记录。其他有什么问题等你们把那些人救上来以后再问他们也不迟,但现在快点去那边救人。”

  齐正听着眼前青年略微有些沙哑和急促的声音,和他对视片刻就直接按下了对讲机向上面汇报这件事情。

  很快他的对讲机里就传来了上面的回复。表示他们已经知道并且确定这件事,要求他们小队派出两名水性最好的队员去海滨浴场救人,同时也会派海上救援队紧急前往海滨浴场。

  苟富贵听到了对讲机的回话,提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一些。

  他已经做了能做的事情,剩下的就看那些遇难者们的命够不够大了。

  反正那个狼人的命是够大的了。

  苟富贵想到这里撇了撇嘴,直接转身就走了。他从海獭富贵变回人的时候消耗了身体里的大部分能量,现在又累又饿得快点找个地方休息恢复一下了。

  消防员齐正看着走的干脆利落的苟富贵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和队员来到了海滨浴场,看到了漂在海面上的那些人。

  不过,除了那些昏迷的人之外,还有一个赤粿着上身、身材高大完美的男人已经醒来。当他们赶来的时候,这男人正一手抓着两个落海者、两只手拖着四个人走上了海岸。

  “卧槽,这力气、这身材!是个狠人啊!”

  齐正听到他身边的队员没忍住的感叹,转头瞪了他一眼:“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救人!”

  谢天狼把秦峰、陆虎、宋三川还有个小孩给拖上岸,抬眼就看到了赶过来的救援者。

  他伸脚踹醒了秦峰三人,然后伸手拦住了走过他身边的齐正:

  “你们怎么知道来这里的?谁通知你们的?”

  齐正愣了一下,然后才道:“是一位和你们一样遇难的船客,不过情况紧急我没问他名字。”

  齐正就看到这英俊的男人啧了一声,最后他竟然问了一句:

  “是男是女?”

  齐正想到了那青年一头黑色的长发,摸了摸鼻子:“男的。”

  “虽然是长头发,但还挺好看的。”

  然后齐正就看到对面的男人对他露出了一个相当不友好的表情。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