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孽畜,你活不过我吧?[末日] > 011(诸天星辰天狼,天长地久富...)

  到了晚上11点的时候,滨海路体育馆里又来了一大批的避难者。

  相比下午陆陆续续过来体育馆的市民,这一波人的神色看起来惊慌失措,他们有些人甚至连一个包都没有背就一身雨水和惊恐地来了。

  因为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住到了苟富贵前面第一排的单身帐篷里,听力有所加成的苟富贵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和遭遇。

  这是一群以为他们的别墅很结实,结果被吹翻了家的富豪小区里的人。

  听着在他斜前方122号帐篷里的青年恶狠狠的痛骂别墅建筑商的话,苟富贵先是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又在心中叹息。当灾难到来的时候,它才不会看你的身份和年龄,所过之处得到的待遇和时间一样公平。

  然后苟富贵就在体育馆里时刻不停歇的小声对话和馆外让人难以忽略的暴雨狂风声中睡着了。比起下午那囫囵的一觉,这天晚上他睡的还算好。

  只是连梦中都是大海和风浪的背景。

  当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体育馆大门前的挂钟显示六点整。但从前面正对着的入口玻璃门向外看去,漆黑的天色实在难以让人相信已经是清晨。

  大雨果然又下了一夜。

  苟富贵想了想,轻轻地拉开帐篷的门走到了体育馆的玻璃大门前。透过玻璃他看到了体育馆前方的台阶和街道,就直接皱起了眉。

  他昨天上午来到体育馆的时候,街道上的积水只到他脚踝而已。但现在整条街道已经完全被淹,道路两旁的绿化灌木已经被淹了大半。

  路边停放的小轿车已经只能看见顶端那一层,就连体型大一点的越野车也只能看到一半的车窗了。

  甚至体育馆前面的那几十层台阶也被淹掉了三四层的样子。从这里一眼看去,乍然间竟有一种河泽之国的感觉。

  苟富贵在门边站了许久,直到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车是开不了了,要出去只能坐船了啧。”

  苟富贵顿时觉得右侧的耳朵和头皮一起发麻,不知是被热气喷得还是吓得。他抬头果然看到了谢天狼那张欠揍的脸,撇了撇嘴:“那也得有船才行。”

  这里苟富贵突然顿了一下,搞不好这里还真的有船——海滨之城的体育馆里,单人多人皮划艇、冲浪板、甚至橡胶船应该是有的吧。就不知道有没有小型帆船。

  谢天狼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嘴角勾起:“在这个地方,找一找总能找到的。”

  苟富贵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谢天狼伸手拦了一下。

  他那双漂亮的凤眼瞬间抬起显露出几分锋锐的神色,谢天狼却轻轻笑了笑,他甚至微微弯腰侧头、一时间仿佛绅士般的优雅礼貌:“我是谢天狼。”

  “潘安谢玉的谢,诸天星辰最亮的天狼。”

  “我觉得我们十分有缘,认识一下?”

  苟富贵看着对面的男人不急不缓地伸出手掌翻到他的面前,眉梢渐渐扬起,最后他哼笑了一声:“倒也不必这么郑重。”

  “苟富贵。”

  谢天狼:“……什么?”

  富贵美人伸出手梳了梳他没扎起来的长发,咧嘴一笑:“苟一苟天长地久的苟,搏一搏荣华富贵的贵。”

  然后苟富贵伸手拍了拍表情微妙的谢天狼的肩膀,说了最后一句:“兄弟,苟富贵,无相忘啊。”

  比名字,老子比你不知道吉祥多少倍!嗤。

  于是谢天狼站在门边好一会儿,最后才笑出声来。

  “好名字。”

  无论是人还是名字,都让人一见难忘。各种意义上的。

  虽然谢天狼和苟富贵认认真真地认识了,但他们并没有一起行动。对于富贵美人来说谢天狼不过是一个刚认识的路人而已,哪怕这狼人和海獭富贵有那么点儿奇奇怪怪的关系,但这和他苟富贵有什么关系呢?

  而谢天狼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宋三川正在用自己仅剩的基本努力的收集世界的所有消息、并且试图攻破一些重要的网站、并且记录一下上层的联络方式。

  显然有一个技术性人才对于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拯救者是非常有作用的,在苟富贵这个世界意识偏爱者都只能独自奋斗猜测的时候,宋三川已经收集到了不少消息。

  “头儿,这个世界十有八九是海洋末日了。虽然两个月之前就开始全球大范围降雨,但重点还是全球的海平面在这两个月内快速上升。”

  宋三川神情严肃:“我对比了一下两个月前和两个月后的世界海陆实时监测地图,这个世界的陆地在两个月内已经被海水覆盖了2%。”

  “听起来这2%很少对不对?但换算到实际,沿海的一些岛屿已经被全部淹没了。而就在昨天晚上,我连接的这个国家的气象监测局的报告显示,因为海啸‘皇后’的关系,不过是一夜之间,海水覆盖率就达到了3%。”

  “要是按照这样的速度,最多三个月的时间,这个世界的陆地就会被海水覆盖超过90%,沿海平原、中原区、甚至是海拔低于两千米的高原区都会被海水彻底淹没。”

  “这个世界的陆地范围和我们的世界几乎一致,也有南北两极,但在未来三个月的时间里,南北两极的冰川极有可能完全融化……”

  说到最后,宋三川的表情都有点空白。

  “头儿,这还真的是世界末日啊。可这样的世界末日要怎么救啊?不可能救起来的吧?”

  哪怕人类的科技足以傲视整个世界,俯瞰所有生灵。但在天地巨变面前,也无力、渺小至极。

  谢天狼伸手拍了宋三川的脑袋一把,“怎么救世界爸爸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要么消灭灾难源头、要么就死撑着活到最后啊。”

  “现在源头是没办法了,多活点人一起撑着、再找到世界核心应该就可以了。”

  “你定时在网络上发布消息,让没有受灾的人都多准备一点食物水源、还有可以在水上漂的大桶浴盆什么的,救生衣药品一类的也让他们都准备好。不管那些人信不信发就行了。”

  “现在国家上层大约是为了要□□还没有公布淹没陆地的消息,但内部肯定已经做出了应对,至少能够抗拒浪的大船肯定在做。查一查最后的‘方舟’有可能在的地方。”

  谢天狼听着外面的雨声,缓缓道:“要是这里被淹了,就想办法去登大船。”

  宋三川连连点头记下,不过最后还是嘟囔了一句:“咱们总不至于要像2012的主角那样偷渡吧?”

  谢天狼踹他一脚:“偷渡个屁。这又不是短时间爆发性灾难,就算登不上船还坐不上救生艇了吗?只要没被淹死就能活!”

  现在的麻烦就是怎么找世界核心。

  但灾难刚刚开始,核心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

  就先苟着吧。

  想到这里谢天狼突然又笑了。在秦峰三人莫名其妙的目光里点点头:“果然苟一苟天长地久。苟,富贵啊。”

  “无、无相忘?”宋三川傻傻接了一句。

  最亮天狼星撇他一眼:“你想得美。”

  这时候被谢天狼想到的富贵美人还在看着门外的大雨。

  大雨已经下了一整天,体育馆的二层也被住满了。

  这么多人挤在同一个地方、又各自散发着或焦躁或愤怒或悲伤的情绪,连带着整个体育馆的气氛都让人觉得窒息起来。

  可这还只是开始避难的第二天,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

  苟富贵很难想象之后的六天甚至更长时间如果都是这样的环境,体育馆里会变成什么样的情形。

  而且,一个白天的时间,积水又淹了三阶体育馆前的台阶。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体育馆也迟早被淹。

  他得做些准备了。

  囤积一些食物和水,最好能够搞到一艘小船。

  虽然变身獭富贵可以无视海水灾难,但一只海獭能够做的事情还是太少了点。

  这时候就需要“变身技能2——血脉加成”了。

  于是在第二天下午五点的时候,苟富贵在守门小哥看疯子的目光中背着背包走出了体育馆的大门。

  “哎,那长头发的!你确定你要在这时候出去?外面雨还没停、水也特别大,一个不好你可能就回不来了啊!”

  苟富贵回头看了这小哥一眼,笑了笑:“多谢关心。不过放心,我水性好着呢。肯定能抓几个大螃蟹回来。”

  看门小哥:“……”

  谁他妈关心你了啊!而且你水性好就能抓螃蟹回来了吗?!不知道淹死的都是善水的吗!!

  看门小哥怒瞪苟富贵那从后面看特别像他梦中情人的背影,气得肝儿疼。

  但让他更生气憋闷的是,两个小时后那扎着高马尾的家伙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还扛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啊!!!

  扛着一条金枪鱼的苟富贵受到了体育馆前排帐篷居住者们的集体震惊注目礼。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成功开启了“血脉加成”的人形海獭富贵,那别人都看不到的两个胳肢窝下面的小空间里,还装着十几个扇贝、五只大螃蟹呢。

  当然,背包里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