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孽畜,你活不过我吧?[末日] > 012(你看这鱼头,又大又值钱。...)

  苟富贵扛着一条大金枪鱼回来的画面实在是太过震撼,让体育馆里原本昏昏欲睡的避难者们都在瞬间精神了起来。

  “嚯哟!这么大一条鱼!小伙子可以啊!”

  “哎吗这兄弟的体力和水性绝对牛逼,这么大的暴雨天都能抓到这么大一条鱼!”重点是还没死,这就很6了。

  “根据我十年海钓经验,这是一条长鳍金枪鱼,不是蓝鳍黄鳍那种大块头。但这条的体长也快一米了,少说八十斤!

  不过金枪鱼一般在深远一点的海里才有,这小伙子是怎么捞到这么大一条鱼的?”

  “我管他是怎么捞到鱼的呢,我现在就想问他这鱼卖不卖?我连续吃了两天海鲜泡面压缩饼干了啊啊啊,体育馆卖的饭菜又没滋没味的还不新鲜,我就想吃新鲜的鱼片或者烤鱼啊!!”

  最后开口的那个青年算是说出了许多人的心里话——鱼鱼那么好吃,谁不想吃个新鲜呢?

  而且几个眼尖的人还发现那长发帅气的小哥背后还有个小背包呢,重点是背包还在动!

  这代表了什么简直不言而喻啊!

  于是当下就有几个性急又财大气粗的人快步向着苟富贵走去了,走得最快的还是暂住在第一排、刚好在苟富贵单人帐篷斜前方的那个土豪小伙儿。

  “兄弟!牛逼啊!”土豪小伙儿上来就认兄弟:“咱废话不多说,三千块钱买你个鱼头行不行?现金!现付!要是兄弟觉得现金不行我用手上的戒指跟你换!”

  这土豪小哥说着就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看中哪个随你挑!弟弟我现在就想吃顿新鲜的,兄弟你就可怜可怜吧!”

  于是苟富贵就看到了那亮瞎他苟眼的一双手——

  在这兄弟十根还算修长的手指上,愣生生被他套了二十个不同款式不同材质的戒指。这些戒指从黄金、铂金、钻石到红宝石、蓝宝石、绿宝石、珍珠等等,可谓是做到了什么款式和材质都来一份的齐备。

  而这些戒指虽然样子不同,但却是普通人也一眼能看出的精致华丽,总而言之一个字:贵。

  苟富贵看看这双手,又抬头看看这位土豪小伙儿,就像这小伙儿真心实意地佩服他抓鱼一样同样真心实意地夸了一句:“兄弟,人才啊。”

  这兄弟提前做了他准备下个末日做的事儿!而且还翻了花样儿。

  毕竟他最多就是戴十个金戒指而已。

  土豪小伙儿嘿嘿笑了两声:“哪里哪里,不才金满堂,也就是家里祖传种地的,小有薄产而已。”

  苟富贵听到这名字又没忍住扬了扬眉毛,富贵满堂,他和这土豪兄弟还真有点缘分。

  “好了兄弟,我这手上的戒指你看上哪一个了?随便你要哪一个都行,我就想吃个新鲜鱼头。”

  体育馆里既然有卖大锅饭的,自然也就可以给人开小灶。只要把新鲜的食材带到临时的食堂出点加工费或者舍一点鱼肉,这么大一个鱼头至少能够让金满堂好好的吃个两天。

  虽然金满堂手上戴着的那些戒指任意一个的实际价值都超出了他所要的大鱼头很多,但在现在这个恶劣的天气情况下、在未来不知道还要在体育馆憋几天的情况下,这样的交易倒也不显得太离谱了。

  苟富贵又看了一眼那一手的戒指,特别不亏心地选了那颗赤红如火的红宝石戒指。

  当他选定这颗戒指的时候能够明显地看到金满堂脸上露出了相当肉痛的表情,但这表情也不过是瞬间,金满堂二话不说的就摘了那颗戒指直接套苟富贵食指上了。

  “好了兄弟,这颗烈焰之火是你的了。”

  当初他拍下这颗红宝石戒指的时候,可是花了真金白银的五十万!

  但五十万又怎么样?金满堂在经历了昨天晚上的那场把他的别墅都给拍塌了的大风暴之后,就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从现在开始金钱就要不值钱了,食物和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在逃走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带上他的黑卡和多少纸币,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所有的戒指、饰品都戴上了,贴身的内衣裤里还揣了三根金条。

  他要在这些东西还值钱的时候,用它们换取更好的物资。

  他当然知道现在一颗戒指换鱼头他亏大了,但能换总比不能换好。

  他由衷地希望不会有一根金条都换不来一块面包的时候。

  金满堂的干脆利落又让苟富贵多看了他一眼,他十分看好这位满堂兄能苟到最后。

  苟富贵也不耽误时间:“走,跟我去食堂,让大师傅给你把鱼头切下来。”

  金满堂顿时就不肉疼了,一双眼死死地盯着那金枪鱼的大脑壳子、那目光仿佛在看热恋中的情人。

  而有了金满堂这第一个交易成功的,后面跟上来的几个富豪顿时也有了底气,一个个快步地跟着富贵美人往食堂走,同时报上自己的价格和看中的部位。

  “这位小兄弟啊,我花一千块钱买你一块金枪鱼腩怎么样?不多我就要两斤就行!

  家里的孩子这两天都有点上火了,食堂里的饭菜又不够新鲜,就想吃点鱼补补。”

  “小哥!两千块钱买鱼尾巴成不成?我家老爷子这两天受凉了身体不好,再不吃点儿营养的东西就顶不住了,我这做人儿女的怎么也不能看着老父亲受罪啊!就要个鱼尾巴炖炖汤!行不?”

  “帅哥!我这边没带现钱,用脖子上的金项链跟你换几斤鱼肉可以吗?我这项链当时买的时候可是小一万呢!就换你五斤鱼肉可以吧?”

  随着苟富贵扛着金枪鱼越走越深,追上来想要跟他买鱼肉的人也就越来越多,甚至到了最后还有人想白要苟富贵抓来的鱼肉,理由就是这么大一条鱼反正他一个人也吃不完。

  说这话的一对中年夫妻被苟富贵用非常嘲讽的眼神儿看了一眼,然后完全无视了他们就走了。

  但这一对中年夫妇就好像没有看到这眼神一样,依然速度极快地跟着苟富贵他们一行人进了食堂。

  体育馆食堂里的大师傅已经从徒弟那里得到了有人抓了一条大金枪鱼回来的消息,他心里也很高兴都已经磨了好几分钟的刀了。

  其实体育馆安全区储备的各种食材还是很多的,只不过因为不知道这场大暴雨会持续多久、加上来体育馆安全区避难的人比上面一开始预想的多,所以每天的饭食就被严格控制了。

  吃饱是肯定能让大家吃饱的,但想要大鱼大肉那是绝对不可能了。能有这么一个加餐开小灶的机会,大师傅也是挺期待的。

  当苟富贵把他抓到的金枪鱼重重地放在砧板上的时候,那鱼还很是不甘地甩了两下尾巴。

  其实苟富贵能够抓到这条鱼也算是鱼运气不济——这是一条随着海啸风暴上了岸游了街的鱼,初到新地盘显然这调金枪鱼还不了解人类街道的复杂多样性,在苟富贵半趟水、半潜水捞螃蟹和贝壳的时候,这条金枪鱼刚刚从卡住了它的灌木里奋力地游出来,然后就一脑袋撞在了前面停着的小轿车上。

  巨大的动静引来了苟富贵的注视,然后在鱼还晕着的时候,开启了海獭血脉的人形海獭富贵,就上手给了这金枪鱼一板砖。

  当那一板砖精准地砸在金枪鱼脑袋上的时候,海塔富贵的第三个天赋技能“锤打大师”直接被触发,伤害力加成之下,金枪鱼就扑街了。

  虽然没死,却也奄奄一息,无法再挣扎了。

  “嚯!小伙子用板砖杀的鱼啊!看着脑袋砸得,四四方方一个坑呢。”

  大厨先是很愉快地把金枪鱼从上到下摸了个遍,然后又赞赏了苟富贵的板砖技巧。

  在说话的时候他精准的找到鱼头下方的位置就要切,苟富贵却在这时候道:“师傅,再往下十厘米的切吧。”

  好歹这也是红宝石戒指换的鱼头,总要多给点肉。

  金满堂听到这里喜笑颜开,用他那即便缺了一个戒指依然能闪瞎人眼的手拍了拍富贵儿的肩膀:“够兄弟!”

  然后金满堂就得到了一个大大的鱼头,少说也有二十斤。

  之后苟富贵又卖了鱼尾巴和一块鱼腹分别给那两位家里有老人和孩子的买家,而剩下的鱼肉他就不准备再零卖了。

  “师傅,你把最好的鱼腩鱼腹肉给我切下来,剩下的肉就全卖给咱们食堂了。交给食堂处理也能给更多人加个餐不是,钱的话您看着给不白送就成。”

  切鱼的大师傅本来也是打算要买鱼的,这会儿听到苟富贵这么干脆地要卖又不乱要价,顿时就对这扎着马尾的小子生了几分好感。

  “你小子干脆,那咱们这边也不坑你,现在肯定不能按市价来买鱼,给你钱的话又像是在坑你。”

  “这样吧,我们用三个苹果、四个椰子、再加两个菠萝跟你换。现在水果也是紧俏货了。”

  苟富贵完全没还价直接点头同意了。

  就像这大师傅说的一样,现在钱已经有点不太好用了,还是以物易物更公平点。

  于是,最后苟富贵就得到了一大盘大师傅倾情制作的金枪生鱼片,剩下的金枪鱼肉就被他连带着那一盘生鱼片给带回了帐篷。

  水果他可以随时来食堂拿。

  跟着他来想要占便宜的那一对夫妻最后看到他把鱼全都卖给食堂很是不满,那中年妇人更是直接往苟富贵那边蹭,伸手就想要抓生鱼片。

  不过她的手在中途被另外一只修长有力的手狠狠抓住了,这中年妇人顿时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干什么抓我?你一个大男人的是想耍流氓吗?!快来人啊快来人啊,看看这里有人耍流氓了!”

  谢天狼看着那熟练撒泼还顺带给他泼污水的大妈、再看看旁边更加熟练地抡起袖子就要打他的大爷,随手一甩就把大妈给甩到大爷身上,斜眯着的眼里全都是嘲讽:

  “大妈,别碰瓷。”

  “以我的标准,最少也得是他这样的。”

  被谢天狼昂着下巴指着的富贵美人撇他一眼,端着自己的鱼和肉走了。

  他可不想要狼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