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末日]你活不过我吧? > 015(不要妄想驯养獭。你没有海...)

  咚咚咚咚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獭富贵仿佛也能感觉到自己“锤打大师”天赋技能在冒出“+1+1+1+1”的练习经验值。

  反正他是感觉自己的小爪下的平底锅越砸越有劲儿、越砸速度越快,要是有伴奏的话说不定他还能打出一曲欢快的鼓点。

  只是很快就有一只大手伸过来阻挠了他的捶打动作,甚至还想要抓住他命运的后颈皮。

  獭富贵高高地扬起眉毛,虽然獭的小脸上没有眉毛,但这并不影响獭丰富的嫌弃和嘲讽的表情——

  “嗷嗷嗷啊啊艹!”

  tui!之前被你抓住那是爹没有防备,现在你看看你能不能摸到爹一根油光水滑的毛毛?!

  小海獭抱着他的平底锅像是一条滑鱼一样地从谢天狼手下溜走,昂着小下巴、黑葡萄一样的小眼睛看着他,高贵冷艳。

  “嗷!”

  干啥?!

  谢狼人抓了个空脸上的表情有些遗憾,不过他仿佛天生点亮了“顶级察言观色”的技能,哪怕被观察的一方不是人,也能精准地判定被观察者的情绪和行动。

  “圆圆啊~不要这么见外啊。是爸爸哟!”

  然后谢队就收到了对面那只小海獭仿佛忍无可忍地一个嘲讽——

  那竟然是一只努力蜷起旁边几根手爪、只留下最中间那根的国际通用问候手势。

  谢天狼:“……”

  谢天狼大笑出声:“圆圆!可爱的獭獭可不能做出这种不文雅的手势!”

  多有意思啊,在能开□□粗、海底购物、平底锅砸鱼之后,这小东西竟然还会对他比中指了。

  然后谢天狼就心情大好地提着刀,一边笑一边抬手就把刀砍进了昏迷剑鱼的脑袋里。

  一刀毙命。

  一条海中霸主就这么着死于人类险恶的算计和海獭的背刺。

  “……艹嗷……”

  这一刀惊得苟富贵下意识缩回了自己的中指。并且再次断定面前的这是个狼人。

  还是个脑回路奇葩的狼人。

  一般情况下就不要和这个家伙硬碰硬了,不然怕是要被他杠到底。啧。

  “好了。总算是抓到了一条比金枪鱼还大的猛鱼。”谢天狼说着混不在意地随便找了一条沾水的毛巾绑在了自己血肉模糊的左手掌上。

  然后他右手就向着那条巨大的、足有三米的剑鱼而去。

  苟富贵以为他要拖走剑鱼,就漂在水面上看他行动。

  谁知道这家伙不做人,中途猛地向前一扑、伸手就把他整只獭给捞进了怀里!

  “艹嗷?!”

  “好了好了别乱动,免费的人形座椅给你趴你还不愿意?还自带恒温取暖功能,不要挑剔。”

  谢天狼按着不停挣扎地獭富贵,还是捏上了他的后颈皮,问了一句差点让獭富贵撅过去的话:

  “圆圆,你成精了吗?”

  獭富贵在瞬间瞪大了双眼,这个灵魂一问实在是太突然太不可置信了,以至于苟富贵虽然很快的就开始装傻啊啊啊叫,但那瞬间的僵硬和震惊,还是无法逃过谢天狼的感知和眼睛。

  谢天狼笑了。

  “所以那你能变成人吗?比如变成一个长发、凤眼、高鼻梁的大美人?”

  苟富贵:“……”你那个比方是不是太有指向意味了?!

  电光火石之间苟富贵鼻头冒汗、脑筋急转,最终嘲讽出声:

  “变成人个鬼啊!不要把爸爸和愚蠢的人类相提并论!爸爸油光水滑的毛毛就是最好的,为什么要变成人、还要长没用的长头发??”

  “嗷嗷快放开老子别等着老子带着海獭大军沉了你!!”

  在彻底掉马和伪装成精之间,富贵美人艰难地选择了后者。

  谢天狼看着终于不再装傻嗷嗷叫、开始对着他疯狂输出逼逼的小海獭,那锐利如狼的双眼仔仔细细地盯了獭许久,最终才点了点头。

  “好吧。看来你是一只能够听得懂人话的气运海獭了。”

  獭富贵高昂起小脑袋:“听懂人话怎么了?大海都要淹没陆地了,你们人类还把自己当根菜呢?”

  “是个有语言天赋的獭都能听懂你们的人话!”

  谢天狼又笑了笑,把獭富贵放在他肩膀上,这一次看起来是真的在拖那条剑鱼了。

  “那之前我在海边昏迷了,是你把我拖上岸的吗?”

  一直没放松的苟富贵听到这话在心中冷笑,就知道你这家伙还在挖坑。

  “爹又不是海豚,还把你顶上岸呢。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在海边漂着了,想要喝点肥宅快乐水结果偏偏又碰上你这个阴魂不散。”

  “嗷!”晦气!

  谢天狼面对小海獭的时候仿佛格外宽容和愉悦,他一边拖鱼一边道:“这就是缘分啊。圆圆,别挣扎了,你注定是我的獭。”

  獭富贵非常配合地干呕了几声,然后转过他的小身子把被剑鱼刺穿的他的购物大网兜给重新捞了出来。

  大网兜里面的情况惨不忍睹。不但本身破了个大洞,肥宅快乐水、牛奶肉罐头还有他的零食大礼包全漏了进水了。

  气得暴躁獭獭在原地啊啊了好几声,两只小爪狠狠地敲着漂在他旁边的平底石锅。

  “晦气!!”

  獭富贵的黑葡萄小眼瞪着谢天狼。

  谢天狼干咳两声,他这次倒确实是给自家圆圆带来了无妄之灾,而且最后能够成功搞定这条大鱼,圆圆也是功不可没的。

  “好了别生气,我帮你把网兜重新捞满行不行?保证还有肥宅快乐水、奶粉和肉罐头。”

  獭富贵小眼盯着他阴沉沉地补充:“还有薯片辣条巧克力,一个都不能少。”

  谢天狼伸手用右手拍了拍额头,忍俊不禁。

  “你都是从哪儿知道这些东西的。垃圾食品少吃,海鲜滋补不知道吗?”

  “老子吃了一辈子海鲜了!大水都淹了超市了就不能换换口味吗?!”

  谢天狼终于大笑,无话可说。开始下水去给他的圆圆捞零食。

  苟富贵看着男人高大而修长的身体像一条有力的鱼一遍一遍的潜入水中再浮上来,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或许这家伙和他一样是个萌物控?看见可爱的小东西就走不动路?

  不过他到底还是没让谢天狼下潜第三次。

  “好了好了不用你捞了。又慢又没有效率。”

  “扛着你的这条大鱼赶紧走吧,再不走就要血染超市了。”

  谢天狼刚把两罐奶粉放进网兜里,闻言看了一眼自己血肉模糊的左手。

  “圆圆是在关心我?”

  獭富贵翻了个白眼。

  谢天狼伸手快速撸了一把獭富贵的小脑袋:“这点小伤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獭富贵看着那已经被雪染红了的整条毛巾,抽了抽嘴角。

  你的小伤和我的小伤认知肯定不一样。

  谢天狼到底还是重新把獭富贵的购物网兜给补满了。

  然后他才找了条绳子捆住剑鱼,拖着它往外游。

  “圆圆,跟我一起回去?爸爸喂你吃烧烤大剑鱼肉。喷香!”

  獭富贵毫不犹豫地拒绝,并且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男人:“你让一只海獭跟你上岸?你被捅坏了脑子吗?”

  “愚蠢的人类啊!连你们的超市都是我们大海的了,离陆地成为大海还远吗?”

  谢天狼:“……”

  艹。这话好有道理,他竟然没法反驳。

  “咳,那我可以捞鱼给你吃……”

  獭富贵不屑地摆摆小爪子:“有点自知之明,到时候谁养谁还不一定呢。”

  “看在咱们共患难了两场的份上,回头要是你在海里漂着活不下去了,本天命之獭可以考虑养一个人宠。”

  谢天狼:“……咳!”

  “行了不要浪费时间了,时间就是生命!先走一步。”

  “不要妄想驯养我。你没有海洋,也不是海王!”

  然后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谢狼人就看着那只骄傲又得意的小海獭扭着他的小屁股、拖着那一网兜的食物快速游走了。

  好一会儿他才有些无奈地笑出声:“真是一只潇洒野獭。”

  不过这样也好,海獭就应该快活自由的生活在海里。

  ……如果它真的只是一只海獭的话。

  在苟富贵离开之后谢天狼也没有耽误时间,虽然他在自家圆圆宠物面前一直都是猛男狼人人设,但手上的伤多少还是要消毒处理一下的。

  而且捕获一条剑鱼确实费了他很大的力气,是时候回去休息了。

  别的不说至少这条海中猛鱼,绝对比那位富贵美人抓的金枪鱼大、多、了。

  谢天狼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

  而等他的身影再也看不见的时候,早已经游走的獭富贵又苟苟祟祟地回来了。

  “真是阴魂不散谢狼人,还得让我回来多跑一趟。”

  苟回来的獭富贵在第一时间确定了周围没人,迅速从富贵獭獭变回了人。

  他用最快的速度抓出了自己藏在储物柜里的小背包,快速套上衣裤。然后才呼出一口气。

  他在商场外的一个渔具店里找到了新的渔网,用新的渔网替换了那个烂了个大洞又被谢天狼重新补上的大网兜,最后从漂浮的水面上拽了两件轻薄的防晒衣搭在他的渔网上,才扛着渔网往回走。

  一路上苟富贵看到了不少和他一样外出寻找食物的人。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两三个结伴,他们看到苟富贵身后背着的那个明显很大的包袱都露出了探究的眼神。

  但在这个时候,还不至于有人会抢。

  即便如此苟富贵也加快了往回游的速度,这个城市正在被海水淹没,秩序也随着海水的上涌而逐渐混乱,不要挑战人性。

  打开了海獭血脉天赋的苟富贵游泳速度很快,即便他比谢天狼多拐了一回路,但他却几乎是和谢天狼前后脚的到达体育馆安全区的。

  本来苟富贵身上背着的那个大包裹很引人注意,但……

  该怎么说呢,对比出大小?

  当谢天狼半拖半扛着的那条长三米、重三百斤的海中猛鱼一出,没有人可以再把目光从海中猛鱼的身上移走——

  “卧槽!!”

  妈妈,快出来和我一起看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