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末日]你活不过我吧? > 18(你瞅啥?要你管!不服就干...)

  【蜜獾富贵:非洲大陆我最凶!

  特性/技能:

  1,利齿银发白披风!

  完全变身: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手爪牙齿锋利、攻击性强。因为皮毛光滑且韧性极佳,能够很好的防御来自外部的撕咬与攻击。

  血脉加成(初级):头部背部防御力增加30%,全身防御增加20%。手爪指甲攻击加成30%,牙齿锋利度加成20%。

  2,毒蛇辣条。

  完全变身:几乎可抵抗所在区域所有毒蛇蛇毒,无聊的时候吃个毒蛇辣条甜甜嘴吧~

  血脉加成(初级):可抵抗、消化所有有毒物质毒性30%。蛇毒全免疫。自愈能力增加20%,多吃蜂蜜可快速回复体力。

  3,唯手熟尔(弱点攻击)。

  完全变身:战斗经验丰富,善于发现敌人的弱点。比如会毫不犹豫地攻击敌人的蛋蛋。

  血脉加成(初级):弱点攻击时暴击加成50%。

  4,无效特性:你瞅啥?!

  脾气暴躁,战斗时不用脑子,不接受一切挑衅。因此可能会影响一些智商。

  发型颜色会有微妙变化。

  战斗吧!我们无所畏惧!!】

  在苟富贵拍下手腕的那一瞬间,他的气势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只是因为这变化只在瞬间、周围的雨幕太大又遮挡了视线,那向着他冲过来的三个壮汉在冲到苟富贵面前看到他那忽然变白了一部分的长发的时候,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但对于苟富贵来说,变化简直是翻天覆地的——

  在蜜獾血脉加成的影响下,他能明显感到自己变得有力坚硬的背部、以及长长了一些变得锋利的指甲。

  此时他整个人都好像充满了力量,仿佛能够一拳打死一头大象。而原本看起来很凶狠健壮的大汉在他眼中却显得弱小、缓慢起来。

  就这样的货色,竟然也敢对着他伸出毫无用处的拳头?

  人形蜜獾富贵的心中在瞬间就生起了巨大的愤怒和戾气,太岁头上也敢动土!连老子也敢挑衅!真TM的活得不耐烦了!!

  然后在为首的那个络腮胡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人形蜜獾富贵堪称精准地、轻易地躲开了他打过来的拳头,同时出手如电、五指成爪状直接就对着络腮胡的眼睛和脸部抓去!

  当络腮胡感受到眼睛和脸上传来的剧痛之时,他的眼皮已经被刮掉、整个左半张脸被挠出了五条极深的血痕、最严重的一处甚至被生生的挠掉了一块肉。

  “啊啊啊啊——”

  络腮胡难以忍受的惨嚎了起来,另外两个冲过来的人也因为这叫声而停顿了瞬间。

  但他们敢来打劫本就不是什么善茬,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另外两个人用更快的速度攻向苟富贵,其中一个人手上还握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

  这把水果刀看起来也特别眼熟。

  双人夹击,苟富贵选择避开左边更有威胁的水果刀,只是这样一来他就不可避免地要被右边那个过分敦实的矮胖男人给打到。

  苟富贵直接背过身用自己的后背硬接了矮胖男人的那一拳。

  这一拳带着矮胖男人冲击和愤怒的力度极重,当他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苟富贵的后背上的时候,矮胖男人露出了凶狠得意的神情——

  硬生生吃了他这一拳,这瘦高的小白脸背都要被他打折了!!

  但很快他脸上得意的表情就凝固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茫然和让他难以忍受的反作用力疼痛。

  矮胖男人:“我艹???”

  为什么他明明打在了这小白脸的身上,却感觉好像打上了一堵肉墙?!

  矮胖男人难以接受的龇牙咧嘴,而此时的苟富贵同样也呲着牙咧着嘴,但他的神态和模样却比矮胖男人要凶狠疯狂的多。

  那打在他背上的一拳确实够狠,但加成在他背部的百分之三十防御力却足够让他从被那一拳直接打伤而变成勉强挺住。

  他没有管背后那个抡着拳头的矮胖男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对面拿刀的那个高个儿身上。

  他已经躲开了那明晃晃的水果刀一次,在那持刀的高个子还不停地挥着刀向他劈砍过来。

  这时候被他一个照面就爪伤了面部的络腮胡也更加凶狠地向他攻击过来,三个人一起围攻他一个,情况对他非常不利。

  苟富贵在之后又硬生生地躲了三刀、回了两爪、挨了三拳。

  由于每一次都是背部防御,他现在还能好好的站着。

  但这种情况再持续个三五分钟、一旦他的要害或者身体其他部分受伤,他可能就没有多余的体力和精力对抗了,所以……

  “□□大爷!!!”

  越来越暴躁愤怒的人形蜜獾富贵一声怒吼,整个人的身形直扑那个拿着刀的高个子男人,在那男人大惊失色举刀劈来的时候他直接抬起右臂硬接了那一刀,同时以手成爪锋利的指甲狠狠地抹过这高个子男人的脖子!

  “啊啊——呃、呜!!!”

  高个子的男人凄厉地尖叫一声,却很快发现他好像发不出来声音了。他惊恐地伸出左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觉得这时候右手上剧痛传来、他手上的水果刀被抢走了。

  愤怒的人形蜜獾富贵以自己左臂重伤的代价,换走了持刀高个子青年手中的刀和他整个人的战斗力。

  然后得了刀又挨了两拳的苟富贵脸上的表情愈加疯狂,当他凶狠地一刀反手划出去、直接划烂了矮胖男人的拳头的时候,他一边狞笑一边舔着自己的胳膊的样子瞬间就给了对面两人巨大的心理阴影。

  矮胖男人在瞬间就心生退意,他甚至抖着自己的拳头不敢在这时候大声喊叫。要不是络腮胡还在这里他怕是就要拔腿就跑了。

  络腮胡此时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他万万没想到以为是毫无难度的抢的小白脸竟然会是个这么硬又狠的茬子,这时候的他有一瞬间也想转身就跑,但他却大吼一声喊着胖子和捂着自己脖子的高个更凶狠的冲上去。

  ——就这小子的疯样,绝对是睚眦必报的人!

  事情既然不能善了,那就一定要斩草除根!

  他就不信他们三个打一个还打不过这长头发白毛的小白脸!

  ……但最后他们真没打过。

  被抓了脖子的高个子几乎丧失了战斗力、领头络腮胡的左脸也影响了他的视觉和判断,再加上一个看起来很壮敦实却很怂、随时都想逃跑的矮冬瓜,哪怕他们是三个人,在疯狂獾富贵的拼命式狂风暴雨的打法下没撑过五分钟。

  当苟富贵差点一脚踢爆了矮胖男人的蛋蛋、手上的水果刀划伤了络腮胡的右脸之后,矮胖男人几乎是涕泪横流的大吼着老子不打了捂着自己的裆部一瘸一拐的跑了。

  而高个子男人早就已经中途脱出,心中无比后悔又痛苦的往体育馆去,他害怕死了。怕自己的脖子失血过多而死亡!

  最后只剩下了面目全非的络腮胡男。

  当苟富贵的匕首在他身上划出第七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之时,他也咆哮一声在苟富贵下意识的防备中,转身就跑!

  他逃跑之时的心情和高个男一样惶恐,甚至还多加了几分悔恨——为什么要选定这个小白脸打劫?!他看起来再怎么像个女人终归也是个男人!还是个出手抓到一条大鱼的男人!

  早知如此,他们就应该更稳妥一点,去找老弱妇孺抢啊!

  现在好了,东西没抢到还被那小子记恨,最重要的是他们三个都受伤了,这些伤势在这样的天气和体育馆简陋的医疗条件下,对他们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啊!

  络腮胡徐猛心中充满了怨毒,但此时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还要首先保住性命。

  直到拦路打劫的三个人都跑了,人形獾富贵还处于强烈的被挑衅的愤怒中。

  他一边骂骂咧咧地甩着水果刀上的血珠顺带放进积水里洗一洗,一边不爽地舔自己的伤口。

  “小垃圾!打不起吧?”

  “你向天借胆敢抢你贵祖宗。”

  “以为跑了就能安生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回到体育馆爹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人形獾富贵骂骂咧咧,但他同时也感受到了打架之后身体极度的疲惫。

  好在血脉加成的技能二“毒舌辣条”可以加速他身体的自愈恢复力,没让他在打完这一架之后就直接晕倒。

  然后獾富贵就想转身继续去拉他的大行李箱往回走,却因为挨了好几拳、低温失血没忍住踉跄了一下。

  “……啧。”

  虽然没晕倒,但是也好累啊。

  在苟富贵准备躺平先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他再次撞到了那过分结实却温暖的胸膛上。

  还是那有力的手臂把他揽住,头顶上就响起了一个低沉中又带着些无奈的声音。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遇上打劫不会先跑然后去喊援兵吗?”

  “非得跟别人硬刚、”

  然后谢天狼的话就被暴躁富贵直接打断。

  头顶的长发莫名白了一半的富贵美人抬头,凤眼里全是凶光:

  “闭嘴!聒噪!”

  谢天狼低头看他:“???”

  “你瞅啥?反正老子打赢了。要你管?”

  谢天狼看着倒在他怀里明明已经力竭虚弱,气势神态却比之前嚣张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半白发美人,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他的直觉在疯狂大叫:

  这家伙哪儿哪儿都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