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末日]你活不过我吧? > 019(将崩。)

  当谢天狼带着苟富贵趟水回来的时候,打劫苟富贵的那三个人已经在医疗室了。

  那三人回到体育馆时候的惨样让守门和住在体育馆前排的人大惊失色,以至于苟富贵和谢天狼回来的时候收到了许多异样又戒备的眼神。

  无论是谢狼人还是富贵美人都是感觉非常敏锐的人,更别说现在富贵儿还是人形蜜獾富贵的状态,自带暴躁buff。

  于是当有人看向他们的时候,就算富贵美人相当没有力气,依然凶神恶煞、眉毛倒竖地瞪了过去:“你们瞅啥呢?没见过爹这么厉害的人吗!?”

  接收到獾富贵那凶凶目光的人,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立马转过了头,就连门口的看门小哥都变了脸色,看富贵的眼神变得相当复杂。

  苟富贵处在暴躁之中没有多少感觉,但拖着他的谢天狼却察觉到了这些人的异样。

  通常情况下就算是苟富贵对着别人瞪眼放凶,但看在他这张相当俊美的脸的份儿上,那些人也不应该示弱的这么快。这就像他们已经认定苟富贵是个凶残招惹不起的人一样。

  谢天狼想到这里就对着神色复杂的看门小哥说了一句:“我之前在路上碰到有三个人打劫他,他奋力反抗身上受伤了。医疗室在哪里?”

  当谢天狼的这句话说出之后,看门小哥的眼神又变了一变:“是他被人打劫了?!但是之前那三个人都说是他打劫了他们啊?还说他抢走了他们的行李箱。”

  谢天狼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神色,而暴躁美人顿时更加暴躁:“开什么玩笑呢爹打劫他们!他们是比我有钱还是比我能抓鱼会游泳长得好啊?!”

  “而且你们是瞎的吗?我不相信没人看到我帐篷被他们翻了,我帐篷里还有我昨天辛辛苦苦捞回来的许多食物呢!”

  苟富贵这样一吼看门小哥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怎么想苟富贵都是没有必要抢劫别人的人。而反过来他的东西太多,又是自己一个人就很容易被别人抢。

  其他竖着耳朵听的体育馆里的人也在这时候反应了过来,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金满堂更是在这个时候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一句:

  “啧啧啧,三个人抢别人一个还没打过。回过头来还反咬一口,真是没见过这么恶毒的人啊。”

  “被他们盯上可就惨了,还是小心点吧。”

  所有人的脸色就变得更不好了。

  而在这个时候,从另一边走来了三个穿着保安服的、身材高大的体育馆员工。他们先是看了一眼谢天狼、又看了看左臂流血身上也很狼狈的苟富贵,请他们去医疗室走一趟。

  毕竟这件事情性质恶劣,甚至都快到伤及人命的地步了,总要弄个清楚。

  然后在医疗室里,苟富贵见到了那三个想打劫他的傻叉,以及看到了他们拙劣的颠倒黑白和耍无赖。

  那个被他一爪子抓破脖子的高个子虽然已经被做了包扎、止了血,但因为失血过多、那一爪差点就伤及到他的动脉,现在浑身高热的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

  剩下络腮胡脸上包了一圈纱布、身上的刀伤也被处理,看起来就像是个绷带没包全的劣质木乃伊。

  矮胖子到现在还面色惨白的弓着身体,看到苟富贵的时候身体弓得更加厉害了一点、还忍不住向后退了退。显然暴躁富贵的那一脚弱点攻击不光是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还给他带来了极其强烈的心理伤害。

  “管理员,你们要为我们做主啊!我们三个好不容易找回了一箱子东西,我们在半路上打劫。你们看看我们三个被他伤的有多狠!这家伙就是个疯子啊!”

  “你们看他还染着非主流的白毛!说不定他身上还有纹身呢,这种危险人物一定不能让他在体育馆呆着啊!他太可恶了!”

  暴躁富贵又想跳起来骂人甚至是打人了。

  但他却知道在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他自己,才能继续苟住。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但小眼神还非常凶残:“别他妈在这里乱逼逼!老子就两句话!”

  “看体育馆里的监控,你们翻没翻我帐篷?”

  “那箱子里都有什么东西,敢和爹一起默写下来吗?!”

  暴躁富贵的话说出口之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矮胖子和努力卖惨的络腮胡都被噎住。

  就算他们再傻也知道这两点他们狡辩不了,而体育馆的三位保安看到他们的反应自然也就明白谁在说谎了。

  于是在这天晚上,体育馆安全区对于这种恶劣的打劫、翻其他人帐篷的行为做出了公开的通报批评,表示那三个人已经受到了惩罚。

  然后强调如果再有其他人做出类似的破坏公共安全和秩序的行为,他们一定会被严厉惩罚,严重的还会被驱逐出安全区、并且没收身上的一切物品。

  通报批评连续重复了五次,确保每一个在体育馆避难的人都听到了里面的内容。

  这样的通报显然是有一定震慑效果的,至少在这天晚上前几天里不考虑他人情况、特别喜欢大声嚷嚷没事找事的人都少了很多。

  就算受灾了,秩序还没崩毁。人的自我约束就不能放弃。

  苟富贵被谢天狼扶着回到了他自己的帐篷,他看出来谢天狼对于他的头发突然变白、还有突然长长的手指甲很有些在意。但这狼人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多问一句,只是问他身体能不能支撑、需不需要他帮忙。

  这样堪称体贴的行为哪怕是加了暴躁buff的人形獾富贵都没能逼逼他,还被刷了一点点好感,最后苟富贵摇了摇头说了句感谢就让他走了。

  一个晚上,人形獾富贵那加20%的自愈加成足以让他的身体恢复大半,就连他左手臂上那最严重的刀伤都已经开始结咖了。看着自己的左胳膊,苟富贵在心里狠狠地撸了一把他拍摄的那个蜜獾的脑袋,果然是战斗中的王者,同等体积之下无敌啊!

  光是这个加成的自愈力,就能够让他在很多危急的情况下苟住命。更别说獾獾还能抗能打能防毒。

  绝对是末日苟命必备萌宠了。

  不过现在他要解除蜜獾的血脉加成、重新换上海獭的血脉加成了。蜜獾能打能抗能苟,但在非洲大陆生存的獾獾,还是很不擅长游泳的。

  于是,第二天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富贵美人又是一头顺滑浓密的黑长直马尾了。

  这已经是入住体育馆的第五天,距离一开始体育馆安全区公告的“七天海啸风暴”时限只剩两天。

  但在这天出去寻找物资的时候,苟富贵看着已经快要淹到体育馆大门的积水、还有头顶一直阴沉这么多天以来一直没有放晴的天空时,心里还是沉重起来。

  这样子都不像是在两天内能够结束暴雨、积水下降的程度啊。

  苟富贵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

  然后事情也在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第五天苟富贵找到了一箱密封的很好的急救药箱,珍重地放进了他只有三个篮球大的随身空间小兜兜里。这急救药箱直接就占据了一个篮球空间。

  而后考虑到他的蜜獾富贵可以靠着蜂蜜快速回复体力,他把之前放巧克力糖果炼乳的篮球空间塞进了十二瓶不同品牌的高端蜂蜜。并且在心里祈祷这些蜂蜜全都是真货而不是果糖调制的假货。

  不然他灌下一瓶蜂蜜等着恢复体力呢,蜂蜜是个假的,他就恢复了个寂寞了。

  最后他还剩下一个篮球空间,里面装的都是水和压缩饼干了。虽然他也想装更多更好吃的东西,但他的海獭初级空间实在是太小,只能装最重要的了。

  第六天苟富贵游了很远,终于在一个比较偏的水上用品店里找到了两个捆绑起来的充气皮划艇。他非常宝贵珍惜的用两个防水袋子包住了它们,还把其中的一个充气皮划艇给藏在了体育馆旁边街道的一个被水淹了的书店里。

  他得做好两手准备。

  然后,终于到了第七天。

  所有人都眼带希望地看着天空,期待已经一周没有见过的太阳撕破云层、照耀大地。

  然而早晨他们失望了。

  中午大雨还在下。

  到下午的时候大雨似乎微微的小了一些,看门的小哥都露出了振奋期盼的神情。

  可到了第七天的晚上,雨一直没停。

  体育馆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难以言说的沉默和沮丧,甚至还有人承受不住心中的压力变得愤怒和暴躁。

  “为什么雨还没有停?!你们不是说了今天雨就会停的吗?!”

  “体育馆里太潮了,我孩子身上都起湿疹了啊!”

  “这里还能继续呆下去吗?要是雨一直不停,咱们整个南海市会被雨水和海水淹没吗?!”

  本就已经浮躁的人心更加不稳。

  而这种不稳定在接下来的几天持续的累积,到第十三天海水淹没体育馆大门的时候,到达了顶端。

  “艹!!这他妈还怎么活啊?!你们还要在这里呆着等死吗?!”

  “负责人呢?给个话啊!上面难道就没有对这边的灾情有什么说法吗?!雨一直不停的话,为什么不派船来接我们啊!”

  “就是啊,国家不能不把我们这些沿海城市的人命不当命吧!雨不但没停反而更大了,你们要想想办法啊!”

  入住体育馆的第十三天早晨,一层帐篷进水的人开始愤怒。而苟富贵看着他被淹了的床垫和睡袋叹了口气。

  这里最终还是不能呆了。

  当体育馆里的人愤怒争吵了好几个小时后,体育馆的大喇叭终于开始播放。

  【全体体育馆避难者请注意!接上级指示,三小时后会有十八艘艘大型客运、货运游轮在南海市东、南、北三大港口入港,接应南海市水难避难者。听到广播之后请大家尽快收拾行李装备,前往距离我们最近的南海北港!】

  当广播落下之后,体育馆内的所有人都开始了疯狂地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