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末日]你活不过我吧? > 20(于是,天狼星也亮了。...)

  20

  哪怕是再怎么沉稳有风度的人,在生死面前也很难保持镇定和初心。紧迫的时间就像是压在所有人头上的大山,谁跑得慢了,山崩之时就只能被碾成肉泥。

  没人想成为牺牲品。

  所以每一个人都在争分夺秒,甚至浑水摸鱼、趁火打劫。

  “哎你怎么能抢小孩手里的食物?!”

  “艹!谁撞我?”

  “怎么回事?我的背包怎么不见了?谁拿了我的背包!!”

  体育馆在短时间里就乱成一团,就算是管理者们大声地用广播播报时间还很充裕、从体育馆到北港口只需要步行半小时的时间,也没有办法安抚焦虑的人群。

  苟富贵在这一群人当中显得稍稍好了那么一些,他从一开始就不认为体育馆能够让他苟到天长地久,自然早做打算。

  当广播响起的时候,他背上自己重新捞到的大号防水背包、又拖着那个高端的大号行李箱迅速走出了帐篷。

  他的帐篷里还有一些食物和零零碎碎的用品,但装不下了他就没有硬装。食物可以再找,就连他拖着的大号行李箱都可以随时丢弃。

  什么都没有性命重要。

  和他速度超不多的还有前面第1排122帐篷的金满堂,这家伙几乎是和他一样的装备——一个背包拖着一个箱子,只是他的那个箱子要比苟富贵的小很多就是了。

  他出来之后第一反应不是向大门冲,而是转头就看向苟富贵的帐篷,看到苟富贵就露出一个笑脸:“富贵兄弟,多个人多个伴儿,咱们一起走?”

  苟富贵对于是自己苟还是和别人一起苟也没什么要求,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最坏的他需要独自一獭海上漂流的情况,而且他总觉得这个世界的“世界核心”并不在海中,和人聚在一起或许能够更容易发现世界核心。

  所以苟富贵也回了个笑:“好啊,满堂兄弟。”

  于是,富贵满堂就凑在了一起。

  他们两人收拾东西的速度已经很快,但却还有四个人的速度超过了他们。在他们两个刚挤出体育馆大门的时候,大门的左边就伸过来一只修长有力的胳膊直接抓住了苟富贵的背包。

  苟富贵在一瞬间摸着自己的腰间向左看去,看到了一张轮廓分明、过分野性英俊的脸。

  “干嘛拉我?”

  富贵美人不是很高兴,心想幸好现在他是人形海獭富贵血脉,要是蜜獾富贵,上去就能干架。

  谢天狼也不多话:“我们有电动快艇,坐吗?”

  那电动快艇是宋三川、秦峰、陆虎三人寻找了七天的成果。虽然过程有点艰难、找到的时候快艇的电机还坏了,但有宋三川这个修理小能手在,总算完成了狼人队长的要求,没被踢。

  苟富贵听到这话半点都不犹豫:“坐!回头送你们四盒巧克力。”

  他虽然有背着充气皮划艇,但这时候时间紧迫,有电动的他为什么要自己动?

  他还顺道拉了一把金满堂。后者毫不含糊:“我支付四袋奶粉!我手上的戒指哥几个随便挑!”

  他说完又怕不保险不能突出自己的价值,最终还是补了一句:“我家祖传种地的,全国都有地。青川高原也有我们家的种植基地!”

  谢天狼听到最后终于神色动了动:“跟上。你家的地救了你。”

  金满堂长长地呼了口气。真是感谢他祖宗十八辈执着种地!

  他们在门口的交流时间很短,说完就直接向着体育馆后的面游去。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在慌慌张张的背着行李向北港口游,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但却还是有一家子人看见了他们不同的游走方向,竟然也避开了人流装作若无其事地跟着他们一起走。

  一开始苟富贵没有发现这一家子人。但谢天狼四个人却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他们,宋三川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家队长用眼神询问要不要搭理这明显想占便宜的一家,然后被自家队长回了一个嘲讽至极地冰冷眼神。

  宋三川就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这一家子可千万别作死,他们这狼队可不是个会大发善心的人。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被钉绑在体育馆右侧角落里的那艘快艇。这快艇并不算大,但也有七个座位可以坐下他们六个人。剩下一个座位还能够放一放多余的行李,已经是很不错的选择了。

  而就在谢天狼他们坐上快艇的时候,偷偷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一家子终于不再掩饰了,为首的那个大妈顿时就叫喊了起来:

  “哎哎!前面的小伙子们!你们等一下等一下!挤挤让我们全家也坐上去啊!”

  “对对对大家都是一起患难的人,关键时候要互相帮助对不对?你看你们都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我和我家老婆子都六十多岁了,你们总要有点尊老爱幼的心啊!”

  “就是呀我们家孙子今年也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呢!你们也找个人下来替换我们吧?”

  这一家子总共五个人,一对大爷大妈、一对中年夫妻、还有一个身高体壮的十五岁孩子。

  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快速向这边游过来,其中那个看起来非常硬朗的大爷还拉开了他的钓鱼竿横放在他旁边的水面上,是打算拦着快艇不让走的。

  苟富贵听着这大爷大妈的声音莫名有点欠揍的耳熟,等他抓着谢天狼的手上了副驾转头一看,发现那开口说话的大爷大妈果然就是之前想要平白蹭他鱼肉的两个人。

  现在他们又想白蹭座位了。真是致力于占便宜从来不放弃啊。

  可惜在这个时候真没人搭理他们。

  不说从这里到北港口并不远,这一家子明明每个人都穿着救生衣也找到了可以漂浮在水面上的洗澡盆,完全可以自己游完这段路。

  就他们这种理所当然的喊话和空手套白狼的态度,就算富贵美人自认为是一个有道德的好青年,也实在是懒得搭理他们。

  潜水艇上的六个大男人集体面无表情的样子狠狠伤了这大爷大妈的心,那老大爷的面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伸手开始愤怒的拍打水面:

  “你们这群小子是怎么回事?没听到我们说话吗?!怎么年纪轻轻就耳朵不好了?!以前你们爸妈没教过你们要尊老爱幼听长辈的话吗?!”

  “快点让出三个位置,我们也没说让你们全下来对不对?但是老人和孩子的你们总要管的吧?!”

  富贵美人翻了个白眼。

  金满堂认真思考怎么会有这么不长脑子对自己的现状没有点逼数的人。关键是他竟然还活了这么多年。

  但另外的四个人对于这种毫无卵用的逼逼就淡定的多,谢天狼开口说了一句坐好。然后脚下油门一踩、方向盘猛地一打,快点就搜一下地飞了出去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好巧不巧的,那一大片水花非常精准的从侧边呲了这一家五口一脸,引来了这一家子疯狂却无用的咒骂声。

  这也不过是人性的一面而已。

  在快艇快速驶往北港口的路上,苟富贵他们还看到了更多的“人性”——

  有一家五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扶着一个澡盆让年幼的孩子和行李在水上漂着往前游的;也有两个老人在前面拉着木桶、身高体壮的大孙子却安心的坐在桶里的。

  有见到其他人行李掉了帮忙提醒甚至搭一把手的,却也有看见别人行李掉了立马上前抢为己有的。

  好在或许是因为希望还在,一路上虽然有并不光彩的抢夺,却没有发生什么流血事件。

  也有人想要扒上快艇,但快艇的速度太快还是没赶上。

  不过这快艇的最后一个座位最终还是坐上了人,那是一位面色苍白拉着幼童的女性。

  苟富贵他们的快艇路过的时候,这位女性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趴在孩子的浴桶边上,而坐在浴桶里的孩子正在撕心裂肺的哭。

  路过的人都以为这个女人已经死亡,那这个孩子必然也活不成。谁沾手谁就等于沾上了麻烦。

  但苟富贵却在路过她们的时候向后看去。人形海獭富贵的血脉加成也少许提升了他的嗅觉和听觉,他听到了那个母亲的哽咽和话语。

  “宝宝别哭……妈妈休息一下……妈妈休息一下就把你送到船上……”

  “妈妈死也要把你送到船上……”

  苟富贵猛地伸手抓住了谢天狼的胳膊,他在想或许可以说服一下这个人去救人,不行他就自己下水去救那位母亲。

  但他还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和谢天狼锐利的双眼对上,这人就看着他笑了一下,然后直接转向、来到了那昏沉不动的年轻母亲的身旁。

  “陆虎把人带上来。为母则刚,她还活着呢。”

  陆虎大声应是一下子就跳下水把昏沉的母亲抱进了快艇里,那年轻的母亲即便是半昏迷的状态双手还死死的抓着澡盆,费了陆虎很大的力气。

  直到陆虎把澡盆里哭闹的孩子和那少得可怜的行李都塞进她怀里,这位母亲才在不安地挣扎呢喃中平静了下来。

  而那有着大大的眼睛的幼童落入了母亲的怀抱,她的哭声也渐渐地小了下来。

  之后快艇再次转向,向着北港口而去。

  直到这个时候富贵美人才收回了他按在谢天狼右臂上的手。

  他再次看向那双充满野性的眼睛,忽然弯起漂亮的凤眼,熠熠生辉。

  于是,天狼星也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