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末日,你活不过我吧? > 030(一片苍茫都不见,换了人间...)

  苟富贵的话听在看守小哥的耳朵里那是很有些狂妄自大的。

  但看守小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近从旁边的篮子里拿出了一个金属号码牌交给了苟富贵, 反正事实会教他做人。

  苟富贵看着号码牌上写着的“44”,觉得这个数字稍微有点不吉利,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这个数字代表的意思:“还有四十三个人接了这个任务?”

  看守小哥理所当然地点头, 然后又摇头道:“应该说已经有四十三个人接了任务加上你是四十四个, 先在旁边站着让我看看今天能不能凑够了一百。”

  苟富贵睁大了眼:“这么多人接这个任务?”

  看守小哥耸耸肩:“这个任务给的贡献最多,不管有没有真本事的都想去试试看呗。

  万一要是运气好真的捞到了任务机器, 那就是三个生存球奖励!不管是倒卖还是自己用都可以,生存球可比那几百万的彩票更有价值不是吗?”

  看守小哥这样说着, 看苟富贵的眼神也差不多在明晃晃地说你不也是想要投机赌一把的人之一吗?难道还不知道像你们这种人的心理?

  真的是很善于游泳和潜水的人形獭富贵:“……行吧。”

  实力才是打脸的最佳方式,等他带回来那一台机器领到三个生存球之后,这个看守小哥就不会再用这样的眼神看他了。

  这一路上他遇到的小哥没有一个最后不打脸的,他就不信这个看守小哥会是例外。

  在人形獭富贵和看守小哥对话的时候, 那边谢天狼也已经同样领了这个任务。

  他的编号是45。感觉要比獭富贵稍稍吉利那么一点。

  然后狼人兄就非常有眼色的主动提出跟富贵儿换号码牌, 被富贵美人一个獭之蔑视拒绝了:“自己收着吧!在陆地上我不一定打得过你,但在水里我一定是最能活的那一个。”

  他獭富贵永远不会被海水淹死!

  就算在海中遇到了什么大的危险, 他还有最后一个变身杀手锏没有使用。完全不怂。

  然后富贵儿就和谢天狼一起在这个救援任务大厅等待。

  直到这时候苟富贵才有机会和时间观察这个任务大厅还有来到大厅的人们。

  任务大厅借用的是青川市便民服务大楼的大厅,这里之前是青川市民办理医保和社保的地方。现在已经被官方接管,来安排新来到青川市的人的接待和登记。

  除此之外这里还发布了官方的各种紧急需求和特殊工作任务, 也算是另一种的招纳人才、提高生存效率的方法。

  和二十多公里外的金家种植基地的安宁祥和不同, 整个任务大厅里充斥着让人焦躁不安的气氛。

  冒着风雨终于到达这里的人几乎全都是神色茫然又痛楚的, 大部分人都不停的打着喷嚏、双手环抱着自己或者背包冷得发抖,还有很多人脸上的泪痕未干、声音嘶哑地骂着贼老天。

  “我可怜的森森啊!森森才六岁啊!一场高烧就那么去了!我明明一路上都给森森穿的厚实包着雨衣, 可他还是被弄湿了啊!”一位奶奶难过地哭喊着:“这老天爷怎么就一直下个不停呢?!我们一家都是好人没做过孽啊!怎么就保不住我的小孙孙呢?”

  或许是因为太过难过痛苦,这位奶奶在接连喊了好几声之后竟然就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任务大厅立马有人惊呼起来,但在任务大厅接待负责的工作人员却无比娴熟地按下了紧急通讯零招来了急救人员。

  显然他们并不是第一次应对这样的情况, 甚至看熟练程度,或许在这一个月内他们已经做了无数次。

  “……唉, 这位婆婆十有八/九也救不回来。心气儿没了、又淋了一路的雨受了一路的累,本来身体就到了极限。要是还有心气儿撑着,或许小病一场熬个几天就过来了,但看现在的样子怕是要大病一场。

  一生大病,基本上就没救了。”

  说话的是站在苟富贵和谢天狼旁边的另一个拿着号码牌的精壮男人,他看起来是一个很明显的藏族汉子,皮肤黝黑但很有精神。

  见苟富贵转头看过来,这汉子对着他笑了笑:“小兄弟是来青川比较早的一批人吧?看小兄弟你的样子这一个月应该没受什么大罪。”

  “但是这一个月我天天来任务大厅接任务,见到太多这样赶过来的人了。一开始来的人虽然有些狼狈但大家都还有精神气儿,一家子几口人也大部分都很齐全。

  但越往后面来的人越惨,不是受伤就是生病,我见过最惨的是一家十几口一起出发的,到这边就剩父子两个还活着了。

  说是路上先是遇到了一场小型地震,好不容易从地震区逃出来了,又特别惨地碰上两条鳄鱼。活生生把家里几个老人都咬死了,剩下的都受了伤一路淋雨逃亡到这里,心气儿一放松就不行了。”

  苟富贵沉默。

  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他虽然是最早在海上遭遇大风暴大海啸的,但其实并没有遭什么大罪。

  最危险的大海啸没有杀死他和谢狼人,反而把他们拍到了南海市。

  在南海体育馆避难的那十几天虽然有些憋屈,但那时候灾难才刚刚开始,他有金手指可以很好的应对海水、他们又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来青川的选择,算是每一步都走在了前面,没有直面这海水上涨带来的真正的惨痛与死亡。

  这一个月在金家的种植基地里,他有吃有喝最多就是和金老爷子一起担心没有足够的光照许多植物都不长了、看新闻哪里又被淹了又有多少人无家可归,但当他从种植基地出来来到这里,才仿佛看到了真正的“末日人间”。

  金家的安逸悠闲是美好的泡泡,到了任务大厅一下子就被压抑与挣扎戳破。

  而苟富贵也清楚,金家的安逸也持续不了多久了。随着来到青川的人越来越多、随着雨水越来越大海水越升越高,他们也终有上船的那一日。

  苟富贵微微跑神,然后在看守小哥的喊声中回神:“还有没有人接一号任务啊?没有的话我们就出发了啊!”

  这话连喊了三遍之后没有人再过来了,看守小哥才看向苟富贵这边的几十个人:“好了,今天人比较少,咱们云船上也多少能轻松一点。跟我走吧,先去雅鲁河上船,从雅鲁河顺流而下五个小时,就能够到川省和青川省交汇的科研基地了。”

  “这一路上咱们得先步行一个小时的水路啊!你们把雨衣和帽子都穿戴好,虽然现在海平面上升气温变得不那么明显了,但也已经到秋天了最近这一个月感冒发烧的特别多 ……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们,现在青川省所有的医院都是超满员状态,因为感冒发烧而死的人越来越多了。”

  苟富贵和谢天狼他们六十多个人都紧紧跟在看守小哥的身后,听到看守小哥的话之后他在人形獭富贵和人形獾富贵之中纠结了几秒,最终还是选择了搓脸的海獭富贵。

  虽然蜜獾的血脉加成可以让他更有耐力和战斗力,但蜜獾生活在非洲大陆对于雨水的抵抗能力是很低的。相比之下海獭有着浓密的防水的皮毛、生活在海中,几乎就是海水泡大的也就不可能因为雨水的关系生病感冒了。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强大的战斗力不如健康的身体。

  所以在这一路上走在富贵美人身后的谢天狼就发现,他认定的长发圆圆几乎平均每三分钟就要梳一梳自己的头发、五分钟就要揉揉脸。

  到最后他甚至从随身带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梳子,就一直不停的梳着自己的马尾了——

  很神奇的,这时候他的高马尾和额前的头发已经没有那一片银白了,是非常黑亮浓密的长发,偷偷摸了一把手感非常好。

  更神奇的是这次他偷偷摸头发了,得到的不是狠狠一爪或者是一踹,反而是一个有点软萌又有点高冷的瞪视,更像圆圆了。

  或者说,没有了银白毛的富贵儿脾气并不暴躁,而爱梳头的富贵儿似乎很会游泳。

  谢天狼就这样一路想着一路愉快地跟在苟富贵身后,他一点都不觉得这种变化有什么诡异或者不能接受的。未知的神秘越多,就越让他有探索追逐的欲望。

  多么有趣又神奇的一个人,不是吗?

  他度过了这么多年无趣的日子,现在才真心觉得,活着可真不错~

  一小时后,冒着风雨踩过了无数水坑的苟富贵一行人终于到达雅鲁江边。

  江边的风雨更大,几乎要吹掉所有人身上的雨衣雨帽。而透骨的寒风也让人忍不住地微微颤栗,在体温和寒风的冷热交替之下,显然是很容易生病风寒的。

  但苟富贵注意的却不是江边的大风大浪,而是从他所站的江边向前方远处望去那一片灰蒙蒙的、看不到尽头的苍茫海面。

  苟富贵在自己原本的世界见过各种各样的海、也爬过许许多多的山,自觉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然而这一刻站在这里,他依然被这片天地这个世界给深深地震撼甚至是震慑了——

  他们所站的地方原本应该是一座高山,高山之间有深峡、峡中江水滔滔过,这该是它原本的样子。

  然而现在,高山依然还在,深峡却已经被江水填平、江水不必向东太久、垂落而下后便能归入大海。

  归入那一片苍茫。

  “好了!大家快点上船别在江边耽误时间!记得跟着我走千万别走散了!路上都说过了吧这船上有几个不同的任务区,一旦走错了就要去别的区域下船了!”

  任务小哥在扯着嗓子大喊,生怕风雨遮挡了他的声音。等大家都上了这艘巨大的、样子和普通的邮轮完全不同的大船之后,任务小哥才松了口气。

  “这艘船大家都看到了吧?是不是特别大看起来还特别结实?这是昨天晚上新闻里说的那种特制的巨型航海船的最初版本!最多能够容纳五千人在船上生活。主要是为了试验新型材料的抗风暴能力,这艘‘先锋’试验成功以后,才有后面越造越大的巨型航海船的。”

  任务小哥数了数人头确定六十八个人都在,才有兴趣跟他们说一说这艘特别的船。

  “大家有兴趣可以在咱们这片区域稍稍地看一看,但不要随意走动。船上大部分都是出来做紧急任务的军人战士,只有一小部分才是做任务的普通人。”

  任务小哥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脸上的神色非常认真:“不要给他们惹麻烦,不要打扰到他们。他们比起你们,已经非常非常疲惫了。”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说反驳的话。大家要么坐在船舱里闭目休息,要么就安静地看着窗外的海。

  苟富贵想了想还是轻手轻脚地向外走出去,他想看看这被大海淹没的城市、土地、还有……世界。

  然后他在风雨之中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

  但那些所有的画面,又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巨轮向前随着江海的水流快速向下,风雨掠过他的双眼。他看到了那壮观的在海中的山体、像是隐没于深海的巨兽;他看到了海水中倒塌或伫立的高楼;越往前走,所见越多越杂越震撼也越恐怖……

  当五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已经被淹没的目的地时,所看到的就是漂浮于海面上、被风吹雨打的无数尸体。

  苟富贵站在船边,他想,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由衷的觉得这片土地上有如此多的生命。

  也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生命如此贵重。贵到散尽家财也留不住、重到拼尽全力也撑不起。

  “根据三川的计算统计,在这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全世界人类死亡数量过半。”谢天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人透不过气。

  “至少超过七成的陆地动物灭绝。”

  “它正在走向死亡。”

  苟富贵闭上了眼。他知道“它”是谁。

  但旋即他又猛地睁开眼:“但它不是还没死呢吗?”

  “不到最后一刻,你怎么知道结局。”

  就算是最后一刻,只要找到了世界核心然后修补它,也能活!

  苟富贵迎着风浪跳下了这艘巨轮,谢天狼看着青年在海水之中那矫健的背影赞赏地笑了起来。

  “真巧。”

  他也是不到最后一刻,绝不罢休的人呢。

  巨轮就像是海上的巨大公交车,川省只是它此行的一个站点而已。接下来它还要载着一船的战士去其他的地区执行更艰难的任务,打捞、拯救、寻找,一切都是为了更多的生命更好的生存。

  川省实验室这里停泊着一艘充当海上房屋的游轮。这艘游轮已经不适合在现在的风雨大浪中行驶,但作为一个临时的停靠点、探索者们的聚集点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苟富贵他们六十八人从海上巨轮上下来的时候,就有救生艇开过来接他们了。

  这些人大都是在川省这边有任务做的人,又有一些人是用一些食物或者生活用品交了船费,想来到这个相对比较近又繁华的地方捞一些东西带回去。

  毕竟比起单纯的窝在青川高原上的厂子里机械做工、或者蹲大牢一样的待在安全区里,还是这样的方法更容易得到一些翻身的机会。

  等到了那艘巨大的游轮上的时候,苟富贵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这艘游轮显然已经被改造了一番,原本的露天平台上被搭上了挡风雨的棚子,棚子下面竟然也有不少人在摆摊叫卖。

  “能开机的各种手机笔记本游戏机啊!充电宝已经充满了电!三包方便面或者两条鱼就能换一个手机或者一块充电宝!过来瞧一瞧看一看啊!”

  “刚打捞出来的新鲜珠宝首饰啊!一包方便面或者一条鱼就能随便挑了!虽然现在这些珠宝首饰没什么用,但谁知道明天雨会不会停呢?快来买吧都是原价几千几万的真货呢!”

  “刚从服装城里捞回来的硬货啊!羽绒服、毛衣保暖裤都有!价格好商量,不给家里的父母孩子带一条吗?在各种衣服都大幅度减产甚至停产了,不趁机多囤点货吗?!”

  这样摆摊叫卖的画面差点让苟富贵以为他自己来到了哪个小市场,但真正的小市场不会用方便面或者鱼来代替钱币。

  也不会有哪个小市场里珠宝手机不值钱,食物卖出天价。

  “瞧一瞧看一看啊!这是我们今天捞回来的沙丁鱼!一大群呢!便宜卖了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可以跟我们换,我们都收的!要是有猪牛羊鸡一类的没坏的食物,高价收啊!”

  “还挺热闹。”苟富贵没忍住感叹了一声。他下船之前还觉得风雨悲惨、人类将亡,结果上了游轮之后又发现,生命的力量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一只灵巧的猫儿掠过苟富贵的脚边,嗖的一下就叼走了前面那大鱼摊上的一条沙丁鱼。

  苟富贵以为鱼摊的几个汉子会怒而杀猫,结果那几个汉子却只是对着那猫笑骂了一声:“又是你这偷鱼的喵!”

  “吃了老子的鱼,就多活几天啊。别输给了这贼老天!”

  富贵美人微笑起来。

  “哎,那个长头发的你别发愣!快点跟我来认一下屋子。等认完了之后趁着天还没黑,咱们直接去科研基地看看!”

  虽然负责看守任务的小哥对于他负责的艰难的一号任务不抱希望,但是吧,这一次还是有几个看起来有潜力的人来了的——

  比如那个身材高大英俊、光是站在那里就压迫感十足的男人,比如那个据说常年生活在青川海湖边的藏族汉子、再比如一个身材瘦小但是职业是采珠人的短发女性、还有一个自带潜水设备的潜水员,任务小哥觉得这四个人说不定都能潜到研究基地里,寻找那三台机器。

  是的,在川省的研究所里其实是有三台可以合成“生存球”制作材料的高精机器的。

  只是这三台机器只有一台放在研究所比较好寻找的一层实验工厂里。另外的两台都在研究基地的地下储藏室里。

  现在从海面到下方的实验基地垂直距离就已经有五十米深了,想要在五十米深的水中进入研究所、然后在憋气、水压、还有复杂的建筑环境里寻找没见过也不认识的沉重的机器,这实在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

  就更别说在地下仓库的那两台了。

  再加上没有专业的潜水用具和可以利用的工具,也不怪这个任务发布了半个多月前前后后来了一千多人,都没有搞定了。

  开着救生艇来到研究基地的上方,任务小哥给大家详细的介绍这个研究所和任务。

  “其实这个任务原本是打算交给军方的。但这里只有三台机器,军方出动一次所耗费的财力和物力到这里又显得有些浪费,军方还有更重要的收集物资的任务。所以就发不出来号召咱们这些有能力的人来做了。

  但是这任务最多也就只会再发布五天了。五天之后如果还没有人完成任务,军方就会出动了。毕竟,现在生存球最重要。”

  “所以各位,你们的机会也就只剩下这五天了。五天之内要是不能捞出来那台机器,以后你们也就没有机会了。”任务小哥开口。

  “那接下来,大家就可以各自行动了。研究所的地图你们也看过了、机器所在的位置也告诉过你们了。”

  “现在,就是各位各显神通的时候了。”

  任务小哥说到这里转头看像一直站在旁边的长发青年。那眼神仿佛在说:

  来吧,展示?

  人形獭富贵伸手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然后在一群正在做各种潜水之前的热身运动的人面前,深吸一口气,以一个相当漂亮的姿势直接跃水而入。

  展示就展示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