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佛系王者[快穿] >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完结章)

  五皇子在南山叛乱中不功不过, 太上皇也没有管他了,只让新帝封了他一个康平郡王,又安排了门婚事也就差不多了。

  未来正妃是个四品官的女儿, 虽说五皇子没什么名气,日后前途大抵也是平平,但总好过被二皇子四皇子牵累贬为庶人流放的妻族。

  未来正妃家还安慰自己呢, 结果新出炉的康平郡王被许婚后没两天,就请旨册封侧妃了。

  说是因为一些意外, 他与陆菀已有了肌肤之亲,所以要早早纳她入府。

  听上去也只是五皇子的风流之事,新帝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为难他, 便大方地准了。

  实际上, 对于父皇早早地退位于太子, 五皇子终究是不甘心的。二皇子和四皇子虽然落败,被废为庶人流放幽州,但好歹还曾经争过。不像自己什么都没有,就大局已定。

  一个小小的郡王爵,将来被排除在权力之外边缘化的没落宗室,五皇子萧元琪怎么愿意以后数十年就这样度过。

  而在这个时候, 竟然还有陆菀愿意相信支持他。

  五皇子心中感动不已, 而且他不会忘了陆菀身上的特别之处。

  尽管陆云驰残废, 威宁侯府也败落了, 但陆菀却还有价值。

  那场南山叛乱超出了所预料的控制, 也让他损兵折将,但陆菀的预知梦不是假的, 有了这个,以后未必没有机会, 前朝也有宗室篡位成功的例子。

  于是五皇子表面恭顺,实则重新升起了一番斗志,并筹划好了接陆菀入府。

  赐婚消息传到了威宁侯府,老夫人这才知道陆菀居然私下跟康平郡王勾搭上了,甚至都将自己许了出去。

  而待传旨的内侍一走,老夫人拄着拐杖,面容狰狞地怒骂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白眼狼。”

  若非是赐婚皇家,圣旨已下,老夫人恨不得立刻就将陆菀关起来乱棍打死。

  在老夫人几欲噬人的目光下,陆菀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老夫人又对坐在轮椅上脸色惨白的陆云驰冷笑道,“这就是你喜欢的姑娘,你为了她不顾你的亲祖母,还有生母和亲妹,结果她就是这样回报你的。”

  “我们侯府收留她一个鸠占鹊巢的野丫头,现在看侯府败落了,她却不知感恩,一心去攀高枝了,想着抛下你好去做郡王侧妃,让我们都蒙在鼓里。”

  而陆云驰一双眸子黑沉沉的,没有焦距,带给人一种格外阴鸷想要毁灭所有的感觉,叫陆菀见了越发恐惧。

  她低下头不敢看陆云驰,“我已经是五皇子的人了。”

  陆菀知道自己对不起他,但是侯府已经名存实亡,陆云驰又成了废人,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总不能陪着他们一起葬送在这侯府里。幸好她还有其他退路,有五皇子,还有林家,哪怕这么急着嫁过去只是个侧妃妾室,也总好待在这侯府里。

  只这一句话便如同凌迟陆云驰的心,让他遍体鳞伤,抓着轮椅的手青筋毕露。

  而听着老夫人的话,更是让他觉得自己可笑,他宁愿伤害任何人不顾一切都要护着的陆菀,到头来却要舍他而去。在他最痛苦重伤残废的时候,与别人欢好。若不是陆菀亲自承认,他都不敢相信,她会背叛他。

  原来陆菀对他的心从来都是假的,曾经的那些甜言蜜语,温暖亲近,都不过是一些虚情假意。

  而就在这时林家人来了,说是要接陆菀回去,“三丫头是我们的亲闺女,自然是要从我们家出嫁的。”林母大大咧咧地说道。

  侯府出了事,他们也听说了,还有些惋惜,以后不能继续沾侯府的光。但一转眼陆菀就要嫁到郡王府当侧妃了,那可就是皇家富贵,身份不一般了。

  以后他们的儿子林晏不就是郡王的小舅子了,还不愁做不了官么。

  林家父母都恨不得敲锣打鼓宣传这个喜讯了,要回家待嫁也是陆菀说的,林家父母当然是乐意之至。传回乡里都能说他们林家出了一位贵人娘娘。

  陆菀低着头,也是默认的态度。她想象得到这赐婚圣旨一下来,老夫人和陆云驰对她的背叛会是多么的愤怒怨恨。倒不如就此回到林家,正式认林家为她的娘家,与侯府撇清关系。

  她对五皇子说她终究是念着自己的亲人的,而五皇子也觉得威宁侯府已经败落,也无所谓陆菀从不从侯府出嫁了。

  老夫人看着默不作声的陆菀,还有满脸笑容的林家父母,瞬间便明白了陆菀的心思,一种被愚弄的强烈愤怒排山倒海袭来,她终日打雁,竟然一次又一次被个小丫头给糊弄了。

  再想到陆菀的福星命格,林家很快又要靠她攀上郡王府,侯府再怎么败落不堪,也与她没有了关系。

  老夫人眼前一黑,整个人打了个晃。

  见老夫人晕倒,说是真的要命不久矣了,林家夫妇吓了一跳,但又赶忙拉着陆菀走,他们家三丫头过几天可是要当侧妃娘娘了,可不能沾上死人的晦气。

  陆菀也如同解脱了一般,看也没有看陆云驰一眼,便与父母离去了。在侯府多待一刻,对她来说都是种折磨。

  ………

  当晚老夫人就去世了。

  外人听说不免唏嘘了一阵,本该安享晚年的侯府老太君,临到头却发生了这么多事,还眼睁睁看着亲孙儿沦为废人,侯府败落,连连遭受打击,想来也是撑不下去了。

  而那个曾经被侯府千娇百宠的假千金,却没两天就嫁到了康平郡王府,还赶在正妃进门之前,一看就知道有多急了。

  也有人说是那位侧妃因为意外与康平郡王在一起损了名节,所以早些完婚。但是怎么说侯府也养育了她多年,老夫人去世,却连一天披麻戴孝都没有,可见是个没有什么礼仪廉耻的。

  这京中八卦传到了新帝耳里,虽说他对威宁侯府没什么好感,但毕竟现在还尊着太上皇,少不得多表现孝道一些,更不能容忍这些事。

  于是一道宫中旨意下去,将陆菀从侧妃贬为了最低等级的侍妾。

  陆菀与五皇子萧元琪才新婚浓情蜜意没几日,便迎来了这样的打击,陆菀瞬间脸色雪白,如坠冰窟。她努力了这么久,汲汲营营于追求身份,现在却成了一个没有品级甚至无法出门见人的侍妾。

  康平郡王萧元琪还不敢反对,恭恭敬敬地接旨了。

  随后在私下里温柔劝慰伤心的陆菀道,“你放心,无论菀儿是什么身份,本王都不会变心,会始终待你如初,也不会让郡王府里任何人欺辱你的。”

  有了萧元琪的承诺保证,陆菀这才稍稍好了一些,同时她也更加坚定支持萧元琪夺取皇位,只有这样她才能得到更多的荣华尊位。

  为此陆菀几乎拼命地回想重生记忆里有价值的事情,希望能有所作用。

  萧元琪也对她越发重视,哪怕正妃还没嫁进来,京中已经传闻康平郡王对其侍妾十分宠爱,在府中如同女主人的地位。

  其中最为得意的便是林家人了,因为新帝受太上皇禅让,三年不改其号,原本定的科举之年也被取消了,林家人一开始来京的目标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们倒也没有灰心丧气,虽说林晏没能科举,但他们攀上了郡王府啊。

  林家父母没少想着让陆菀帮忙,为林晏谋个官职,但陆菀可是期待着林晏能够科举高中,正经入朝为官,成为她的助力。而不是要靠她拉拔走裙带关系。

  她待林家倒是仁至义尽,还求萧元琪找了位学识渊博的大儒收林晏为学生。

  可她不知道,林家人的心早就被养大了,眼光也高了,一来京城就见识到了侯府的富贵荣华,陆菀对他们又是予取予求,后来又成了郡王府的亲戚,身边吹捧讨好的人也不少,心一旦飘起来了,哪还能继续脚踏实地的。

  即便是脑子最好的林晏,他是冲着科举高中来了,但是别忘了他考科举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追求锦绣前程高官厚禄的,说白了便是功利心重。

  新帝继位不改其号,那么科举至少要推至三年以后,要林晏再等三年坚持苦读,未免太难,而旁边就有捷径青云路,为何不走。

  林晏不仅功利心极重,且还自视甚高,认为自己即便现在当了官走马上任,也能大展才华。

  这下陆菀不答应,便是与林家的富贵前程过不去了,最后陆菀无可奈何,让林晏就在康平郡王手底下谋了个小官。林家人万万想不到正是这个选择,将林晏送上了断头台,也令林家的富贵变为空梦一场。

  *

  顾然曾去见了宁氏一趟,没有任何易容,但宁氏看着她与自己女儿极为相似的容颜,却是截然不同的风采气度时,泪已经落了下来,她知道顾然不是她的女儿陆菡。

  既然宁氏认出来了她与原主的不同,顾然也不会去欺骗一位可怜的夫人,她坦然道,“我的确不是陆菡,她已经死了。”

  即便没有那场大火,原主也只是在等死,活不了多久了。

  顾然又道,“我答应她,为她报仇。”

  “威宁侯府现在的一切大多是我做的。”也有少数事情没有她的掺和,实属他们自作自受。

  顾然的话很直白,令宁氏感到震惊但也很快平静了下来,想来那孩子是真的在怨着侯府的吧,她的至亲待她是那样的残忍无情,她又会不会怪她这个母亲最后也没有去接她,想到这,宁氏忍不住心中一痛。

  顾然没有代替原主说什么宽慰谅解的话,只语气诚恳道,“若是你愿意跟我走,我会好好照顾你,这也是陆菡的心愿。”

  宁氏却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就待在这里。”

  她又看着顾然,仿佛透过她的模样在看她的女儿,但顾然终究不是陆菡,她不会让别人当她女儿的替身来抚慰自己。

  宁氏微笑着,叹了一声,“谢谢你,你为我做的已经足够了。”

  ………

  新帝继位后有意让顾然留下来,并许以入朝为官,辅佐江山封侯拜相的承诺。

  这些都被顾然婉拒了,上个世界过得太劳累,这个世界完成了原主心愿后,她就打算逍遥一生,自由自在的。

  萧元毓没有强留,只道了一句,她随时都可以回来,帝王一诺,绝不改变。

  离京后不到一年时间,顾然在蜀地游山玩水时,听闻康平郡王因私自开挖铁矿,打造兵器意图谋反,被抄家幽禁。

  顾然想了想,便能猜到陆菀和五皇子在一起后,多半还是不甘心的。但是萧元毓已然登上帝位,在这样的大势下,五皇子和陆菀若是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来,那就是萧元毓的能力问题了。

  后来顾然偶尔也有回京城看望宁氏,总归要保证她余生安稳的。

  在庵堂的时候,却意外见到弘阳王世子,他看到顾然神情有些复杂,但还是道了一声,“陛下托我向顾先生送一份礼物。”

  那份礼物竟然是一整座威宁侯府。

  弘阳王世子告诉顾然,陆云驰因为私藏康平郡王侍妾,也是同是谋逆罪犯陆菀,已然被贬为庶人同罪论处。按理说,爵位和侯府及其所有家产都收归国有,但陛下念及顾先生当年恩情,将其送予她,任她处置。

  顾然微挑了挑眉,这份礼物送的还真有意思。

  弘阳王世子还与她说了很多,有陛下登基之后的新政,也有提起陛下整顿佛教寺庙,连废康平郡王还有陆云驰,林家等人的下场也说了一些。

  顾然只微笑听着,也不言语。

  弘阳王世子看着她,犹豫问道,“你可是当年活下来的威宁侯之女?”

  顾然似笑非笑道,“是或不是,那又重要么?”

  最后顾然将那份礼物交给了宁氏,她喜欢自己回去住也行,或是挑个喜欢的嗣子继承侯位孝敬侍奉她也行,想来她不会希望威宁侯断绝在了这里。

  而顾然则再次离开京城,继续了她游历天下的生活,也没有回来了,听说她还出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