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翻车第十三天(你死我活论...)

  当姜明枝退后一步的时候, 她看见已经有人站在她身后。

  韩芹和毛毛,两人均是目瞪口呆状。

  很显然,也已经听到了。

  等两人终于反来什么的时候, 毛毛撸起袖子就往前冲:“我现在去撕了这群嚼舌根的,费音怎么可能跟路谦,乱讲。”

  “毛毛!”韩芹忙拉住要上前找茬的毛毛, 把目光投向姜明枝。

  毛毛被韩芹拦住后也停下, 静静地观察姜明枝的反应。

  姜明枝背靠墙板, 闭了闭眼, 深深吸了一口气, 胸口有明显的起伏。

  “先回去吧。”她复又睁开眼, 淡声说。

  ..................

  姜明枝并不介意路谦会跟谁吃饭。

  他有工作,有应酬,有时候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

  她也并不计较路谦的人际交往链中有年轻漂亮的女性, 毕竟现代社会, 有异性朋友是无比正常的一件事。

  但唯独当那个人是费音的时候, 于她而言的意义就变了。

  路谦即使再不关注娱乐圈,可是当他妻子已经是娱乐圈里的姜明枝的时候,但凡对她最近的动向有一丁点的留意,也应该知道姜明枝和费音之间的关系。

  即便两个人从结婚开始都荒诞的不可思议,更是在结婚之后才发现他们之间从身份背景到职业都几乎站在对立的位置, 但这几年既然谁都没有主动提出要结束这段关系, 所以在这段关系还有效的期间内, 有些事情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默契, 甚至一直配合的不错, 起码在隐婚这件事情上谁都没有先出纰漏。

  无论外界媒体,还是两个人的家人亲戚, 没有人知道他们结婚。

  姜明枝回了酒店。

  韩芹又在微信上旁敲侧击地问了几个媒体行业的朋友,答案是最近的确拍到过费音与神秘男子现身安和会吃饭,据悉神秘男子就是最近刚赴任平城的港城路家二公子路谦,不过大家都忌惮着路家,所以没发这条新闻。

  不过媒体圈基本都已经知道这个风声了。

  【路家是什么样子大家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让一个娱乐圈的女人进门,他们连追星都嫌掉价,路谦不过就是跟她玩玩儿】

  【女明星对他们而言顶天了只能当个养在外面的外室,外室而已,真当路谦会捧?】

  媒体朋友似乎怕姜明枝这边得知后多想,还特意这么安慰。

  韩芹看到这两条消息后忙捂手机,可惜姜明枝已经先她一步看到了。

  韩芹:“你别听这群人瞎说。”

  姜明枝没有说话。

  脑子里是那句“路谦怎么可能让一个娱乐圈的女人进门”,以及“顶天了当个养在外面的外室”。

  姜明枝吃吃笑了一声。

  是的,她一直在操心担忧个什么劲儿,每天生怕家里人发现她跟路谦结婚后天翻地覆,过了这么久了,路谦有说过带她见见他的父母亲人,或者是跟她公开的话吗?

  没有。

  眼高于顶的刻薄资本家最瞧不起的就是娱乐圈那群人,在拉斯维加斯阴差阳错跟一个娱乐圈女明星注册结婚,无疑是他完美的人生中想要抹去的污点,怎么可能还会公之于众。

  姜明:“芹姐,你们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韩芹表情为难,下午她才跟姜明枝打趣过路谦是不是专程过来陪你,现在却遇到这样的事情,看了看姜明枝的侧脸,最后只能叹气:“好。”

  她拉着毛毛走出房间。

  姜明枝坐在酒店的套房的落地窗前,眼前外面滚滚的外滩夜景以及繁华耀眼的金融中心。

  有的人从小就居于上位者的优越,民生疾苦与他而言无异于榨取利益的蝼蚁,而有的人从小就被教导要贴近基层,我们从哪里来,就要回到哪里去,永远不能被物欲懵逼双眼。

  姜明枝深吸一口气。

  她是姜家的孙女,她太爷爷走过长征爷爷去过朝鲜,骨子里就没有向恶势力低头的基因,姜家的小辈才不会受什么路家挟制,更不用看一群自以为是的铜臭商人脸色。

  更何况,即便真的要讲个门当户对,到底是谁配不上谁。

  你这种人才连我们的家门都进不了。

  姜明枝抿了抿唇,拿起手机给路谦发微信:

  【离婚】

  【我在酒店等你】

  消息发出去后气顺了不少,姜明枝看着自己跟路谦的聊天界面,眼前一花,看到对方又给她回了个“可”。

  她对着这个“可”字愣住了,再一回神,发现是幻觉,路谦还没有给她回消息。

  是她被上次那个“可”字给搞出了心理阴影。

  .....................

  苏河湾。

  迟忱宴得知路谦再赴s市,便把他约在这里。

  他知道路梨面对路谦这个哥哥时总不自在,所以没有叫上路梨。

  两个男人相对坐在临窗的位置,画面极为养眼。

  迟忱宴对于路谦突然飞s市的这个日程很好奇,据他所知路谦最近在s市没有会议,也没有具体安排出差行程。

  “能问问原因吗?”迟忱宴看路谦的眼神略微探究。路谦品了一口茶:“一点私事。”

  “好。”迟忱宴笑笑,不再追问。

  两人略聊了两句,路谦手机收到消息提示。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眉心逐渐拧起。

  迟忱宴:“有要紧事吗?”

  路谦放下手机,冲他点了点头:“有点私事失陪一下,再会。”

  迟忱宴也不拦:“再会。”

  他站起身,看到路谦说完后立刻走人的背影,脚步中竟然透露一丝焦急。

  迟忱宴在这个时候觉得,路梨对她的这个哥哥可能知道的也不多。

  ..................

  路谦回酒店的时候,姜明枝正叫了晚餐,坐在房间里慢条斯理地吃着。

  他看着正若无其事吃晚餐的姜明枝皱了皱眉,一时怀疑刚才那两条消息是不是真的。

  “明枝。”路谦进门。

  姜明枝放下手中刀叉,见路谦到了,起身:“走吧。”

  路谦敛了敛眉头:“去哪。”

  姜明枝:“去离婚啊。”

  “离婚”两个字一出,路谦周身气场逐渐压下来。

  他看着眼前坦然的姜明枝,沉声开口:“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姜明枝:“理由?”

  路谦闭了闭眼,似乎在调整他的情绪,大约两秒钟过后,他的眼神复又恢复清明:“在没有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的情况下,我认为我们不适合离婚。”

  姜明枝听得一时有些糊涂:“什么叫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

  路谦:“比如说夫妻某一方严重触犯法律受到制裁,又比如说遭遇不可预计的自然灾害仅一人能生还。”

  姜明枝惊了。

  他这意思是除非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否则就不要想离婚?

  路谦目光沉静地看向姜明枝:“我讲明白了吗?”

  姜明枝本来已经说服自己不要生气了的,结果这会儿听到路谦的“你死我活”离婚论后气得像只河豚,她领的是结婚证不是卖身契,什么时候竟然连个离婚的自由都没有了。

  姜明枝怒了:“我就是要离婚!”

  路谦再一次让自己平心静气,重复:“明枝,我需要理由。”

  姜明枝气得站到沙发上:“你都跟我最讨厌的对家去约会了还好意思在这儿管我要理由?”

  路谦表情终于开始疑惑:“什么?”

  ...............

  半个小时候,路谦手机上是陈中发过来的照片。

  姜明枝也终于看到传说中的路谦费音约会吃饭照。

  跟路谦刚才跟她解释的一样,照片中的确不止两个人,还有保镖,助理,以及……

  姜明枝目光落到跟费音路谦一起走在中间,却由于体貌身材太不起眼,被大多数人选择性忽视的男人身上。

  路谦看着眼前恨不得拿放大镜到手机里面去找细节的人说:“现在清楚了吗?”

  姜明枝终于看完照片,直起腰来。

  或许是当着路谦的面她观察了太久,姜明枝轻咳两声,眼神飘忽着不跟他对视:“真,真的?”

  “她真的是别人带去的,你事先不知道?”

  路谦说这只是场普通的应酬,对方姓秦,带来的女伴是费音。

  路谦:“嗯。”

  “哦。”有了路谦的解释,加上照片里的确还有第三个人,姜明枝答应了一声。

  事实好像清楚了。

  只不过姜明枝依旧强撑着一份淡定,尽管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周围的空气里现在都漂浮两个大写的尴尬。

  她刚才站在沙发上歇斯底里地跟路谦对峙,一瞬间脑子里从和平协议想到官司大战,觉得她作为爷爷的掌上明珠,即便最后真的走到那一步,大不了她被大伯骂一顿,他们根本不虚什么路家。

  姜明枝整理了一下表情,挺起胸:“那也不行。”

  “你跟我好歹是注册结过婚的,她现在是我的对家,你跟我的对家吃饭,把我放在哪里?”

  路谦:“对家?”

  姜明枝:“你还要我给你解释女明星们明争暗斗的事情吗,她蹭着我的热度还想踩着我上位,结果你现在跑去跟她吃饭?”

  “不要告诉我你觉得这种女人之间扯头花的事情太无聊我是在无理取闹。”

  “没吃。”路谦对着姜明枝脸上别扭的小表情,耐心解释,“说了两句就走了。”

  姜明枝:“说什么了?”

  路谦:“说都是中国人。”

  听到这句话,姜明枝连突然追问都忘了,突然愣了愣神,她小嘴张着,脸上先是划过一抹惊讶,然后又浮现雀跃的惊喜。

  从发现路谦那张蓝色护照开始,有些事情她就一直憋在心里没问,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怕听到她不喜欢的答案,这会儿听他自己说出来,一块一直悬着的石头仿佛才落了地。

  姜明枝终于绷不住表情,突然起身背对路谦,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上扬。

  “那这次就先不离吧。”她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勉为其难一点,仿佛很不情愿才做出的决定。

  “下不为例。”

  路谦听到自己微微的舒气声。

  从姜明枝给他发了个短信说要离婚开始,似乎才终于真的放松下来。

  他跟着起身,看了眼时间:“上次不是说要请我吃饭,现在有空吗?”

  “啊?”姜明枝转身。

  路谦说完又注意到另一边餐桌上姜明枝已经吃了一半的晚餐。

  “或者,”路谦望着落地窗外,瞳孔里倒影s市金融中心车水马龙的夜景。

  他问姜明枝:“你有兴趣去看看小孩吗?”

  姜明枝:“小孩儿?”

  路谦:“刚满月。”

  “我有个妹妹在s市,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