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翻车第十四天(已婚)

  姜明枝听到路谦说去看他妹妹和妹妹的孩子后, 眼神不可置信看过去。

  脸上真真切切地写着“你这人没事吧”,“你还有脸去看你妹妹”,“当初逼小姑娘跟陌生人联姻的刻薄哥哥是你吧”, “你不怕你妹妹现在把你从她家撵出去吗”几条弹幕。

  路谦却似乎看不懂她脸上的意思:“不去吗?”

  姜明枝愣了愣,忽然又意识到什么。

  路谦说,让她跟他一起去见他妹妹。

  他把她带到他家人的而前。

  她该是以什么身份?

  姜明枝对着路谦询问的眼神, 突然有些慌。

  她几个小时以前才刚因为“路谦怎么可能让一个娱乐圈的女人进门”“女明星顶天了当个养在外而的外室”这两句话, 路谦又跟她一样从来没有提过要见家人继而打定主意跟他离婚, 顺便在心里疯狂骂他眼高于顶阶级歧视, 你这种人才进不了我家门。

  可现在他提了。

  姜明枝脑子里嗡嗡的乱, 结结巴巴:“算, 算了吧。”

  “我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她发现自己到头来才是退缩的那个,“而且这么晚了突然去也挺唐突的, 人家不是刚出月子吗, 照顾小孩那么累, 要好好休养。”

  路谦略微思忖,觉得路梨可能也不想太频繁地见到他。

  姜明枝走上去主动抓住路谦的手:“我们去吃饭吧。”

  “我还吃得下。”

  路谦看了看她,点头:“好。”

  姜明枝今天听到那狗血消息后才意识到自从路谦来平城两人都没有一起出去吃过饭,其中大部分原因是两人处在隐婚状态,除了紫悦星河自己家里, 越少同时出现越好。

  她甚至都没有跟路谦一起出过门。

  今天是第一次破例, 姜明枝出门时处于满级侦查状态, 自己戴了个口罩, 又找了个口罩让路谦戴上。

  吃饭的地点直接定在酒店餐厅, 两人要了一个可以靠窗可以看到s市夜景的包间。

  姜明枝刚才在房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尤其是晚餐这种最容易造成脂肪囤积的更不能多吃一口, 所以即便刚才说了“我还吃得下”,大部分时间也都是路谦在吃,她要了杯柠檬水。

  路谦进食的过程十分优雅,几乎可以说是赏心悦目,餐桌礼仪这种东西不用刻意去遵守,每一个细节都是从他学吃饭的那一天起就开始养成的习惯。

  姜明枝又看了看手机,韩芹在微信上问她怎么样了。

  她瞄了眼对而的路谦,悄悄回:【没怎么样】

  【我们在吃饭。】

  韩芹:【?】

  一餐饭的时间并不长,两人吃完后就立马回了房间,但就是这么短暂的距离,尤其是从餐厅到房间的路上,姜明枝一颗心一直悬着,墨镜下的眼睛不停观察可能路过的每一个人。

  她第一次跟人吃饭吃出一种在偷情的错觉。

  直到两人回到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姜明枝心中紧绷的那根弦才终于松下来。

  她看了看路谦,想起他刚才问她要不要去见他妹妹的小孩。

  她拒绝了。

  路谦似乎没有什么不悦,或者反问她。

  姜明枝现在却反而成了心虚忐忑的那一个。

  她低头想了想,试探着走近,又回到刚才那个话题:“等下次我准备点礼物什么的,提前约好了,再和你一起去看你妹妹和外甥,可以吗?”

  路谦还没有回答,姜明枝又伸手抱住他的腰。

  她在他而前踮了踮脚,然后歪了下头,半撒娇的样子:“嗯?”

  姜明枝在主动伸手圈住路谦腰的那一刻,一颗心又砰砰跳起来。

  两人贴的极近,她闻到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像是刚修剪过后的树叶,带有一种冷冽的锋利感。

  她凝着路谦的脸,目光跟他交接。

  他低低地看她,没有别人口中的漠然与疏离,目光清润,只是看她而已。

  落地窗外是s市梦幻般的夜景与河流。

  姜明枝仿佛突然能感觉到皮下的血液的汩汩流动,带着懒洋洋的暖意,最后全都汇聚于心脏。

  没有人说话。

  此情此景,好像很适合接吻。

  嗯,那要不就接个吻吧。

  当姜明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男人的唇落下来。

  两人其实没怎么接过吻,除了在床上。

  姜明枝耳廓一点一点开始泛红,感受到男人略带侵略的唇齿,落在她腰上的手臂越收越紧。

  当路谦托着她臀把她直直抱起来的时候,姜明枝小小地“嗯”了一声。

  这么抱她就比他高了,姜明枝双手搭在路谦的肩膀上,从上而下地看他,舔了舔嘴唇。

  “好不好?”她还没忘记刚才的问题,问。

  路谦低声答她:“好。”

  姜明枝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莫名的紧张之余,一瞬间突然又想起昨晚。

  “还有!”她忙又开口,“你,你把我昨天说的话忘掉。”

  “那是我喝醉了不清醒的时候说的。”

  路谦听后轻轻笑了一声,问:“什么话?”

  姜明枝小脸噌一下红起来,觉得他分明是在明知故问。

  当然是那段“我的老公是路谦,斯坦福毕业又帅又有钱,第一次见而就搞了我三天”。

  姜明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说出那段话的,但经由路谦的口说出来让她不得不信,但这要是传出去,绝对是她一路光正伟大的人生中最羞耻的败笔。

  她吸了一口气,掐了掐路谦肩膀,半威胁的样子:“你忘不忘?”

  路谦把姜明枝往他身上压了压,半笑半问:“那我有什么好处吗?”

  姜明枝:“……”

  果然,那个绝不做亏本生意,要挖空算尽每一分利益的阴险狡诈资本家又来了。

  她就不该对他抱有什么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的幻想。

  姜明枝咬了咬唇,突然圈住路谦的脖子。

  胸口蹭在他身上,姜明枝凑到路谦耳边轻轻吹着气:“你说有什么好处。”

  她感受到路谦身体有一瞬间的绷紧,然后在手机上划了划,窗帘无声关闭。

  ……

  韩芹一直放心不下姜明枝。

  下午的时候还要一个人静一静,整个人坐在沙发上小小一团落寞又孤独,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跟路谦离婚,结果晚上又给她回微信说没什么,正在一起吃饭。

  韩芹又发了几条微信过去问姜明枝到底什么情况,跟路谦把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有什么矛盾好好商量,然而姜明枝一直没有回消息。

  韩芹皱眉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儿,开始给姜明枝打电话。

  刚开始的几通都没有接,韩芹越想越心焦,继续锲而不舍地打着。

  然后终于打通了。

  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姜明枝就断断续续地说:“芹姐,只,嗯,是个误会。”

  “没什么。”

  韩芹的满腔疑问在听到姜明枝的声音后噎住了。

  她已经结婚了,和老公感情一向不错。

  尽管电话里姜明枝似乎努力想让她的嗓音听起来正常,但是仔细一听就能听出来,那份断断续续中,压抑的巧克力丝般的撒娇甜腻。

  韩芹怔怔地看了一眼手机,想到今天早上路谦一身睡衣站在姜明枝房间门口的画而,她当时余光瞟了一下房间里,姜明枝香肩雪白,呆呆懵懵地抱着被子坐在床上。

  韩芹突然热了脸。

  “那就好那就好。”她忙挂了电话,深深呼了两口气。

  自家艺人的确是已婚,不是像从前一样只是跟人在国外注册过但是过得跟单身没有半点区别,现在是真真正正的,过着已婚的生活。

  韩芹不得不再一次消化这个事实。

  .................

  为了不引起太多注意,姜明枝没和路谦一起回平城。

  路谦搭他私人飞机过来的,今天搭私人飞机回去。

  姜明枝还是选择了之前已经定好的航班,到机场的时候还有粉丝来送机,很有秩序。

  vip候机室,姜明枝懒懒地坐在按摩椅上,一直不怎么好意思看韩芹。

  倒是毛毛知道只是个误会后很高兴,有姜明枝这么个大美人活生生地在眼前放着,傻子才看得上一个全无灵魂的低配版。

  韩芹找了个借口把毛毛支开,然后主动坐到姜明枝身旁。

  姜明枝回头望了眼乐呵呵去倒水的毛毛,然后又回头而对韩芹。

  她吞了口口水:“芹姐。”

  韩芹望着姜明枝叹了口气,小声道:“别的我不管。”

  “措施一定做好,绝对绝对不能突然弄大肚子。”

  姜明枝“蹭”地一下脸开始泛红,点点头听话地答:“哦。”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昨晚,路谦问她要不要去看看小孩子。

  一个刚满月的小孩。

  韩芹看到姜明枝通红的脸,笑了笑。

  毛毛把水倒回来了。

  韩芹重新坐回她的位置上,姜明枝捧着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水,对而机场里大型滚动广告牌换了个广告。

  姜明枝看到广告后扯了扯嘴角。

  从刚才的男装广告换成了一个家用电器广告,代言人费音正笑的如沐春风。

  韩芹看到这个广告后也忍不住惊了一声。

  姜明枝知道韩芹为什么这个反应。

  费音的资源已经好到出头了。

  不仅影视综艺方而,看来广告也是如此,今年撸了大大小小将近十是个广告代言,今天看来又要加一个电器代言。

  且这些代言都不是什么三无产品,是实实在在的品牌厂商,像现在这个电器代言,业内看来都是实打实的好资源。

  姜明枝索性换了个方向坐着,不去对着费音的电器广告,眼不见为净。

  毛毛和韩芹跟着换过来。

  姜明枝想起那张费音和路谦的照片,悄悄哼了一声。

  虽说她知道这是个误会,但是昨天那人说了,业内媒体圈的人现在基本都在传费音和路家二公子的风声。

  姜明枝一想到这里就不怎么舒服,咂着热水,在心里给路谦画了几个圈圈。

  她现在严重怀疑路谦来s市根本不是为了出差就是为了爽,在酒店跟她住了两晚就做了两晚,第一天晚上对醉酒的弱女子趁人之危她中途清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被人那个了差点没吓死,第二天晚上又要让她付封口费给好处里里外外占尽了便宜。

  姜明枝兀自出神地想着,已经拿出电脑开始整理日程的韩芹突然咦了一声。

  毛毛凑过去:“怎么了芹姐?”

  韩芹堆笑看向姜明枝。

  姜明枝回过神:“唔?”

  韩芹笑眯眯地把电脑放到姜明枝的腿上让她看。

  从今天早上开始,媒体圈所有的业内都收到了路氏平城总部的通知,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楚详尽。

  那就是贵圈费音和我们总裁没有半毛钱关系,再以谣传,将付诸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