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翻车第十七天(女团成员)

  那一瞬间, 姜明枝全部的尖叫都卡在嗓子里。

  彩灯光线微弱,黑暗中男人的轮廓一点一点清晰,路谦静静地站在门前。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也看不见他的眼神,只看到他递过来的手,以及一个人站在那里就如影随形的气场。

  资本家专属的“呵女人就这点小把戏吗笑死个人”, “想攀龙附凤是吧你这样的女人我一天见三百个”的冷冽气场。

  姜明枝想起刚才自己性感音乐里对镜自high的热辣脱衣舞。

  “……”

  疯了。

  她顾不得小脸已经疯狂涨成猪肝色, 手忙脚乱地去抓他递过来的衣服, 只是当她指尖碰到衣料时男人似乎突然又改了主意, 把衣服背过去。

  姜明枝手指抓了个空。

  她气恼望向身前黑影, 惊乱中忍不住跺了下脚:“你站在这里多久了?”

  “你都看到什么了?!”

  男人带着半分笑意答她:“很久了”

  “什么都看到了。”

  姜明枝再一次觉得自己就不该问那两个自取其辱的问题, 当场去世就在那么一瞬之间。

  她一手护住自己只穿件抹胸的胸口,一手继续伸手去抓自己的衣服:“把你看到的全部忘掉。”

  “我那是自己跳着玩儿的跟你没关系。”

  姜明枝终于抓到自己的衣服,正想背过身穿上, 怀抱无声地向她拥过来。圣诞树小彩灯依旧不停闪烁着, 她锁骨轮廓精致纤巧, 光影中一身肤色白腻如雪。

  姜明枝疑惑中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撞到墙壁上:“路谦,唔……”

  男人的吻格外强势地袭来,呼吸声微重,舌尖抵开她牙关。

  姜明枝双手被他举在头顶, 男人手指插入她细腻的指缝, 十指紧扣。

  姜明枝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弄得大脑宕机了片刻。

  为什么, 她仿佛从路谦此刻的吻里, 感受到了那么多的……急切?

  温度逐渐升高, 姜明枝微微偏了头,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声也清晰起来, 她手指紧了紧,听见自己声音发颤地问:“你想做什么?”

  路谦在她耳边留下淡淡的痕迹,闭了眼,齿间轻阖,带着毫不掩饰的调笑:“你说呢?。”

  轻薄,放纵,像他永远不会说的话。

  砰的一声。

  姜明枝再次宕机了。

  这次的宕机一直持续到她被放躺在地上。

  屋里开了地暖,身下是柔软的瑜伽垫,她微一偏头,看到平常自己用来健身的几样健身器材。

  姜明枝刚刚反应过来,然后还没完全准备好就闷哼一声,男人甚少这么急过,甚至急到令她想逃,姜明枝逃不开,回忆起刚才那三个字,咬着食指指节,终于知道资本家最擅长的就是伪装,用淡漠高傲的皮囊掩盖住所有阴暗不可告人的企图,等到确定你已是囊中之物的时候,就是他卸下伪装的那一刻。

  ……

  姜明枝事后第二天没有下床,然后好几天没进自己的健身室,每天练舞都特意跑到舞蹈工作室去。

  韩芹疑惑姜明枝怎么不在她自己家里练了,不过看她练得认真就也没多问缘由,她从不担心姜明枝会跳的不好,她只担心姜明枝真正独自站上舞台的那一刻。

  工作室官博迟迟没有公布姜明枝这次的粉丝福利是在庆功会上跳舞,为的就是给姜明枝充分的准备以及后悔时间。

  姜明枝却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她一开始这么选的确是有点看不惯费音的意味在里头,练到后来又发现为什么要在乎费音,她这么选,其实是为了她自己。

  她不愿意再逃避退缩一辈子,她曾今在舞台上那么耀眼,想要走出一个阴影最好的方式,便是打败它。

  让那些在黑暗中骂她让她滚下去的人好好看看,姜明枝现在又信心十足地站在舞台,你们打不倒她。

  韩芹知道姜明枝的想法,感叹她能在竞争如此激烈又残酷的娱乐圈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绝对不仅仅是靠长得好看而已。

  ……

  《南月行》的庆功会开的非常盛大,投资方显然对这部剧的成绩满意到不能再满意,地点定在一个大型演播会场。

  剧里的所有主创包括男女主姜明枝应明俊今晚都会现身,会场外粉丝队伍早早排起了长龙,举着应援手幅和灯牌依次检票入场。

  庆功会是以回馈粉丝的方式开的,所有门票都是免费送给经过审核的剧粉和演员粉,剧方在线上也开了同步直播,没抽到票不能到现场的粉丝可以免费在线观看。

  晚上八点,《南月行》庆功会正式开始。

  姜明枝今天穿了一条渐变蓝的上紧下松的大裙子,和一众主创笑着走上台。

  “明枝!”

  “姜明枝!”

  “啊啊啊啊啊!!!”

  姜明枝一上台就顺着尖叫声方向找到自己的粉丝,站姐举着长焦相机在给她拍照,其余粉丝举着印有她照片的应援手幅和灯牌,在冲她挥舞荧光棒。

  姜明枝冲粉丝的方向悄悄挥手打招呼。

  庆功会的流程都是已经定好的。

  大家在主持人的妙语连珠中做完了几个互动小游戏,姜明枝虽然不和应明俊炒真人cp,但在台上的举手投足还是非常自然得体,两人在拍戏的时候关系还不错,不像其他有些剧组男女主演宣传期的时候各种营业撒糖,到了最后剧播完就开始解绑拆cp提纯粉丝,台面上给对方下不来台弄得十分难看。

  庆功会直播间弹幕也很热闹:

  【姜明枝姜明枝姜明枝姜明枝!】

  【姜明枝跟应明俊看样子的确只是关系好的同事吧,果然不磕真人是对的hhhhhh】

  【这样挺好的啊,姜明枝一向不炒真人cp的】

  【这样大大方方多好,比那些剧播时吃红利甜甜蜜蜜剧一播完拆cp时直接给你喂shi的强多了】

  【上面说姜明枝不炒真人cp的,忘了当初她和苏彦怎么炒的了?呵呵】

  【不要现在红了就说当初的事没做过吧】

  直播间弹幕原本还算热闹和谐,结果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混进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一点进去全是没有头像的数字小号,黑粉属性十分明显。

  不过这也很正常,姜明枝流量体质惹人眼红向来黑子多,姜明枝粉也懒得跟他们在弹幕上吵,直接举报完事。

  庆功会,几个主创在主持人的带领下做完一圈游戏,然后按照台本来到下一个环节。

  既然是为了回馈粉丝的支持办的庆功会,所以也不能光玩游戏,在场基本所有的演员,还有演唱主题曲的两个歌手,都为今晚准备了节目。

  现场节目虽然算不上多么丰富但看得出来演员们都很有诚意,尤其是有人明显唱歌走调依旧唱的声情并茂,乐得台下观众和直播间观众笑成一片。

  就连男主角应明俊都秀了一小段国标,粉丝没想到原来他还会这个,现场全都是“应明俊我可以!”的欢呼。

  在这种时刻,基本不会有人提到或者期待姜明枝。

  自从当年跟苏彦的国民情侣档be了之后站在台上被所有人大喊滚出去之后,姜明枝就再也没有在什么跨年晚会或者其他区晚会中露面表演过节目。

  后来唯一的一次上台还是组织上安排的红色宣传活动,她跟五六个艺人一起合唱,一上台就肉眼可见的僵硬,整首歌只有一句歌词。

  几个主创艺人纷纷上台表演完毕,今晚庆功会的节目也已接近尾声。

  刚才弹幕里那群人又冒了出来:

  【姜明枝就不准备点什么吗?】

  【连年龄最大的周老师今晚都唱歌了她还是这样不合适吧】

  【呵呵,人家是顶流女明星,大牌着呢,要姜大明星上台给你唱歌跳舞,你们配吗】

  【回回说起来都是从前在台上被伤到ptsd了烦不烦,三四年过去了还搞这一套真是有够矫情的】

  【对啊,她之前在发布会上不是还说收视破多少就发福利吗,现在看也没下文了呵呵】

  【话说回来隔壁费音综艺里几个舞台真的太甜了啊】

  【舞台音碾压连台都不敢上的姜明枝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安利我们女团在逃门面费音的绝美cover舞台《honey》】

  如果说前面几句话都只是普通黑粉,那么后面几句就已经把这些人的属性暴露无遗,姜明枝粉一边举报一边刷弹幕净化屏幕,但仍免不了不少看直播的路人已经在跟着起哄。

  【是啊,大家都上台了,她一个人耍大牌不合适吧】

  【当初不就是在台上被骂了几句嘛,都过去好几年了至于吗】

  感同身受这种能力有的人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你的伤口和恐惧在他们眼里便都成了矫情,只用一句轻飘飘的“至于吗”为你揭过。

  姜明枝粉虽说也很希望她重新再站上舞台,但是从来不会在这件事上勉强她,此时面对这些弹幕,除了举报以外,剩下的只有心疼。

  有人连人多的场合都会胆怯,而当时的姜明枝只有二十出头,孤零零地现在台上,她面对的不是什么几十人的班级聚会,而是上万人的骂声和黑海。

  正当线上观众在弹幕里吵成一团的时候,主持人拿着词卡上台,笑的神神秘秘。

  “大家还记得开播发布会的时候,有一个人说过收视破多少,就给我们大家发福利吗?”

  现场观众立马懂出主持人说的是姜明枝,一起尖叫着大喊:“记得!!!”

  “一个月自拍!”

  “语音早安晚安!”

  不少人接着冲台上大喊。

  难道姜明枝有节目?

  线上直播间的人都是一惊。

  果然,主持人听到现场粉丝热情的回应后笑了笑,向后做出邀请的手势:“那我们下面有请……姜!明!枝!”

  全场灯光熄灭。

  原本热情的现场粉丝也跟着安静下来。

  线上直播间因为姜明枝不上台刷大牌矫情的吵闹的弹幕也有一瞬间的休止。

  【明枝加油。】

  【???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要表演在线自拍吗?】

  【是现场灯光坏了还是故弄玄虚】

  【姜婊快下台吧。】

  【希望不又是什么说一套做一套,舞台诈骗见得多了】

  ……

  黑暗中,姜明枝悄然站到舞台中央。

  在安静的瞬间,她听到自己的扑通心跳声。

  她终于缓缓抬起头。

  她的粉丝坐在最中间的地方,她们手里举着荧光棒,她们挥舞着写有她名字的灯牌,她们在叫“明枝加油”。

  可此时此刻,掌心却仍旧一点一点被汗水浸湿。

  那种独自站在台上,慌乱无助的感觉。

  当耳返里音响师提醒他最后准备的时候,姜明枝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

  她告诉自己。

  她在家练过,小彩灯的光芒是她的舞台,布偶是她的观众。

  她不再孤身一人站在舞台,她有她的粉丝,有很多的爱。

  她不会再害怕。

  下一秒,全程灯光跟着音乐亮起。

  姜明枝睁开眼,在看到镜头的那一瞬间露出笑脸。

  现场大屏幕,以及直播间的画面终于出现。

  画面里的人一头薄荷粉色长发,眼妆是银河一般的闪烁玫瑰灰粉亮片,卧蚕腮红唇彩无不鲜妍,整个妆面将色彩运用协调到极致。

  她染着爱豆才会染的发色,用闪片化着最具爱豆精髓的妆容,身上是爱豆们打歌才会穿的打歌服,戴着爱豆打歌时戴的配饰。

  但她不是爱豆。

  无论是现场,还是直播间,但所有人看到画面里的人的那一刻,纷纷愣住了。

  有人最近一直在营销“女团在逃成员”的人设,但对于现在眼前这一位,这个人设显然并不符合。

  此时此刻,有人才仿佛终于明白为什么业内有一句话叫演员和爱豆之间有壁。

  因为她看起来不是什么女团在逃成员。

  是女团根本配不上这样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