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翻车第十八天(他来了)

  女团妆的特点就是浓且色彩饱和度高, 因为舞台上的打光向来极为吃妆,普通镜头下再浓的妆容被舞台光一打就仿佛开了柔焦滤镜,立马变得清透自然, 另外舞台灯光同样也是营造氛围感的绝佳神器,这也就是很多爱豆在舞台上看甜美自然又精致被吹成神颜,然而一离开舞台就显得很普通的原因。

  爱豆妆+舞台打光就像一个神级buff, 足以把现实生活中里俏丽的小美女烘托成舞台上美人门面。

  而此刻用这个神buff的, 是从出道开始就顶着“神颜”的名头, 路透生图张张能打从未崩过的顶流小花姜明枝。

  大家看过姜明枝的红毯造型时装剧造型古装剧造型甚至平时素颜, 却从没想象过化起爱豆妆走爱豆风的姜明枝是什么样子。

  今天看到了。

  当看清楚这就是姜明枝后, 直播弹幕井喷般倍数增长:

  【卧槽卧槽卧槽!】

  【今天终于明白什么叫爱豆和演员有壁了, 平常还不觉得,现在看姜明枝也化起爱豆妆,才发现这张脸放到女团里直接是降维打击啊!】

  【好吧不管怎么说姜明枝的颜真的永远能让人心服口服】

  【这个发色和造型好好看!】

  【论颜真的从来没输过】

  【能把这个薄荷粉的发色驾驭下来真人该是有多白】

  【今天是宇宙级美人姜明枝】

  【对比起来某个人艹的女团在逃成员人设也太好笑了吧, 不你也清楚你的颜只能放到爱豆圈里打一打演员圈里根本不够看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才那些跳的高的黑粉此时都噤了声, 正准备再反唇相讥几句, 音乐已经响起——

  “有梦想的人最耀眼迷人”,

  “有你的支持我一定勇敢”,

  “他们永远只会质疑,而我一直努力前行”

  “天亮之前我会站在你面前。”

  选秀节目主题曲的歌词从一个战胜自己克服困难追求梦想的少女角来写,编舞贴合歌词, 元气而甜美。

  姜明枝把这支舞已经练了很长的时间。她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 也很喜欢这首歌要表达的内容和意境——任别人质疑, 我一直向前。

  当到了第一个动作鼓点的时候, 她看到舞台下所有给她应援的荧光棒冲她欢呼的粉丝, 已经汗湿的掌心收紧,心底突然生出了勇气。

  音乐是舞蹈的灵魂, 舞蹈是音乐的写意。

  她笑容面向所有人做出第一个动作,耳边只剩下音乐声,那些人声和观众全都变成虚空,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她跟着自己的肌肉记忆起舞。

  三分钟如绚丽的万花筒,过得像在做梦一般。

  当姜明枝跳完停下来的时候,她终于听见尖叫声震耳欲聋,无数人疯狂呐喊她的名字。

  姜明枝深深朝台下鞠了一躬。

  几乎是同时,#姜明枝重登舞台#,#姜明枝女团舞#的词条空降热搜,伴随着右侧红到发紫“爆”字,。

  三分钟的舞蹈被各大营销号疯转。

  不同于大多数艺人都只是随便学两个动作跳跳,她每一个动作都游刃有余,动作干净利落,卡点的准度和对肢体的控制力根本不是普通人随便学两天能够达到的程度,而最重要的,则是她跳这只舞的时候浑然没有一丝刻意,却由内而外的元气感与治愈感,面对她的眼神和笑容,是让你无法不为之心动的感染力。

  如果不是当年那场黑海事件太过轰动,看着眼前视频里元气十足的舞蹈和笑容爱豆少女,又有谁还会把她跟当年那个独自站在台上边唱边落泪,自那之后再也不参加任何晚会节目表演的小花姜明枝联系在一起。

  评论:

  【……妆美到我痴呆.jpg】

  【这要是真去搞女团真的史无前例的天花板了吧】

  【这个发色真的太女团了,好好看啊啊啊啊啊!】

  【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饭爱豆看舞台了!姜明枝为什么连跳舞都这么绝!】

  【终于不是油腻的嘟嘴卖萌了,清爽又元气】

  【弱弱地开个麦,我也觉得某位“女团在逃成员”的那几个cover视频真的有点做作,人工糖精好齁】

  【好开心啊!这个感染力,一看她笑我的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我愿称这三分钟为我今天最美好的三分钟,刚刚那个wink真的太元气了】

  【从来没想过姜明枝还能再站上舞台,我以为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上台唱歌跳舞了】

  【直播时还有黑粉说她耍大牌矫情,现在打脸不?】

  【有些人站在几十个人面前讲话腿都会打颤,姜明枝那次舞台上面对的是几万个人,ptsd走出来真的很勇敢很不容易】

  【嘲讽人家痛处的人是没妈吗?】

  【从前在台上一边强颜欢笑一边眼泪止不住的样子真是太心碎了,我一个非粉每次看到都很心疼】

  【刚才舞台灯还没亮的时候姜明枝的影子轮廓明显在发抖啊,天】

  【明明站上台的时候还在发抖,灯光一亮就立马笑起来了,卧槽我怎么突然这么感动。泪目.jpg】

  【刚刚本来看她笑我也一脸姨母笑的,现在听你们这么一说我突然也想哭了,孩子太感人了】

  【而且是她问粉丝想要什么粉丝福利,粉丝说想看她跳女团舞她就跳了的!真的超级宠粉粉丝太幸福了】

  【粉丝今晚看了该哭死吧】

  【谢邀,今晚垂直入坑姜明枝】

  【明枝真的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有的人真的活该她红】

  【舞台已下载收藏】

  ......................

  《南月行》庆功会现场,当姜明枝最初跳完那阵几乎掀翻屋顶的尖叫声过后,台下的粉丝在经历了她竟然真的发粉丝福利跳女团舞的惊喜激动之后,现在不少人已经开始捂着嘴眼泛泪光。

  因为感动。

  只有粉丝知道这对她来说要克服多大的心里障碍,有多难。

  姜明枝不敢再舞台上多待下去,怕看到粉丝哭她也想哭,鞠完躬后就下了台,韩芹一把抱住她。

  她原本对今晚担心到了极点,事故公关通告都准备好了,却没想到姜明枝交出了一份这么如此令人惊艳的答卷。

  姜明枝从韩芹拥抱的紧度感受到她的激动,拍拍她背笑了笑:“好啦。”

  韩芹终于松开姜明枝。

  “今年跨年晚会有邀请的话要参加吗?”她激动之余不忘问。

  姜明枝点头:“去咯。”

  她是最后一个节目,今晚的庆功会圆满结束。

  无聊了许久的热搜今晚终于赢来了爆点,姜明枝时隔三年重登舞台的直拍播放量已经破了三千万,不仅有粉丝和路人,还有不少专业人士指出姜明枝就表现来看这明显不仅仅是会跳舞而已,核心力量和控制能力都能看出基本功非常的稳和扎实,跳这种没什么难度的女团舞对她而言几乎是大材小用,再对比某位“女团在逃成员”,有的人那水平的确只能在女团里混混。

  姜明枝看着热搜笑笑。

  这只不过是战胜自己之后的顺带收益而已。

  她没有卸妆,只是把假发拆了,准备先回家。

  她有洗发水代言不能轻易改变发色和头发长短,所以今晚这头薄荷粉的头发是假发。

  姜明枝还有些怀念刚才自己那一头薄荷粉的发色,她只在放飞自我的宋星头上见过很多奇奇怪怪的发色,这回换了自己感觉竟然也不错。

  “我觉得我要是真染粉肯定也挺好看的。”姜明枝看着胸前自己的黑色长发说。

  韩芹:“需不需要我给你回顾一下跟洗发水厂家的合同条款,擅自改变头发颜色要赔多少?”

  姜明枝:“……”

  她也只是说着玩儿,因为要拍戏,尤其是有古装戏,所以除了角色需求要染头发,绝大多数演员都是一头黑发。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毛毛拎着包迎面跑回来。

  韩芹看到毛毛:“不是让你先在车里等吗?”

  毛毛停在两人面前先小心翼翼地打量姜明枝,然后再扭头做贼一样地仔细观察了一圈儿四周,最后凑到姜明枝和韩芹两人中间用最小的声音说:“明枝姐,他,就是他,那个大佬来接你了。”

  姜明枝被毛毛这仿段佛谍战片一般操作的弄得摸不着头脑,正想问那个“他”是谁,意识到了什么。

  毛毛看到姜明枝惊讶中张开的嘴,冲她坚定点了点头。

  对,没错,就是他。

  姜明枝张着嘴。

  路谦……过来接她?

  路谦来接她做什么?

  姜明枝一直走到停车场,果然,停车场昏暗冷调的灯光下,一辆黑色迈巴赫静静地停在那里,车漆折射着金钱堆砌出的昂贵光泽。

  姜明枝看着那辆车,一步一步地走过去,韩芹在她身后谨慎侦查周围有没有狗仔,毛毛一脸激动地跟她挥手告别。

  司机下车替她打开车门。

  姜明枝在上车之前也发挥自己入行多年的侦查能力,宛如007电影里的邦女郎,背靠车门三面环视一圈,确定没有狗仔的行迹,蹭地一下跳上车。

  路谦扭头看到身旁身形灵动跳上车的女人。

  姜明枝跟路谦目光对视,干笑了两声。

  她正想问你今天来接我是因为顺路吗,路谦突然倾身过来。

  姜明枝不由地往座椅靠背上贴,随着男人的接近,她闻到路谦身上的气息,还是他一贯的味道,如果让姜明枝来形容的话,像是雨后,刚修剪过的树叶,清新冷冽,带着修剪后锋利的锐度。

  路谦拉过姜明枝那边的安全带,然后啪嗒一声给她扣上。然后他吩咐司机:“走吧。”

  路谦是过来给她系安全带。

  于是姜明枝抓着胸前安全带,那句“你是顺路吗”没问出来。

  她也不打算问路谦今晚有没有看她跳舞的视频,女团舞算什么,这男人趁她在家练习的时候就悄悄出现在门口,然后连她的脱衣舞都看个精光。

  车内安静,姜明枝往靠背里缩了缩想起刚才自己媲美邦女郎的警惕性和侦查能力。

  当路谦刚来平城的时候,她一直觉得要是两人被拍到或者什么的,路谦肯定辟谣比她还积极,不愿意跟一个女明星扯上关系。但是现在,姜明枝对自己从前的这个设想产生了怀疑。

  路谦会积极辟谣吗?路谦会辟谣吗?

  她不太自信了。

  路谦在平城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两人同时出现的地方也越来越多,除了紫悦星河家里,还有上次s市的酒店和餐厅,还有就是像今天,现在,他主动来接她。

  路谦的手一直搭在两人座椅中间的扶手上。

  姜明枝默了默,然后放在腿上的手一点一点向上抬,握住男人微凉的手指。

  “路谦。”姜明枝在抓住路谦手指的时候开口,还轻轻晃了晃。

  “嗯。”于是男人出声答她,然后翻转自己手心,握住她的手。

  男人的掌心温度也是微凉。

  姜明枝却蓦地感觉耳廓有些热,那只手怎么动都快忘了。

  不过她还记的自己开口的目的。

  姜明枝试探着问出来,眼神也不太坚定。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哪一天,我们被拍到怎么办呢?”

  “认识你的人不多,但认识我的人挺多的。”

  “看到我肯定就是什么女明星傍上资本大佬啊,背靠金主卖身上位之类的。”

  路谦:“卖身?”

  姜明枝大力点头:“嗯。”

  她才不是那种卖身换资源的女人。她连拍个《V》都是经济团队筹备了一年才争取来的。

  就连封面上的马都是她好不容易才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