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翻车第十九天(跳一个)

  姜明枝一脸“我是正经艺人才不会做那种事”的愤慨小表情, 然后却突然听到路谦轻轻笑了一声。

  路谦笑个什么?

  这种事情很好笑吗?

  姜明枝正摸不着头脑,突然想起个什么事情。

  她的《v》的确是经纪团队筹备了一年才争取来的,但封面上的马……。

  路谦这个小气吝啬不肯做亏本生意的黑心商人, 自己老婆借个东西都要求有好处,为了那匹马,她在衣帽间经历了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惨无人道的变态对待, 所以路谦这是在笑她, 明明早就卖身卖得彻彻底底。

  “……”

  姜明枝脸黑了。

  她企图甩掉两个人仿佛感情很好一样牵起来的手, 路谦却微拢手指, 把她手掌牵得更紧了些。

  姜明枝轻轻“哼”了一声。

  原本心里还有今天这资本家竟然接她的小窃喜, 这会儿也决定把这份情绪收掉。

  路谦却在此刻回答她:“不会。”

  姜明枝:“啊?”

  她想问你的意思是我们不会被拍到, 还是不会被传成是女明星卖身金主大佬,动了动唇正要问出口,路谦手机响了起来。

  路谦用另一手接了电话, 简单回答着几个“嗯”和“好”字。

  姜明枝于是转头看向车前。

  不过她的注意力仍旧集中在两人牵着的手上, 动也不动。

  路谦一直认真听着电话, 却没有丝毫要松开手的意思。

  路谦这通电话听得时间比较长,应该是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姜明枝最后无聊地扭头看着车窗外,路灯一盏一盏地从眼前飞逝,她打了个哈欠, 眼皮逐渐沉重起来。

  姜明枝最后被身上一阵轻微的动静弄醒,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 首先看到的是路谦。

  准确来说应该是路谦的侧脸和下颌, 姜明枝不禁再一次感慨这男人的颜真的是很能打, 他长相和他英国籍的大小姐母亲更为接近,骨相皮相皆趋于完美, 她从侧下方这么死亡的角度看他,依旧挑不出丁点毛病。

  姜明枝对着这个角度的路谦发呆了两秒才完全清醒过来,一看四周已经在紫悦星河的地下车库里,司机不该看的一眼也不多看,替两人关上身后车门。

  她正被路谦打横抱着。

  应该是的到了之后路谦发现她睡着了,没叫醒她,直接把她从车里给抱了出来,然后她因为这个动静醒了。

  姜明枝莫名有点尴尬。

  要么就路谦刚伸手抱她的时候醒,要么就等回家之后再醒,现在刚把她从车里抱下来她就行了,她现在是下来自己走呢,还是就这么抱着。

  想继续装睡都迟了。

  因为路谦此时低了低头,跟怀里睡醒后已经睁开大眼睛看他的姜明枝精准对视。

  姜明枝吞了口口水,本来想说要不我下来自己走吧,在对上路谦自上而下的小气资本家专属目光之后,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抱一下怎么啦,这么一小截路,她身都卖了难道还不能抱一下。

  想到这里,姜明枝赶紧往路谦怀里挤了挤,然后伸手抱住他脖子。

  大有一种虽然我醒了但那又怎样,反正我就这么着不打算下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的架势。

  姜明枝打定主意后就没去看路谦的表情,埋着头,等他的反应。

  然后男人抱着她往前走,一直走到电梯。

  姜明枝犹豫着既然这样她是不是该按一下电梯,结果路谦用前臂托在她身下,自己空出手去按了电梯。

  于是姜明枝选择继续装死。

  等路谦打开家门的时候,姜明枝终于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整个人莫名有一种当了作精后的理亏感,话也没说头也没抬,踢掉鞋子飞速钻进房间。

  路谦看到姜明枝小鹌鹑一样的背影。

  当晚,姜明枝察觉到某个人又想过夫妻生活的意图。

  她对上路谦的眼神。

  傲慢资本家每天最会的就是用下巴看人,此时素来骄矜的目光却布上一层世俗的欲色,他顿了动作,在安静祈求她的同意。

  姜明枝觉得脸有点儿热,手指紧紧攥着路谦的睡衣扣子,不管怎么说,对于资本家今晚专程去接她,还把她一路抱回家的行为还是有点儿满意的。

  卖就卖吧,又不是不合法。

  姜明枝“嗯”了一声,不忘补充:“轻点。”

  ..............

  姜明枝的直拍视频在热搜上挂了将近两天,无论是粉丝直拍还是官方直拍播放量只要是发出来的就各个破千万,不仅各大营销号仿佛解锁了流量密码,就连姜明枝跳主题曲的选秀节目也都热度飞升关注度爆表,把费音当发起人的对家选秀节目按在地上摩擦,糊的无声无息,有了姜明枝作对比,连“女团在逃成员”的人设也没好意思营销了。

  姜明枝舞台上的妆容和造型也被各大时尚美妆博主争先模仿,薄荷粉的发色更是掀起了一阵风潮。

  韩芹又发了好几本剧本给姜明枝让她选。

  《南月行》播完了并且她已经休息几个月了,遇到合适的剧本可以进组了。

  姜明枝在家对着韩芹发过来的剧本挑挑拣拣。能看得顺眼的就那么一两部,并且也不算是特别满意。

  从去年开始围绕着她周围的各种各样的声音一直很多,说姜明枝收视好又怎么样,播放量高又怎么样,作品没有深度,同质化严重,成天只知道在偶像剧里打转。

  虽然一直安慰自己的是我年轻漂亮我不拍偶像剧谁拍偶像剧,但姜明枝打心底对于这些话还是挺介意。

  她也往电影圈发展过,但电影圈的资源其实十分垄断,好资源就掌握在那么些人手里,搞艺术的看不起走流量的,任凭你多火的流量花想挤进去也很难,她又不是顶着“xx女郎”光环出道自带逼格的天生电影咖,每个导演都有自己喜欢甚至御用的演员,你一个流量小花进去演配角就算了,出彩的配角也很有意义,然而导演愿意给她的几乎都是无关重要的清一色的花瓶配角。

  所以姜明枝拍的每一部戏,基本都是她那一时间段能够接触到的不说最好,但已经是最合适的资源。

  姜明枝把她看了觉得还凑合的两个剧本折起来,发给韩芹。

  姜明枝:【还行吧,不过就没有别的了吗?】

  韩芹听出姜明枝也不是很满意:【暂时没了。】

  【现在各行各业都不景气,可开的戏本来就少,好多项目甚至拍到一半资金链断了就流产了,好本子更是越来越少了,难呐】

  姜明枝坐在她的长毛绒地毯上跟着叹了口气。

  韩芹:【对了,这个月大姨妈来了没?我记得就是这几天。】

  姜明枝:【……】

  她这个经纪人每天比她自己还担心她被路谦搞大肚子。

  【来了,今早刚来。】她回。

  韩芹:【真的?】

  姜明枝:【要不要我现在去卫生间给你拍一下我鲜艳的姨妈巾以证清白?】

  韩芹:【算了算了。】

  姜明枝放下手机捂了捂小腹,感受到轻微的痛感。

  不过不是太疼,完全在可忍受范围之内。

  手机又震了震。

  姜明枝往屏幕上看了眼,韩芹又给她发了消息过来。

  韩芹:【对了,今晚陈总在安和会有个局,有邱丙德和他圈子里的那几个导演,你要是想去可以过去凑个热闹】

  【我没别的意思啊,只是告诉你一声,邱丙德手头有个项目前期筹备的差不多了。】

  陈总是姜明枝从前经纪公司的老板,姜明枝合约到期后自己开了工作室,姜明枝待在公司时给公司赚够了钱,一线top花的位置坐的稳稳当当,到期后不续约自己单干是任何人都会选择事,所以双方和平解约,解约后的关系一直不错,一些项目还仍然保持友好联系。

  姜明枝看着“邱丙德”这个名字。

  业内导演都是分派系的,尤其喜欢抱团,邱丙德是娱乐圈里无可争议的大导之一,奖项票房都不缺,关系网中更是有好几个知名导演。

  邱丙德的新项目据说光剧本就磨了两年,如今即将开拍,对于任何一个演员来说都是值得一撕的好资源。

  韩芹知道姜明枝不喜欢那些饭局,但有时候人脉,其实是能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至关重要的一环。

  同样的角色谁都能演,当然会倾向于给自己认识的那一个。有的导演甚至有自己的御用演员,喜欢就会一直用,你经常能在某个导演的不同作品中看到同一个演员的身影。

  平城圈子里的那些导演,多少线上知名的演员求都求不到一个吃饭的机会。

  姜明枝看了看手里两个精挑细选出来还是麻麻的剧本,略作思忖,答:“好。”

  她似乎也应该变通一下。

  .............

  晚上,姜明枝跟自己曾经的老板陈总一起去了安和会,两人很熟,陈总一见姜明枝就夸她今年收视年冠又到手了。

  姜明枝笑着说公司最近签的那两个新人很不错,一看就是出圈的长相。

  两人被服务生领到名叫“湖光山水”的包厢。

  姜明枝今天打扮的很低调,一身黑色休闲风套裙,头上还戴了顶鸭舌帽。

  当她跟陈总进去的时候厢内已经坐了几个人,正靠在沙发上聊天。

  邱丙德,徐弘,方池等,几个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导演。

  姜明枝闻到房间里的尼古丁味后不由地屏了屏呼吸,不过她随即控制好表情,摘下帽子露出笑脸。

  “陈总这么晚才来,来来来,坐。”

  房间里方池一见到陈总便向他招招手,陈总跟几个人握手打招呼,说的很亲热。

  姜明枝跟在陈总身后,本来也想握手打招呼,可当她手刚要伸出去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故意,方池和邱丙德都把手放下来,交头接耳在说什么。

  姜明枝的手僵在半空。

  陈总被方池拉到他旁边的位置,方池看到还站着身子略显尴尬的姜明枝,指了指一个边上的位置:“那谁,你坐那里吧。”

  姜明枝吸了一口气,挤出笑容,坐到位置上去:“好,谢谢。”

  “我叫姜明枝。”她不忘补充,尽管并不相信这几个人会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几人继续聊着天。

  徐弘掸了掸烟灰:“老邱你那项目怎么还不开?再不开可赶不上贺岁档了。”

  邱丙德笑着喝了口酒:“那个本子要做的特效多投资大,最近刚把投资拉完。”

  “多少?”徐弘问。

  邱丙德:“暂定六个亿吧。”

  “不算后期宣发成本。”

  方池听到这个数字后眼睛一亮:“谁投的,大方啊。”

  姜明枝静静听着几人的对话,然后在心底冷笑。

  这群人只有在演员面前趾高气扬摆架子,说起投资,遇到资本时不知道是个什么孙子样儿。

  几人聊得热络,都忽略了一直静坐的姜明枝,只有陈总还记得今天让姜明枝来不是白来,找了个话题,让姜明枝给邱丙德敬酒。

  这几个人喝得都是冰威士忌,姜明枝今天刚来例假不想喝冰的,拿了面前的一杯气泡水。

  姜明枝笑着敬过去:“邱导。”

  徐弘见状在靠着椅背笑道:“诶,哪有用苏打水敬酒的。”

  “是啊小姜,是不是不给面子。”另一人似乎喝上了头,也跟着道。

  邱丙德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半笑不笑地看着姜明枝,也不拿起杯子回应她的敬酒,似乎在等她的反应。

  姜明枝再一次沉沉吸了口气,觉得自己今晚就不该来这什么破局,不过她表情上还是尽力挤出个笑,换了杯冰威士忌。

  邱丙德这才懒懒抬了手。

  姜明枝喝了一杯冰威士忌。

  “诶,这才对。”徐弘在旁边点头。

  几人又接着聊起来,不知谁聊到了最近的女团选秀,老高有个干女儿在里面参加,已经买好了出道位。

  说起女团选秀,姜明枝感受到几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她身上。

  她庆功会上的舞台直拍很出圈。

  那个喝上头的老高指着姜明枝道:“小姜不是前儿跳了个舞嘛,难得今天大家这么高兴,跳一个看看呗。”

  徐弘一听也很有兴趣:“可以,来,跳一个。”

  陈总看到竟然让姜明枝跳舞,忙阻止:“诶这怕是不太合适吧。”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合适,”方池拉住陈总,“咱哥儿几个这不是喜欢嘛。”

  “你说是吧,小姜。”他还不忘回头问姜明枝。

  “跳一个。”继续有人起哄,调笑着看这个在外风光的流量花。

  圈里很多女艺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背景,再不济身后也有人撑着,有人甚至傍上资本一飞冲天,但大家从来没有听说过姜明枝跟谁有点关系。

  就连她的家庭背景都是一片空白,据说父母去世的早,其余什么也查不到。

  在这个圈子里背景有时候就是底气,没有背景,意味着你在很多时候是缺乏底气的,再多的流量也没有用。

  面对绝对的上位者,你以后想继续混下去,就没有说不的权利。

  你不跳有的是人想跳,只不过你要承受得起不跳的后果。

  陈总额上已经急出了一层汗,面前是几个喝上了头就想看跳舞的大导,对面是表情逐渐冷下来的姜明枝。

  一直不开口的邱丙德这时也发话了,手指点了点桌面:“跳一个吧。”

  姜明枝听着那些调笑,紧绷着唇,冷冷扫了一圈眼前这群人。

  她突然笑了笑,拿起自己面前的高脚酒杯:“好啊。”

  然后下一秒,姜明枝把手中的高脚杯狠狠砸了过去。

  “跳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