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翻车第二十五天(工具人)

  姜明枝对于苏彦那点心思门儿清。

  人人只道他是温润如玉不争不抢的苏老师, 可不知娱乐圈待久了,有人最擅长的就是人设与伪装。

  不是想看她被路谦丑拒吗,那就让他看好咯。

  所以现在当她看到苏彦终于绷不住表情, 手中的香槟摔在地上的时候,姜明枝爽了。

  不过不光是苏彦,在场其他人当看到姜明枝直直朝路谦走过去搭讪后皆是无比惊愕, 不知道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还是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谁。

  不过更惊愕的是现在, 当看到路谦邀请姜明枝去跳一支舞时。

  路二公子非但没有流露出丁点嫌恶, 甚至还主动伸手做出邀请。

  姜明枝感受着那些一道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本来还打算低调, 又突然骄傲挺起小胸板儿。

  她自己的老公怕什么。

  君港总裁在姜明枝过来搭讪后稍显惊讶,此时看到路谦牵着姜明枝的手,又觉得情理之中。

  从路谦给君港施压惩治邱丙德那几个人开始, 他就应该料想到姜明枝和路谦的关系不那么一般。

  总裁和总裁夫人十分有默契地替两人留出空间。

  姜明枝跟着路谦滑进舞池, 虽然刚才还安慰自己怕什么, 但现在当着大庭广众跟自己的隐婚老公跳舞,感觉还是惊险刺激。

  姜明枝紧张中舞姿稍显僵硬,基本都是路谦带着她,她跳了一会儿,抬头谨慎地看了看眼前的男人, 忍不住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问:“你都跟谁跳过舞?”

  因为她发现资本家的舞跳的还挺好的, 可是传言不是说这人身边从来都不见女伴的吗。

  总不可能自己跟自己跳吧。

  路谦总觉得姜明枝这话略带酸, 低声答她:“母亲, 妹妹, 还有……”

  他搭在姜明枝腰际的手掌收了收,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一步, 他闻到她身上馨甜的香气:“妻子。”

  于是姜明枝终于踩到了路谦的脚。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舞池中央一边跳舞,一边低声耳语的两人。

  举手投足亲昵到不像是那个傲慢资本家和抛头露面女明星,更像是一对赏心悦目正在拍拖的恋人。

  可惜没有人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一时竟然分不清到底是资本家转了性,还是这样的态度,仅仅只属于姜明枝而已。

  但不得不说,此情此景,两个人无论从身高还是外形,都契合得堪称完美。

  姜明枝听到“妻子”两个字后耳廓微红。

  “知道了。”她答。

  姜明枝和路谦跳完一支舞的时候,刚好停在苏彦的前方。

  姜明枝把手从路谦掌心抽出来,余光瞟见周围的人,于是对路谦甜美一笑,微微点头,当着大家的面礼貌又乖巧地说了声“谢谢”。

  将一个妙龄女明星邀请资本家大佬共舞成功后的雀跃与欣喜演绎得淋漓尽致。

  路谦看着眼前得体乖巧像第一次见面一样跟他说“谢谢”的姜明枝,小心思不要太明显。

  不过他很给面子地没有拆穿,点点头。

  姜明枝微松一口气。

  路谦身边逐渐围上其他人,姜明枝功成身退,走到苏彦身前,歪了歪头:“已经认识过了,苏老师。”

  苏彦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没说出话来。

  尤其是当他看到,路谦的眼光现在依旧落在姜明枝的方向。

  姜明枝学着苏彦讥讽的模样笑了声:“怎么了苏老师,不是您说让我去认识一下吗,这个结果不合您的意吗?”

  不过姜明枝说完这句,脸上笑意又逐渐落了下来:“苏老师心思那么多,不如好好琢磨琢磨演技,否则也不会三四年了,还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吃老本,毕竟再厚的老本,也总有吃完,被市场淘汰的那一天。”

  她在讥讽苏彦后面的剧都扑了,到现在依旧在吃当年跟她那部《花缘》的老本。

  “哦,对了,继续祝您跟费小姐百年好合。”姜明枝在擦身离开时不忘补充。

  .............

  今晚姜明枝竟然请动路谦跳了支舞,在场不少女宾心里也跃跃欲试起来。

  或许从前那些传言当不得真。

  于是在跟姜明枝一舞完毕之后,鼓起勇气,试探着接近的人一个接一个,只可惜还没近身,便被微笑着的中年男人拦住。

  陈中礼貌而冷漠地替路谦拒绝。

  除了那支舞,路谦只跟今晚过生日的总裁浅淡聊了几句,然后便匆匆离场。

  不过这几分钟已足以完美撑起总裁今晚所有的面子,路谦第一次在平城公开现身是在他的生日会上。

  不论其实是不是只是为了某个人而来。

  姜明枝看到路谦走了,也去向总裁夫人打了个招呼,悄悄地溜出宴会会场。

  她找到那辆熟悉的迈巴赫,望了望四周没人,然后小跑过去。

  陈中看到夜色中黑裙雪肤小精灵一样跑出来的姜明枝,下车替她拉开车门。

  姜明枝钻进车里,路谦正在调玩腕上的手表,显然是在数她还有多久才出来。

  姜明枝一上车立马开口叫了声:“老公。”

  路谦放下手腕,还不错,距离他出来只间隔了十分钟。

  姜明枝自顾自吩咐司机开车回家,然后往路谦那边坐了一点。

  不是她自恋,但不用想路谦今晚肯定也是因为她在这里所以才过来的,然后现在在等她一起回家。

  姜明枝一直凑到和路谦紧紧贴着,却发现他似乎没有要跟她拉拉手,或者要让她靠一靠的意思。

  非常的冷静与淡定,眼睛平视前方。

  姜明枝敏感地察觉出这男人情绪里有一丝不满。

  应该是因为跳完舞,她那句客气有礼貌的“谢谢”。

  可是要她怎么办呢,要她挽着路谦的胳膊当场向所有人宣布这是我老公吗。今晚是人家总裁的生日宴会,人家才是主角,不是他们的两口子的公开发布会。

  姜明枝把下巴搭在路谦的肩膀上,看他线条利落流畅的侧脸。

  她再一次确定,如果哪天真的被记者拍到,路谦的第一反应应该不是辟谣。

  姜明枝盯了一阵,开口,呼吸浅浅打在路谦颈窝:“可以给我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路谦斜睨了她一眼,不知道要手机做什么,不过还是掏出来给她。

  姜明枝把路谦直接交给她的手机又还回去:“先解锁。”

  路谦拿回手机操作了几下,然后对姜明枝说了声:“看这里。”

  姜明枝:“唔?”

  她看向路谦的手机,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数据正在录入她的面部信息。

  路谦把已经录好姜明枝面容信息的手机交给她。

  姜明枝对着屏幕,手机自动解锁。

  她看到手机的解锁提示,一种奇特的甜蜜感突然在胸口漾开,像是彩色的氢气球。

  不过姜明枝要路谦的手机才不是要看他的隐私,她操作的光明正大,打开应用商店,搜索“学习强国”,点击下载。

  “好啦。”姜明枝把下好软件的手机还给路谦。

  路谦看了看姜明枝给他下的红色应用。

  姜明枝又觉得只路谦一个人这样做不公平,于是低头在自己手机上也鼓捣一阵,然后把屏幕拿到路谦面前。

  面部数据录入成功。

  姜明枝终于看到路谦唇角轻轻勾了一下。

  她继续把下巴放在路谦的肩膀上,又悄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示好的意图十分明显。

  冷酷资本家现在也终于给了反应,一手从姜明枝腰后探过去。

  于是姜明枝小小尖叫一声,然后成功跨坐到了路谦的腿上,两人面对面,姜明枝位置略高。

  姜明枝对着路谦的脸悄悄吞了口口水。

  她很喜闻乐见今晚苏彦见到路谦时的表情,或许在这样的男人面前,他连向来最引以为傲的那张脸都是自取其辱。

  她想以后路谦要是破产了,她就把他捞到娱乐圈里去贩卖男色,绝对赚的盆满钵满。

  只不过姜明枝又想到如果路谦贩卖男色,会被很多人叫“老公”叫“哥哥”。

  算了。

  她突然心里开始小别扭,否定刚才让他去贩卖男色的想法。

  还是她赚钱养他吧,贵一点就贵一点。

  尽管知道她破产了某个男人破产的概率都微乎其微,不过姜明枝还是越看越开心,想起自己买的那块鹦鹉螺,说:“我待会儿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路谦手掌托在姜明枝的后腰,终于开口:“工具人也有礼物?”

  姜明枝看到路谦眼中的调笑:“……”

  路谦竟然知道他今晚被她当工具人了。

  路谦对着表情凝固的姜明枝。

  他当然能察觉出姜明枝挽着他胳膊时,望向另一个男人眼中的骄傲与得意。

  路谦知道姜明枝和苏彦多年前合作过荧幕情侣,不过他并不想去看那些当年两人合作时亲密互动的照片和视频。

  尽管感情史一片空白,但有些事情,到底是她的职业需要。

  只不过那已经是在两人在神父面前宣誓过生老病死和永远,一个人每晚睡着后往他怀里钻的时候,他才发现的事情。

  注定迟了。

  姜明枝今晚拿路谦当工具人奚落苏彦的小九九被他戳破,气势顿时矮了一截。

  她塌着腰,噘起嘴看路谦。

  路谦静静等待她接下来的反应。

  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姜明枝又磨磨蹭蹭往路谦身前坐了一点,然后捧起他脸,闭着眼睛吻上去。

  姜明枝其实不怎么会接吻,从前拍戏大都是借位,一到现在要实践就生涩的可以,此时努力回忆着自己脑海里贫瘠的知识,伸出舌尖,猫咪一样,细细描绘男人薄唇的棱角。

  路谦慢慢把手掌握在她后脑,加深这个吻。

  车内空气安静,偶尔路过几个减速带时会有轻微的震动。

  陈中坐在副驾,余光瞟了一眼身旁同样大气不敢出,一丝不苟开车的司机。

  陈中默默往下坐了一点,呼吸声都开始轻微,尽量让椅背挡住他这个人。

  后面两人似乎忘了车里还有其他人。

  不过还是忘了好。

  ……

  姜明枝一回到家就踢掉高跟鞋跑去给路谦拿礼物。

  她把东西放在衣帽间,由于怕被每天要进衣帽间拿衣服的路谦提前发现,专门藏了一个很隐蔽的柜子。

  这会儿看来藏得的确是很隐蔽,因为姜明枝自己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了。

  她跪坐在地板上,一个一个拉开面前的柜子,一边努力回想一边自言自语:“我放哪儿了?”

  路谦也跟到衣帽间,看到跪坐在地板上找不到自己把东西放在哪儿的姜明枝笑了笑,过去蹲在她身边,对着眼前一排柜子:“我们一起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