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翻车第二十八天(玛丽苏后遗症...)

  姜明枝现在想到浴室里那哭哭啼啼的一次, 在心里默默给路谦画了几个圈圈。

  毛毛憋着磕到了的姨母笑,又拉了拉姜明枝的衣袖。

  她这回说的是正经事,关于选角。

  今天一大早韩芹就收到业内消息, 据说费音方为了这次杨树华电影里的角色,表示愿意带资进组,开口就是两个亿, 可是杨树华的电影一直就不缺投资, 回的是带二十个亿都没用, 角色不适合就是不行。

  姜明枝知道两个亿对一部电影是多大的支持, 也知道业内现在在越来越多演员开始带资进组的挤压下普通演员越来越不好干, 听到这里, 心里对杨树华的好感又更深了一层。

  姜明枝带着毛毛重回回到等候区,试镜开始了。

  尽管已经出道好几年,大大小小的试镜经历过无数次, 但姜明枝今天甚至比第一次拍戏试镜时还要紧张。

  在进入试镜室前的妆发甚至都是保密的, 姜明枝进去后才发现她要试的角色服装是旗袍。

  所以杨树华新片应该是民国背景。

  服装师拿了一件旗袍让姜明枝先去换上, 姜明枝点点头,又在服装架上扫了一眼,发现这排架子上似乎不仅有旗袍,还有军装。

  一个架子一般只挂同一个角色的衣服,旗袍和军装同时出现在一个角色身上也不算太稀奇的事情, 只是当姜明枝看到那套军装的颜色和款式的时候, 不由地愣了愣。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

  姜明枝做好妆发出来第一次见到了杨树华, 她戴了副眼睛, 脸上皱纹清晰, 本人比照片气场更强些。

  杨树华翻开手里的资料表:“姜明枝,试的是程静嫣这个角色。”

  “开始吧。”她说完这句话后才抬头看姜明枝, 然后目光不由地在姜明枝身上停留数秒,眼神从镜片上方射出来,从头打量到脚。

  姜明枝感受到杨树华的目光,深吸一口气:“导演好。”

  她刚才在做造型的时候才收到一小段试镜的剧本,一段女特工刺杀敌人的戏,百乐门里上一秒程静嫣还在和男人跳舞调笑款款谈情,下一秒就从旗袍裙摆下拔出枪,将跟她跳舞的男人一枪击毙。

  配戏的男演员已经准备好了,姜明枝跟男演员配合的十分完美,跳舞时袅娜温柔楚楚动人宛如上流社会任何一个风情万种的交际花,下一秒从大腿旁拔出枪时却动作干净利落眼里全是正义与骄傲。

  姜明枝跟男演员配合完了这一小段戏,把地上的男演员拉起来,然后冲导演轻轻鞠了个躬。

  杨树华:“演的不错。”

  姜明枝听到夸奖后忍不住笑容:“谢谢导演。”

  她已经把这部戏的内容猜了个大概,民国剧情片里的地下党美艳女特工,接受组织任务斡旋与各种间谍之间,正义与美貌的化身,这种玛丽苏人设的角色还是在杨树华的电影里,那个女演员不想演。

  杨树华看到姜明枝脸上的笑容,也轻轻笑了一声,然后饶有兴趣地问:“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你才是那个反派呢?”

  姜明枝脸上笑容顿了顿。

  杨树华:“刚才被你杀死的那个人才是我们地下党的情报人员,而你,还有一个名字,叫山本静嫣。”

  姜明枝表情呆住了。

  她突然想起刚才在换衣服时看到的那套军装,她看得的确没错,那是一套敌军的军装。

  杨树华身边的助理跟呆愣的姜明枝阐述了角色。

  山本静嫣和程静嫣是同一个人。她生在东北一户农家,三岁家乡沦陷的时候被敌人收养,跟收养她的敌军改姓山本。山本全力抚育培养程静嫣,送她去读军事大学,去留学,游走于各种上流社会的交际场合。

  等程静嫣学成归来的时候,山本把她带到了上海,利用她的美貌和语言能力伪装成国人,一次又一次破坏我们的行动,杀死一个又一个我们的情报人员。

  山本不断嘉奖完成任务的程静嫣,程静嫣一次次完成任务后,却逐渐却陷入前所未有的矛盾中,她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她身上流的是这片土地的血,可是山本收养了她把她养大,一直以她父亲的身份自居,她觉得自己应该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和父亲站在一起,可是一次次看到无数同胞死在父亲军队的枪下,这片土地的大好山河被父亲军队的枪炮所蹂/躏,自己用父亲给的枪杀死一个又一个她的同胞后,程静嫣的内心逐渐开始动摇。

  导演助理阐述完角色,杨树华看了看略显呆滞似乎一时还消化不过来的姜明枝:“你对这个角色怎么看?”

  “父亲把她从三岁养到长大,送她读书留学给她原本父母永远给不了她的生活,她应该帮助报答她的父亲,对吗?”

  杨树华问完,对着依旧沉思状的姜明枝摇了摇头,开始示意助理下一个。

  就在这时,姜明枝突然抬起头。

  “不。”她干净地回答。

  杨树华叫下一个演员的动作顿了顿,姜明枝看着她的眼睛,说:“不。”

  杨树华:“哦?”

  姜明枝:“山本是养大了程静嫣,可是这建立在程静嫣的全家都被他和他的手下杀死的前提下。”

  “山本真的教育了程静嫣吗?他教程静嫣的都是什么呢?他教程静嫣杀人,杀她自己的同胞。这不是什么父亲对子女的感情,他培养程静嫣,给她优渥的生活,只不过是为自己培养一个完美得力的工具。”

  “一个禽兽不能因为暂时穿上人皮,就可以掩盖他禽兽的本性。”

  姜明枝一字字说完,手心渗出一层薄汗。

  杨树华看她的眼神突然复杂许多,又问:“如果你是程静嫣,你会怎么做?”

  姜明枝说话声已经有些发抖:“如果我是程静嫣,我被他用那样的方式养大,我看他在我的故土施下无数惨无人道的恶行,我被他教育着杀死一个个我的同胞,我要么一枪了解自己,要么……杀了他。”

  杨树华突然笑起来。

  姜明枝最后走出试镜室的时候腿都发软。

  她演了这么几年戏,这绝对是她经历过的压力最大最复杂的一场试镜。

  毛毛忙跑过来扶住姜明枝,看她试了个镜像被扒了一层皮的样子,忙问:“明枝姐没事吧。”

  姜明枝缓缓舒了口气:“没事。”

  她要演的内容也演了,想说的话也都说了,最后那些话,其实是她站在一个姜家人的立场说的。正因为知道敌人有多么罪孽残忍,她才容忍不了要去揭发敌人抚养程静嫣的那层虚假的善意伪装。

  刚好费音也试镜完出来,相比于被扒了层皮一样的姜明枝,费音明显显得轻松许多。

  费音瞟一眼虚弱的姜明枝,“哼”一声,神清气爽地走了。

  毛毛望着费音气势十足仿佛胸有成竹的背影有些不服气:“两个亿怎么啦,两个亿了不起,我们只是不想带资进组,带起来分分钟二十个亿,老公给的正大光明,看谁比得过谁。”

  姜明枝:“闭嘴。”

  毛毛做了个动作封上自己的嘴巴。

  回程的路上,姜明枝在脑海里一点一点复盘程静嫣这个角色。

  所以她一开始到底是有多俗,是因为演太多玛丽苏偶像剧的后遗症吗,竟然觉得这就是个几乎每部民国片里都会有的扁平帅气人设草到飞起的美艳正义女特工。

  姜明枝现在清楚地知道到自己内息的想法:她想要这个角色。

  这个矛盾复杂,又极具争议点和人性探讨的角色。

  韩芹给姜明枝发了微信过来,问她今天试镜结束了吗,感觉怎么样。

  姜明枝想起试镜时杨树华让人琢磨不投的眼神和笑容,第一次感受到原来世界上还有人的心思比路谦的还难猜。

  “认命吧。”她给韩芹回了三个字,让后仰躺在车背倚上。

  试镜结束的时间稍早,姜明枝往车窗外看了眼,突然发现到了金融中心。

  路氏平城新总部就在这里。

  不像其他公司一样在写字楼里租赁几层,而是直接一整栋大楼,金融中心打工人无数,但每天在路氏的大楼里进出上班的打工人,总会更带着些许骄傲和自豪。

  姜明枝隔窗望着金融中心高耸入云的办公大厦们。

  反正路都路过了,要不,今天等路谦一起回家?

  姜明枝又拿起手机,准备给路谦发个微信问他在不在公司。

  然后她突然发现手机里有一通未接电话。

  一个小时之前打的,来自……姜明崇。

  姜明枝看到姜明崇突然给她打电话后忍不住直起身,立马拨了个电话回去。

  她跟姜明崇虽说堂兄妹从小一起长大,但姜明崇跟现在网上流行的什么“妹妹奴”“妹控”没有半毛钱关系,小时候姜明枝走不动路撒娇要爷爷抱抱,姜明崇拽着姜明枝一声令下就让她自己走,姜明枝同一类型的题错三次,头上被给她辅导功课的姜明崇敲得全是包,嗷嗷哭着跟爷爷告状。

  姜明崇读的军校,毕业后就入伍,这几年基本很少回家。

  姜明枝不知道姜明崇突然跟她打电话做什么。

  电话很快被接通。

  姜明枝:“喂,哥。”

  “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姜明崇说话声音没怎么变,从小到大都是冷冷静静:“有些东西品牌方给你寄到了老宅,妈让我顺便给你拿过来。”

  姜明枝记得自己有些地址是填的大院,“哦”了一声,然后立马问:“你回平城了?”

  姜明崇:“一天假,马上就走。”

  姜明枝点点头。是这样的,姜明崇假期很少。

  她想起那些品牌方寄过去的东西,忙道:“不用你亲自送了,我改天让我助理回家去拿就好了。”

  姜明崇:“我已经给你拿过去了。”

  他顿了顿:“所以,你家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人的衣服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