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第一碗鸡汤面(带领三千万小公主跑路吧!...)

第一碗鸡汤面(带领三千万小公主跑路吧!...)

  “跟你打个商量。”
  薛琦把空碗搁置到一旁,取出手机,点开刚才的直播回放给程凯看。
  “这是你的犯罪证据,如果我们之间达不成和解,我可以告诉警察,你杀人未遂。”

  程凯仔细看了一遍视频回放,满额大汗:
  “你……你想我怎么做?”
  他完全无理解当时的心境,为什么灰冲动到想要杀人灭口。

  此时此刻,薛琦那碗脑花的后劲儿还没过,他还在怀念那阵儿美妙的幸福感。
  脑海中,关于家人的美好画面,跃然而上。

  这些幸福小温馨与他刚才的极恶形成巨差,剧烈地撞击他的胸房,促使他愈发愧疚。

  他把脸埋下去,对刚才的行为,悔恨不已:

  “我不是个人,我利欲熏心,秦先生待我不薄,我怎么能干出这种禽兽事。薛小姐,我不能坐牢,我还有个三岁的闺女,而我老婆是全职太太,如果我坐牢了,我老婆孩子怎么办……薛小姐,只要你这次能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薛琦又看向他头顶,果不其然,又出现一行金色小字:
  【因“幸福美食”的回味力量,悔过值+100。】

  薛琦不相信男人的嘴,但她相信那行金色小字。

  女主刘汝瑜虽然只标记了秦甜甜,可是为了刺激秦甜甜走向“炮灰”人设,她身边的路人也会受到“标记”的影响。

  譬如在原著里,秦甜甜被“标记”后,秦美和程凯的“恶人值”会增加,而原主薛琦的“懦弱值”也会增加。

  秦甜甜身边人的“人设”变化,都是为了推动她走向“炮灰女”的不归路。

  薛琦与程凯进行了私下和解,暂时与程凯达成了合作。
  由于直播没有画面,只有声音,警察来后薛琦倒也能逻辑自洽。只是严肃批评了他们这种行为,并没有太为难。

  -

  翌日一早,程凯送薛琦回盐京的出租屋。

  房子三室一厅,客厅里几盆绿植让整个房间生机勃勃,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令人心情愉悦。

  程凯说:“薛小姐,这里是秦总生前租的房子,还有几天就到期了。所以在房租到期之前,你得搬出去。你喜欢哪里的房子?我可以让中介帮你找找。”

  薛琦现在手头只有三十万。

  在继承三千万前,她不能坐吃山空,得想办法赚钱。

  她是打算拿三十万开个美食店,以她的手艺,维持基本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她跟程凯说了自己的想法,程凯思虑一阵后说:“三十万想在盐京开美食店,这个可能有点困难。”

  “盐京城附近的郊县呢?”
  薛琦立刻打开app看了眼郊县的店铺房租,都在她能接受的范围,说:“就去文成县吧,离盐京高铁一个小时,房租和铺面租金便宜,关键是那里有个国际中学,秦甜甜刚好可以转学去那里。”

  秦甜甜现在已经被“标记”,被扣除了10点幸运值。
  她越靠近女主刘汝瑜,就越嫉妒。
  而嫉妒心会让她流失更多的幸运值,还会连累身边人倒霉。

  按照原著走向,秦甜甜不仅自己会被吸走气运,连带她这个小后妈也会被吸气运。

  薛琦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让秦甜甜安安静静当个“冰雪公主”白富美不香吗?为什么要去嫉妒一个灰天鹅女主啊?

  有一说一,刘汝瑜的气质外貌内涵,没有一样比得上她家的三千万小公举。
  小公举凭什么嫉妒刘汝瑜?就因为她有标记人设金手指?

  她必须带着炮灰小公举跑路,远离灰天鹅女主才是王道。

  让别人嫉妒去吧,她要带着她的三千万小公主跑路了!

  薛琦问程凯:“我让你给秦甜甜发的短信发了吗?”

  程凯点头:“发了。她应该在回来的路上。甜甜小姐是很在乎自己的父亲和奶奶的,所以一定会回来取他们的合照。”

  -

  秦甜甜已经到了楼下。
  秦美担心小丫头薛琦跑了,特地嘱咐儿子跟着秦甜甜,寸步不离。

  高成送秦甜甜回家取东西,到了楼下,他说:“ 希望你那个小后妈不在家。”

  秦甜甜以前不是很喜欢这个堂哥,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子匪气。
  她想到以后要一起生活,便开始尝试接受这个堂哥了。

  这次高成送她回来,她还是有些感动的,她也害怕薛琦在家,担心那个女人为了三千万,用暴力手段将她留下来。

  高成抬腕看了眼手表时间,催促她:“ 面试在一个小时后,过去还要一些时间。我可是找了关系才帮你要到这个机会,快点上去吧,别耽误时间。”

  秦甜甜只有十五岁,没有人愿意雇佣童工。
  而堂哥高成给她在KTV给她找了个工作,据说是表演唱歌。

  她以为就是那种她和同学经常去的KTV,完全没想到是会所。
  所谓的表演唱歌,是包间的陪唱公主。

  秦美和高成为了彻底把秦甜甜绑在身边,今晚还安排了“好戏”。
  打算把小姑娘灌醉后,找人LJ她,拍下小视频威胁她留在秦美身边。

  他们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可秦美被拘留,秦甜甜要回家拿照片不在计划内。

  不过,秦甜甜只要不耽搁时间,他们去会所就不会迟到。

  秦甜甜以为高成是为她好,一脸感动说:“谢谢你啊成哥,如果没有你们,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以前我爸还不让我和你们来往,现在我才知道,你们是除了我爸之外,对我最好的人!”

  高成一身匪气,温柔时与本身性格形成反差,倒是很能忽悠小姑娘。
  他拍拍秦甜甜的头,说:“你是我妹,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好了,上楼取东西吧。”

  秦甜甜点头:“嗯嗯。”

  ……

  秦甜甜带着高成来到门口,尝试刷指纹。即便她很久没有回这里,可门锁依旧保留着她的指纹。

  她带着高成踏进屋子,一股浓郁鸡汤味儿随着热空气扑面而来。

  室外寒冷,室内这股鸡汤味的温暖,替她洗掉了一身寒气。

  这味道居然让她想起了奶奶的鸡汤。

  冬日雨雪天,奶奶都会给她炖鸡汤。
  每当她挟裹着一身寒气回家,热扑扑地的暖空气里,都会夹着一股浓郁的鸡汤味。
  厨房里,奶白的鸡汤“咕噜咕噜”翻滚着,美妙的沸腾可以驱散她浑身寒意。

  高成见她发呆,催促道:“愣着干嘛?赶紧去拿东西。”

  秦甜甜点头“嗯”了一声,径直往卧室走。
  过了一会儿,拿着奶奶和父亲的合照走了出来,与端着鸡汤面走出厨房的程凯打了个照面。

  他看见秦甜甜,熟络地招呼:“甜甜小姐,你回来了?正是时候,快来吃碗面。”

  秦甜甜没想到程凯助理会在,不过这房子过几天就要退租了,他过来帮忙收拾东西,也不意外。

  她熬了个通宵,24小时没有进食,饿得前胸贴后背。
  此时闻到浓香的鸡汤,冰冷的胃突然开始绞痛,不断叫嚣着她坐下来吃了这碗鸡汤面。

  她以为鸡汤面是程凯的杰作,倒也没客气,立刻就让对方给盛了一碗。

  高成见秦甜甜坐到了餐桌前,皱着眉头低声道:“你做什么?我们时间不多了,还吃什么饭?走了。”

  秦甜甜看了眼时间:“来得及啊,成哥你等一会儿,我饿死了,让我吃口面。”

  这碗面的味道太吸引人了,她只是闻着这味儿,就觉得很幸福。
  仿佛有一双温热的手,替她拨开了头顶的阴霾,终于让她晒到了一点儿温暖的阳光。

  鸡汤面用一只白瓷碗装着,鸡汤上面浮着恰到好处的油花,呈一片金黄。
  她用嘴把油花吹开,奶白鲜美的汤立刻映入眼帘。

  她先喝了一口汤,脑子顿时炸开“噼里啪啦”的烟火,浅浅一尝,浑身死气沉沉的细胞,立刻被美味唤醒。

  秦甜甜又夹了一筷手工拉面,纤细如银丝,每一根都浸了浓郁的鸡汤。唇齿间的美味与劲道,一起唤醒了她的幸福细胞。

  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

  这味道让她想起了去世的奶奶。

  寒冬腊月,老人起早贪黑送她上学,陪她去练滑雪。

  无论跌倒多少次,老人从不会责怪她笨拙,只会一脸温柔地说:“我们甜甜,是最棒的冰雪公主呀。”

  她其实没有滑雪天分,是奶奶的鼓励让她勤能补拙,拿到了一项又一项的荣誉。

  自从奶奶前年意外去世后,她就再也没参加过比赛了,也再也没有去过滑雪场,甚至放弃了省队的邀约。

  想到这里,秦甜甜突然好想滑雪。

  可是她不想再回学校念书了,回去就意味着被同学嘲笑,被刘汝瑜内涵。

  那种滋味不好受,她宁愿去堂哥高成介绍的KTV上班。

  可就此放弃学业,放弃滑雪,又好不甘心。

  ……

  不知不觉间,秦甜甜就把一整碗面吃了个干干净净。

  程凯问她:“好吃吗?好吃就再吃一碗,这可是薛小姐特地为你做的。”

  一听是薛琦做的,秦甜甜立刻就放下手中面碗。

  薛琦从厨房走出来,弯着眉眼看她:“没错,我做的,好吃吗?”

  秦甜甜想说不好吃,可是幸福的味道还在她胸腔激荡,违心的话她压根就说不出口。

  薛琦刚才在厨房就在注意秦甜甜的头顶,然而等她吃完了整碗面,她都头顶都没有浮现金色小字。

  薛琦觉得奇怪。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程凯吃了她的幸福食物,就会降低恶人值,而秦甜甜的炮灰值却完全没有变化?

  高成看秦甜甜吃得那么香,自己都看饿了,他没那么讲究,管他娘谁做的,好吃就行。

  然而他正准备给自己盛面,程凯却把一锅面扯到自己跟前,拿胳膊护住,一脸敌意瞪着高成:“去,没你的份儿。”

  他可是求了好久才让薛琦小仙女大发慈悲做了他的份儿!

  程凯自顾自地吃起鸡汤面来。
  鸡汤还热乎着,他挑起一筷手工细面,热气随之喷涌而出,带出一股特有的清香。

  他迫不及待塞了满满一大口,吃进去的同时深深吸气,面条的醇香混着鸡汤的浓郁,简直要把他的舌头鲜麻。

  味蕾上跳动的全是幸福感。

  高成看他吃面,都给看饿了。

  程凯嘴里的食物都还没吞下去,忍不住感慨说:“呜,薛小姐,你的面真是太好吃了!好评!十分好评!”

  男人话音刚落,薛琦就看见秦甜甜脑袋上出现了一行金色小字。

  【小后妈的“幸福美食”收获一枚好评,幸运值+1】

  薛琦明白了。

  原来想要消除秦甜甜被扣的幸运值,就得用她的美食收获好评。

  开店计划必须马上提上日程,带领她的三千万小公举赶紧脱离“苦海”。

  高成催促道:“走了,面试要开始了。”

  秦甜甜看了眼时间,立刻起身准备离开。

  薛琦想起原著剧情。

  如果她记的没错,高成这是要把小姑娘带进苦海!
  也正是因为这场面试,小姑娘失身失去清白。

  薛琦:“!!!”
  意识到秦甜甜即将走向原著里的悲催剧情,她立刻紧张起来!
  ——三千万!你给我站住!不许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