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一杯幸福奶茶(薛琦一斧锤出三千万!...)

一杯幸福奶茶(薛琦一斧锤出三千万!...)

  但是这种时候,薛琦不能正面阻止三千万小公主。
  这姑娘现在正是叛逆期,有自己的倔强和骄傲,薛琦越不让她做什么,她就越会去做。

  薛琦并没有阻止秦甜甜离开。
  等她跟高成离开后,她立刻把正在吃面的程凯拽起来:“别吃了,跟着他们。”

  程凯面吃了一半,被迫咬断,哭唧唧地看着那碗让他沉浸在幸福里的鸡汤面。

  最后如同壮士断腕,放弃了剩下的面。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跟薛琦打好关系,还怕以后蹭不到吃的吗?

  -

  程凯下楼取了车,问薛琦:“薛小姐,现在我们去哪儿?”

  薛琦指着前面高成那辆车:“跟着秦甜甜,保持距离,别被发现。”

  程凯把车开出去:“OK。”

  半个小时后,高成把秦甜甜带到月凯会所。

  会所装修得很豪华,走进去就有一排美女接待,排场很大。
  秦甜甜再傻也知道这里不是她想象的那种KTV,站在大厅里怯生生地扯了扯高成的袖子:
  “成哥,这里和我想象的KTV好像不太一样。这里,不会是成年人才能来的地方吧?”

  高成眼看时间就要到了,抓住她的胳膊半扯半哄,将她带进了电梯。

  等进了电梯,高成道:“这里是高档KTV,未成年哪儿来得起?来都来了,面试一下,有我在,别怕。”

  他见秦甜甜有些不自在,似乎很警惕,又补充说:“这里工资很高的,像你这种干得好的姑娘,一个月五六万都没问题。”

  一个月五六万对于从前奢侈惯了的秦甜甜而言,不算什么。
  可对现在的她而言,是一笔不小的数额。
  有了钱她就可以转学,可以重新回滑雪场。

  想到这里,秦甜甜鼓起了勇气,跟着高成进了一个包间。

  高成把门反锁,包间内站了几个高高瘦瘦的猥琐男。

  秦甜甜吓得往高成身后躲。

  高成把她从身后拽出来,推向那些男人中间:“想怎么搞都可以,劲爆点,让视频有冲击感一些。”

  秦甜甜跌在沙发上,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不可置信看向高成。

  几个男人一脸猥琐看着小姑娘,挑眉道:“成哥,货色不错啊,便宜我们了。”

  高成靠在门上,点了一支烟,吐出个烟圈儿。
  同时摸出手机,打开录像,半眯着眼睛说:“别磨叽了,开始吧。老子下午还约了人打牌。”

  秦甜甜拔腿想跑,还没摸到门锁,就被高成给推了回去。

  高成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往墙上扇:“老实点儿,信不信我打死你?”

  秦甜甜吓得浑身发颤。

  一群男人冲上来扒她衣服,她疯狂挣扎:“成哥救救我,我还是个学生。”

  高成冷眼看她,不为所动。
  只要拿到了这丫头的视频,就等同于拿捏到了这丫头的软肋。
  以后无论薛琦如何甜言蜜语,他们都不用担心秦甜甜跑了。

  留住秦甜甜,后续他们每个月可是能领到十万块的!

  秦甜甜意识到求他没用,歇斯底里吼道:“我是未成年,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你们放开我!高成,你这么对我,姑姑是不会放过你的!”

  压根没人搭理她。
  高成看着她嗤了一声:“那我等着。”

  就在这时,门从外面被砸得“砰砰”响。

  薛琦和程凯已经报警,警察赶过来还要一点时间。

  薛琦听见里面女孩的尖叫声,抄起消防斧往门上劈。

  程凯拿着手机正在开直播,威胁安保人员不要靠近:“你们别过来!我正在直播!我粉丝三万,直播间里就有两千人!别过来啊!待会警察来了你们都别想跑!”

  经理好言相劝:“先生,有话好好说,把你的直播关掉。”

  程凯瞪大眼,故作凶恶:“你们打我怎么办?不关!快点放人!我们接了人就走!你们这是非法监~禁,非法监~禁知道吗?”
  他把直播摄像头对准薛琦,被薛琦拿斧头劈门的架势给吓到!

  薛琦每下去一斧头,就吼一声:
  “开门!!”
  虎口被震得发麻,深吸一口气,铆足力气一斧头又劈下去。
  薛琦发誓,自己砍牛骨都没这么用过力。
  这一斧锤出了三千万的气势。

  程凯看着薛琦,下意识吞了口唾沫。
  他没想到,薛琦为了三千万,居然变得这么残暴!
  这还是那个懦弱的薛琦吗?

  程凯都吓傻了。

  反锁的门从里面被打开。
  高成站在门口冷脸看薛琦,骂道:“不想活了吗?”

  他以为自己挡在门口,薛琦不敢进来。
  毕竟在他印象中,秦甜甜这个小后妈逆来顺受没什么主见,很懦弱。

  可高成怎么都没想到,薛琦直接一斧头朝他劈过来。

  还好他躲得快,否则保不准儿真的被薛琦一斧头劈上。

  薛琦走进房间,拎着斧头朝那群男人挥过去。

  斧头在空气里发出“嚯嚯”声,吓得他们齐齐闪开。

  还好现下是冬天,秦甜甜穿着毛衣,外面的裙子被扒掉,却还有黑色加绒打底裤。

  她看见薛琦,先是一愣,而后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跑出包间躲到了程凯身后。

  程凯立刻把西装外套给她披上,安慰说:“没事了没事了。”

  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要朝薛琦冲过去,门外的经理立刻打招呼说:“警察来了!”

  大家一听警察来了,立刻就不敢动了。
  高成立刻就对薛琦笑出声:“误会,都是误会。”

  “误会?”
  薛琦用斧头的背面朝高成的双腿砸过去,这一下重击让高成双腿一软,直接趴在地上。

  薛琦不给高成爬起来的机会,踩着他的头说:“跟警察说去吧!”

  高成气得直磨后槽牙,杀了薛琦的心都有了,低声下气求饶道:“我们有话好好说。”

  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从地上爬起来,薛琦的脚就像一座五指山,死死压着他。

  警察带人上来,把高成等相关人员全部带走,又把秦甜甜带到单间里录了口供。

  等她录完口供从房间出来,已经是四个小时后。

  回到家已经九点。

  秦甜甜坐在沙发上发呆,程凯给她倒了杯水,趁薛琦去厨房的工夫,小声说:“今天薛小姐豁命救你,恕我直言,你要是跟着秦美和高成,就算今天是逃过去了,迟早也会把自己搭进去。”

  小姑娘捧着温水杯,这会儿还惊魂未定,她对秦美还抱着一丝希望:“等姑姑回来,一定不会放过高成。”

  “你还没想明白啊?如果不是当妈的授意,你觉得他儿子敢这么做?”

  程凯把手机取出来了,把一堆资料拿给她看:“你姑姑秦美好赌,欠了不少钱。她自己呢,也有诱/拐少女卖Y的案底。还有,她还进过戒毒所。”

  这些事秦先生从来没告诉过秦甜甜,她也是今天才知道,自己姑姑居然那么糟糕。

  程凯又说:“你爸又不傻,他生前就为你安排好了一切。”

  秦甜甜已经被秦美洗脑了,她委屈巴巴道:“我爸那是被狐狸精给迷惑了!如果他真的关心我,为什么不让我继承那笔钱?我才是他闺女!”

  薛琦端着奶茶从厨房出来,把托盘搁在茶几上:
  “你跟我一起生活,每个月我们能领取到十万生活费。等你学业有成,我还能领取到剩下的一千多万。我可以跟你签协议,只要你跟我生活,我每个月给你分三万。以后拿到了剩下的几千万,我也可以给你分一半。”

  秦甜甜闻言,抬眼看她。

  薛琦看起来很年轻,扎了个丸子头,皮肤白,打扮得很有朝气,长了一张女团脸。

  薛琦把一杯奶茶推给她,又说:“你可想清楚了,你跟着秦美,只要我不放弃你的抚养权,你们一分钱拿不到,而你没有生活费只能去打工。今天这种情况,我能救你一次,下次你未必还那么幸运。”

  薛琦端过来的奶茶太香了,醇厚的奶香飘进了她的鼻腔。

  秦甜甜捧起奶茶,热气儿在脸上氤氲开,浑身毛孔都被熨烫妥帖。
  奶茶喝到嘴里,液体细腻柔软,有一种绵密的幸福感,像被柔软的蚕丝被给裹着,也很温暖。

  即便她不喜欢薛琦,也不得不说,她手艺不错,就连做出的奶茶都令人欲罢不能。

  程凯也喝了一口,立刻被惊艳到。
  没想到薛琦的料理出色,做出的饮品也是一绝!
  奶茶喝到嘴里,整个人都像跌进了淡淡茶香的云朵里,这绵软细腻的口感,简直要把他的五感颠覆。

  这也……太好喝了。

  秦甜甜很快把一杯奶茶喝完,抬眼看向薛琦:“好。我答应你,除了给我分钱外,你要想办法给我办转学。我知道我爸葬礼你收了三十万,转学最多花个十万。”

  薛琦挑眉:“好。我也有个要求。”

  “你说。”

  秦先生留下三千万遗产,抚养秦甜甜的一方每个月可以领取到十万块生活费。

  假如秦甜甜还要念十年书,每个月十万,每年就是一百二十万,十年就是一千二百万。

  在秦先生的遗嘱里,秦甜甜必须学业有成,抚养人才能继承剩下的一千八百万。

  也就说,薛琦想要成功拿到全部的钱,秦甜甜必须好好读书,才能达到秦先生遗嘱里的“学业有成”的条件。

  秦甜甜成绩一般,甚至可以说在学习上没有天赋。但她滑雪很厉害,如果她能在高中拿一个省队及以上的冠军,就能走特长生的路,文化科的分数要求不会那么高。

  薛琦说:“我会把你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送到蓝山国际中学。以后,你不仅要好好学习,还得重新练习滑雪,有没有问题?”

  秦甜甜一愣,道:“当然没问题。”

  这段时间离家出走,秦美一星期就给她几十块零花钱,过得别提多落魄。
  尤其是经历过今天的事,她才知道能留在学校继续读书,有多幸福。

  薛琦见她同意也松了口气。
  ——三千万正在对她招手!

  -

  另一边,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内。

  刘汝瑜父母是收垃圾的,家里也到处堆积着废品,脏乱不堪。
  而她只能趴在一个纸箱上写作业。

  作业写到一半,她翻开文具盒,盯着盒盖里的一块小方镜,里面映出她白皙的脸。

  自从吸了秦甜甜10分幸运值后,她蜡黄的脸,突然白皙不少。

  秦甜甜被她的金手指“标记”后,失去了10分幸运值。她所有的综合条件,全部被扣了10分。

  而相对的,刘汝瑜的美貌、滑雪运动、好身材、气质……都加了10分。

  十一点左右,刘汝瑜父亲回来。

  刘爸爸见女儿还在写作业,提醒说:“汝瑜,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学呢。”

  刘汝瑜起身朝父亲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水,说:“爸,我们学校成立了一个滑雪运动俱乐部,我想报名,训练个一年,肯定能选上省队的运动员!就是报名费需要八千……”

  刘爸爸一听要八千,立刻就说:“我一个月累死累活才赚万把块,给你拿八千,我们家不生活啦?不行。”

  刘汝瑜:“可老师说我很有天赋。”
  刘爸爸看着她,问:“真的?老师说的?”
  刘汝瑜点头:“嗯。”

  一听是老师说的,刘爸爸松动了:“爸不懂你这个滑雪俱乐部,一年后,真的能选上运动员?”

  刘汝瑜点头:“能。”
  用不着一年,只要秦甜甜按照“标记”的人设走,被扣除100分幸运值是迟早的事。
  到时候,刘汝瑜就能获得秦甜甜的所有“滑雪运动”天赋。

  刘爸以女儿为骄傲,她闺女是小区唯一一个考上重点高中的,加以培养,以后一定有出息。

  “行,爸明天给你取钱去!”

  第二天一早,刘汝瑜拿着八千块去校俱乐部交钱。
  她回班级的路上,看见了来办理转学手续的秦甜甜和薛琦。

  遇到秦甜甜,她的标记金手指立刻发出提示:
  【秦甜甜,幸运值+1,剩余不幸值9。】
  【请您及时引导“炮灰女”走人设,若她的被扣的幸运值回到原点,你将被反扣10点幸运值。】

  刘汝瑜心口一跳。
  立刻翻出包里的镜子看自己的脸。
  由于秦甜甜幸运值增加了1分,她的脸色明显比刚才黄了一点!

  她很难想象,一旦秦甜甜被扣除的幸运值回到原点,脱离标记,她会被反噬成什么样!

  不行!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