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好一碗牛肉面(秦甜甜幸运值增加,刘汝瑜...)

好一碗牛肉面(秦甜甜幸运值增加,刘汝瑜...)

  幸福美食店的店面也才20来平,胜在位置在学校后街,租金也相对便宜。

  薛琦本想今天好好开张,却没想到秦美从拘留所里出来,并且找上了门。

  程凯都觉得晦气,把剩下的开业鞭炮递给她:“她怎么知道你在这里开了店?真晦气。你拿鞭炮做什么?”

  “当然是教她做人。”
  薛琦把鞭炮点燃,直接朝秦美扔了过去:“就算把警察叫过来,最后也只是调解了事。对于这种人,你跟她讲道理是没用的,她无赖,我就比她更泼皮。”

  程凯看着她,愈发觉得薛琦和从前不一样了。
  他怎么记得,薛小姐就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包子?
  哪怕是吸血的父母逼迫她结婚,闹上公司,她都不会进行反击。
  最后还是秦先生给了她父母三十万做彩礼,才把那对儿吸血父母给打发了。

  鞭炮“噼里啪啦”在秦美身旁炸开,吓得她立刻从门口跳起来,连滚带爬摔下了门槛下的台阶。
  她从地上爬起来,指着薛琦破口大骂:“你个小狐狸精,居然拿鞭炮炸我?小心我告你故意伤人!让你坐牢!”

  薛琦掏出手机:“要我帮你报警吗?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想要颠倒黑白,是当大家都是瞎子吗?你如果受伤了,我带你去验伤,医药费算我的。可我这个店门设计,你知道多少钱吗?
  意大利知名设计师罗瑞亲自设计,加上制作,花了整整二十五万,你用黑狗血说泼就泼,这笔损失,算你头上没毛病吧?”

  程凯一脸懵:“???”
  ——意大利知名设计师罗瑞是谁?店招牌不是在隔壁广告公司花了两千块制作的吗?

  秦美哪里有钱,如果不是欠了些网贷,被债务逼得紧,她压根就不会这么着急的来要这笔钱。

  一听说要赔二十五万,秦美避重就轻,言辞闪烁:“你放屁!什么设计师,你舍得花这么多钱?”

  “程助理,”
  薛琦叫了声身后的程凯:“你去报警,然后让徐律师来一趟。我不仅要让她赔偿招牌损失,名誉损失也一并追了。”

  程凯更懵了:“???”
  ——救命。谁能告诉他徐律师是谁?
  为了配合薛琦,他努力从通讯录里扒出一个电话,假装发信息:“徐律师马上过来。”

  一听赔偿和律师,秦美显然被吓到。

  她本来以为顶多不过警察过来,这种遗产纠纷民警只会帮助调解,而她最擅长死皮赖脸地撒泼,只要她脸皮足够厚,民警就拿她无可奈何。

  再差就是被拘留几日,她怕个鬼?

  可如果涉及到赔钱,她就没那么硬气了。
  秦美愣在原地犹豫,气焰瞬间减弱。

  就在薛琦以为她要打退堂鼓时,薛琦看见她头顶出现了金色小字:

  【秦美被“标记”为“秦甜甜的恶毒姑妈”,恶人值增加30。】

  薛琦盯着秦美头上“标记”提醒信息,微微皱眉。

  她打量四周,果然在人群中捕捉到了一抹杏黄的身影。
  女孩仿佛察觉到薛琦的目光,立刻转身就走,很快就在人群里消失了。

  刘汝瑜一口气跑出美食街,在公交站台大口喘气。
  ——刚才秦甜甜的小后妈没看见她吧?
  很快她又镇定下来。
  就算看见了又怎么样?她使用自己的“标记”金手指,那个女人又看不见。

  秦甜甜被扣的“幸运值”回升了1分,最近刘汝瑜忐忑不安。

  她特地来了一趟蓝山国际,没想到真的给她等到了机会。
  她在学校后街转悠,居然碰见秦甜甜的姑姑和小后妈吵架。

  她的金手指检测到了秦美的“负面情绪值”,对方达到了被标记的条件,她立刻就给秦美标记了人设。

  其实她最想标记的人,不是秦美,而是秦甜甜的小后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金手指,压根检测不到对方的任何负面情绪值。

  难道是因为隔得太远吗?

  刘汝瑜并不气馁,她决定找机会促进与秦甜甜的见面机会,如此,总会有机会检测到薛琦的“负面情绪值”,从而对她进行标记。

  -

  薛琦的地势位置高,她不仅在人群里看见了慌忙逃窜的刘汝瑜,还看见了正往人群里挤的秦甜甜。

  为了让秦甜甜看见自己这个姑妈的真实面目,她故意拿言语刺激秦美:

  “秦美,你儿子作奸犯科进了局子,你从来不反省自己吗?作为母亲,你从未以身作则,赌毒你都沾。怎么?养废了自己的儿子,现在想来祸害秦甜甜?直至此刻,我终于看出你与猪狗有什么不同,也就长得像个人。”

  周围的人听见薛琦的话,立刻朝秦美投去鄙夷目光。

  围观人群窃窃私语,甚至有人在拿手机拍视频,她气得脸辣耳红:“臭丫头,你别诬陷我!”

  “哦?所以进戒毒所因为伤人被拘留的不是你是吗?”

  秦美被说得哑口无言,怒火上头,三两步冲上台阶:“让你胡言乱语,看我不撕碎了你的嘴!”
  这泼妇行径,与薛琦形成反差,把薛琦衬托地特别克制。
  路人都看不下去了,遑论秦甜甜。

  小姑娘从人群里挤出来,上前抱住秦美胳膊:“姑姑,别闹了!求你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姑姑这么凶狠的一面。
  那表情,就跟张牙舞爪的泼妇似的。
  看见秦美这样,她心里直打突,开始反思自己把店的位置告诉姑姑,是不是做错了。

  秦美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最会见人下菜。
  她看见侄女,声音立刻温柔:“甜甜,你来了,你不知道这个小狐狸精是怎么欺负我的,她——”

  秦甜甜不想被人看热闹,觉得丢人,立刻把秦美进了薛琦的店面。

  等进了窄小的后厨,她低声说:“姑姑,你这是做什么呀?外面的狗血是你泼的吧?你不是答应过我,不找她麻烦的吗?”

  她虽然不信任薛琦,可这几天她的一日三餐都是薛琦负责。

  吃人手短,她也不是没良心。

  秦美声音放柔,握住她的手,立刻就说:“甜甜,姑姑是想早点拿回你的抚养权呀。我不这么闹,她怎么会放你离开?”

  秦甜甜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那张脸,总觉得如鲠在喉不太舒服:“姑姑,以后您别来了,抚养权的事,就这样吧,我跟她签了协议,她答应要把遗产分我一半。每个月给我三万块零花。”

  秦美一听,急了:“我的乖乖!你想什么呢?那三千万本来就应该全是你的,凭什么让她白白分走?”

  厨房是半开放式,用透明玻璃隔开。

  薛琦从外面往里看,虽然听不见她俩在说什么,却明显看见秦甜甜脑袋上的金色小字。

  【炮灰女受到恶毒姑姑蛊惑,厄运值正在回蓄。】

  薛琦注意到,秦甜甜脑袋上有一个半透明的光环,有一半已经被黑色填满。

  她大概猜测,一旦这个透明光环被黑色填满,这小姑娘则又要被扣“幸运”值了!

  至于会被扣多少分,薛琦无从得知。
  当务之急,是先给小姑娘降这个“厄运槽”。

  上次秦甜甜回升“幸运值”,是因为收到了程凯对她美食的好评。

  可是自从那次之后,无论程凯怎么赞美她做的食物,秦甜甜的“幸运值”都不动了。

  薛琦猜测,大概每个人的好评,只能帮助秦甜甜回升1分幸运值。

  今天“幸福美食店”开业,她本来想通过店里的食客,来证实自己的猜想,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秦美。

  ……

  秦美离开后,秦甜甜心里头一直不是滋味儿。
  心里仿佛有个小恶魔,一直在她脑海里不断重复:
  ——遗产是你的,应该全是你的,凭什么给那个女人分走一些?凭什么?

  薛琦和程凯合力把店招牌清理干净。
  到了晚上七点,依旧没有学生来光顾。

  就在这时,一个模样干净的少年走进店内。
  他率先跟坐在店内发呆的秦甜甜打招呼:“你怎么了?我听说你妈——”
  他想起薛琦只是秦甜甜的小后妈,认为这样说不妥,立刻改口说:
  “我听说薛姐姐在这里开了店,下午还有人来闹事儿了,你没事吧?”

  秦甜甜心情不佳,也最烦别人问她的家事,说话都带着一丝不耐烦:“我没事。”

  曹越倒是很有耐心,说:“如果你需要帮忙,可以告诉我。我们是朋友。”

  朋友?
  秦甜甜闻言,扭过头看曹越。
  她从来没有朋友。

  这目光看得曹越有点尴尬,立刻招手对前台的薛琦说:“薛姐姐,麻烦给我煮一碗牛肉面!”

  薛琦去给曹越做牛肉面。

  隔着透明的玻璃,曹越看见她把面拉得又细又长,跟耍杂技似的。

  曹越本来想继续安慰秦甜甜,可这会儿看见薛琦拉面,突然就被吸引了。

  锅内水花沸腾,薛琪把纤如细丝的面条全部甩进去,用长竹筷迅速一翻,一把拉面在锅内散开。
  由于面极细,进入沸水里煮了没一会就熟了,被薛琦迅速用竹制爪篱捞起来,利索地抖到面碗里。

  牛骨与鸡肉熬制的鸡汤混合,两勺浇透细面。
  薛琦又迅速把同步煎好的鸡蛋皮切细,金黄的细丝铺在面上,与银白的细面形成鲜明对比。
  最后盖上几片切薄大片的牛肉,撒上嫩绿的葱花,一碗面竟成了四种颜色。

  面端出来,曹越还没下筷,就先被这碗牛肉面溢出的香味折服了!
  一口下去,蛋丝牛肉以及面条的香味在口腔里激荡开,牛肉大块有嚼头,面条虽细却能吃出Q弹的韧感,尤其是汤,浓郁且香。

  一口温热的下腹,鲜美彻底洗刷了他的食道,在他胸腔烫出了幸福的味道!
  这碗面,让曹越想起了自己去世的妈妈,心口又疼又觉得幸福。

  很快,薛琦看见曹越头上出现金色小字:
  【“幸福美食”让曹越觉得幸福,反派3号觉醒10%。 】

  薛琦猜测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如果她猜的没错,等曹越的觉醒度达到100%,就可以彻底觉醒,不会再被男主金手指蛊惑和影响了。

  几乎同时。
  秦甜甜脑袋上半透明蓄槽的黑色消失,出现了金色小字:
  【小后妈的“幸福美食”收到反派好评一枚,幸运值+1。】

  同时,刘汝瑜刚上地铁,突然收到金手指提示:
  【炮灰女再次增加幸运值,由于你未及时做出人设引导,小惩大诫:十天青春痘。】

  刘汝瑜立刻照镜子,发现自己的皮肤不仅快变回了从前的蜡黄,还长了一脸青春痘!

  救命!怎么会这样?
  秦甜甜为什么会增加幸运值?

  不远处,一个小孩指着刘汝瑜说:“麻麻!那个姐姐长得好像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