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虎皮青椒皮蛋(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真是太...)

虎皮青椒皮蛋(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真是太...)

  曹越见小舅舅排在队伍末尾,觉得自己在做梦。

  很快,他想起前阵子告诉过小舅舅,秦甜甜小后妈开了家小饭馆,牛肉面做得很好吃。

  凭借小舅舅的聪明,他应该一早就猜到了回来就会来这里吃饭,所以先来排队了。

  想到这里,曹越甚至有点感动。
  他一路小跑过去:“小舅舅,我才走了半个月,虽然馋,但不至于让你亲自过来帮我排队。让唐雄来就行了。”

  唐雄是曹沣的助理。

  此时的曹沣,比半月前更加清瘦,面容轮廓愈发清晰,有了几分病态,却并不影响他的颜值。

  曹沣厌食症明显加重,体重下降明显。

  曹沣把手里的号码牌地给他,淡淡道:“拿着号,排着。”

  幸福美食店爆火,来排号的人需要在前台点好餐,再去排号。
  薛琦会按照排号单做菜。

  曹越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排号单,之间上面写着“青菜粥1,青椒皮蛋1,泡菜1”。

  他小声嘟囔:“小舅舅,你知道我不爱吃皮蛋的……我也不爱吃泡菜!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需要肉,大块的肉,扎实的肉!”

  曹沣需要给办公室回个电话,他一边翻通讯录,淡淡道:“给我自己点的。你想吃,自己去排。”

  为了公平起见,幸福美食店的规则,是每个人只能点一次,如果还要再点第二次,就得重新开始排号,不能中途加菜。

  这样做是为了方便薛琦提高做菜效率,毕竟现在后厨只有她一个人。

  期间也有慕名而来排队排老半天而后放弃的,但薛琦不在乎,她是想赚钱,但也不想让自己太累!
  毕竟,她是即将继承三千万遗产的人。

  曹越愣在原地。

  曹沣去不远处打电话,他盯着小舅舅离开的背影,满腔落寞。

  他看了眼前面的队伍,又看眼后面的长队,两眼发昏,双腿发软。

  曹越立刻给秦甜甜发消息,可秦甜甜却回了一句:“对不起,我的同学没有特权,毕竟,我有很多同学!”

  曹越:“??”
  靠之。
  他们一起转校过来的革命友谊没有了吗?
  秦甜甜,你好,你非常好!

  侄子曹越在后面排队,曹沣打完电话,去店门口看里面的情况。

  幸福美食店店面不大,前台设在门口,厨房呈全透明。

  他站的位置,恰好可以看见厨房内正在炒菜的薛琦。

  等在门口的客人,不少掏出手机偷拍薛琦。

  里面的姑娘手脚麻利,耍杂技似的,一会儿掂锅炒菜,一会儿拉面下锅,再过一会儿居然还能切个菜?

  她身材苗条,臂力看起来却很惊人,大铁锅掂得游刃有余且轻松。

  拉面的姿势老辣,一小节面剂子被她几度拉伸,转瞬之间,就变成了细如纤丝丝面。

  把细面条丢进锅里后,她又迅速去切土豆丝,刀起刀落,薄如纸片的土豆片就成了细丝儿,用刀背一揽,丢进滚油中爆炒。

  滋滋啦啦,咕噜咕噜,厨房内烟火气息缭绕,穿整洁厨师服的薛琦,却像一个不染尘埃的仙女。

  围观的食客看她做菜,眼睛都看花了:

  “卧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有人做饭可以这么麻利!这……是人的速度?”

  “她刚才切土豆丝你们看见了吗?我好像就眨了眨眼,一颗土豆就变成了丝儿?”

  “拉面才是一绝吧,她不是在拉面,她在变魔法?这么漂亮的厨师姐姐,以前是是表演魔术的?”

  虽然闻不到厨房里食物的香味儿,可曹沣只观赏她做菜,就已经觉得赏心悦目。

  昨天他无意间刷到薛琦的采访视频,隔着屏幕看薛琦做饭,胃里的恶心居然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清爽给压下去。

  也是第一次,对食物有了一种渴望和憧憬。

  当他得知薛琦这家店在蓝山国际外,今天有空,正好过来瞧瞧。

  隔着屏幕看薛琦做饭,他对薛琦料理的欲望还能克制。
  可这会儿现场围观,那种对美食的欲望居然难以克制,胃里突然“咕噜噜”叫嚣起来。

  这股叫嚣不是反胃的前兆,而是病态的胃对美食的一种极致苛求。

  ……

  幸福美食店里,一共四个员工,两个负责清洗餐具,一个负责跑堂,剩下一个负责收银。

  曹越想去给自己排号的时候,美食店已经停止挂号了。
  为了一口吃,他最后花高价跟后面的人买了号。

  晚上七点,曹沣终于坐进了店内。

  服务员将曹沣点的餐送上来:一碗青菜粥,一小碟泡菜,还有一份儿青椒皮蛋。

  青菜粥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黏稠度合适,汤水呈清爽的翡翠绿,就连蓬开的米粒也浸了浅浅的绿,不仅视觉上让人觉得清爽,吃到嘴里更是有一股奇异的清香在齿间蔓延开。

  青菜粥的莹润把他胃部的不适感全部压制下去,再吃一口爽脆的泡菜就更加让曹沣欲罢不能了。

  蔬菜粥配爽脆的泡萝卜,酸爽可口很开胃,瞬间让他食欲大开。

  本来他还在小心翼翼往嘴里送食物,突然就端起碗大快朵颐起来。

  一碗粥下腹,曹沣这才想起还有虎皮青椒皮蛋。

  青椒皮蛋被炭火烧出了香味,皮肉完全分离,与皮蛋一同凉拌,虽只是加了简单的酱油香醋等调味品,却让他吃出了久违的乡愁!

  嘴里微糊的青椒充沛地激发了皮蛋的醇香,等到嘴里的味道浓郁起来,再喝一口清爽的粥,就像在聒噪的烈日天奔跑后,突然进了一片遮蔽毒辣阳光的凉爽薄荷林。

  这股清爽将他胃里久压的油腻恶心感,全部击退,幸福的味道在齿间蔓延,久久不散。

  门口等待被叫好的曹越,看见小舅舅吃东西不仅没有吐,居然大快朵颐起来。

  他脸上那种吃东西的艰难感也消散,换上了一脸极致享受,如沐春风。

  曹越:“??”
  就离谱!
  真有那么好吃!?
  曹越看小舅舅吃饭,把自己给看饿了!

  排在曹越后面的人因为要等太久,大多都走了,他进来吃饭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位客人。

  薛琦看见曹越倒也很惊喜,亲自为他上菜:
  一份儿软炸蒸肉,一碗青菜粥,一小碟泡菜。

  带皮肥膘肉切片,和特制调味料与大米粉拌匀,铺上黄豆入竹笼蒸熟,再取出晾凉下油锅炸成金黄色。

  一口下去,酥脆的外壳在齿间“嘎嘣”弹开,与里面入口即化的软糯形成强烈反差。再蘸一点椒盐,那种酥麻的香脆感让他直呼过瘾!

  同样是油炸食物,这口感比他爱吃的薯条薯片强太多了!

  太好吃了!

  软炸蒸肉配上一碗青菜粥,再来一口脆萝卜,简直解腻。

  曹越大口吃炸蒸肉,嘴里的食物都还没吞下去,立刻又喝一口清爽的蔬菜粥,吃得那叫一个香。

  薛琦忙完从厨房出来,看见曹越脑袋上“biubiu”冒金色小字。

  【“幸福美食”让曹越觉得幸福,反派3号觉醒20%。】

  恰在这时候,秦甜甜抱着一沓书从外面走进来,跟曹越打了个招呼,见对方没搭理她,径直走向薛琦。

  她把一张单子交给薛琦:“这是学校冰雪运动社的报名单,报名后,学校会定期带我们去盐京的滑雪场联系,会有名师指导。费用不低,需要家长签字。那个,报名费可能需要跟你预支一下……”

  薛琦从她手里接过单子,同时看见秦甜甜脑袋上冒出一行金色小字:

  【小后妈的“幸福美食”收获反派3号好评+1,秦甜甜幸运值+1。】

  秦甜甜的幸运值又增加一分。

  她总共被扣了10分幸运值,还剩7分就可以成功脱离标记!

  薛琦美滋滋签字,开心地给曹越崽多加了一份儿凉拌菜!

  曹沣被凉拌红油折耳根的清香吸引,拿起筷子想挑一筷尝尝鲜,曹越却猛犬护食一般,护住了自己的食物!

  他凶巴巴道:“小舅舅,你还吃,胃不要了吗?”

  曹沣皱了皱眉头,用筷子另一端在少年额头敲了一下:“手拿开。”

  小舅舅声音虽低,却带着一种极致的威压和严肃。
  曹越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拿开。
  ——救命! 有人抢他折耳根!

  曹沣搁下筷子,注意到有个年轻男人走进来,正和薛琦坐在门口那张桌子聊天。

  程凯喝了口水,眉飞色舞说:“现在找工作不容易,我自己有人脉,索性开了个传媒公司,我想尝试下做自媒体。小琦姐,你有没有兴趣跟我签合同?做直播?我做你的经纪人?”

  薛琦眨巴着眼睛问他:“这个我倒是有考虑过,可我在逗音尝试直播,压根没人看。”

  程凯说:“这好办呀,我有渠道,可以给你引流!我都想好了,你这店照常开,每天限制客流量,把菜品提升至精品菜,价格也要往上提。等你开始做视频,我再给你招个助理。我保证,凭你的手艺和我的渠道,保证你一年收入几十万没问题!”

  “几十万?”
  这么多?

  对于上辈子穷死的薛琦来说,年收入几十万虽然不如三千万,拍拍做饭视频就能年入几十万,听着赚钱很轻松,太香了!

  既然拍拍美食视频就能轻松年入几十万,她为什么要那么辛苦地每天接待那么多客人?

  薛琦感慨自己上辈子果然没尝过赚钱的滋味儿,自己被煞笔玩家的格局带小了。

  能轻松赚钱,为什么要赚辛苦钱?
  继承的三千万,以后她就是美食届的小富婆。
  赚轻松钱苟遗产,神仙. 咸鱼. 小后妈小富婆就是她!

  薛琦立刻就道:“给我招助理,我有要求,我希望对方能是个手脚麻利的。”
  手脚麻利她就可以懒一点。
  咸鱼要有咸鱼的态度。

  她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道清朗的男低音:
  “我可以来面试吗?”

  程凯和薛琦齐齐回头,不仅是他们俩,正在吃折耳根和正在做作业的秦甜甜,也齐刷刷看向曹沣。

  男人露出一个绅士得体的笑容:“人到中年,工作难找,想找个工作过渡一下。”

  曹越:“??”
  卧槽。社特么人到中年,工作难找!
  小舅舅你才三十岁!年收入千亿的大佬!

  程凯对曹沣的话产生了深深地共鸣,同情说:“谁说不是呢,要不是工作难找,我都不至于出来创业。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吗?”

  曹沣面不改色,波澜不惊:“嗯。本科普通,接触过互联网和科技行业,”
  他讲到这里,看向薛琦:“家境普通,父母早亡,吃过苦,干活麻利。”

  曹越被红油给呛到:“……”
  青华大学本科,这叫普通?
  父母都是科技大佬,赫赫有名的国士,这叫家境普通?

  轮到薛琦同情他了。

  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真是太惨了,辛苦养育的侄子被人偷了人生。
  工作和家庭也都不如意。

  薛琦:“QAQ……”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悲惨的前世!
  就让她这个即将拥有三千万的小富婆,来拯救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