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幸福的钵钵鸡(曹沣:我是平平无奇的路人...)

幸福的钵钵鸡(曹沣:我是平平无奇的路人...)

  “只是,我们创业公司,工资不是很高……”
  曹沣露出一脸疑惑:“能给多少?”
  程凯:“你现在的工资是?”
  曹沣:“一千八。”

  曹越:“……”
  小舅舅在公司的固定月薪一千八百万,没毛病!

  程凯:“??月薪一千八能养活自己和你侄子吗?”

  这时候,秦甜甜插话说:“曹越能养活自己,他拿助学金和奖金的,一年光奖金也能拿好几万吧?”

  程凯:“怪不得这么咸鱼,我要有个靠学习就能年薪几万的儿子,我也愿意一千八!”

  秦甜甜看曹越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没想到他这么惨,学习还这么好。
  反观自己,从小条件优越,即便爸爸去世了每个月也有几万块零花钱,学习一直吊车尾。

  由于程凯创业急需用人,曹沣很顺利地就通过面试。

  程凯问他:“我今年二十七,比你小,以后我叫你沣哥!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曹沣点头:“嗯。给我两周时间,处理自己的事,两周后来上班。可以吗?”

  “当然可以!”
  程凯的公司刚开,这时候公司并不缺人手,最近薛琦也不需要拍视频,他需要先去短视频平台打点好,再开始拍视频。

  曹沣两周后来上班刚好合适,这两周他不用给曹沣开工资。

  从学校美食街出来,曹越跟曹沣上了车,才道:“小舅舅,你疯了吗?你不工作啦?跑去幸福美食店当服务员?你这是干嘛?体验生活?”

  曹沣并没有告诉曹越自己的情况,一路沉默。
  副驾驶的助理唐雄一路也没说话,等曹越回了宿舍,他才给少年发消息:

  【小越,曹总最近的状况很不好,你走的这半个月,他体重掉了10斤,任何帮他刺激食欲的方法都试过,效果甚微。医生说他如果还不能好好吃饭,情况只会更糟。曹总对幸福美食店的食物有了食欲,这是好事。】

  曹越躺在床上有点发困,看见这条消息,精神了不少。
  原来小舅舅的厌食症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

  唐雄:【曹总这几天会去公司处理一些事,而后就开始休假。】

  曹越:“?”
  所以小舅舅的休假,就是去另一个地方上班?

  唐雄:【医生说了,适量运动和饮食恢复也对病情恢复有帮助。去了幸福美食店,做做体力活,有助于病情恢复。】

  曹越:“??”
  真的不是馋人家秦甜甜的小后妈吗?
  因为幸福美食的作用,曹越躺在床上很快睡过去。

  他再次梦见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而薛琦是这个世界唯一不受命运之手操控的人。

  他还梦见小舅舅原本的结局。
  因为对食物没有任何欲望,导致他吃饭就恶心,暴瘦,最后因为不能正常进食,死于自身强迫饥饿。
  梦里,他小舅舅死的时候骨瘦如柴,往日的清隽俨然不在。

  曹越醒来后都吓哭了,他抹了一把眼泪,非常愧疚。
  虽然只是梦,可综合现实来看,如果小舅舅再不好好吃饭,很有可能就变成梦里那般。

  今天小舅舅来抢他折耳根的时候,他就不该护食!
  小舅舅为了口吃,容易吗?

  -

  幸福美食店更换了菜单,价格大幅度提高,每天只接待50名客人。

  旁边中餐馆的张老板看见幸福美食店那么搞,冷嘲热讽说:“价格这么高,学生娃娃怎么可能消费得起?还限定50名客人,这么高的价格,1个人都不会有吧?真当自己是回事儿了。”

  其它老板也相互吐槽说:
  “就是,真当自己是个啥了,不就被采访了吗?街头那家串串店不也被采访过?那些慕名而来的网友,就是三分钟热度。当初那家串串店也是排队排老长,结果现在门庭冷清,还差评一片,都快倒闭了!”

  “有些人,就是不知道踏踏实实干事儿,仗着一张脸真以为自己能当神厨?笑死人了。”

  然而他们失望了,幸福美食店的50个号,很快就在手机上被预约光了!

  一个星期后,幸福美食店每天依旧门庭若市,从里面出来的人,都跟吸了Y片犯了毒\\瘾似的兴奋,各种拍照发社交平台,推荐朋友们一定要来。

  这天早上,隔壁的张老板正在打扫卫生,突然走进来一个戴帽子的女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这几天他们店的客人被隔壁幸福美食店抢得所剩无几,他还以为是客人。

  走近了才发现,居然是秦美,幸福美食店开业那天在外面闹事儿的女人。

  秦美小声说:“老板,想赚钱,就借一步说话。”

  跟幸福美食店周围的商家打好招呼,秦美让车上的夫妻俩下车,并且给了他们一小撮磨成粉的罂谷壳:“事成之后,三万,给我办好了。”

  夫妻俩笑呵呵道:
  “放心把阿美姐,我们办事你放心的,假戏真做,不会有人怀疑的。”

  “就是,俺们嘴也紧,这点你放心。就是警察把俺们架在火架上炙,我们都会保密的。”

  ……

  幸福美食店来了两名客人,是夫妻俩,点了一盆钵钵鸡,两晚鸡汤饭,外加一瓶冰镇峨眉雪。

  上菜前,女人给老公使了个眼色,小声说:“可要演好了,上吐下泄换个三万块,值当。”

  男人趁喝水把药吞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等在外面的秦美通过车窗看“幸福美食店”几个招牌打字,冷哼:“小狐狸精,这回看我整不死你。”

  待会儿男人上吐下泄,女人闹的同时举报,有关部门来查,一定会从食物里检查出罂谷壳,这是一种毒物外壳,有毒,且令人上瘾,食品安全局严禁商家用这个作为调料。

  秦美等着看好戏。

  店内,食物摆上来,一大盆钵钵鸡,几十个用竹签串起来的蔬菜和荤菜,浸泡在红油辣子里,一股勾人的辣味浸出来。

  油爆爆的色泽冲击着夫妻俩的视觉,他们闻着这味儿,直流口水。

  趁服务员不注意,往里面加了粉末。

  夫妻俩本来想少吃一点,意思意思就行了,却没想到,一口下去就欲罢不能了。

  这个钵钵鸡用红油浸泡了数个小时,每根菜都非常入味。
  鸡胗和毛肚爽辣且脆,藕片土豆这种蔬菜味道也不错,嘴里爆开的油辣把人的馋虫都勾出来,辣且过瘾!

  夫妻俩被被辣到呼哧呼哧直吐气,还舍不得停下来,这时候再吃两口鸡汤饭,五感都被被刷新了一遍。
  鸡汤熬制了数个小时,米饭吸满了鲜美的鸡汤,粒粒饱满入味,每一口都有爽口的鸡丝,不仅帮味蕾去火辣,也真正让胃部填满了幸福。

  夫妻俩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老公,好香啊!”
  “老婆!我突然觉得好幸福!”
  “再穷不能穷志气,要不,这三万块我们不赚了?”
  “赚个屁啊!为了三万块让这么好吃的店关门,老公你不觉得愧疚吗?”

  薛琦觉得那夫妻俩有点奇怪,通过透明厨房往外看,果然看见他们头顶冒了金色小字:

  【路人因“幸福美食”感到幸福,“恶人值”清零。】
  【路人回归本质朴素,欲望被暂时清除。】

  字幕消失后,男人突然开始呕吐不止。
  服务员吓坏了:“快!快叫救护车,可能是食物中毒了!”

  男人在地上痛得直打滚,女人却道:“不!不是食物中毒,是我老公自己吃了药,和食物没有关系!”

  薛琦大概猜到怎么回事,走过来说:“您放心!我已经给食品安全局打了电话,我们会把食物自检,如果真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愿意承担责任。”

  女人:“不!和你们没关系,是我们收了钱在食物里下了罂谷壳!老板对不起,我们利欲熏心我们该死!”

  服务员:“?”
  恶人自爆就离谱!

  食品安全局的人比救护车还早到。
  秦美还纳闷怎么刚打的电话,对方这么快就来了?
  不过她没深究这个细节,从车上走下来,站在路边就喊:“黑心商家!黑心商家杀人啊!有人吃进医院了!”

  围观的人变多,跟秦美通了气儿的商家们,也出来围观,迅速发挥落井下石的力量:
  “什么破幸福美食店,毒店吧?”
  “丧心病狂啊,居然在食物里添加罂谷壳,让人上瘾!”

  “怪不得那些从他们家走出来的食客,吃完后都跟吸了毒似的!感情她在食物里放了毒品。”

  救护车来了。

  女人把老公送上救护车,听见外面的讨论声,愈发觉得愧疚。

  赶紧又从救护车上跳下来,冲着大家解释说:“不,和幸福美食店没关系,是我们自己收了钱自己吃的药!我们还在饭里放了罂谷壳!”

  秦美:“??”
  一脸不可思议看女人,低声骂道:“你发什么神经?”

  女人从包里把三万块还给秦美:“阿美姐,对不起,这昧良心的钱我不能赚!”
  又转而看向食品安全局的领队人:“青天大老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良心!”

  食品安全局:“??”
  这是个什么情况?

  等人被救护车拉走。
  秦美愣在原地愤恨难当,不等薛琦打电话报警,她丢下一句“薛琦你走着瞧”灰溜溜就跑了。

  商家们也觉得就……离谱?
  这秦美,办事不靠谱,找的这都是什么人?

  程凯到的时候,薛琦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完了。
  他问:“琦姐,没事儿吧?什么情况啊?”

  薛琦简而言之:“大概就是我人格魅力太强了,坏人反水。”

  她觉得这件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秦美她一定要解决了。

  秦甜甜优柔寡断且被标记,秦美油嘴滑舌,指不定后面还会给她出什么幺蛾子。

  小富婆的路可不能就这么被个恶妇人给堵死。

  这种人也配跟她抢三千万?

  薛琦对程凯说:“秦美儿子进了监狱,又没有收入来源,她哪里来的钱找人干这种事?你去查一下,我怀疑她在干什么不法勾当。”

  原著小说里,秦美可干了不少作奸犯科的勾当。
  程凯有些渠道,这一查不得了。
  秦美在附近的宝盐县,做妇女拐卖的生意。
  他报警之后,就把资料转发给了薛琦。

  资料送到薛琦手上,扫了一眼,感慨:“就有意思。”
  顺手就拍给了秦甜甜。

  秦甜甜在写作业,手中突然震动了一下。

  小后妈:【惊!三千万小公主心心念的亲姑姑,居然是人贩子!睿智如小公主,还好没上她的狗当。】

  秦甜甜看见消息,又点开程凯收集来的资料:“……”

  薛琦发完消息美滋滋。
  没错,她就是在内涵。
  顺便还给她转发了几个新闻:

  ——《瘾君子不能接触,亲爹也要远离!》
  ——《人贩子丧尽天良,女儿都不放过!》
  ——《脑子被猪拱了,还不远离瘾君子?》

  秦甜甜坐在吧台上写作业,抬头看见正在客厅,捧着手机走来走去的薛琦:“……我就在这里,你干嘛发微信?有什么不如直接说。”

  薛琦喝了口水:“能发微信为什么要用嘴,好累。”

  秦甜甜气结:“所以你现在都懒得跟我说话了是吗?你这么讨厌我,不如搬出去!”

  薛琦:“不行,为了三千万,我们要相互忍耐。就你这脾气,怎么能熬到三千万?忍忍不好吗?为你为我为大家,为了三千万!”

  秦甜甜:“你!——”
  薛琦打断她:“啊,我去做杨枝甘露,你吃吗?”
  小姑娘下意识就舔了舔嘴,偃旗息鼓。
  算了,为了吃的忍一忍。

  薛琦觉得自己这个小后妈当得可太尽职尽责了,什么道理都跟她讲明白。真是感人肺腑感天动地的小后妈!

  然而就在她进厨房时,居然看见,秦甜甜脑袋上的出现了金色小字:

  【被小后妈教会忍耐,幸运值+1。】

  薛琦:“?”
  就离谱。
  呜呜呜,小公主对不起了。
  为了三千万,以后我可能要多骂骂你。

  为了当小富婆,这个恶毒小后妈她当了。√

  -

  与此同时另一边,刘汝瑜刚到咖啡厅,她正四处张望,寻找校草身影。

  她脸上的痘痘好不容易好了,终于可以以给校草讲题的名义约会。

  她打理了一下衣服,朝着校草走了过去。

  校草正在思考一道题。
  抬头,就看见刘汝瑜的脸突然肿了,嘴唇外翻,眼睛更是肿成了蛤\\蟆眼,凹凸外翻。

  宛如一只蛤\\蟆怪!

  校草吓得往后一退,直接从椅子上摔下去,尖叫一声:“啊!草!鬼啊!”

  咖啡厅其它人也被吓到。

  最后刘汝瑜被咖啡厅老板赶了出去!

  刘汝瑜刚做完作业,突然收到金手指提醒:
  【秦甜甜幸运值再次+1,鉴于您无作为,惩罚您芒果过敏,肥头大耳。】

  刘汝瑜取出镜子,差点没被自己吓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