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第一份墨鱼饺(“买不起就别买啊,被人卡...)

第一份墨鱼饺(“买不起就别买啊,被人卡...)

  这一晚,秦甜甜都没怎么睡。
  因为在白天的时候,姑姑秦美问她借了几万块钱,她存的钱,全都给了秦美。

  秦美说是因为穷,所以落魄。
  如果有钱,绝不会沾染陋习。
  她希望秦甜甜给她借钱,让她去外地工作,重新开始。

  秦美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最终还是心软,给了。

  没想到,晚上就被薛琦拿晴天霹雳炸了一下。

  周一一早。
  升旗仪式后,另一个晴天霹雳差点给她炸懵!

  警察把她叫到办公室,告诉她,秦美昨晚被他们警方逮捕,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警察说:“秦甜甜同学吧?我们在调查你姑姑秦美的拐卖案时,查到了她前阵子对你下过手的事儿。她甚至已经找好了买家,打算把你卖去附近郊县的KTV里做工。我们调取了那天你在盐京市河水分局的笔录,你这一环,对我们侦破案件也很重要,需要你配合再做个笔录。”

  秦甜甜惊讶:“那天的事,不是我堂哥搞出来的吗?”

  警察耐心解释:“他们母子是个团伙。据你姑姑秦美亲口承认,她打算毁你清白后拍小视频威胁你,分你遗产的同时,让你去附近郊县的KTV从事不法活动。”

  在她心里,姑姑秦美虽然劣迹斑斑,但好歹是她亲姑姑,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

  做完笔录,秦甜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教室的。
  双腿发软。

  连亲姑姑都对她这样,为了继承三千万的薛琦,会好到哪里去?

  如果没有这三千万,薛琦对她如何?
  秦美的事摧毁了她对人的信任感,内心滋生的黑暗愈发浓烈。

  -

  盐京市,破旧的小区内。

  刘汝瑜正在懊恼,该如何把肿胀的脸消下去,就听见金手指提醒:

  【秦甜甜负面消极情绪增加,对人失去信任,肿胀惩罚结束。】

  看着镜子里肿胀消退的脸,刘汝瑜总算松了口气。

  金手指又提醒说:
  【她不幸值只剩6分,一旦脱离标记,你将遭受痛苦的惩罚。】

  刘汝瑜这次也不慌了。
  因为马上寒假,她打听到,秦甜甜跟她在一个滑雪俱乐部。
  只要她们天天见面,她就可以有办法给秦甜甜增加负面情绪!

  况且,即便她不在秦甜甜身边,秦甜甜还是有了负面情绪。
  刘汝瑜对金手指很自信,也很期待接下来的寒假。

  -

  程凯很快就把公司的运营执照办下来。
  公司取名为凯悦传媒有限,请了一个后期剪辑,一个摄影师。
  办公室里一般只有后期,摄影师和曹沣成天都在幸福美食店内。

  摄影师和后期都是刚毕业的学生,没遭受过社会毒打,干事儿动力十足。

  摄影师上任第一天,就被薛琦的速度给震惊到了:“那个……小琦姐,您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厨房里负责清洁工作的有两人,而洗菜备菜切菜,全都是薛琦一个人。

  她速度奇快,工作起来就跟加速了一样。
  切菜炒菜就跟耍杂技似的,同时还兼具力学美感。

  就……很绝!

  旁边的服务员小声说:“被震惊到了吧?小琦姐做活特别快,没十几年功夫练不出来的。”

  十几年?

  在游戏世界里,薛琦度过了几十年。
  从她有意识起,就在美食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每天睁眼,玩家用工作唤醒她:“宝贝打工啦!打工人打工魂,坚持就做人上人!”

  ——去你妹的打工魂。她其实只想睡个懒觉。

  去美食店开始工作,玩家给她加油:
  “宝贝加快速度!有三名客人等得不耐烦,头顶冒火啦!五名客人因为你速度太慢,已经走啦!浪费了五分餐,我们被扣金币好可怜!”

  ——三层楼厅就她一个厨师,她一头两臂速度已经很快,她才是最可怜的好么!

  她洗菜时,玩家鼓励她:
  “宝贝,我给你的双手买了buff,经过你手洗出来的菜,更鲜美哦!宝贝加油,你迟早成为世界第一神厨!咱们的美食店迟早成为世界第一!”

  ——有这钱给她加buff,不如再给美食店请一个洗菜工!不是厨师越全能,美食店就能经营地越好!

  她做菜到一半时,玩家提醒她:“宝贝!那该死的刘大壮嫉妒我们的美食店蒸蒸日上!买通了黑涩会来闹事!我给你买了武力buff,去打倒他们!”

  ——有这钱买武力值buff,不如直接去报个警。呵呵哒。

  直到餐厅破产,她还听见玩家唏嘘:“明明我的厨师已经很完美了,为什么餐厅还会倒闭呢?哎……”

  ——不是很明显了吗?

  往事不堪回首,薛琦回忆前世,只想掀桌。

  比起前世一次性做十几二十人的饭,这辈子可轻松多了。

  睡觉睡到自然醒,睡醒来餐厅做饭,能轻松赚钱不说,还能继承三千万!

  不过她做菜的速度已经养成了习惯,想改好难!

  曹沣很勤快,在旁帮忙扫扫地,洗洗碗,偶尔出入薛琦的镜头。

  为了做活儿方便,曹沣摘了封印颜值的框架眼镜,戴上了角膜塑形镜,白天视力如常,没什么问题。

  摄影师从视频里看曹沣,发觉清瘦的男人还挺上镜,不输那些网红。

  ……

  翌日周末,薛琦休息。

  她看见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秦甜甜,小姑娘顶着一双黑眼圈,仿佛一宿没睡。

  而后她看见秦甜甜脑袋上再次蓄起了“厄运值”,乌云压顶之感。

  昨天薛琦和员工聚餐,回来太晚,没想到这才一晚不见,秦甜甜脑袋上的“厄运值”都快蓄满了。

  最近曹越忙着在学校里搞科研,都没时间来店里吃饭。
  她让曹沣每天去给曹越送饭,可秦甜甜的幸运值……就一分没增加?
  就很奇怪。
  难道必须当着秦甜甜的面吃?

  然鹅事实上,曹越压根就没吃到!他也压根不知道薛琦天天给他做饭!

  薛琦的“毒嘴”只管用了一次,只有达到教育效果时,才会有用,这种不如反派上场来的稳定。

  看着秦甜甜头顶积压的厄运值,薛琦脑壳痛。
  觉得秦甜甜整个人都灰扑扑地,有一种把她拉出去晒太阳的冲动!

  今天天气还算不错。

  早餐后,薛琦拉秦甜甜出门散步晒太阳,顺便带她去盐京市逛街买洗衣服。

  在游戏外面的世界,新年都是要穿新衣服的。

  出了门,薛琦伸手去挽她胳膊。

  秦甜甜一言不发地把手从薛琦手里抽出来,冷酷道:“别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不熟。”

  薛琦:“?”
  行叭。
  您受了打击,对人性产生怀疑,您是老大!

  到了商场,秦甜甜始终跟薛琦保持一段距离,薛琦也没上去拿热脸贴她,喜滋滋挑选自己的衣服。

  新出的小粉裙、经典款小黑裙,还有动辄上万的大衣……
  挑了五六万,一个月生活费都耗干净!
  可从没逛过街的薛琦,还是决定对自己好点儿,忍痛刷卡!

  秦甜甜也挑好衣服,她决定让这个小后妈肉疼,要让她知道,后妈不是这么好当的。她爸爸的遗产,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她将挑好的几套衣服“啪”地扔在柜台上,双手插兜,瞪着薛琦。

  薛琦把卡收进自己的包里,一脸迷惑看她:“?”
  秦甜甜一脸高傲:“看什么看,刷卡。”

  薛琦:“?”
  这语气和她头顶的黑色光环,让薛琦不舒服。
  仿佛近墨者黑一般,往后退了一步:“咦?我跟你熟吗?”

  收银一脸尴尬地看向秦甜甜:“小姐,这钱……”

  等秦甜甜要再叫住薛琦付钱时,她已经脚底抹油跑了!跑了!

  秦甜甜打电话给薛琦:“你在哪儿???”
  这小后妈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薛琦接到电话:“啊,陌生人,有什么事吗?”
  秦甜甜怒不可遏:“你为什么不给我付钱!”

  薛琦:“我又不是你亲妈,你既然不相信我,排斥我当你的小后妈,那我们之间也只是合作关系,我没有义务给你买衣服吧?乖,你已经是是独立的宝,要学会自己买衣服哦,加油!”

  秦甜甜:“……你回来!我没钱!”

  她的零花钱都拿来缴滑雪俱乐部的报名费了,最近和同学出去玩儿,吃饭消费开销大,兜比脸干净。

  电话里的薛琦又说:“那我跟你是什么关系呢?”

  秦甜甜要气死了,却又死倔不认错。
  这时候,迎面走进来两个同学,是她从前学校的同班同学。

  两个女孩看见秦甜甜,一唱一和:
  “咦?这不是秦甜甜吗?都破产了还来商场装大款?你挑这么多衣服,少说两三万吧?”
  “买不起就别买啊,被人卡在柜台,丢人不丢人?”

  两个同学看向柜员,说:“姐姐,她不会买的,她家破产了爸爸死了,还以为自己是富二代呢,恐怕脑子有点问题,过来挑衣服图个快感罢了。”

  “不过她挑的衣服还挺好看,姐姐,这件我要了,你帮我包一下,我买了!”

  “秦甜甜,听说你跟了自己小后妈?她是不是天天虐待你啊?连过年的新衣服都不卖给你?”

  秦甜甜攥紧拳,气得浑身发抖。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居然遇到以前的同学。

  此时的她小脸辣红,更觉得无地自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把自己埋起来。

  这种尴尬和窘迫,让她委屈得想哭。

  女同学正要拿她的衣服时候,一只白皙的手将衣服摁住,而后递给柜姐一张卡:
  “麻烦,我女儿要的衣服,全包起来。”

  薛琦看向两名同学,扫了一眼:“你们是甜甜的同学吧?敦煌来的吗?”
  两名同学一愣:“不……不是。”

  薛琦又笑着说:“哦,我还以为你们敦煌来的,壁画这么多。草船上借的箭,是你们吧?”

  两名同学反应了一下,张大嘴看薛琦。

  刷卡成功,收银把收据递给薛琦签字,把打包好的衣服递给她。

  薛琦把衣服丢给秦甜甜:“乖宝,走,你刚才说要买什么香奶奶的项链和包包是吗?妈妈买给你!”

  秦甜甜:“?”
  抱紧新衣服的同时,看着薛琦,莫名觉得……有点爽。
  她瞪了一眼碎嘴的两名同学:“敦煌来的吗?壁画这么多?草船上借的箭都是你们的化身吧?”

  说完,抱着衣服跟上了薛琦。
  她头顶的黑色蓄槽,突然变回了透明。

  等出来后,秦甜甜和薛琦往香奶奶店走。

  到了门口发现,居然还要排队入场,里面限制了客流。

  薛琦今天get到了购物的快乐,可是她发现,卡里的钱压根不够花,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快没了!

  怎么逛街钱这么经不住花?
  光她们买衣服,就已经花掉了快十万!
  怪不得在游戏里,玩家从来不让她去逛街。

  薛琦:“闺女,咱没钱了。你要是想买包包,听话点,下个月领了生活费——”
  她看了眼橱窗里包包的价格,话锋一转,声音里竟带着点儿委屈:
  “给麻麻买个香奶奶包包吧……”

  她可怜巴巴望着秦甜甜,眼里的水汽都要溢出来,看起来就很可怜。

  秦甜甜:“????”
  这表情,就跟一辈子没逛过街一辈子没人给她买过东西似的,委屈极了。
  ——要命。为什么她居然有了一种想跟她说“买”的冲动?
  贫穷扼制住了她打脸充胖子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