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幸福海鲜大餐(【反派3号想让你当女主】...)

幸福海鲜大餐(【反派3号想让你当女主】...)

  朱有为不知道为什么, 吃饱了之后居然觉得自己头顶的阴霾散了不少。

  仿佛久处寒冬后,终于迎来了温暖的火种、照亮世界的明媚阳光。

  他捧着汤碗大快朵颐,一边喝汤,一边泪流满面。

  一顿家常菜, 让他想起了很多事。

  朱有为从懂事开始, 就经常看见醉酒的爸爸打妈妈。

  早年家里不富裕, 爸爸经常醉酒,打妈妈的次数也很多。

  到了初中, 爸爸生意好起来, 经济条件富裕了, 打妈妈的次数也少了很多。

  他以为爸爸是转性了,却没想到是爸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别的孩子。

  小三给爸爸生的儿子聪明且漂亮, 而他随了妈妈,从小就胖,尤其是初升高压力大,体重直接飙到了两百多斤。

  每年过年走亲戚,总有人忽略他在学习上的努力,或调侃或讽刺地在爸爸跟前说:

  “老朱啊,你儿子咋一点都不像你?像谁啊那么胖!倒是你那个小儿子,白白瘦瘦, 眉清目秀, 像你!”

  也有爸爸的狐朋狗友在他家喝醉了, 口不择言:

  “老朱, 你去做过DNA检查没?有没有检查过你这个大儿子是不是你的种?怎么长得跟个猪头似的?”

  “老汪过分了啊!人家有为再怎么说也是老朱的儿子, 你怎么能说人家是猪头呢?”

  朱有为爸爸打了个酒嗝,道:“我觉得老汪说得没错, 那臭小子,长得可不就是像猪头吗?长得跟他妈一模一样,还不如猪头呢!他也就学习好一点,每次能考个前三名,不过也就那样,没点儿机灵样!以后我的生意,还是得靠我和小芬的儿子!我那小儿子长得跟她妈一样水灵,聪明。才小学,就会机器人编程了,可比我家那个大猪头强多了……”

  这些话朱有为都听在耳朵里。

  有一年过年,小三直接带着弟弟上门,他妈被气得躲在厨房哭。

  晚上等他睡下,妈妈去书房跟爸爸理论,却被爸爸打掉了一颗牙……

  第二天一早,妈妈以“不慎摔倒”为借口,把伤势掩盖过去。

  随着小三的儿子渐渐长大,爸爸对他的耐心越来越低,辱骂也越来越频繁:

  “你这体重都快赶上你姥姥家养的猪了!你姥姥养的猪都没你肥。”

  “考个第二有什么用?拿个第一给老子回来看看!你看看你弟弟多争气!次次都是第一,你再看看你!”

  “参加个机器人比赛有什么用?花钱给你上培训班有什么用?连个决赛都进不去,你是猪吗?天天就晓得浪费老子的钱!”

  “猪要是你,早就把自己给杀了,活着做什么呀?”

  ……

  从小到大,朱有为都生活在这种压抑的氛围中。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从没见过阳光的猪,被圈养在暗无天日的臭阴沟里。

  他在机器人大赛上被淘汰,看见曹越站在领奖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羡慕极了。

  朱有为也想像他一样发光,于是,怀揣着忐忑,鼓足勇气去找曹越搭讪。

  可曹越似乎很看不起他,压根就没搭理他。

  他陷入自我怀疑时,金手指002号出现了。

  【绑定金手指002号成功,你想成为像曹越一样的天才吗?你想成为爸爸最爱的孩子吗?想比小三的儿子更好更优秀吗?】

  【恭喜你,以上的愿望,都可以实现了。】

  金手指给了他一个奖励,让他成功在短时间内瘦了30公斤,瘦身效果肉眼可见。

  而后,开始引导他利用金手指,给身边人做标记。

  用正标记,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少的挫折和麻烦,要许久之后才能收获成果,在等待结果的这期间,甚至可能会加重父亲的责骂与嫌弃。

  用负标记,他能很快得到想要的一切,因为是夺取别人的东西,他并不会有任何副作用,父亲会很快对他改观。

  在金手指002的蛊惑下,朱有为选择了后者。

  ……

  直至此刻,朱有为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哪怕是被拿走了七十年寿命,变得碌碌无为,最终猝死,他也接受了。

  并不是消极的接受,而是坦然地用正面态度去接受。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

  吃过饭,薛琦把朱有为叫到厨房里洗碗。

  薛琦见他一言不发,主动开口说:“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你要正视自己的欲望。你想瘦下来,那就努力去减肥。学习有天花板,尽力而为,问心无愧就好。生而为人,首先你得先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

  因为无法做到最好,就想走捷径,去抢夺别人的东西,这是强盗行为。你有没有想过,别人失去了那些东西,会变成什么样?”

  朱有为闻言,抬眼看薛琦,瞪大眼睛看她:“你……你都知道!”

  薛琦没有跟他解释太多,接着又说:“曹越被你标记后,会失去智慧,变得倒霉。他唯一的亲人会被活生生饿死,而他也会被学校开除,变成社会底层混子,最后作奸犯科,被警察枪杀。”

  薛琦的描述,宛如变成画面,在朱有为眼前飞速掠过。那一幕幕,像真实发生的一样!

  朱有为震惊地好半天合不上嘴,缓了好一会儿,才解释说:“我……我不知道……我以为他顶多变成和我一样的人……我没想到害死他,没想害死他舅舅……我没想害死谁!”

  少年洗碗的动作停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他问薛琦:“我的时间所剩不多了。或许,这就是我应得的报应吧。是我咎由自取,我接受这种贪心的惩罚。”

  薛琦:“你如果真的知错了,想获得曹越的原谅,那么从明天开始,每天做一件好事,并且每天坚持跑步五公里。你每做一件好事,曹越就能获得一分幸运值。你每瘦身一公斤,曹越也能获得一分幸运值。所以,你如果真的想补偿曹越,从明天开始,付诸行动!”

  朱有为眼里仿佛溢出光,看薛琦:“这样……真的可以吗?”

  薛琦反问他:“你不信我?”

  朱有为缓了一下,点头:“信,我信!”

  他只剩一年多的寿命,如果这样做可以补偿曹越,那么他愿意!

  薛琦对他撒了谎。

  她并没有告诉朱有为减肥做好事能替他增加寿命的事,如果她把真相告诉朱有为,那么他做好事,就是以为了自己活下去目的去做这些事,本质也是为自己。

  如果换成“补偿曹越”这种借口,朱有为依旧愿意坚持去做,且日复一日。

  那么说明,这少年是真的想改过,他值得继续活下去。

  ……

  半个小时后,朱有为妈妈出现在幸福美食店门口。

  朱有为妈妈看见儿子,情绪瞬间就崩溃了,抱着儿子嚎啕大哭:“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懦弱!我再也不忍了!让那个变态人渣和小三双宿双飞去吧!我要离婚!儿子,你跟妈妈还是跟他?如果你想跟他,妈妈也支持你的选择!”

  朱有为满腔哽咽,没忍住,也哭出来:“妈,我跟您。”

  朱妈妈问他:“你会不会怪妈妈?没有坚持到你高三,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妈妈本来想等你高三考完试再离婚,可是看那个禽兽在大庭广众下这样对你,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儿子……”

  朱有为泪流满面:“妈,我早就想让你离婚了,只是一直不敢说,怕他打我,打你。妈,以后我保护你!我长大了,我是个男子汉了,以后他再欺负你,我保护你!”

  朱有为没告诉妈妈,自己只剩一年多的寿命。

  他一定要抓紧这一年时间,好好照顾妈妈,帮助妈妈离婚,拿到自己应得的财产,脱离那个恶魔。

  刘老师给母子俩递纸巾,温声安慰说:

  “朱有为妈妈,如果你需要律师,我可以推荐。我课代表的爸爸是很出色的律师,专门打这种离婚的案子。你要是有需要,我帮你联系一下。”

  朱有为妈妈斩钉截铁道:“好!麻烦刘老师了……”

  -

  送走朱有为母子和刘老师,幸福美食店归于平静。

  秦甜甜帮薛琦把桌凳收好,一脸好奇问她:“你刚才在厨房里,和朱有为说了什么?他出来后,好像变了个人。”

  薛琦挑眉:“想知道?”

  秦甜甜点头:“恩恩,想知道。”

  薛琦一脸认真看着她,深吸一口气后,用语重心长的口气道:“就不告诉你。”

  秦甜甜:“!!!薛琦!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小后妈!你这恶毒后妈剧本都拿稳了吧!”

  秦甜甜差点没被薛琦的吊胃口给气死。

  “恶毒后妈剧本必须拿稳!反正我在你心里的人设,也和这个没差,不是吗?”

  薛琦拍拍小姑娘的肩膀:“你就庆幸吧,你小后妈我吃苦耐劳,天仙下凡,温柔可爱,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绝美小后妈。”

  薛琦把幸福美食店的卷帘门拉下来,锁上,把钥匙链套在手指上,愉快地转着钥匙往前走:“甜儿,把门口的两袋垃圾提上。”

  秦甜甜看了眼小后妈甩得欢快的马尾,又看门口拴好的两袋厨余垃圾,想说什么,话到喉咙口,最终还是拎起了两袋垃圾,跟了上去。

  秦甜甜想起刚才的酸菜鱼和大棒骨,回味地舔了舔嘴角,忍不住“滋溜”了一下口水。

  她能怎么办,谁让她吃人手短!

  这个冷天儿,风就跟刀子似的刮人,可她胃里却暖烘烘地。

  到了街头,有一群开电三轮的大爷在排队做生意。

  薛琦带着秦甜甜上了最前面一辆车:“大爷,麻烦凤兰明宇东南门,谢谢。”

  “好嘞。”大爷指了指贴在后面的微信二维码:“9块钱,过年涨了两块钱,麻烦先扫码。”

  薛琦两手踹在羽绒服里,不为所动,侧头看了眼秦甜甜。

  “……”秦甜甜立刻懂了她的意思,心不甘情不愿地掏手机:“你怎么就知道压榨高中生呢,高中生存点钱容易嘛。”

  薛琦被冻得缩起脖子,淡淡道:“你怎么就不知道孝敬小后妈呢,仙女赚点钱容易嘛。”

  秦甜甜:“……我爸没给你生活费?”

  薛琦看向女孩:“那不是得攒钱养老么?你不知道现在的老人大军多卷,现在小区里去垃圾桶翻纸壳的老太太老大爷,那都是正儿八经985毕业的老头老太太。我无儿无女无老公,老了靠谁?甜甜妹儿靠得住,烤鸭能上树。”

  女人那双干净明亮的眼睛里,浸着莹润的水,看你时带着无尽伤感。

  仿佛真的已经到了七老八十,被人抛弃,流落街头,正在苦哈哈捡垃圾似的。

  秦甜甜:“?”

  奇了。

  她居然有冲动把微信里剩下的250全给她!

  很快,秦甜甜清醒过来。

  ——可别同情心泛滥了,可别被她卖可怜的眼神给骗了!秦甜甜!她可比你有钱多了!

  回到家里,薛琦进房间换睡衣,秦天天很自觉地去卫生间端盆接热水,同时摸出手机,看了眼班级群。

  点开屏蔽消息的班级群,她发现有三百多条未读信息。

  班级群里,全都在讨论今天的事,秦甜甜的ID都被频繁艾特:

  “秦甜甜!我们班妈今天真是太帅了!你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才拥有这么完美的小后妈吧?”

  “班妈真是厉害,我妈都被吓哭了,班妈居然敢上去揍那个禽兽,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回来之后,我妈跟我爸讲今天班上的事儿,我爸还觉得她夸大其词,笑死。”

  “我爸一个大老爷们也被吓得不轻啊,我爸平时在家里可横了,说自己当年打过野猪子,结果今天躲在王瑶妈妈后面,最怂的就是我老爸!”

  “黄天在上,厚土为证,我愿意用二十斤肥肉,换一个这样完美的小后妈!请赐予我一个这样的小后妈吧!”

  “好了大家别说了,朱有为还在群里,他看见得多不好受。”

  大家立刻闭嘴。

  群沉默了数秒后,朱有为冒泡说:“今天谢谢大家帮忙作证,经过今天的事,我妈妈已经决定和我爸爸离婚了。谢谢秦甜甜和甜甜妈妈,谢谢你们,酸菜鱼很好吃,大棒骨和烤鸭也很好吃,很暖和,真的很暖和。谢谢。”

  文字虽然简单,可只有朱有为自己知道,在重复打出那个“很暖和”的时候,自己忍不住哭了出来。

  可能对别人而言,“暖”是经常的事,可是对久处冰窖的人而言,“暖和”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班里同学不知道怎么用言语安慰朱有为,都拍了拍他的头。

  【王伟伟拍了拍你的聪明脑袋。】

  【王瑶拍了拍你的聪明脑袋。】

  【柳飘飘拍了拍你的聪明脑袋。】

  【秦甜甜拍了拍你的聪明脑袋。】

  ……

  群里,整齐划一的队形令人动容,班主任刘老师看着群里的动态,也感慨万分。

  看见同学们互帮互助,相互友爱,她就放心了。

  她是真的担心,因为这件事,朱有为同学被排挤、孤立。这样对朱有为心理复健没有任何帮助。

  刘老师说:“同学们,我们16班就是一个大家庭,不管以后谁遇到什么困难,老师都希望,大家是真诚地去帮助。人这一生,多多少少都会遇到困难,有的人早,有的人晚。你现在帮助别人,以后受过你帮助的人也会对你伸出支援之手,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就像甜甜妈妈说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帮助别人,这不是一件丢人的事,反而是一件值得大家表扬且称赞的事!16班加油!”

  班长:“16班加油!但凡在我们16班搞集体分割的,非我族类!遇到这种人,上厕所不带他,去小卖部不给他带零食!作业也不给他辅导!”

  学习委员跟风复制:“16班加油!但凡在我们16班搞集体分割的,非我族类!遇到这种人,上厕所不带他,去小卖部不给他带零食!作业也不给他辅导!”

  同学们也纷纷复制。

  刘老师看着班里的同学们这么活泼,心里不免涌上一些感动。

  她想起什么:“对了,下学期我们班要转来一个新同学,我今天就拉她进班级群,大家先了解熟悉一下。”

  班长:“好滴老师,欢迎新同学!【鼓掌】”

  另一边。

  薛琦换了轻薄的睡衣,贴上了面膜,从卧室走了出来。

  长发被粉色的琳娜贝尔毛绒鲨鱼夹盘在后脑勺上,略显凌乱。

  她趿拉着一双粉头熊的拖鞋,走进客厅沙发上坐下。

  秦甜甜把洗脚水给她端过去,这才继续看手机。

  一点开手机群,就看见刘汝瑜的迷惑发言。

  刘汝瑜:“大家好,我是刘汝瑜,也是秦甜甜同学以前的同学!没想到这次还能跟秦甜甜做同班同学,真是有缘。”

  大家一听刘汝瑜和秦甜甜是同学,瞬间来劲儿,七嘴八舌问:

  “卧槽居然和秦甜甜是同学!快!刘汝瑜同学请八卦一下秦甜甜在以前学校的表现,我们的八卦之魂急不可耐!”

  “快点快点,有没有什么震撼人心的八卦经历!想听!”

  刘汝瑜刚进群,看不见前面的聊天记录,只看见同学们的欢迎和要八卦秦甜甜的消息。

  果然不出她所料。

  秦甜甜果然在新班级不受待见,所有人都想看她倒霉。

  刘汝瑜:“还……她在我们以前的班级,就还行!她很特别,看似独来独往不合群,感觉大家都不太喜欢她的样子,其实那是班里同学不懂她,她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孩子,她很厉害!她在我眼里,是个闪闪发光的女孩子!漂亮的女孩子难免遭人非议和嫉妒,性格高冷一点也是应该的啦。”

  秦甜甜:“??”

  这茶言茶语,都快把秦甜甜给气炸了。

  可是因为在以前班级群里的心理阴影,她压根不敢说话,担心好不容易在同学心里建立起来的好形象,一朝破灭。

  薛琦正在泡脚,侧脸看她表情不对:“怎么了?”

  秦甜甜没说话。

  薛琦把脑袋凑过去,赫然看见班级群里,刘汝瑜的茶言茶语。

  好家伙!

  薛琦问她:“介意把手机给我吗?我帮你发个言?”

  秦甜甜看她:“不太好吧?”

  嘴上说着“不太好”,手上却很诚实的把手机给她递了过去。

  她也想看看,小后妈会怎么怼刘汝瑜这个坏皮蛋。

  薛琦接过手机,噼里啪啦敲字,把一段话发了出去。

  “@刘汝瑜,你礼貌吗?在班里到处说甜甜有个小后妈的是你,把甜甜爸破产去世消息散播给大家知道、践踏甜甜尊严骄傲导致她轻微抑郁的还是你。现在到了新学校新班级,来茶言茶语甜甜妹儿的还是你,你怎么回事?她都转校了,你还阴魂不散?”

  刘汝瑜看见这条消息,反应过来这是秦甜甜小后妈发的。

  这条微信正中她下怀。

  班里同学看到这条消息会怎么想?

  秦甜甜妈宝?

  秦甜甜自导自演,冒充小后妈骂人?

  只要秦甜甜一天没有脱离标记,身边人都会向着她这个女主说话。

  她适当茶言茶语,同学们因为“标记”影响,不但不会识破她,反而会帮助她一起怼秦甜甜,从而加重秦甜甜的负能量,引导她走向女炮灰之路。

  可是刘汝瑜压根不知道,班里的同学、老师,都吃过“幸福美食”,他们对“标记”带来的作用和影响,已经完全免疫了!

  刘老师见状赶紧劝和,发了几个同学们常用的可爱表情包。

  “今天很晚啦,大家早点睡哦,马上就要过年啦,大家新年快乐!新年虽好,但不要贪吃呦!好好做作业,可以进学校的APP,提前预习下学期的新课程!”

  班里同学齐刷“睡觉,晚安”表情包,把刘汝瑜和薛琦的消息,淹没在了消息记录中。

  而后,班长建了个小群,把同学们都拉了进来。

  班长:“大群有老师有那个刘汝瑜,不方便说话。那个叫刘汝瑜的新同学,也太茶了,在班级群里我不好怼她,怕被刘老师说。”

  学习委员:“我都忍住了,毕竟刘老师刚刚说了要团结友爱,马上排挤新同学,有点不太好的样子。”

  语文课代表:“77麻都亲自上场怼人了,可见这新同学在以前班里到底是多作妖啊!连好脾气的77麻都开始上场开怼了,看样子,甜甜转学是因为她?”

  “如果真的是,那就太恶心了!已经脑补了一场班级冷暴力!我们甜甜这么可爱,为什么要这么对待甜甜!”

  “+1。保护我方甜儿!甜和77麻都是坠棒的!”

  “屏幕外的77麻你看见了吗?甜甜交给我们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再让甜甜遭受班级冷暴力!”

  “对!我们上厕所带她!去小卖部买东西也带她!吃辣条喊她,给她补课当免费家教!77麻你备好酸菜鱼等我们就好。(害羞)”

  ……

  刷完所有聊条记录的秦甜甜,心情美滋滋,暖烘烘一片。

  自从转校之后,她的生活好像突然明亮起来,新环境的同学都很好,也都很照顾她。

  当然,这一切,都归功于薛琦。

  秦甜甜偷偷打量薛琦,被薛琦逮住:“终于发现了小后妈貌美赛神仙?”

  本是开玩笑的话,可秦甜甜却认真开始观赏她的颜值。

  薛琦的脸巴掌大,虽然已经三十岁,却依旧满脸胶原蛋白。即便是素颜,那颜值也是很能打的。

  她也看过薛琦的美食视频,因为瘦,上镜化了妆,不比电视里的女明星差多少。

  晚上睡觉,秦甜甜在被窝里,反复看薛琦发布的那个美食视频,越看越觉得薛琦长得好看,默默地点击关注她的短视频账号,成了她第20111个粉丝。

  就要睡着时,收到了薛琦的微信。

  薛琦给她发了两张后天飞海岛的机票信息。

  秦甜甜:“!!!我们要去海岛过春节吗?”

  薛琦:“我定了海边的别墅民宿,可以提前点海鲜大餐。”

  秦甜甜:“!!!”

  -

  盐京市,某别墅区的独栋别墅内,二楼书房亮着灯。

  曹沣还在工作,曹越敲门进来:“小舅舅,今年去哪儿过春节?”

  曹沣搁下手中的文件,抬眼问他:“你想去哪过春节?”

  曹越反问他:“你在77姐他们小区租的房,是不是还没到期?要不,我们回去住?她们是两个人,我们也是俩,凑成四个过年,是不是要热闹点?”

  曹沣皱眉,反问他:“哪有过春节与别人家庭一起过的道理?曹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收起你龌龊的心思。我尊重薛老板,绝不会对她有半点逾越想法。”

  曹越:“?小舅舅,你是不是太大题小做了?我龌龊什么了我?”

  曹沣说:“我已经让唐助理给你订好了去海岛的机票,后天的飞机。”

  曹越蔫儿哒哒地垂头:“好吧,小舅舅你开心就好。”

  -

  临近春节的机票不便宜,薛琦在商务舱与头等舱之间反复横跳,最终没舍得多花那几千块,定了商务舱。

  这是薛琦人生头一次坐飞机。

  上飞机后,舒适地坐好,问空姐要了杯红酒,颇有些享受小资。

  秦甜甜坐在她身旁写寒假作业,一道数学题还没写出来,听见一个少年惊喜的声音:

  “秦甜甜,琦姐!”

  两人抬头,看见曹沣和曹越。

  舅侄俩都是大长腿,长得又帅,站在一起十分引人注目。

  他俩身后还跟了个拎包的唐雄。

  曹沣也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到薛琦和秦甜甜,更没想到,他们的位置在同一排。

  曹沣曹越唐雄坐下来,不等薛琦开口问,贫穷少年.曹越率先解释说:“琦姐,真是太巧了,我这不是拿了奖学金嘛,大方了一回,请我小舅舅去海岛玩儿,你们也去海岛过春节吗?”

  薛琦点点头:“嗯。曹越你真阔绰,商务舱不便宜呢。”

  不等曹越开口,秦甜甜插话说:“曹越很厉害的,调去了火箭班,又代表学校参赛拿了奖,期末考试不仅是年级第一,还是整个盐京市的第一。据说,光年级第一的奖金就拿了好几万!”

  薛琦:“哦,那是真的厉害。”

  她竟开始羡慕平凡的曹沣了,怪不得他从幸福美食店辞职了。

  对于曹沣辞职,薛琦有一种痛失人才的心痛感!

  曹沣洗碗干净,动作麻利,店里没谁比他更勤快。

  不过人家曹越小舅舅正经本科毕业,留在她店里打杂,确实有点不合适。

  加上曹越现在能干,一年奖学金加比赛奖金能拿不少,她要是曹沣,她也咸鱼。

  薛琦看了眼坐在最里面的唐雄,问:“你们是一起的吗?”

  曹越立刻解释:“对,这是唐雄叔叔,我小舅舅的好基友!”

  曹总.好基友.唐助理与薛琦打招呼:“你好薛老板,久仰大名。”

  薛琦数了一下,五个人,她订的别墅也刚好是五个房间,立刻就激情邀约:

  “你们酒店定了吗?不如,和我们一起拼别墅?我们的别墅在海边,地理位置还不错的。平摊下来,人均五百不到,还能自己去买海鲜做饭,很划算,比住酒店划算。现在这个季节,海边酒店便宜的也得人均一千起。”

  曹越立刻就道:“好啊!省钱!小舅舅您觉得呢?”

  曹沣浓眉微蹙:“不太好?”

  秦甜甜语气柔和,有小女孩撒娇的味道:

  “曹越舅舅,有什么不好的呀,曹越赚点钱不容易,他努力学习容易嘛,能省一点是一点啦。”

  如果和曹越住一起,她就能逮着曹越薅羊毛,让学神给自己补补课!

  学神大腿,得抱住!

  曹沣:“……”

  曹越被捧得,心虚地摸了摸鼻尖。

  薛琦看向坐在靠舷窗位置的唐助理:“唐先生,您觉得方便吗?小别墅环境还不错,每个房间都朝向大海,房间我可以让你们先挑。”

  唐雄看了眼曹沣,支支吾吾:“啊……我都行。听曹总……管的!”

  他差点就喊成了“曹总”,还好他足够机智,反口就是一个“曹总管”,宛如朋友之间叫外号。

  薛琦看向曹沣,也跟着喊:“曹总管,您的意见呢?现在的娃儿学习不容易,靠学习赚点钱更不容易,咱们要体谅体谅,尊重孩子赚的每一分钱!”

  被叫“曹总管”的曹沣:“……”

  这个助理变得似乎不太礼貌。

  秦甜甜小声嘀咕:“昨天坐三轮你欠我的五块钱还没给我呢,先尊重尊重我吧。”

  薛琦嗤了一声:“你这小孩,五块钱也跟我斤斤计较?那你把我昨天给你买雪糕的三块五还给我!”

  秦甜甜:“……你幼不幼稚,三块五也好意思跟我要?”

  薛琦:“要尊重小后妈的每一分钱!”

  秦甜甜:“……”

  行。您脸皮厚听您的!

  曹沣宛如被架在了烈火上炙烤,良久,点头:“好。麻烦薛老板了。”

  在幸福美食店工作时,他管薛琦叫“老板”,现在辞职,尊重性的在老板前面加了个姓。

  他瞥了一眼曹越,而后抖开了面前的报纸,仿佛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曹越,不会随了他的愿。

  小舅舅对薛琦的疏离,让曹越痛心疾首。

  他忍无可忍,拿手机打字给曹沣:“小舅舅,你看看77姐,多么美丽动人!她的颜值不输女明星啊,你怎么就不为所动呢?是77姐做的饭菜不够好吃吗?”

  曹沣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小曹越被吓到,立刻戴上眼罩,绝望地靠在了椅背上,等待飞机起飞。

  与其期待短期内让曹铁树开花,倒不如好好思考思考,如何能在短时间内,把薛琦捧为女主。

  他开始在脑子里规划。

  女主之所以是女主,是因为她是这个世界,最受瞩目的人。

  薛琦拥有可以让大众关注的美貌,却因为条件限制,不能被大众所知悉。

  所以,如何让薛琦成为流量网红,才是最关键的!

  现在薛琦的粉丝是两万,那么,就定一个小目标,让薛琦的粉丝快速突破一百万!

  -

  海岛温度适宜,很温暖,下了飞机,大家换上了夏装。

  曹越取出了自己的vlog摄像机,从下飞机开始记录,全程拍摄薛琦。

  少年的摄影水平不错,取的角度都能完美展现薛琦的美貌。

  抵达别墅后,薛琦先让三位男士选房间,自己选择大家剩下的。

  她的房间视野不错,外面是无边泳池,再往外,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

  阳光明媚,万里晴空搭配干净的海域,令人心旷神怡。

  原来脱离游戏世界,做一个自由人,是这么的舒心。

  等以后她继承了三千万,成为小富婆,一定在海边买套小别墅!

  四点多左右,薛琦和曹沣、唐雄一起去海鲜市场买了些海产品。

  今晚是团年夜,必须做个海鲜大餐。

  薛琦做饭,曹越拍摄。

  厨房里,薛琦有条不紊地处理多种海鲜,两灶同用,制作出了一桌海鲜大餐。

  椒盐皮皮虾,一个个手掌大,剥了壳,里面露出饱满又嫩弹的肉,被椒盐味道浸满,一口一个很上瘾。

  芝士焗龙虾,龙虾个头很大,虾背用刀豁开,铺满了芝士碎。

  曹越用筷子夹了一块裹着芝士的龙虾肉,吃到嘴里,满满地芝士,肉质Q弹,嘴里浸满奶香的味道,一点都不腻。

  火焰生蚝也很绝。

  生蚝经过高温炙烤,几乎不添加任何佐料,却鲜美得令人欲罢不能。咬破洁白鲜嫩的肉,清甜的味道溢出来,那是海水本来的咸鲜,口感嫩爽弹牙,就像咬了一口美味的奶油,却没有奶油的腻感。

  清蒸石斑鱼薛琦用的佐料也不多,烹饪工序不复杂,尽量极简化,鱼肉却鲜美得不像话,入口即化。

  一口下去,就像是灵魂跌进了温暖的海水里。

  这是唐雄第一次吃薛琦做的饭,被惊艳到浑身感官都重新塑造。

  这……就好吃到离谱啊!

  海鲜吃的就是本身的一个鲜,为了照顾少年们的口味,薛琦特意做了椒盐皮皮虾和芝士龙虾,但她另外也清蒸了皮皮虾和大龙虾。

  比起椒盐与芝士,清蒸的皮皮虾与大龙虾,更是别具风味。

  太鲜了。

  曹沣吃过顶级海鲜,却从未吃过这么鲜的,那是大海本身的风味儿,经薛琦之手,化为奇秀。

  曹越和秦甜甜低头干海鲜,吃得美滋滋。

  而谁都没注意到,曹越其实开了直播。

  作为蓝山国际的学神,上过央妈节目的国际大赛机器人青少年组冠军曹越,粉丝有十几万。

  他的粉丝黏度还挺高的,十万粉丝,一条日常干货的动态,可以达到两万以上的互动评论。

  从刚才薛琦做饭,到现在吃饭,他都在直播。

  粉丝本来还觉得挺无聊,心想曹大神怎么直播年夜饭,没意思。

  可是越看,大家就越上瘾——

  “卧槽,这是直播吗?为什么我觉得这姐姐做饭加了三倍速?动作也太快了吧?”

  “这是四倍速吧?她这个速度,我很难不怀疑这是录播加速假装直播的!”

  “我看这个姐姐做饭,很享受!她刮鱼鳞的刀工速度可以去拍武打片了吧?绝!”

  “难道没人觉得,看她做饭,很治愈吗?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那种幸福感,转瞬即逝,很难抓住,但……就很幸福啊!”

  ……

  等到开始直播大家吃饭时,直播间彻底炸了:

  “卧槽,看起来好好吃!啊啊啊,曹越你为什么吃得那么香!你的手指上的椒盐给我吮一口!”

  “我想吃那个生蚝!那个生蚝的肉看起来像牛奶一样鲜嫩!那个女孩吸溜生蚝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幸福的享受!”

  “难道没人发现,镜头最边边那个吃饭的男人吃得更香吗?看他吃饭,就像是……一个濒临绝境快饿死的人,突然尝到了一口极致鲜嫩的石斑鱼!啊,你们看他吃得多享受!”

  “曹越,可以把你刚才丢掉的龙虾壳,给我舔一舔吗?”

  “给大家科普一下!这个美女姐姐有视频号,叫幸福美食店薛77。”

  “我从视频号回来了,就一个视频!!我的手机屏幕,已经被我奶奶和我舔碎了!!薛77!!我命令你不要过年了,赶紧出第二期视频!”

  ……

  正在吃饭的薛琦,压根不知道,自己的视频号突然涨粉两万!

  她起身给大家倒饮料时,通过对面的装饰灰镜,看见自己头顶出现了金色小字:

  【反派3号曹越,想让你更受人瞩目,是否争选当女主?】

  薛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