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幸福蟹肉炒饭(“我愿意叫你妈妈。”1更...)

幸福蟹肉炒饭(“我愿意叫你妈妈。”1更...)

  这行金色小字, 薛琦明白这是什么。

  一旦她选择“争选当女主”,就很大可能,会落入这个世界“金手指”的圈套。

  她的理解是,这不是一个常规的言情小说世界, 是一个脑洞向的言情小说世界。

  这个世界的“金手指”更像是主角, 他们引导角色, 从而引导出,让读者舒爽的剧情发展。

  剧情的发展是多样化的, 根据角色的变化而变化。

  这个世界, 人人都是工具人, 人人都是为了剧情而服务。

  根据薛琦私下与朱有为的聊天,薛琦得知, 金手指在绑定他的时候, 会不断跟他说话,它的声音会不断在他脑内重复回荡,对他进行蛊惑。

  金手指对他进行蛊惑时,只要薛琦在现场,就一定能看见金手指对朱有为蛊惑的话。

  金手指显然并不知道薛琦的存在,而薛琦之所以能看见那些金色字幕,大概也是因为,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她来自于游戏世界, 因此可以看见这个世界, 金手指对大家作用时的字幕。

  她是这个世界的BUG。

  现在薛琦看见了自己脑袋上的字幕, 这是一种金手指已经盯上她的提示。

  朱有为的金手指绑定他, 引导他做负面标记, 是为了所谓的“业绩”。

  那么,这个世界绑定主角的金手指, 一定也会为了所谓的“业绩”,疯魔似地寻找下一个“目标”,找到可以带给它们“业绩”,且业务能力彪悍的“主角”。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世界的主角,就不是恒定不变的。

  一旦“主角”不能带给“金手指”业绩了,它们就会像拿走朱有为的寿命一样,拿走其它主角的东西。

  而后,寻找下一个目标。

  显然,薛琦因为受到反派3号曹越的热捧,已经引起了“金手指”的关注。

  一旦她真的达到了女主角的“素质”,说不准儿,“金手指”真的会解绑刘汝瑜,从而狗巴巴地来绑定她。

  她虽然是游戏世界的人物,可根据她恶补各种狗血小说的经验来看,争夺女主并没有好下场!

  争就代表“欲望”的开始,她和刘汝瑜争当主角,就会发生鲶鱼效应,让刘汝瑜拥有竞争压迫感,保不准儿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

  她不是对自己把控欲望没信心,只是觉得争当女主角这事儿,有些麻烦。

  作为女主角,你要做到比人优秀很多。

  走上女主之路,必然会经历各种女配、反派的嫉妒、算计……从而排除万难,与男主走向幸福生活。

  隔壁恋爱游戏的NPC经常跟她抱怨恋爱苦、恋爱累,不淡恋爱屁事儿没有,一谈恋爱破事儿一堆,患得患失、吵架狗血……

  由此,薛琦对爱情并不向往。

  她只想发财,只想躺赢赚钱!

  发财不香吗?谈什么恋爱!?

  把秦甜甜带出来,继承遗产,以后回到小城市买套小别墅,种种菜,开个小馆做做料理、拍拍视频,咸鱼神仙生活这不香吗?

  为什么要当女主角,把自己谈恋爱的琐碎展现给所有人看?

  当女主角多惨啊!

  和男主牵手、亲亲,甚至为爱鼓掌都要给读者看。

  这可是高风险职业,简直病狂!

  这个主角,她才不当!

  “琦姐,你怎么了?”

  曹越吮了一下手指上的椒盐,嘴里包裹着食物,含糊道:“不舒服吗?需要帮忙吗?”

  薛琦这才回过神,拿过饮料给大家添饮料。

  “没事儿,刚才腰闪了一下。”

  曹越问了一嘴,见她没事,就继续低头吃龙虾了。

  波士顿大龙虾连着头的部位,有丰满的虾膏,曹越拿勺子一舀,满满一勺,搭配厚实的虾肉,这虾膏浸出淡淡地甘甜,幸福感冲刷着他的大脑,让他再次沉沦。

  薛琦去厨房取了主食,一份蟹肉炒饭。

  她刚把蟹肉炒饭端上桌,想问大家还能不能吃得下,结果还没开口,大家的碗齐刷刷就递了过来,都用巴巴地眼神望着她。

  曹越在线讨饭:“谢谢琦姐!神仙姐姐,我爱你!”

  叛逆少女秦甜甜,只有在吃饭的时候,对薛琦最乖巧:“最仙女的7麻,谢谢,麻烦给我满上!”

  唐雄跟着老总蹭饭,本来挺不好意思的。

  此时此刻,在美食的作用下,也忍不住在线讨饭:“麻烦了薛小姐,真的很好吃,太美味了。”

  怪不得曹总会去幸福美食店打工呢,他也想辞职去打工。

  洗碗扫地都行,只要每天能吃到薛老板的料理,工资低点就也无所谓了!

  等薛琦把他们的碗都填满,去看曹沣时,男人主动起身,道:“不麻烦薛老板,我自己来。”

  直播的弹幕里:

  “哈哈哈大家在线讨饭的样子,怎么那么好笑?哈哈哈哈……”

  “卧槽,刚才曹越吮手指椒盐的时候,我馋哭了!我想吃掉他的手指头!”

  “他吃虾膏我才是真的馋,满满一勺的虾膏,馋哭了!”

  “那个哥哥好帅握草!他好绅士啊!他居然是唯一一个自己盛饭的人!太绅士了!”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曹越的小舅舅。长得还真挺帅的!不过去年我在比赛现场看到他的时候,貌似没这么帅,戴着个很大的黑框眼镜,瘦得异于常人。现在摘掉了眼镜,长了点肉,颜值突然拔高了!这个颜值可以出道了。【我瞎逼逼的,不了解娱乐圈】”

  “追星的人表示:这小舅舅的颜值确实可以出道。”

  “追星的人表示:薛老板的颜值也可以出道。QAQ……”

  “追星的人表示:这是仙女里面最会做饭的!”

  ……

  薛琦见只剩两碗的量,对曹沣说:“曹总管,我吃饱了,剩下的你都吃了吧。”

  弹幕里还在夸曹沣绅士,结果没想到,曹沣把自己的碗盛得满满当当后,还拿饭勺给压了压。

  等把冒出来的饭压实在,又继续盛饭。

  薛琦给大家舀了一碗的量,而曹沣给自己盛了两份儿的量。

  大家目瞪口呆望着他。

  曹越愤愤不平:“小舅舅,饭都被你盛光了!”

  秦甜甜把自己的碗伸过去:“曹越舅舅,给我再分一点吧!”

  曹沣忽略小侄子,果真就拿筷子给秦甜甜碗里拨了一小半炒饭。

  秦甜甜美滋滋,继续吃饭。

  唐雄也想把碗伸过去,跟老板要点饭,可是想到老板吃点饭不容易,就没狠下那个心。

  曹沣平时吃饭慢条斯理,可是在吃薛琦做的饭时,速度却不由自主加快。

  这份儿炒饭还未入口,诱人的香气就不断喷溅他的鼻腔。米饭被炒得粒粒分明,吃到嘴里,每一口都裹着Q弹饱满的蟹肉,齿间回荡着清甜的味道。

  这份儿美妙的蟹肉炒饭,让曹沣回忆起了曾经的家人。

  他从小生长的地方靠海,父母是科研人员,一生都为国家做奉献。

  从他有记忆起,就很少见到母亲。

  家里是姐姐当家,姐姐厨艺不错,会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有时姐姐过于忙碌,为了省时,会给他做一份儿蟹肉炒饭。

  在他记忆中,长姐胜母。

  一碗炒饭,将曹沣记忆深处的人拉扯出来,一粒粒米饭,将他的胃填得满满当当,亦如久失的幸福。

  直播弹幕还在继续:

  “看曹越小舅舅吃饭,感觉好有趣。刚开始看他吃饭时,觉得他是一个濒临饿死的人,终于获得了一道美味佳肴,倍加珍惜。现在看他吃饭,又觉得他幸福又悲伤。”

  “今天不是团年夜吗?为什么他们在这里吃海鲜,不回家过年呢?”

  “科普一下,曹越没有父母,和小舅舅相依为命,他小舅舅据说因为经济条件太差,娶不到老婆,孤家寡人。而薛77呢,也蛮惨的。薛77嫁了一个二婚男,三十岁就守寡,那个少女是她的继女。”

  “曹越和那个少女是同学,然后曹越小舅舅在薛77店里当洗碗工。我去幸福美食店吃饭的时候,经常能看见他在厨房洗碗,因为长得帅嘛,就经常多看。”

  “卧槽。一个大龄剩男带侄子,一个年轻寡妇带继女,好惨!他们是陌生人相拥取暖,共同回味家的味道吧,害怕孤独,所以凑在一起过年。那么,那个男人什么情况?”

  “那个男人大概是来蹭饭的,不过他还蛮破坏气氛的!如果没有他,我想这幅画面会更加和谐!”

  蹭饭男.唐雄,也很悲催。

  大过年的,作为生活助理的他,因为操心老板的身体健康,饮食起居,被迫加班。

  唯一的安慰就是蹭到了这么好吃的饭,居然还被人嫌弃!

  -

  团年饭结束后,秦甜甜和曹越,都领到了一个红包。

  两少年坐在沙发上,头对头,凑在一起讨红包,比较谁的红包更多!

  曹越:“我是两千六,你呢?”

  秦甜甜摸了摸自己鼓囊囊的红包,一脸自信:“这个厚度,怎么着也有五六千吧?嘻嘻,明儿我请你去潜水。”

  结果打开红包,傻眼了。

  里面压根不是百元钞,全都是十元钞票!

  这个六七毫米的厚度,全都是十元钞凑起来的!

  五六千变成了五六百!

  曹越安慰她:“我小舅舅给我发红包,那都是我的钱。你小后妈给你发红包,那可都是她的钱。明天我请你潜水。”

  秦甜甜:“……”

  薛琦这恶毒后妈剧本,拿得血稳了!

  一餐饭后,秦甜甜脑袋上始终没有冒字幕。

  薛琦猜测,大概有两个情况:

  第一,曹越觉醒时,秦甜甜被扣除的幸运值,已经被清空抵消了,彻底脱离了标记。

  第二,曹越已经觉醒,幸福美食不再对他进行作用,因此秦甜甜的幸运值也不再增加。

  ……

  曹沣和唐雄去收拾厨房,薛琦则拎着个南瓜小灯笼去海滩散步。

  海浪不断拍打她的脚踝,让她觉得无比舒服。

  自由的感觉真好!

  就在她享受自由的感觉时,程凯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7姐!你上短视频账号了吗?在没有任何新视频发布、没有官方流量扶持的情况下,视频号居然涨粉两万!”

  薛琦打开免提,同时点开逗音APP:“咦?”

  短视频上目前只发了一条视频,第二条视频还在后期制作中,打算近期发布。

  她刷了一下老视频的评论区,这才发现,原来都是从曹越的微博来的。

  程凯说:“没想到曹越那小子的粉丝这么多,互动黏度还这么大,趁现在这波,我们过几天就把新视频给发了!正好是过年,我们直接剪辑一个做菜的合集视频,凑成一个满汉全席,大家应该都会很喜欢的。”

  薛琦问:“那需要我做什么吗?”

  程凯:“不需要,如果你有空,可以回复一下评论,不需要全部回复。也可以去微博开个账号,定期发一下日常什么的,吸吸粉。反正就当玩儿,不要当成工作,松弛一点。”

  薛琦觉得签约经纪人就这点好处,她只需要做饭,其它都不需要她过多考虑,搞就完事儿。

  她非常喜欢这样自由的创作状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工作。

  按照春节的习俗,团年夜需要守岁。

  薛琦躺在床上玩手机。

  快凌晨十二点时,她陆续收到几条“新年快乐”的微信。

  其中一条是朱有为发的。

  朱有为:“77姐,新年快乐。我看了曹越的微博,知道你们在一起,我有按照你说的做,坚持健身减肥,坚持做好事,不知道曹越有没有增加幸运值?”

  少年把这几天做的好事,一一罗列。

  起初他没有目标,只是扶老奶奶过马路。

  而后,开始帮助一些流浪老人做募捐,定期去帮拾荒老人收拾屋子。

  同学有困难,他也会力所能及。

  想着自己不剩多少寿命了,朱有为去做了骨髓配型,还真的给配上了。

  朱有为妈妈也同意了他去捐赠骨髓,为了身体更健康,妈妈甚至给他报了健身房,鼓励他健身,以一个最健康的体魄去帮助别人。

  总之,朱有为觉得,自从开始做好事后,身心都舒畅了。

  他的学习能力被金手指拿走,最初学习新东西,怎么学都费劲儿。可是开始做好事后,他居然感觉到,自己的学习能力在慢慢回来。

  薛琦替他高兴,并且善意忽悠:“是这样的,这是宇宙磁场的力量。你越做好事,正能量就会越多。在你倒霉的时候,千万不要自暴自弃,坚持做好事,你会发现,没那么焦虑了。所以,做一个善良的人,都不会太倒霉哦!”

  薛琦把这段话发过去,觉得自己应该当场煲一锅鸡汤。

  朱有为也信了她的话:“恩恩。今年妈妈给了我不少压岁钱,我打算拿去帮助更多需要的人。谢谢7姐,爱您,春节快乐!”

  “新年新气象,新的一年,要继续好好生活哦。”

  鸡汤琦给朱有为做好心理辅导,倦意上头,很快就睡着了。

  -

  四天后,薛琦等人返程,回到盐京。

  春节虽然还没过完,但是秦甜甜得返回俱乐部训练了。

  蓝山国际的运动俱乐部,招进来的都是体育特长生,都是奔着培养少年们去国家队的。

  因此,训练也十分苛刻。

  薛琦觉得回去也无聊,索性在秦甜甜的出租房住下,陪小姑娘训练。

  说是陪练,其实是想在盐京逛逛街,买买衣服。

  开始恢复训练,秦甜甜就不敢再胡吃海塞了,每天早上六点就去5KM晨跑,薛琦见小姑娘这么投入辛苦,也会给她做训练餐。

  大概是被小姑娘的认真感染到,薛琦决定陪她一起晨跑!

  于是,每天早上,小区外的跑道上,都能看见薛琦骑着共享电毛驴,跟着秦甜甜,大喊:“甜妹儿加油你最棒!”

  秦甜甜:“……”

  路过烤红薯路边摊,薛琦会停下来买根烤红薯。

  而后又追上去,一边吃热腾腾地烤红薯,一边给她加油:“真香!加油跑!今天跑够7km,我给你做薛氏烤红薯!”

  秦甜甜:“……”

  跑得气喘吁吁,直翻白眼,压根没有力气再说话。

  于是,仅仅一周时间,秦甜甜的体能就提升了一个度。

  也不知道是薛琦的训练餐作用,还是坚持努力不懈跑7KM里的作用!

  -

  滑雪俱乐部,给他们训练的教练曾经是冬奥冬季两项的季军成冠林。

  冬季两项是由越野滑雪和射击结合组成的项目,选手在越野滑雪后,到固定地进行射击。

  这个项目,对滑雪运动员的要求极高。

  截至目前,这个项目还没有华国运动员拿过金牌,成冠林是第一个拿到这个项目奖牌的运动员。

  在华国,滑雪本来就是冷门运动项目,而冬季两项更是冷门中的冷门。

  因此,这个项目对运动员素质要求极高,要求体能,要求镇定的能力。当然,培养这个项目的运动员,也很烧钱。

  薛琦对滑雪完全不了解,她提前来给秦甜甜送饭,小姑娘的训练还没结束。

  训练场地在室外,占地面积很大。

  训练区域,分为滑雪雪道区和设施区域。

  设施区域是终点也是起点,包含了处罚和射击场。雪道区域由平坦的雪路,也有极难的坡道区。

  按照赛制规则,运动员从起点出发,进入雪道竞赛,在雪道上完成了一段距离的越野滑雪后,回到起点,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进入射击场开始射击。

  薛琦赶到时,秦甜甜和队友从雪道回来,正在进行第一轮射击。

  训练场上,少女穿着赛服,携带20发子弹回到起点,进行第一圈的卧倒射击!

  平时的训练,秦甜甜总是落后高三的学姐曹雪玉,可是今天的训练,她居然领先曹雪玉。

  她进行完第一轮射击时,曹雪玉刚刚回到起点进行卧射,而她已经起身,开始进行第二圈雪道滑行。

  教练在场下看得直皱眉头,骂道:“曹雪玉,你怎么回事?今天早上没吃饭吗?”

  曹雪玉听见教练的声音,手都抖了一下,射击成绩糟糕。

  教练干扰成功,继续又骂:“就这抗干扰能力,还怎么比赛?怎么进国家队?你都高三了,再不努力,以后连机会都没了!”

  秦甜甜轻快地滑上雪坡,又如同飞燕一般从坡道上滑行而下,犹如冰雪公主,在阳光映照下,她浑身都好似在发光。

  ……

  这是薛琦第一次看人滑雪,居然一下子就get到了这个竞技赛的魅力所在。

  甚至get到了秦甜甜的闪光点。

  ——甜妹儿太帅!麻麻晚上给你加餐!

  而秦甜甜优秀的训练表现,也引起了场下不远处,角落内,俱乐部志愿者刘汝瑜的注意。

  这两天秦甜甜的训练状态明显优越,碾压曹雪玉。

  这样下去可不行。

  不仅如此,刘汝瑜的金手指还告诉她,现在秦甜甜的“不幸值”只剩4分,如果她再不展开行动,秦甜甜很快就要脱离标记了。

  她在俱乐部做志愿者,蛰伏多日,终于被她找到了机会。

  她的金手指检测到了曹雪玉的负面情绪。

  她虽然不能同时标记多个主要配角,但可以利用“标记”金手指,提升秦甜甜身边人的“恶意值”,从而加速秦甜甜走向炮灰人设的终局。

  ……

  训练场上的少女去休息室稍作休息,而后开始了最后一轮训练。

  秦甜甜都快饿死了,一旦想到终于又可以吃到薛琦的训练餐,浑身又蓄满了能量。

  上场时,曹雪玉看了她一眼,低声说:“甜甜,你最近状态很不错嘛,继续加油哦。”

  秦甜甜哪儿听不出来对方话里的敌意:“好的,学姐也加油!”

  两人上场,薛琦再次看见了三千万小公主靓丽的身影。

  曹雪玉这一轮紧追其后,与小公主不相上下!

  然而就在上坡道时,薛琦突然看见,曹雪玉头顶冒金色小字:

  【恶意+10。】

  薛琦立刻转身往高处走,果然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刘汝瑜!

  刘汝瑜头顶也在冒金色小字:

  【标记曹雪玉。】

  【由于成功增加曹雪玉的恶意值,一旦秦甜甜脱离标记,你将会遭受严厉的反噬。】

  【给你一次撤回标记的机会,撤回吗?】

  【您已拒绝撤回。】

  刘汝瑜怎么可能撤回?

  只要曹雪玉成功伤害到秦甜甜,让她在坡道上成功受伤,那么秦甜甜以后的运动生涯都毁了。

  前途一片光明的运动女孩,失去了自己的前途,负面情绪一定暴增!

  到时候,她可以利用金手指,成功掠夺她的一切。

  ……

  薛琦想上场救人,已经来不及了。

  曹雪玉撞上秦甜甜,女孩直接从雪坡上滚下来。

  紧跟着,是一阵混乱。

  教练大喊:“快!救人!”

  这是非常严重的训练事故!

  秦甜甜受伤,被医务人员抬出训练场,薛琦也跟着上了救护车,去了医院。

  到了晚上,医生宣判:

  “薛女士,您女儿腿骨骨折,脊椎受伤。因为脊椎受伤,就算恢复,后续都很难再去参加比赛,除非有奇迹发生……可是奇迹这玩意儿……”

  薛琦:“……”

  病床上的少女听见这个噩耗,十分痛苦,把头埋进被子里,哭了起来。

  薛琦问医生:“方便给我看下报告吗?”

  医生把片子递给她。

  等医生离开,薛琦隔着被子,拍了拍少女:“别哭啦,能好起来的,问题不大。”

  少女认为薛琦是在安慰她:“医生都说可能性很小,难道你比医生还厉害吗?”

  薛琦:“可我做料理比医生厉害啊!接骨是医生的事儿,后期帮你做食疗养脊椎,就是我的事儿了。就是,我的食疗方法虽然很管用,但你的体重可能会暴增,你得有个心理准备。你的腿恢复后,可能会从每天7㎞,变成10km,或者更大强度的训练。”

  很意外,秦甜甜居然没有质疑她的话:“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恢复吗?只要能恢复,长胖十斤我都能接受!每天加强体能训练我也愿意!”

  薛琦拍拍她的头:“安啦,也就二十斤!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跑!”

  秦甜甜本来在哭,突然被她逗笑,直喷鼻涕泡:“骑电毛驴陪我跑是吗?”

  薛琦竖起两根手指:“这次我靠双腿,华国人不骗华国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抑郁的心情,突然就好了很多。

  秦甜甜擦了擦眼泪,低声说:“如果我真的可以重回滑雪赛道,以后,我愿意叫你妈妈。”

  薛琦一脸问号:“……???”

  就。

  大可不必啊!

  -

  秦甜甜脊椎受伤且以后都无法再滑雪的消息,被人发到了俱乐部微信群内。

  曹雪玉因为这件事,被俱乐部开除,甚至被学校留校察看处分。

  刘汝瑜看到群里的消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只是,为什么她没收到秦甜甜负能量增加的消息呢?

  应该很快了,再等等,耐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