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一份幸福药膳(刘汝瑜受到惩罚!(1更+...)

一份幸福药膳(刘汝瑜受到惩罚!(1更+...)

  程凯听说秦甜甜出事儿, 立刻来医院看她。

  他来的时候,病房里有一股诡异的味道。

  说诡异,是因为这味儿实在不好闻。

  秦甜甜的腿打了石膏,高高吊在空中。

  因为脊椎受伤, 暂时无法坐起身, 只能让护工把病床摇起来, 靠坐着在床上吃饭。

  秦甜甜看着薛琦送过来的药膳,没有一点食欲。

  那味儿让她有些无法忍受。

  那诡异的味道, 难以描述, 色泽外观看着十分不讨喜。

  炖盅里的猪蹄筋黑乎乎一片, 浓稠的汤面儿上漂浮着不知名的配料,唯一能辨别出来的食材只有枸杞。

  这一盅的炖猪蹄, 看得秦甜甜毫无食欲, 怎么看都是黑暗料理。

  秦甜甜闭着嘴,毫无食欲:“7姐,你这做的什么啊,你确定这真的可以吃吗?”

  别说秦甜甜,就是馋薛琦料理的程凯,看到这道料理,也毫无食欲。

  薛琦给秦甜甜盛了一碗,浇上熬制了一夜的药汤, 解释说:

  “这是猪蹄筋, 我用了当归枸杞、芹菜山药以及黑芝麻等多种食材, 还用了一些中药。这可以帮助你筋骨恢复, 目前来说, 你受伤最严重的是脊椎骨,多吃养肝食物, 能帮助你强壮脊椎,对恢复脊椎的伤势也很有效果。”

  病房里暖气开得足,空气干燥。

  程凯自顾自地捡了个苹果削。

  他顺口问了嘴:“为什么多吃养肝食物可以养脊椎?肝和脊椎有什么关系啊?”

  薛琦解释:“《素问·六节藏象论》里说,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气血。诸筋者,皆属于节。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这说明什么?显而易见。①”

  秦甜甜头一次见薛琦出口成章,看着她:“这是在说什么?学渣不懂。”

  程凯削苹果的动作都停下了:“离高考过去太久了,我也不懂啊,姐姐解释下?”

  这份儿药膳分量多,薛琦给程凯也盛了一碗:

  “你也来一份儿,你也需要养养肝气。这段话的意思是,我们的胫骨强健有力,都源自于肝脏的健康。复杂的脊椎构造需要源源不断的营养供给,它才能得以强壮,从而达到源源不断的动力。总之,养肝,是养胫骨的第一步!我这药膳里可是加了很多难找的昂贵药材,很贵的!你们要是不吃,我可都自己吃啦?”

  程凯和秦甜甜对视一眼,听她说得一套又一套,憋着气就把汤一口闷了。

  这汤喝下肚,嘴里回味时他们才发现,味道居然还不错?

  味道闻着诡,可是嘴里回味时,却有一种醇香。

  像是多种美味食材炖成了渣,过舌时感觉到了多层次的黏厚美味。

  蹄筋被药膳的配料染上颜色,呈半透明的浅褐,被炖得软糯。

  看起来很Q弹,实则因为长时间熬煮,只剩一个形,舀起来放到嘴里,立刻就化开了。

  因为与其它食材共同熬制的时间过于长久,吸收了多层味道,它在舌尖化开时,各种丰富的味道一层层被剥了出来,香得令人咂舌。

  这蹄筋吃着就跟零食似的,上瘾。

  秦甜甜和程凯不一会儿就把蹄筋给吃光了,连汤底都喝得干干净净。

  两人吃完好一会儿,把碗底的汤汁舔干净,而后反应过来:

  ——真香!

  秦甜甜问薛琦:“7姐,还有吗?我觉得为了青少年的身体健康,我愿意再干一份儿!”

  程凯也把空碗递给她:“我觉得为了青年人的熬夜肝,我也可以再来一份儿。”

  薛琦把汤盅收了收:“没了,东西虽好,也要适量,物极必反原则还是要遵守的。”

  她看向程凯:“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程凯“喔”了一声,搁下空碗说正事儿,把iPad取出来,递给她:

  “因为春节放假咱们的后期不上班,所以小文自己担了后期剪辑的活儿,今天才把视频搞出来,你看看。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咱们今天就发。”

  他顿了一下又说:“逗音短视频那边说了,如果这次我们的视频,流量达到五百万,就可以参加逗音视频平台出的那个美食厨神大赛。参加那个比赛,会有流量曝光,拿到前三名投票的用户,还有机会参加水果卫视的美食真人秀节目。如果咱们能拿到前三名,成功上节目,这么一波操作下来,至少赚这个数。”

  薛琦看他比了五根手指:“五十万?”

  程凯真是恨铁不成钢:“你以前可是阔太太,格局能不能大一点?”

  薛琦:“五百万?”

  程凯点头:“这还是预估最低的,当然了,最终上节目只有一个位置,不一定轮得到咱们。如果中间有金主爸爸愿意买我们的广告位,你去带带货,打打广告什么的,肯定能达到这个数。”

  薛琦心动了。

  她完全没必要去争那个真人秀节目的位置,只要拿到前三名就可以了。

  因为反派3号曹越的关系,她现在已经受到“金手指”的关注,她不能太冒头,否则很容易被绑定,变成女主角。

  女主角可是个高危职业,招蜂引蝶,必经坎坷!

  她只想做个低调发财的富婆,香滋滋地赚大钱!

  _(:з」∠)_

  薛琦幻想了一下以后的美好生活,美滋滋。

  从起初去十八线城市买别墅,换成了三线城市买别墅!

  梦想要有,万一实现了呢?

  ……

  下午六点。

  幸福美食薛77视频号,更新了一条叫“年味全宴”的视频。

  这是薛琦最近在美食店做的硬菜合集。

  美味多汁的墨鱼饺、酸辣可口的酸菜鱼、象征富贵美好的富贵鱼……

  经过后期剪辑,这些菜凑成了一顿丰盛的满汉全席!

  第一期视频的剪辑,重点都在食物上。

  这一期视频,是摄影师小文亲自操刀。

  他每天都在幸福美食店蹭吃蹭喝,更懂这些食物的“人情味儿”。经他之手剪辑的视频,也更接地气,更具人情。

  视频保证了薛琦做菜奇快,且颇具艺术表演的特色。

  也保证了每一道美食冲刺视觉的唯美特写!

  视频的主要镜头里,不仅有高颜值的薛琦,还有高颜值的曹沣,偶尔给递餐盘、打下手。

  整整20分钟的视频,曹沣就出现了四次。

  美食特写之后的结尾处,小文还做了个大家一起吃美食的剪辑合集。

  店员小妹儿挑起一筷炸茄饼。

  她咬破表皮的一层薄薄地脆壳,视频里有细微且清的“咔嚓”声,这声音,听得人心痒痒。

  评论:

  “这个茄饼感觉好好吃,啊,手里的薯条不香了!一点都不脆不酥!视频里的茄饼感觉又酥又香啊!呜呜呜,想吃!”

  镜头给到曹沣,他挑起一筷墨鱼饺,原本面无表情的男人,表情突然变得微妙起来。

  评论:

  “咦?这是曹越小舅舅吧?为什么每次看他吃饭,都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仿佛食物77的食物是治愈他的良药!”

  “为什么这饺子是黑色的?他吃得好香,我也想吃!”

  镜头给到摄影师本人小文。

  他很懂镜头,正面镜头,就着酸菜鱼的汤就干了三碗饭!

  评论:

  “啊,我也想吃酸菜鱼汤泡饭,嘶……隔着屏幕感觉到了酸酸辣辣,浑身都暖和了!”

  “这小伙子在曹越舅舅的衬托下虽然显得其貌不扬,但这并不影响我喜欢看他大口吃饭!他吃得好香好投入,把酸菜鱼汤泡饭吃出了绝世美味的感觉,想吃!”

  ……

  视频的评论区,点赞最多的评论,是讨论薛琦和曹沣颜值的:

  “77真的很美,仙女为什么还会做饭,可以娶回家吗?”

  “难道没人注意到背景板曹舅舅吗?他真的好帅啊啊啊啊。QAQ”

  “要不,幸福美食来个全员出道?”

  “全员出道不必了,我只想看摄影师干饭,不想看他出道233333。”

  “后期剪辑没曹越!差评!是我曹越不配吃饭吗?”

  “看77做饭真的太治愈了,呜呜呜,真的太治愈了,我服了,为什么可以这么治愈,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

  ……

  视频经过后期后,剪辑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美,同时又有人间烟火气。

  尤其是结尾处,大家真情实意地干饭,彻底把那种食物的香传递到了屏幕之外。

  网友仿佛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香味,看得直吸口水。

  干饭人干得真情实意,脸上洋溢着满足和幸福。

  这种满足和幸福,从屏幕传递出来,大家看得也心情愉悦。

  ……

  三天后。

  这条视频点赞破五万,都是真实点赞,评论也有三万,流量一百多万。

  这个点赞和评论比,在同类视频里来说,还算出类拔萃。

  由于之前的视频,同城给了她热搜流量,这次再给同城推荐,涨粉就显得不那么如意了。

  美食厨神大赛参赛资格明确规定,统计七日内的流量。

  可是到了第五天,薛琦这条视频的流量才突破两百万,离程凯所说的五百万,还差很多。

  程凯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向薛琦申请买推广:

  “7姐,还剩两天时间了,照这样下去,我们肯定到不了五百万流量。不如这样,我们花五十万做个推广,先把流量搞上去。”

  薛琦一听五十万,立刻道:“如果要靠买推广我们才能获得流量,那说明是我的能力还不够,德不配位的事,我不做。”

  她就是舍不得小钱钱。

  程凯说的五百万,毕竟还没赚到。

  程凯给她画饼,她也得思考能不能吃得下。

  在没看见钱的情况下,五十万可是大风险投资。

  而且买推广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就能达到这么多流量。

  再者说了,万一这是个割韭菜的坑呢?

  花五十万,给你四百万的流量,就让你卡那个口,低不成高不就。一般情况下,大家看不差多少,就继续砸钱,继续买流量!

  这怎么看,都是资本割韭菜的手段。

  咸鱼.薛琦:“就这样吧,咱们现在的流量也能赚不少钱,做人不能太贪心。”

  在钱的事情上,薛琦一向都很谨慎。

  程凯:“真的不买流量?如果不买,咱们可就参加不了这个比赛了。”

  咸鱼7斩钉截铁:“不买。”

  程凯:“本来可以一飞冲天做女主,干嘛要游离于市做配角呀?7姐,真的不买?”

  本来程凯只是打个比方,想再刺激一下薛琦。

  可是没想到,这还真的把薛琦给刺激到了!

  薛琦:“求求你了千万别买!”

  她真的不想当女主!

  她只想做个低调富婆!

  -

  高一很快开学。

  秦甜甜因为受伤,暂时不能回学校。

  蓝山国际中学是全国教育典范学校,上课都是会直播录播的。

  秦甜甜恢复很快,一个月时已经能下床自行走路,体格与恢复速度,让医生都为之惊叹。

  她每天躺在病床上看课程直播,到晚上,班主任刘老师会让同学轮流来给她送作业。

  第一天来送作业的是班长。

  他故意踩着饭点儿来,结果看见薛琦给秦甜甜喂乌漆嘛黑的药膳桑葚汤和茴香苗饺子。

  整个人都麻了。

  饺子虽然包得圆满可爱,可里面儿的馅儿是茴香苗和牛蹄筋,很难让人有食欲。

  偏秦甜甜大口大口地吃,一口饺子,一口桑葚汤,整个嘴唇都被染成了黑色!

  秦甜甜吃得美滋滋,努力克制着食欲,把吃了一半的饺子递给班长:“不砸你赤!”

  ——班长你吃!

  薛琦给班长递了一份儿汤和饺子。

  班长满脸写着拒绝,又不好回绝他们的好意,就硬着头皮吃了。

  这一吃不得了。

  惊为天饺!惊为天汤!

  班长吃饱喝足后回家,熬夜学习居然都不觉得疲了!精神百倍!

  之后,学习委员、各科课代表,全班前十名轮流来送作业蹭吃喝,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前十名同学全部容光焕发。

  秃头班长,不仅不掉发了,秃掉的地方还长了不小细碎的绒毛!

  班长喜极而泣,在班级群里发言:“以后去给秦甜甜作业,你们都不许抢!我长点头发我容易么……为什么我们蹭秦甜甜的药膳养骨汤,还能长头发?绝了,班妈收儿子吗?我真的不想秃了……”

  秦甜甜冒泡:“因为你喝的是养肝汤,肝主藏血主生发,肝脏好,气色好,头发也会很好!”

  刘老师看见消息,冒泡说:“同学们都辛苦了,照顾生病的同学人人有责。接下来,就让你们的数学老师去给甜甜同学送作业吧!”

  数学老师是刘老师的丈夫,不到三十三岁,头秃了大半,看着挺可怜。

  班长:“……”

  学习委员:“……”

  各科课代表:“……”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这是!

  秦甜甜:“大家不用给我送作业啦,我明天可以出院了,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出院了,谢谢大家!下周如果复查没问题,我就可以来学校了。”

  刘老师:一定要找个机会跟甜甜妈妈要个养肝药膳配方!

  ……

  刘汝瑜来新班级两个月。

  这两月,同学们对她不算差,可也不算好。

  上厕所没人带她,同学去小卖部买东西也没人愿意给她带零食。

  就在刚才,前座的同学拆了一包辣条,前左右的同学都有份儿,唯独她被忽略。

  她看到班级群里的消息,这才知道,原来这两个月,班里的前十名都会轮流去给秦甜甜送作业。

  而且看大家的态度,都很渴望去给秦甜甜送昨夜的样子。

  她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原来,同学们是在排挤她。

  这种排挤温润细无声,刘汝瑜备受打击!

  前天的测验她考了倒数第一,自从失去了学习能力,她觉得自己学什么都费劲儿,很难受。

  刘汝瑜注意到,班里有个叫朱有为的同学很低调,每次都偷偷为班里同学做好事,更重要的是,他是倒数第二名。

  朱有为存在感很低,这让刘汝瑜误以为,他也是被排挤的。

  刘汝瑜宛如找到了同类,趁着课间休息,去跟他打招呼:“朱有为同学,我们能一起去食堂吃饭吗?我来这两个月,大家好像都不太愿意跟我做朋友的样子,我感觉自己被排挤了。”

  朱有为当然乐意,这也算做好事,连忙点头答应。

  不过,这姑娘的确被排挤了,朱有为不好意思告诉她。

  朱有为现在的性格相当宽容,他觉得自己都能改过自新,认为刘汝瑜这种普通女孩做错了事,改过自新的空间会更大。

  如果能帮助她改过自新,也算是好事一件。

  晚上,两人在食堂吃饭。

  刘汝瑜给朱有为一阵洗脑后,说:“为什么班里成绩好的同学,都好像很惯着秦甜甜似的,就因为她妈妈会做饭吗?这对我们这些差学生来说,好不公平哦。”

  朱有为挑菜的动作一顿:“?”

  他又不笨,当然听得出这茶言茶语。

  刘汝瑜又说:“我怀疑秦甜甜妈妈给刘老师塞钱,刘老师收了贿赂,所以才让班干部去给她送作业补课。凭什么呀?浪费学生的时间!我打算去政教处举报,你去吗?”

  朱有为:“?”

  他缓了一下,“嗯”一声说:“好。”

  等和刘汝瑜分开,朱有为转头就去告诉了刘老师,让刘老师去政教处堵刘汝瑜,最好是在刘汝瑜告状的时候马上出现,当面与政教处主任对持!

  把事情都说清楚,省得这个刘汝瑜后期再使坏!

  政教处内。

  刘汝瑜把班里最近反常的事,添油加醋地跟政教处主任说了一遍。

  而后补充:“主任,我们班还有一个同学也能作证,你一定要好好调查。那个同学马上就到了,您等一下!”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刘汝瑜:“他来了!”

  主任:“进来。”

  推门进来的不是朱有为,而是刘……刘老师!

  刘汝瑜傻眼了。

  怎么会?

  刘老师的目光镇定地掠过刘汝瑜,看向政教处主任说:“主任,听说有同学举报我,我认为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的,那全是同学们的自发行为,我们手里都有同学们的聊天记录,您可以自己看。以及,您也可以私下去调查。我坐得稳,行得端。”

  政教处主任看了眼刘老师,又看刘汝瑜,摆摆手:“好,这件事我会调查!你们就先回去吧!”

  等从办公室出来,刘汝瑜压根不敢抬头看刘老师。

  刘老师没有训斥她,只是淡淡道:“回去吧。”

  无声的风暴,更让人压抑。

  -

  秦甜甜出院时,医生来送她。

  医生见她都能活动自如,叹为观止,直呼奇迹:“伤筋动骨两个月就能恢复如常,也是个奇迹。看来是你妈妈做的药膳有效果啊,如今西医发展迅猛,我们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东西,倒也不差。小姑娘,回去以后可要好好学习啊,你妈妈不容易,每天都给你送吃的来。”

  秦甜甜看了眼在那边收拾东西的薛琦,心情复杂。

  这两个月,薛琦因为要照顾她,幸福美食店都没开张。

  她得知薛琦的视频没能进入决赛,以为她是为了照顾自己,两个月没开张赚钱,舍不得花买流量的钱。

  秦甜甜无比愧疚。

  她跑去跟曹越吐槽:“7姐因为照顾我,店里两个月没开张,因为没赚到钱,舍不得花钱买流量,导致没能进入逗音视频的那个比赛。曹越,我真的好愧疚……”

  曹越:“什么比赛?”

  秦甜甜把来龙去脉,加上自己的脑补,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薛琦自己没感动,秦甜甜自己感动得无以复加。

  曹越点进逗音视频的话题,发现这个比赛的赞助方是小舅舅的公司,风凯集团。

  他要捧的女主角,怎么可以进不了决赛?

  从今天起!他,反派3号曹越,就是薛77的金手指!

  曹越揣着满腔霸道反派的热忱,立刻给唐雄发消息:“老唐,帮个忙,走个后门,让她进比赛行不行?我愿意用今年奥数比赛第一来换!”

  曹越四舍五入,也算是个太子爷。

  逗音平台的这个比赛,只是风凯集团投的项目之一,小成本。给薛琦开个后门,压根不需要向上面请示,直接跟有关部门打个招呼就行了。

  唐雄:“我已经跟相关部门打过招呼了,开启了一个复活通道,投票前三的美食UP主,可以破格进入比赛。我去找些公司旗下的视频号转发一下,应该没问题。”

  —

  数日后,秦甜甜开始尝试早起晨跑。

  两个月,她胖了二十五斤,同时恢复地也很不错,行动自如,打算量力而行,把脂肪减下去,让肌肉的力量回来。

  她在楼下等了薛琦,期待小后妈跟她一起晨跑。

  然而十分钟后,薛琦踩着一双轮滑,从单元楼拉风地滑了出来:“甜妹儿!为了减脂,冲鸭!”

  秦甜甜:“说好的陪跑?”

  薛琦:“我说过了,华国人不骗华国人,用我的双腿陪你跑,有问题吗?”

  秦甜甜:“……”

  就……

  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薛琦轻松滑出一段距离,对身后的秦甜甜招手:“来,跑起来!量力而行!”

  秦甜甜迈开步子,缓缓跑了起来。

  这时候,薛琦收到程凯的消息:

  “7姐!好消息!比赛突然开启了复活通道,因为有很多大V都是您的粉丝,帮您转发要票,您以第一名的票数破格进入了比赛!”

  薛琦正要回程凯的微信,忽地,听见秦甜甜喊她:“妈妈你在干什么?陪我跑步的时候,能不能专心点!”

  她宛如被雷劈,捧着手机抬头,与跟前的秦甜甜对视。

  薛琦被这声“妈妈”雷得外酥里嫩:“你叫我什么?”

  秦甜甜脸不红气不喘:“妈妈!”

  薛琦正要咆哮,而后看见秦甜甜脑袋上出现了金色小字:

  【与小后妈产生信任,开始建立亲情,生活回归正轨,幸运值+4。】

  【秦甜甜,脱离标记。】

  薛琦激动地忘乎所以,一把抱住秦甜甜,狠狠地亲了一口她的额头:“宝贝你真棒!仙女我真棒!”

  秦甜甜:“?”

  原来喊妈可以让她这么开心的?

  以后多喊喊!

  -

  刘汝瑜被班主任抓包,正郁闷,刚把自己忐忑的心安慰好,就收到了金手指提示:

  【秦甜甜脱离标记,你将被惩罚。】

  【惩罚1:你怂恿曹雪玉伤害秦甜甜的事即将被揭发,需要承担主要责任。】

  【惩罚2:你在旧学校所作所为曝光。】

  【惩罚3:胖10斤,爆满脸痘。】

  【由于你过于蠢钝,不具备女主素质,金手指即将解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