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穿成炮灰女的小后妈[美食] > 一份幸福烧烤(抢我三千万,我薛77跟你...)

一份幸福烧烤(抢我三千万,我薛77跟你...)

  刘汝瑜接收到金手指提醒时, 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以及慌张中。

  她的身体立刻就跟吹皮球似的,胖了十斤,还爆了满脸痘。

  镜中的自己,又胖又丑, 脸色蜡黄, 痘痘满脸, 不堪入目。

  直至此刻,失去所有时, 她才意识到, 这一切都是一场空。

  金手指一次又一次让她用自己的东西做交换时, 她不是没想过这是个陷阱。

  可是当诱惑砝码增加,她很难再控制欲望。

  刘汝瑜歇斯底里道:

  “你一直在诱导我, 欺骗我是吗?你为了拿走我的东西, 不断诱导我!现在你说要抛弃我就抛弃?凭什么?我不同意解绑!都是你!你像放大秦甜甜他们的负面情绪一样,放大我的欲望,导致我一步错,步步错,你是故意的!”

  金手指:

  【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正、负标记所带给你的影响。我可以利用金手指,帮助你放大路人炮灰和配角的负面情绪,帮助你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女主角, 但因为我们是合作关系, 我无法利用金手指放大你的情绪。】

  【在我绑定你的那一刻开始, 你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你不必甩锅给我, 就算我有恶意引导你, 选择的都是你,不是么?】

  【既然做出选择, 就要自己承担后果。】

  刘汝瑜还是不服气:

  “我不服!你有你的业绩,你为了自己的业绩绑定我,我们是合作关系。可是作为合作方,你并没有很好地为我服务。在秦甜甜的事情上,你明明可以选择帮助我更多!”

  金手指:

  【呵,女孩儿,选择用秦甜甜爸爸的命换你爸爸的命,这可是你的选择。】

  【选择走捷径,也是你的选择,怎么可以怪我呢?】

  【就算我有恶意引导你,在杀人这件事上,本质就是你自己的恶。】

  刘汝瑜觉得金手指在强词夺理,压根不认为是自己的错:“如你所说,如果我本质这么不堪,你为什么选我做女主?所以,我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

  金手指001号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且蛮不讲理的女主种子。

  作为金手指,它也有了情绪:

  【那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是世界选择的女主,如果你当初控制住自己的恶念,利用我去帮助别人,给他们做正面标记,你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完美女主。你成长为真正的女主后,身世虽然悲惨,却出淤泥而不染,真正善良且完美无瑕疵。可是,你选择了做负标记,即便靠掠夺成长起来,也是一个有瑕疵的女主。】

  刘汝瑜冷笑:“所以,我是有机会成为那个完美女主的是吗?为什么你没有早点告诉我?你就是在故意引导我。”

  金手指也予以冷笑:

  【如果我告诉你了,你带着目标去成为那个完美女主,那还是完美女主吗?】

  它并不想再跟这个失败品多说什么。

  它还有业绩要完成,要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女主。

  ……

  随后,刘汝瑜做的那些恶事,变成了合理且事实存在的“证据”,全都浮现而出。

  曹雪玉被留校察看后,面临被开除的危险。

  校方要求曹雪玉当着秦甜甜的面道歉,并且与家长一起商量赔偿。

  由于曹雪玉的父母一直在国外没回来,商量赔偿的事,一直拖到现在。

  如果秦甜甜和家长不接受赔偿道歉了事,那么校方不会留情,会直接开除曹雪玉。

  毕竟她这个事情,真的太恶劣了。

  曹雪玉已经忐忑了两个多月,期间她有去医院找过秦甜甜,不过对方都拒绝见面。

  马上就要到双方家长见面洽淡的时间,她愈发紧张。

  就在这时候,她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情景:

  ——刘汝瑜怂恿她去伤害秦甜甜!

  曹雪玉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重要的情节,先前脑子里没有,现在却清晰地浮现而出。

  这个记忆画面里,刘汝瑜告诉曹雪玉,她在雪坡上做了手脚,一旦曹雪玉到了特定地点去撞击秦甜甜,秦甜甜必然会无法控制身体平衡,从高处摔下去!

  曹雪玉脑子里出现这个记忆画面后,立刻告诉自己父母。

  父母虽然对女儿恨铁不成钢,但也耐心地说:

  “这你怎么不早说?做错了事就要认,这次咱们一定要好好想解决方法,即便人家秦甜甜家长不同意,执意让你被开除,我们也认,不能逃避责任。不过,这次的事情,那个刘汝瑜也有很大问题!她不仅教唆你,还在雪道上做手脚,性质太恶劣了,我马上报警,通知校方和秦甜甜家长!”

  ……

  第二天下午,刘汝瑜还在班里上课,就被警察带走。

  秦甜甜薛琦,以及曹雪玉家长,聚集在校领导办公室,商议这件事的处理结果。

  曹雪玉垂着头和秦甜甜道歉:

  “对不起,是我冲动了,当时我的确是嫉妒你的成长迅速,被刘汝瑜一怂恿,就冲动犯了错。对不起,我不奢望你的原谅,是我错了!”

  她起身,对着秦甜甜九十度鞠躬。

  曹雪玉妈妈也说:“我和雪玉爸爸常年在国外,对她疏忽管教,这件事的确是她做错了。甜甜同学后续的医疗费用,以及其它损失,我们都会尽力承担!绝对不逃避责任。哪怕你们执意让校方开除雪玉,我们也认。”

  薛琦看向曹雪玉,小姑娘头上的“恶人值”也已经消失了。

  由此可见,女主金手指对路人“恶人值”的标记,都是不持久的。

  加上小姑娘和其家长认错态度诚恳,薛琦并没有为难他们。

  至于原谅与否,得看秦甜甜怎么处理。

  秦甜甜看了眼薛琦,又看曹雪玉,说:

  “学姐你已经高三了,既然我没有因此断送前程,我也不想因此断送你的前程。你已经道歉,也被处分,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然,这段时间我的损失,以及我妈妈的经济损失,你们都要承担。”

  曹雪玉妈妈:“这是当然,这是当然。我们也会全力协助警方调查。”

  秦甜甜怎么都没想到,刘汝瑜会这么恶毒,居然在雪道上做手脚。

  如果不是她足够幸运,可能已经没命了!

  想到这里,她后脊骨一阵冷汗。

  还好薛琦会药膳食疗,她才能奇迹般地恢复如此之快。

  如果她因此不能再滑雪,不仅断送了自己的前程,高三的曹雪玉前程差不多也就这么被断送了。

  刘汝瑜的恶毒,已经超乎想象,差点就害了两个人!

  校领导见双方家长达成和解,也道:“两位家长放心,刘汝瑜事件相当恶劣,等警方调差结果出来,我们一定会给予应当的处分!我们学校绝对不能容忍,有这样恶毒的学生存在!”

  ……

  很快,警方就找到了刘汝瑜作案的证据。

  虽然刘汝瑜是利用金手指作案,可金手指解绑后,都会把她作案的证据合理化地呈现。

  证据确凿下,刘汝瑜迫不得已承认了自己的害人之心。

  这件事已经对秦甜甜构成伤害,但考虑到刘汝瑜还未满16岁,最后的处罚结果是,责令家长严加管教,如果有必要,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另外,他们赔偿秦甜甜损失,与曹雪玉家长共同承担医疗以及家长陪护损失等。

  学校给予刘汝瑜开除处理。

  刘汝瑜父亲收到女儿被开除的噩耗,去求校领导给女儿一个机会。

  校领导语重心长道:“刘汝瑜爸爸,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你女儿做了这样的事,怎么可以这么轻易揭过去呢?这件事真的没得商量,学校有学校的规则,抱歉!”

  刘汝瑜在旧学校的所作所为,也曝光。

  这件事在班级群里,引起了火热的讨论:

  “大家都知道刘汝瑜的事情了吧?我跟你们说哦,刘汝瑜这人真的不怎么样!她居然私底下去举报刘老师,说刘老师是因为受贿,才让我们去给秦甜甜送作业。这人内心得多险恶啊,才能干出这样的事儿?呵呵哒。”

  “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刘老师也是脾气好,居然都不骂她的呵呵。”

  “怪不得刘老师这么好脾气的人,都没帮她做优秀贫困生推荐?一般情况下,只要是班里的同学,哪怕学习差,刘老师都会写优秀贫困生推荐,帮忙申请助学金的。”

  “优秀贫困生?别逗了!刘汝瑜不仅举报刘老师,还在旧学校搞冷暴力同学,硬生生把秦甜甜逼走。我有个初中同学,就是以前刘汝瑜学校的,这事儿他们整个年级都知道了!刘汝瑜是因为待不下去了,才转来我们学校的。”

  “她心理有问题吧?令人发指啊!”

  “开除了好,希望这件事能让她长教训!”

  ……

  幸福美食店开张,生意一如往常。

  由于进入比赛,薛琦他们要准备参赛的美食视频,必须在下月之前准备好,并带话题发进去,参与比赛。

  为了参赛视频,薛琦每天下班后,都会和团队的小伙伴加班。

  晚上八点左右。

  摄影师小文补拍完一段视频,都快累瘫。

  薛琦去见大家工作辛苦,稍作休息,便去给大家准备烤肉,打算犒劳大家。

  她把炭火烤盘取出来,摆上五花肉、鸡翅、郡肝等食材。

  蔬菜摆盘精致,每一朵香菇的腹部都有十字花刀。

  烤盘烧热,薛琦把厚切的五花肉一片片铺上去,把香菇放在烤盘边上慢慢烘。

  高温炙烤下,五花肉很快“滋滋啦啦”开始起油花,白色油脂部分逐渐变得剔透晶莹。

  这五花肉没有腌制,吃的是一个原始味道,在没有任何佐料干扰下,它油脂溢出时,肉油味满室喷香。

  厚切五花肉需要来回翻烤,薛琦一边翻肉,一边招呼大家:“辛苦大家了,过来吃夜宵!”

  小文摆好摄像机迅速坐过来,一股子肉香扑鼻而来,香得他直搓手。

  厚切五花肉炙烤地两面发焦,多余的油脂“滋滋啦啦”地溢出。

  小文正对着镜头,本来想管理一下表情,结果一口下去,表情管理以失败告终!

  这个时候的五花肉是最嫩的,油皮微微泛焦,吃起来很香,一口下去,香嫩的油脂溢满口腔,却并不腻。

  香喷喷的五花肉完全不需要生菜解腻,肉汁满口留香,再多余的东西,会破坏那股令人回味的醇厚。

  等大家把第一轮烤肉吃完,薛琦开始给大家烤香菇。

  香菇腹肚朝上,她在香菇里添加了特制酱料的肉馅儿。温和的火炙,使得肉汁顺着刀花,浸入香菇纹理最深处。

  香菇本身就很鲜嫩了,搭配肉馅儿,更是绝美。

  店员小妹儿挑起大朵肉馅香菇,不顾滚烫,一大口咬下去,嘴里立刻被鲜嫩多汁的食物塞满了,绝妙的口感令她五感炸裂,那感觉幸福又满足。

  吃完一口香菇,再来一口薛琦的自制烧酒,直接就把那股幸福的温度锁死了。

  人生幸福,不过如此!

  炭火越烧越旺,烤盘里的韭菜、土豆片等食物,就着五花肉的油烤得滋滋啦啦。

  土豆片被烤得又脆又薄,蘸五香辣椒面和椒盐,香得咂舌。

  一桌人围着温热的炭火吃烤肉,喝烧酒,整个店里都是温暖的味道。

  这时候,店门的铃铛“叮铃铃”响动,有人推门进来。

  一个看着很沧桑的男人站在门口,他怯生生地看了眼店内的人,转而对门外的女孩招手:“快进来。”

  门外的女孩压根不愿意进来,男人拉着她的手,将她扯了进来。

  刘汝瑜跟在男人身后,扭扭捏捏,一脸不情愿。

  大家正吃得开心,看见两人,店员起身说:“不好意思啊,我们店每天六点准时打烊,而且我们店吃东西都是要预约的,如果有需要,我这边可以帮你预约哦。”

  刘汝瑜爸爸开口:“不好意思啊,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我们是来找秦甜甜家长的。”

  薛琦扫了一眼刘汝瑜和她爸爸。

  最近刘汝瑜过得并不好,被开除,又进了少管所,这几天才被接出来。

  由于她现在已经不属于九年义务教育,她的所作所为之恶劣,短期内应该不会有高中愿意接纳她。

  薛琦起身,让小文给他们添了两张凳子:“刘汝瑜爸爸,你们没吃饭吧?过来坐。”

  她并不想接待这对儿父女,可她从校领导嘴里听说了这位父亲为了女儿,到处下跪求人,也不容易,为之动容,邀请他们坐下一起吃顿饭。

  刘汝瑜爸爸立刻推辞,拒绝说:“不了不了,秦甜甜妈妈,我这次来,是有件事需要您帮忙的。”

  薛琦疑惑:“嗯?”

  刘汝瑜爸爸三两步走上前,“扑通”跪在地上:

  “甜甜妈妈,我求求你,去跟校长说说,就说这是孩子们之间的误会。我们家汝瑜好不容易才考上高中,也是我们村儿唯一一个考上好高中的,前途无限量,她的前途不能就这么毁了,求求你,帮帮她吧!”

  刘汝瑜没想到,爸爸会给薛琦下跪,她觉得丢人,面红耳赤道:“爸!你疯了?你为什么要给她下跪?”

  薛琦皱眉,连忙去把刘汝瑜爸爸扶起来:“刘汝瑜爸爸,起来说话。”

  小文也过来帮忙,怕他再跪下,直接给他搬了个椅子过来让他坐。

  薛琦说:“抱歉啊刘汝瑜爸爸,我认为吧,这孩子做错了事,就应该承担应该的责任。故意伤人这可不是小事情,她在做之前,就应该考虑到后果。我们甜甜是体育特长生,这次是运气好,没残废。如果她运气不好,直接残废,她的前途怎么办?还有曹雪玉,她可是高三的学生,差点因为这件事失去高考机会。你女儿的前途是前途,难道,人家女儿的前途就不是了吗?”

  作为游戏里的NPC,薛琦初来乍到,思考问题可能没那么有人情味儿。

  同样是孩子犯了错,曹雪玉父母处理这件事,让人还比较舒服。

  刘汝瑜爸爸说:“甜甜妈妈,我们家刘汝瑜从小没有妈妈,很多事她不懂。我们家穷,跟曹雪玉和你们都不一样。你们的女儿就算不上学,以后还能有家业继承。可是我的女儿,如果没有学上,一辈子就这么毁了啊!你可怜可怜我们,不要毁了我女儿的前途!”

  这话不仅薛琦,连旁边的店员和小文都听不下去了。

  小文说:“嘿!刘爸爸!你心疼女儿归心疼女儿,道歉归道歉,干嘛要道德绑架啊?”

  其它店员也纷纷指责:

  “是啊,还以为你们是来道歉的,结果是来道德绑架的!”

  “道歉就道歉,道德绑架过分了吧?”

  刘汝瑜攥紧了拳头,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父亲,示意他赶紧走。

  面对众人指责,刘父却道:“你们怎么能这么说我们?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为我女儿求一个机会!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你们有钱人,怎么会体会我们穷人的苦?你们这样对我们一味否定,是不公平的啊!”

  在刘汝瑜严重,这些人毒辣的嘴和目光,让她窒息!

  薛琦的脾气在外人眼里一向好,因为做惯了NPC,很多感情她是没有的。

  她自己也知道,其实自己挺没心没肺。

  因此她很难被情绪驾驭,大多时候都很冷静,不带一些情绪。

  可是现在,她竟皱起了眉头,怒道:“刘汝瑜爸爸,你女儿故意伤人,警方罚款,让你好好教育她,不是让你来道德绑架的。我希望你有一个是非观,而不是我穷我有理。校规是校规,法律是法律,如果法官在判刑的时候,还要去考虑杀人犯的动机,再去量刑,那么这是对死者的极度不公平!错了就是错了,就得付出代价,规则不能因为你穷、你弱就去特意更改!

  还有。据我所知,刘爸爸你做废品回收的,这行不说多赚钱,一个月万把块是能赚的吧?月入一万,这已经不在穷的范围了,穷的只是你的思维。如果你非要跟蓝山国际的那些家长比,那是没有可比性。”

  先前校领导就来找过薛琦,说明了刘汝瑜父亲的情况。

  他月入万把块,不像曹雪玉的父母有钱,所以校领导让她不用指望刘汝瑜家能赔偿多少。

  薛琦考虑到人家父亲也不容易,赔偿适度就行,不为难,达到让这位父亲长个记性、好好教育女儿的目的,也就算了。

  但她没想到,刘汝瑜父亲居然来这里跟她哭穷。

  薛琦顿了一下,继续说:“这世界上真正的穷人也有很多。有些人累死累活一辈子,穷死,劳碌到死都还负债。照你的思维,这种人穷到无路可走,就能伤害别人吗?穷是伤害别人的理由吗?再穷也要坚持作为人的原则,踏踏实实做事,就算穷死,也是无愧于人的!”

  她字字铿锵,语气十分用力。

  店员和小文都被薛琦的语气吓到了。

  那语气,仿佛她真的是穷死过似的,就很真情实感!

  刘汝瑜父亲怔在当场。

  正如薛琦所说,他穷惯了,摆脱不了穷的思维。

  哪怕现在月收入能有一万块,能养得起女儿,也依旧自卑。

  尤其是,女儿以前和现在的同学的父母都是有钱人,这让他心理落差更大。

  薛琦深吸一口气,看向刘汝瑜:“捷径是很好走,却是一条不归路。刘汝瑜,你想明白这个道理,再来跟我们家甜甜道歉吧。”

  刘汝瑜来这里,本来就心不甘情不愿,此时此刻被薛琦的话彻底激怒。

  她疯了一样,抓起烤盘就往薛琦身上砸,还好薛琦敏捷闪得快。

  烤盘落在身后的玻璃上,“咔嚓”一声全碎了。

  刘汝瑜积压的所有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她对着所有人歇斯底里。

  指着自己父亲骂:“我当初就应该让你去死!你死了我就不会丢人!我为什么要那么傻,拿甜甜她爸的命换你的命?都是因为你!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你!你怎么不去死呢!你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

  这话别人听着,认为刘汝瑜是气急败坏后的胡言乱语。

  可是薛琦听着,却搞明白了一些真相。

  刘汝瑜骂完自己的父亲,又转而看薛琦,指着她骂道:“还有你!你以为你是谁?你对秦甜甜那么好有什么用?她又不是你亲生的!总有一天,她会把你一脚踹开!”

  店里的人都傻眼了。

  薛琦也觉得她是魔怔了,因为欲望而魔怔。

  薛琦心情有点复杂。

  竟不知道,这姑娘是因为金手指加持了欲望而魔怔,还是因为自己本身原始的欲望魔怔。

  这个世界里,全员工具人。

  刘汝瑜做错了事,可她还是想给她一个机会,所以才想让他们父女坐下来吃饭。

  可薛琦没想到,刘汝瑜居然是害死了秦先生的真凶。

  她用秦先生的命,换自己父亲活下去。

  这已经是利用金手指,间接杀人了。

  原来从一开始,这姑娘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薛琦摘了围裙递给小文,说:“报警吧,看好刘汝瑜爸爸,安慰一下他,再商量赔偿的事。”

  她要往外走,小文问她:“你干嘛去啊?”

  薛琦去厨房取了一块包装好的核桃酥,揣进兜里:“我去看看那姑娘。”

  她想试试自己的幸福美食,能不能唤醒一点那姑娘的理智。

  有些事不可挽回,但是最起码,要让她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吧?

  她把店门钥匙递给小文:“待会完了帮我关门,谢啦。”

  小文想起刚才那姑娘歇斯底里的样子,嘱咐她:“7姐小心点呀。”

  薛琦:“嗯。放心。”

  说完就追了出去。

  她找到刘汝瑜的时候,小姑娘在河边不断地踢一棵树。

  刘汝瑜的脑袋上,不断冒金色小字:

  【解绑成功,由于你的无能导致任务失败,金手指001取走你70年的寿命。】

  【剩余时间,1年。】

  刘汝瑜慌不择路,吼道:“别解绑!我愿意用我爸爸的生命来换!我爸的命我不要了,你不要惩罚我……我不想做个傻子!”

  当薛琦看到刘汝瑜打算用自己父亲的命,换自己的生命时,心头又是一番震撼。

  到了这种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

  薛琦原以为,她拿别人爸爸的命,换她爸爸的命,是很爱自己的父亲,原来不过如此。

  从始至终,这个人都可悲且自私的人。

  这一点,朱有为比她强太多。

  朱有为被父亲家暴,他可以让金手指杀死自己的父亲。

  可是,即便他父亲对他那般残暴,朱有为依旧选择放弃绑定男主光环。

  这种最终能战胜蛊惑的迷途知返,薛琦是由衷的佩服。

  刘汝瑜发现身后的薛琦,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看着她说:“你跟上来做什么?”

  薛琦冷着脸看她,犹豫之后,将自己带过来的一块核桃酥递给她:“人生是很苦,给你一点小甜品,尝尝?我自己做的。”

  刘汝瑜觉得薛琦莫名其妙。

  薛琦当着她的面,剥开手工包装纸,露出了里面那块圆润饱满的核桃酥。

  东西递到刘汝瑜跟前,她看着这枚饱满可爱的核桃酥,没忍住,取过来,鬼使神差地塞到嘴里吃起来。

  吃到嘴里的核桃酥又涩又苦,刘汝瑜皱眉吐出来:“你是故意整我的吗?又苦又涩!”

  薛琦大概明白了什么。

  即使没了金手指干扰,她依旧死不悔改。

  她冷眼看她,低声说:“刘汝瑜,我不了解你的经历,我的人生经历你也未必适用,我并不想教你什么,只是想告诉你,通过伤害别人,来衬托自己,这是一个伤敌一千自损两千的蠢办法。人生一时的低谷,不一定是坏事,逆风行舟,你才更有可能去反思自己,在挫折中一次次变得更强。

  你看那些成功人士,哪个不是曲折坎坷 ?因为他们经历过坎坷,所以更有成功的欲望。他们会将低谷时的欲望,化成扬帆起航的动力。你能考上不错的高中,这说明你也有这种基础,可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刘汝瑜,欲望不是一个可耻的东西,关键是,你要怎么去利用它。利用欲望去努力学习、努力赚钱,逼自己激发潜力,这不好吗?伤害别人,这算什么?”

  薛琦自己也有欲望,因为劳碌至穷死,所以爱钱。

  薛琦并没有挑明金手指的事,只是旁敲侧击非常隐晦地去说这件事,想让刘汝瑜最后给自己一个反思。

  做错了无法挽回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方,还不知错。

  薛琦转身离开时候,仍听见刘汝瑜在原地骂骂咧咧。

  她的幸福桃花酥味道当然是没问题的,也并不苦涩。

  朱有为的及时醒悟,更改了未来剧情走向,因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幸福美食可以唤醒他内心深处的“温暖”,让他更理智地去反思自己,从而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而刘汝瑜,不仅没有及时醒悟,还一而再再而三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后果,害死了秦甜甜的父亲,还想害自己的父亲。

  也因此,幸福美食对她毫无作用,她也无法通过做好事等方式来给自己增添寿命。

  好比两个犯罪之人,都被判刑,可一个因为表现不错、造成的后果可挽回,有机会脱离死刑。

  而另一个,造成了严重后果,且死不悔改,怨法官、怨受害者,甚至怨自己的父母,便失去了脱离死刑的机会。

  后者即便有机会脱离死刑,出来后也会报复社会,再次伤害其它人。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

  薛琦打车回家,通过车窗看外面高楼建筑。

  就在薛琦唏嘘人性复杂且难以揣测时,通过车窗倒映,看见了自己脑袋上的金色小字:

  【金手指001号即将对你进行绑定。】

  字幕消失后不到三秒,她耳畔里,就响起了金手指001号的声音:

  【我是金手指001号,由于你的潜在素质很适合做这个世界的女主角,我可以与你绑定,帮助你成长!与我绑定后,你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三千万。】

  【你愿意与我绑定吗?】

  【请相信我的存在,我可以马上让你中奖1314元。】

  薛琦没有搭理这个金手指001,很快,她的手机收到一条微博转发:

  “恭喜@幸福美食薛77 获得1314元人民币。”

  金手指001:

  【现在相信我的存在了吗?如果不相信,我还可以让你中奖666元。】

  紧跟着,薛琦又收到中奖666元的艾特微博。

  薛琦忍无可忍,问它:“哦?那我与你绑定,我需要做什么吗?”

  金手指001:

  【金手指可以对人进行正标记与负标记。由于上一个失败女主,选择开启了系统的负标记,因此,你也只能用负标记。没关系,问题不大,你只要用负标记给合适的人,标注负面人设就可以了。】

  【你可以选择标记与你一起参加比赛的UP主“美食余年年”,将她标记成恶毒女配3号,标记获得成功后,你可以获得三千万哦!】

  薛琦:“……”

  好家伙。

  这是直接堵死了她的正标记选择?

  薛琦干脆拒绝:“我拒绝与你绑定。”

  看来这个金手指并不知道,她能看到字幕的事。

  金手指001,没想到她会拒绝,错愕:

  【你确定?一旦你拒绝与我绑定,你将会失去三千万,你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吗?】

  薛琦冷面无情:“确定。我即将拥有三千万,我要你的三千万?我是有什么大毛病?”

  金手指001:

  【你与我绑定后,后续获得的不止三千万。】

  薛琦继续冷面无情:“滚。”

  金手指001:

  【自命清高!你会后悔的!等着你哭着求我!】

  薛琦:“滚。”

  等金手指消失在她耳旁,她又通过车窗看见了自己头顶出现的字幕:

  【你拒绝成为女主。】

  而后,她收到小文的微信。

  警察来店里之后,勒令刘汝瑜父亲对店里的损坏物件儿进行赔偿。

  今晚刘汝瑜的行为,属于故意破坏他人财产行为,考虑到刘汝瑜之前有过恶劣行为,唯恐她做出伤害别人的极端事件,警方会把刘汝瑜带去少管所进行管教。

  *

  薛琦回到家时,秦甜甜已经睡了。

  她准备去厨房冰箱取出明早要用的冷冻食材时,看见餐桌上放着一只很大的礼物盒。

  精致的礼物盒下面压着一个手绘信封。

  薛琦拆开信封,居然是秦甜甜写给她的一封信,里面只写了一句话:

  ——7妈,祝你女神节快乐!礼物是我亲手制作,希望喜欢!

  拆开礼物盒,里面居然是用百钞99支手折玫瑰花。

  薛琦抱着用钱折的玫瑰花,非常感动!

  如果叫妈可以有钱花!请随便叫!

  甜甜可真是麻麻的好大女,大宝贝!QAQ

  -

  薛琦洗漱完躺床上已经快凌晨一点。

  睡前,她刷了一下同类视频,想了解一下自己的对手,再看看有没有必要,对视频风格进行调整。

  毕竟她刚拒绝了金手指白送的三千万,为了把这个三千万补回来,她得更加认真努力赚钱才行了。QAQ

  很快,薛琦刷到了一个叫“美食余年年”的小姑娘,正在做美食直播。

  小姑娘大概16岁,长得清秀漂亮,隔着镜头看起来也非常瘦。

  这小姑娘是山村的,因为做山村美食视频走红,靠做美食视频,养爸爸养弟弟,非常励志一个姑娘。

  因为小姑娘被金手指提到过,又正在直播卖山里的腊肉,长得也清秀舒服,薛琦就多停留了一会,跟着看起来,甚至没忍住刷了打赏。

  大约十分钟后,薛琦看见小姑娘头顶开始冒金色小字:

  【你已成功绑定金手指001号。】

  【你可以选择标记“幸福美食薛77”为恶毒女配3号,成功标记后,你将可以得到她的三千万,成功摆脱吸血的原生家庭,并且重回校园。】

  【是否对“幸福美食薛77”进行标记?】

  【好的,暂时不予标记。没关系,宿主可以再慢慢考虑,你的小宝贝金手指全天在线哦!】

  金手指001找上了余年年,并且告诉她,只要同意绑定,就可以帮助她摆脱吸血的原生家庭。

  余年年同意绑定,却暂时拒绝了标记薛琦成为“恶毒女配3号”。

  她虽然想摆脱原生家庭,重新回去上学,却并不想去伤害别人。

  ……

  薛琦看到这串字幕,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个狗金手指!

  居然去祸害其它小姑娘!

  幸福美食薛77杀你金手指全家了还是怎么滴?

  你要怂恿人家可爱小姑娘标记薛77为“恶毒女配3号”?还要抢薛77的三千万?

  薛琦内心咆哮:

  ——狗金手指001,抢我三千万,我薛77跟你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