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我这样喜欢你 > 第 10 章(你说程渡是不是还喜欢你啊...)

  林颂薇愣在原地,难以置信地:“啊?”
  对面沉默片刻,语气有些不耐:“你出来后右转直走200多米,到停车场,找一辆跟你前两天撞过的奔驰同款,车牌号3299,听懂了?”
  林颂薇:“……”
  她不是没听懂好吗?是太意外他竟然会来机场接她。而且,直接说同款黑色奔驰不就行了,还非要强调是她撞过的那一款。

  “懂了。”

  林颂薇识趣地没多说一句,利索地右转,前行200多米,到达露天停车场。其实根本不用找,黑色奔驰车灯亮着,停在外侧很显眼的位置,她一眼就看到了。驾驶座车窗开着,男人的手搭在上面,白衬衫袖子规整地贴着手腕,修长白皙的手指放松地垂落。
  机场的路灯笔直高耸,灯光白炽明亮,皮肤在灯光下泛起冷冷的光。

  三个小时前,她跟尤欢说了一声,就匆忙赶往机场,一路上脑子里想的都是自己在国外的事,试图回忆遗漏的线索,落地提醒才把她拉回现实。
  她回忆这短短三天之内,跟程渡的几次交集,每一次都是猝不及防。

  唯独这一次,她是抱着目的来见他的。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赵橙橙说的,她跟程渡孽缘未尽。

  她认命般地走过去。

  刚走到车边,“咔哒”一声响,车解锁了。靠在座椅上的程渡偏头,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说:“上车。”
  林颂薇手都已经拉开后座车门了,就听他冷冰冰道:“把我当司机?”
  林颂薇:“……”
  她哪敢啊!画稿在他手上,没拿到之前,她不得供着他吗?

  迅速甩上车门,利索地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她把包放在膝盖上,系好安全带,背脊挺得很直,转头看他:“直接去你家吗?”
  程渡淡淡地“嗯”了声,手搭上方向盘,把车开出去。

  这时,林颂薇的手机响了,是赵橙橙。

  今天下午赵橙橙一点消息都没有,确实有点反常。电话一接通,赵橙橙便问:“薇薇,你下飞机了?”
  林颂薇看着窗外:“嗯。”

  “我下午跟老板去竞标了,五点多才知道薇欢出事了,打你电话又关机,打尤欢电话,她跟我说,你回江城找程渡要画稿。”赵橙橙对那张画还有点印象,当初画被程渡抢走,林颂薇还跟她抱怨过,“他还留着?”
  林颂薇默了默,余光略过程渡英俊的侧脸,低声说:“他说扔杂物房了,我现在在他车上,去他家……杂物房找找。”
  赵橙橙:“……”
  半晌,赵橙橙问:“他还去机场接你啊?”
  林颂薇想了想,说:“可能……顺路吧。”
  赵橙橙:“我今晚得加会儿班,被资本家压榨没法走。等我忙完了,要是程渡没意见,我过去跟你一起找。”

  挂断电话后,车开上高架桥,两人都沉默着没开口。

  其实他们以前很少有类似这样的沉默,几分钟之后,车开下高架桥。林颂薇低头看手机,正好看到宋语熙的回复。
  宋语熙:【手机刚刚一直是助理拿着,刚拿到。】
  下面是一条长语音,林颂薇不小心点到了,宋语熙的声音响起:【他就是我哥,同父异母的哥哥。嗯……】
  林颂薇立马把语音关掉。
  程渡瞥她一眼:“林颂薇,你到底在紧张什么?宋语熙的一个语音你也能一惊一乍的。”

  “我没紧张,手滑。”林颂薇面不改色道,索性把刚刚没听完的语音重新点开。

  【嗯……我们家有点复杂,以前他都不搭理我的。我来北城上学后,死皮赖脸像个舔狗一样老去找他,时间长了,他才认我这个妹妹。】

  林颂薇:“……”

  程渡轻嗤一声。

  林颂薇决定跳过这个话题,转头问他:“外婆最近好吗?这次回来得很急,都没有给她带礼物。”
  “挺好。”程渡目视前方,“她今晚在我舅舅那边。”
  林颂薇顺口客气道:“那下次吧。”
  程渡手搭着方向盘,撇头看她一眼,嗤笑:“我觉得找到画稿之后,你应该不会再来了。”

  林颂薇:“……”
  心思被直白地揭穿,她有些窘迫。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来,又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来。林颂薇抿了抿唇,嘀咕:“真的能找到吗?”
  程渡:“你可以试试。”

  半小时后,林颂薇站在程渡家杂物房里,看着堆积如山的杂物,双眼一黑。说堆积如山夸张了一点,虽然是杂物房,但并不算乱,只是东西真的很多啊!甚至还有小孩的自行车以及玩具,看样子年代久远,应该是程渡小时候的东西。
  程渡抱着胳膊,松散地倚着门框,下巴朝里面扬了扬,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找吧。”
  林颂薇:“……”
  这怎么找啊啊啊啊!

  她有些崩溃地回头,真诚地看着他:“程律师,可以给个大概方向吗?这起码有二十个纸箱,你还记得哪些是放高中时的物品吗?”

  她本来想直接问,你还记得那张画塞在哪个纸箱了吗?又觉得这么问过于暧昧了,林颂薇没那么自恋,觉得自己还是他的白月光。毕竟他当初挨了她一巴掌,他没把那张画烧了或扔了,已经很出乎意料了。
  况且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哪怕他现在单身,也应该谈过恋爱了吧?

  程渡看了她几秒,直起身解开袖扣,慢条斯理地把袖子挽起来。林颂薇目光落在他右手手腕上,上面戴着一只腕表,手腕内侧有一道略狞狰的疤,从表带遮住的地方一直蜿蜒到小臂上,破坏了那只手原本的美感。
  她愣怔地看着那道疤,程渡越过她身旁,把挡在前面的纸箱踹开,又把堆在最上方的一个纸箱搬下来。那是一整箱书,挺沉的,他左手垫在下方,减少右手的受力。
  林颂薇看着他衬衫下崩紧的肌肉线条,抿了抿唇,想都不想,直接上前抱住纸箱。

  两人一人抱着一半纸箱。

  程渡低头看她,眼睛眯了下,偏了下头:“旁边呆着去。”

  林颂薇舔了下嘴角,抬头看他:“我来搬吧。”

  “行。”程渡嘴角翘了一下,笑得有些恶劣,同时手一松。

  林颂薇完全没想到这纸箱会这么沉,脸色一变,惊叫一声,抱着纸箱差点跪下去。程渡左手及时捞了一把,才没让她真跪下去。
  林颂薇:“……”
  她喘着气,抬头瞪他。

  幼不幼稚啊……

  程渡挑眉,把纸箱抱走,丢到门边。

  接着转身,又搬出三个纸箱,一并丢到门边。

  这么一折腾,杂物房顿时尘土飞扬,林颂薇以为还有东西要搬,站在里面没动,抬手在鼻口前挥了挥,忍不住呛咳了两下。程渡站在门边,用看笨蛋的眼神看她:“出来。”
  林颂薇没接收到他的眼神,连忙走出来,看着那四个大箱子,疑惑发问:“这么多吗?你高中的东西都塞里面了?”
  “不记得了,你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找。”程渡左手揉了下手腕,转身出去了。

  一个晚上?

  林颂薇肩膀塌下来,冲他的背影喊:“我可以请个外援过来一起找吗?”

  “随你。”

  程渡转身进了厨房洗手。

  林颂薇立马给赵橙橙打电话,让她过来。

  要拆纸箱时,发现没剪刀,只好过去找程渡。程渡站在厨房,拉开冰箱门扫了一眼,听到脚步声,偏头看她一眼:“林颂薇,你吃饭了么?”
  林颂薇愣了下,回答:“在飞机上吃了点儿。”
  他语气平静地“嗯”了声,弯腰从冰冻层拿出一袋饺子走进厨房,像是知道她要干什么,挺拔修长的身形背对她,“剪刀在茶几抽屉里。”

  林颂薇:“……”

  她对着厨房里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去找剪刀。找到剪刀,趁着厨房里的人不注意,偷偷跑去玻璃门旁边的鸟笼前。
  笼子里两只鹦鹉,蓝尾巴那只是十多年前程渡外公买的,只会说“秀秀”两个字,那是外婆的名字。红尾那只是林颂薇和程渡一起去买的,程渡让她给鹦鹉起个名字,她敷衍地说:“叫小程呗。”
  被他冷眼一瞪,于是改口:“那叫小C?”

  “有区别?”程渡皱眉。

  林颂薇:“有啊,一个英文名,一个中文名。”

  程渡:“……”

  最后,还是叫了小C。

  林颂薇看着笼子里安安静静的两只鹦鹉,不知道小C还会不会骂“混蛋”。

  程渡开了火,侧身看向客厅,看到林颂薇站在鸟笼前,想起她扒着鸟笼一遍一遍教鹦鹉骂“混蛋”,有一次不小心被外婆听到了。外婆笑着问她:“骂谁呢,是不是有男生欺负你啊?”
  林颂薇面红耳赤地摇头:“没有……”
  当时他倚在边上看她笑话,乐得不行。
  等外婆一离开,她气呼呼地瞪他一眼,转身继续教鹦鹉骂“混蛋”。

  …
  赵橙橙到的时候,林颂薇已经把两个纸箱的书、试卷等,都翻了一遍了。她跪坐在地板上,拿着剪刀开第四个箱子。赵橙橙把包和手机一扔,凑到她旁边,“还没找到啊?”
  林颂薇有气无力地看她一眼,摇摇头。
  “我刚进来的时候在院子里看到程渡了,他在打电话,对我点了下头,就让我进来了。”赵橙橙帮着把纸箱拉开,叹了口气,“我就说你跟程渡孽缘未尽吧,一张八年前的画都要跑出来助攻。”

  “是,我都被骂死了。”林颂薇腿都麻了,干脆坐在一摞书上。

  “这不是你的速写本吗?!”

  赵橙橙惊喜地翻出一本速写本。

  林颂薇愣了下,拿过来翻了翻,像这种速写本她有很多,高中那会儿有时候一周就能画一本。她们又从纸箱里翻出不少林颂薇的东西,有书、试卷、速写本等等。
  看着这些东西,林颂薇心情难以形容的复杂,没想到还真能在这里翻出这么多自己的东西。既没喂老鼠,也没被扔掉,只是被封在箱子里,丢在杂物房某个角落。
  “可能那张画稿就在这纸箱里了。”赵橙橙比高中的时候玛丽苏多了,翻了几下后,突然转头盯着林颂薇,“你说程渡是不是还喜欢你啊?这些东西都还留着。”
  不等林颂薇回答,又皱眉道:“可是,他不是有宋语熙了吗?难道他一边交女朋友,一边忘不掉白月光?”

  林颂薇看了她一眼,“之前误会了,宋语熙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啊?”赵橙橙呆了一秒,然后说,“那你还犹豫什么?”

  林颂薇:“……”
  她是来找画稿洗刷冤屈的,不是来谈恋爱的!

  院子里,程渡交代小林把明天上午庭审需要的资料直接带去法院。
  正好今晚律所聚餐,电话被徐知远抢了过去。
  徐知远一连几个问题:“不是说今晚回来吗?明天上午十点开庭,你来得及吗?是不是家里有事?”

  “今晚有点事。”程渡没多解释,只说,“明天早上最早的一趟航班,来得及。”

  杂物房门口,林颂薇跟赵橙橙已经把第四个箱子翻完了,却没找到那张画稿。赵橙橙转头看她:“会不会不在这里?有没有可能在程渡房间或者书房?”
  林颂薇坐在一堆乱纸中间,思索片刻,突然站起来。
  “干嘛去?”赵橙橙问。

  “去问程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