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蔷薇迷宫[男A女o] > 偷吃(弗朗西斯)

  萝拉口述的运动轨迹同样简单。
  在偷偷从禁闭室中逃跑之后,她跑去后厨偷吃面包。

  吃了十盘面包后,她原本想要回禁闭室,但身体开始不舒服;这种不适让萝拉误以为是自己吃太多、被撑到了,在经过仔细思考后,她选择去雪松林中散散步,消消食。

  再后来的事情,凯撒都知道了。

  凯撒无法想象,眼前这个正有一下没一下摘着蔷薇花瓣的家伙,会将发热期当成“吃撑了”。
  她的愚蠢超乎他的想象。

  说这些话的时候,萝拉心不在焉地将那些蔷薇花瓣扯成小块,人在焦虑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小动作,凯撒默许了她这种行为。
  但当看到萝拉下意识要将蔷薇花瓣塞到嘴巴时,凯撒一巴掌抽在她手背上:“不许吃。”

  就像大梦初醒,萝拉啊一声,茫然和凯撒对视,有些赧颜:“抱歉,肚子饿,习惯了。”

  凯撒没有继续审问,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让监狱长把这个家伙重新关回去。

  萝拉也没有反抗,她认定了自己是冤枉的,似乎笃信凯撒会还她“清白”,并没有反抗。但在被关入牢狱中的时候,她还在用那种委屈的声音可怜兮兮地问监狱长:“狱长先生,脖子上的可以不用戴吗?我跑不掉的,但它压的我好痛……”

  凯撒承认,她的声音的确能够让人心生怜意。

  监狱长犹豫了:“上将——”

  ——笨蛋难道会传染?

  凯撒将鞭子收入匣子中,没有回头看萝拉那双泪汪汪的眼睛。
  他问监狱长:“你很想念上一任狱长?”

  监狱长知道。
  因为私自放了一个犯罪的阿斯蒂人,被判终身监|禁,如今还在另一个牢狱中服刑。

  监狱长打个寒噤,大声说:“是,阁下。”

  凯撒拿走匣子,听到身后萝拉低低的吸气声,她似乎很不舒服,但并没有再反抗,安安静静地任由监狱长将对付重犯的那些东西压在她身上。
  那些沉重的镣铐重新将她的身体压垮,被彻底限制行动后,她看上去像一个被捆绑起来的木偶,一只困在笼中的鸟。

  凯撒目不斜视,大步离开这里。

  他需要去审问其他人,用来判断萝拉话语的真实性。

  从上个月末,凯撒就得知首相官邸有间谍这件事。
  首相官邸中一直在往外偷偷地递送消息,经过部署检查,将外面收消息的人成功捉到;遗憾的是,并没有抓到藏在官邸中的这个间谍。

  彼时凯撒还在边境,首相将此事委托给弗朗西斯处理。
  然后——

  对方的确成功得到一点点有用的信息,但那个经受拷问的人也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他们只知道埋藏在官邸中的人代号为“夜莺”,性别不明,身份不明。

  弗朗西斯因此遭受到一些小惩罚,这也是首相转而将这个任务交给凯撒的原因。

  在凌晨四点之前,凯撒重新查了监控、萝拉脚腕上的定位芯片。
  事情和她所描述的并没有太大出入。

  当从监控画面上看到萝拉像个仓鼠一样缩在角落里拼命吃面包胚时,凯撒还能够保持正常的姿态。对方就这样窝在厨房中一个小角落,或许是害怕被摄像头拍到脸,她背对着,只留下一个狼吞虎咽的背影,肩膀耸动,用力地将面包往嘴巴中填塞。

  吃饱喝足后的萝拉也的确跑去了雪松林,一路上顺手扯着蔷薇花的花瓣往嘴巴里塞。她的确看上去生理不适,眼睛发红,脸颊也发红,就像刚刚痛哭过一场,偶尔停下来打嗝,伸手揉揉胃部。

  凯撒看着她不停地吃着路边的花,原本交叠的手松开。
  他想摘下手套,扯下一点,又戴回去,背部依靠着椅子,注视屏幕。

  他在做什么?看小羊觅食吗?

  凯撒只看了一遍,确认对方的确没有做和蠢蛋无关的事情。
  但这个蠢蛋刚才说谎了。

  她有事情在瞒着凯撒。

  凯撒不着急现在继续逼问萝拉,饥饿和□□能够让她多长些教训。

  剩下的证人并不难传唤,尤金妮是第一个举报萝拉有间谍嫌疑的人。
  她住在萝拉房间隔壁,头发像阳光,身上有一半的阿斯蒂族人血统。
  尤金妮的父亲如今仍旧在下议院工作,她的母亲是阿斯蒂族人,伪装自己的种族身份接近尤金妮的父亲,潜伏十几年,和他一起孕育孩子;前首相被刺杀后,尤金妮的父亲主动举报了自己妻子,将她送上断头台,向政府宣誓自己的忠诚,这才保住工作。

  那时候才五岁的尤金妮,也被父亲送往官邸中的教导处——即使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她可以由自己父亲照顾。

  凯撒看完资料,也听她们的心理辅导员说过,尤金妮和萝拉的关系并不好。
  打开档案也是如此,这两人几乎隔几天就会打一次架,是禁闭室中的常客。

  至于矛盾缘由更是离谱。
  上上上次是因为萝拉偷吃尤金妮的零食。
  上上次是尤金妮举报萝拉藏水果。
  上次是萝拉负责分饭,在尤金妮的饭盒中放满她讨厌的小甘蓝球。
  最近的这次——也就是昨天,起冲动的根本原因是尤金妮早餐插队,抢走萝拉的最后一份辣根煮火腿。

  以上矛盾,是近两周之内的。

  凯撒没有继续翻之前的记录,他对幼儿园小朋友之间的争吵并不感兴趣。
  怀疑官邸中对这些人采取“笨蛋教育”的同时,凯撒审问完尤金妮。

  前面关于萝拉的问题里,在回答过程中,尤金妮始终一副厌恶的姿态和语气。
  相对于同样年龄的萝拉,她更加成熟,这或许与她分化成A有关。

  “……老师们都被她给骗了,”尤金妮说,“这家伙一点儿也不笨,她就是装出来的。那天晚上,她故意在我杯子里加了安眠药,一定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跑出去递情报。”

  凯撒没有表情,他平静地问:“你为什么确信萝拉会叛变联邦?”

  “很简单推算,不是吗?”尤金妮说,“上将,您应当看过萝拉的资料。她的父亲就是刺杀前任首相的凶手,她的母亲是组织的决策者,您为什么觉着她会真心向联邦宣誓?”

  地上铺陈的地板有着雪一样的寒光,凯撒注视着脊背挺直的尤金妮。

  她行的是军礼,站立的时候也是标准军姿,说起话来条理清晰。
  除了经常和萝拉打架之外,她一直像军人生活,担任着领导、组织这些孩子们的任务。

  曾经的写作课上,尤金妮写自己的梦想是加入军队,成为联邦一名光荣的军人,为国家而战斗。
  联邦帝国不允许阿斯蒂族人加入军队。

  凯撒没有评价尤金妮的回答,他垂眼看了下桌上的资料,旁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昨晚的录像。
  萝拉像只灵活的野兔从窗户中翻出去。
  尤金妮依靠着墙角,沉沉睡着,身体倒下去,监控只拍到她的衣角。

  凯撒问:“在萝拉睡着后,你一直在禁闭室?”
  尤金妮目不斜视,声音铿锵有力:“是的,上将。”

  “你醒来后去了哪儿?”
  “我是被老师叫醒的,”尤金妮说,“上将,我昏睡了八个小时。”

  凯撒颔首:“辛苦你了。”

  审问结束后,尤金妮并没有立刻离开,她明显有些踟蹰。
  “……上将,”她不安地挪了两下步子,犹豫许久,“根据法律规定,主动揭发间谍,将会受到表彰。”

  凯撒抬眼,他紫色的眼睛像没有生命的矿物质:“嗯?”

  尤金妮大口喘气。
  她问:“如果萝拉的确是间谍的话,那么,作为表彰,能不能允许我加入您的军队?”

  凯撒未置可否:“这个需要向首相提交申请。”

  尤金妮就像重新活过来了,她的脸上洋溢着熠熠神采。

  “我期盼着您的回复,”尤金妮说,“尊敬的上将阁下。”

  她向凯撒行了标准的军礼,离开。
  凯撒望着她的背影,片刻后,告诉亚瑟。

  “盯好尤金妮的行踪,”凯撒说,“包括她昨日的行程……不,我要她近一月内所有的动态信息,你多找几个人去查监控和定位信息。”
  “六个小时,你们需要找出她近一月来所有的异常表现。”

  已经快到凌晨五点钟,凯撒进行了短暂的休息。
  易感期的确很不妙。
  他的梦境里是淡淡茉莉花香,像小仓鼠一样偷吃面包的萝拉被他亲手抓住。为了确认她并没有携带情报,凯撒对她进行严格的搜身检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藏有东西的缝隙。干净的茉莉花气息愈发浓郁,凯撒掐住萝拉纤细的后颈,一边斥责她不要将面包屑弄到军装上,一边在对方道歉声中,贴近她腺体,用力咬,留下深深牙印,进行二度临时标记。

  ……

  凯撒惊醒,他更换衣服,打电话叫来医生,重新为他注射抑制药物。

  他只睡了两个小时。
  但精力恢复如初。

  亚瑟借助着投影屏和他聊天,目前的确发现了尤金妮的一些异常,需要凯撒过去确认。
  监狱长的简讯在这时候传过来,他小心翼翼地告诉凯撒,弗朗西斯要求审讯萝拉。

  凯撒皱眉,很快又舒展。

  “他要去问那个笨蛋?”凯撒冷漠地说,“随他去,和我无关。”

  十分钟后。
  穿戴一新的凯撒大步走入监狱中,银色头发冷淡如月光。

  监狱长迎接上来,凯撒问:“萝拉在哪儿?”

  监狱长回答:“在H号审讯室。”

  阴暗潮湿的监狱之中,凯撒经过冰冷的、黑色栏杆,脸色沉沉。

  “这次嫌疑人身体素质差,”凯撒说,“你有没有阻止弗朗西斯用刑具?”

  监狱长点头,他喘着气:“是的,我说了。”

  凯撒个子高,腿长,步子也大,一路疾走过去。
  一个美丽废物,就算是刑具也不能够令她动摇,弗朗西斯未必能让她成功开口……

  打开审讯室的门,那种淡淡的、和梦境中一模一样的茉莉花气息如雾气将凯撒笼罩在其中。

  解开了所有束缚的萝拉,温柔地趴在桌子上,用凯撒所不曾听过的甜蜜声线,快乐地问她面前的英俊青年——

  “如果我全告诉你,你真的给我吃一整只烤乳猪啊?”

  凯撒摘下黑色手套。
  他冷声说:“我看你像小乳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