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蔷薇迷宫[男A女o] > 谈判(帝国荣耀)

  萝拉能够清晰地闻到凯撒身上淡淡的血腥味。

  没有办法判断他做了什么, 萝拉也不想判断。

  最近,关于国家要进一步限制阿斯蒂族人行动范围的流言甚嚣尘上。

  流言说,为了维护城市稳定, 有人提出新的提案,以州为单位,统一划分固定区域, 这个州所有的阿斯蒂族人都迁移到固定区中生活。

  以后, 他们的自由出入都需要申请, 办理证明。

  国际人权组织正在为此抗议, 指责这是建造集中营的做法。

  而有些人否决,说可能会引起阿斯蒂族人的极端反抗。

  ……

  萝拉露出笑容,仰起脸, 就像所有Omega会做的那样,伸手抱了抱前几天刚对她进行永久标记的凯撒:“上将。”

  凯撒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萝拉, 只是简单地对自己的妹妹点了点头。

  他不对妹妹隐瞒萝拉的真实身份。

  艾米莉亚不可思议地低声叫起来:“哥哥!”

  凯撒说:“她是最好的人选。”

  萝拉脸埋在凯撒胸口, 不吭声,只留给艾米莉亚一个无辜的后脑勺。

  艾米莉亚说:“可她是一个阿斯蒂族人!”

  这样说着, 她那秀气的眉蹙起来。

  和凯撒相仿的脸庞上, 浮现出困惑的神色:“您应该知道父亲那边——”

  “那就不让他知道, ”凯撒手压在萝拉的肩膀上, 示意她转身, 面对艾米莉亚“只要这张嘴巴不乱说,你能看出来她的种族?”

  艾米莉亚抿了抿唇。

  她说:“我不理解。”

  作为曾经促进帝国联盟结合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萨列里家族在对待阿斯蒂族人种族这个问题上始终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虽然不至于像激进派那样要求、呼吁消灭阿斯蒂族人, 但萨列里家族也不会倡导平等共处。

  他们已经习惯了来自阿斯蒂族人的服侍。

  这种等级制度虽然没有摆在明面上, 但萨列里家族的成员的确都这么认为。

  以上是艾米莉亚的看法。

  艾米莉亚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声音来面对萝拉,这个被哥哥进行了永久标记的Omega, 声音是她喜欢的声音,长相也很舒服,还有着好闻的味道。

  可对方的种族令艾米莉亚感到不安。

  在如今的大环境下,留一个阿斯蒂族人在身边,简直是给萨列里家族的政敌递刀子。

  兄长应该明白这点。

  萝拉对艾米莉亚露出一个笑容。

  艾米莉亚转脸,两秒后,又忍不住看。

  ……可恶。

  这个阿斯蒂族人笑得好甜,她闻起来真香。

  凯撒对艾米莉亚说:“我们谈谈。”

  艾米莉亚不吭声。

  临走前,她回头看萝拉。

  萝拉已经重新坐回地毯上,还在心不在焉地丢飞镖。

  在此之前,艾米莉亚在窗外观察了她五分钟,确信这个人笨手笨脚,完全没有准头。

  丢了那么久,没有一个飞镖中靶。

  可不知道撞了什么大运,这一次,萝拉手中的飞镖直直插入靶心中间,不偏不倚。

  短暂的五秒沉默过后,萝拉爆发出一声快乐的呼叫。

  艾米莉亚仍旧有些想不通。

  如果只是临时标记,倒无所谓;毕竟艾米莉亚私下里也有一个用来取乐……可这是永久标记。

  兄长难道打算永久豢养她吗?养一个阿斯蒂族人?

  这样乱糟糟地想着,艾米莉亚跟着哥哥下楼,去到凯撒的书房中。

  在这里,她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计划。

  凯撒要为萝拉伪造公民证件。

  不,更确切地说,是已经开始做了。

  明天,萝拉将会拿到一个合法的身份证明,帝国的公民系统中,也会录入她的信息。

  名义上,萝拉将会是亚瑟舅舅家的女儿。

  尽管亚瑟的那位舅舅早就已经过世多年,尽管她所有的经历都是凯撒一手捏造。

  金屋藏娇,和“给予一个合法公民身份”是两码事。

  前者,这个阿斯蒂族人将作为这个家族的秘密,被凯撒永远地静悄悄豢养在这里。

  不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她的存在。

  后者意味着,萝拉将会像所有的帝国公民一样享受权利,任意出入一些只有公民才能进入的场合,购物玩耍,或者寻找工作。

  一旦身份暴露——

  艾米莉亚/情不自禁,喃喃低语:“您疯了。”

  凯撒说:“明天我会找人把她脸上的烙印去掉。”

  艾米莉亚重复问兄长:“您真打算放一个阿斯蒂族人出去?”

  凯撒脱下军装,那上面仿佛仍旧留有犯人的血迹。即使已经更换了衣服,那种血液的味道仍旧困扰在凯撒的鼻翼间。

  他没有回答。

  兄妹之间的关系谈不上亲密,但也并不坏。

  “一个阿斯蒂族人,”艾米莉亚强调,她声音急促,“万一被人知道您替她伪造身份,万一她在公众场合露馅,您……”

  凯撒耐心听她说完。

  他反问:“你为什么觉着她会露馅?”

  艾米莉亚不言语。

  “阿斯蒂族人和我们并没有差距,”凯撒缓声说,“你也听父亲说过,事实上,她们具备着更优秀的艺术天赋。”

  艾米莉亚不理解。

  她很少和兄长谈关于阿斯蒂族人的事情,或许因为某个家伙。

  谈起阿斯蒂族人会令她感觉到一些不安,似乎在提醒她犯下的错误。

  艾米莉亚喃喃说:“可是,之前不是说阿斯蒂族人卑劣……”

  凯撒说:“因为我们必须要站在正义的一方。”

  艾米莉亚愣住。

  她抬头看凯撒,目光迷茫,像是没有听懂凯撒话中的意思。

  “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凯撒说,“小部分人必须要做出牺牲。”

  他银色的头发犹如刀刃上的月光,紫色的眼睛一片沉静。

  艾米莉亚不懂这些。

  她的努力方向一直是女将军,对政治的了解还不够深刻。在意识到凯撒的确打算给予萝拉公民身份之后,她再一次失眠了。

  午夜,艾米莉亚推开了马厩旁边的小木屋。

  刚刚洗过澡的安加斯单膝跪在门口,沉默地替艾米莉亚脱下她柔软的、镶嵌着珍珠的拖鞋。

  具备着淡淡玫瑰花香的真丝裙摆落在他脸上,艾米莉亚手中握着皮鞭,轻轻地圈住他的脖子,就像亲手为狼套上能够化身为狗的项圈。

  艾米莉亚戴着蕾丝手套的手指,抚摸上安加斯的唇。

  她说:“取悦我。”

  -

  萝拉脸上的烙印,用了一周的时间才彻底去除。

  这个在三岁时就开始伴随她的印记,其实就是严重的烫伤+颜料刺入,几乎没有阿斯蒂族人能够逃掉被烙印的命运。

  萝拉的父母被捕入狱的那天,她被帝国士兵找到,强行在她脸上烙下痕迹。

  凯撒找来的医生是他的亲信,包括其他辅助的医护人员。烙印下的细胞已经坏死,要移植其他部位的细胞过来,促进分裂,愈合。

  萝拉第一次感谢医疗科技的发达。

  虽然发达的医疗科技让人能够通过血检来辨别阿斯蒂族人,同时也给了她这个阿斯蒂族人隐瞒身份的帮助。

  一周之后,萝拉的伤疤已经彻底恢复如初了。

  有一些淡淡的痕迹,不过可以使用普通的遮瑕膏来遮掉。

  凯撒并没有履行他的承诺,对萝拉要求“去上学”这件事视若无睹。

  萝拉自己在塔楼上连续看了接近两周的书,终于忍不住,第一次违背凯撒的要求,下了塔楼,去寻找凯撒。

  根据之前从阿斯蒂族人那里打听到的消息,萝拉知道凯撒会在晚上九点时回他的卧室。

  果不其然。

  萝拉小心翼翼推开凯撒卧室门的时候,凯撒正拿毛巾擦拭着头发。

  他已经换上睡衣,纯正的白,好像白茫茫的雪上落了一片冰冷的月色。

  一看到萝拉,凯撒微微皱眉。

  他问:“你又饿了?”

  萝拉:“不是。”

  “想锻炼身体?”

  萝拉:“也不是。”

  凯撒没有看她,经过萝拉身畔,伸手去取她身后书架上的书。

  “直接说,”凯撒说,“说完回去睡觉。”

  他的态度很冷漠。

  萝拉意识到,这时候直接说明,似乎很难有回旋的余地。

  她选择暗示对方:“你忘记那天晚上我们做的交易吗?”

  凯撒低头看书,紫色的眼睛像冷漠的矿物质宝石。

  他说:“我明白了。”

  萝拉松了口气,她问:“嗯……那你不觉着是时候了吗?”

  “嗯,”凯撒看眼墙上的时钟,淡淡说,“的确到时间了。”

  萝拉:“那个,我想明天——”

  凯撒冷静地说:“我明天四点要去巡视,现在是八点十五。去掉穿衣洗澡的时间,我还剩下七个小时可以为你注入新的信息素。”

  “去那边躺好。”

  “我们开始。”

  这样有条不紊地冷静计算着时间,凯撒放下手中的书。

  萝拉不可思议:“七小时?”

  凯撒终于仔细看萝拉的脸,他审视着萝拉脸上的惊讶、错愕、害怕。

  他问:“不是为了这个?”

  “当然不是,我的发热期已经过去了,应该不需要您的帮助,”萝拉用力强调这点,“七小时,你干脆掐死我算了。”

  凯撒平静地看书:“那你想做什么?”

  萝拉斩钉截铁地说:“上学。”

  凯撒笑了一下。

  他模仿着刚才萝拉的语调。

  “上学?”

  “你干脆掐死我算了。”

  萝拉:“……”

  “毕竟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心里面就漾起了难以言喻的心疼和温柔,”凯撒面无表情地重复着萝拉熟悉的句子,“我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第三次见面,我就许诺要终身养猪。你见过谁会把自己的猪送去学校?”

  萝拉说:“养殖场员工?送去学校食堂?”

  她的灵机一动并没有令凯撒笑出来。

  对方仍旧是冷冷淡淡的模样。

  凯撒伸手,掐了一下萝拉完好的半边脸。

  萝拉被他扯到气鼓了脸,像是一只极度愤怒的河豚。

  凯撒说:“想要我送你去学校,就给出能说服我的理由。”

  萝拉想了想。

  她试探着问:“学习更多知识算不算?我可以用所学的知识来和您交流。”

  “交流?”凯撒终于笑了,他问,“和阿斯蒂族人私下交流如何刺杀提出建议的贵族们,还是打算和我交流如何管理你的族人?”

  萝拉侧脸,眼神无辜天真:“您在说什么恐怖的话呀?”

  凯撒拿起旁侧果盘上一把精巧的银质小刀,递向萝拉。

  萝拉没有接,她的手掌心出汗了。

  凯撒捏着她的手腕,扯到自己面前,打开她手指。

  萝拉手指握得紧。

  凯撒看她一眼,强制性、一根根掰开。

  萝拉手心的潮湿温热并没有躲过凯撒的视线。包括微凉刀刃落在她掌心时,她那不可控制的颤抖。

  “想要什么,就自己去争取,”凯撒将银质小刀放到她掌心,“也提醒你——”

  “少做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