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蔷薇迷宫[男A女o] > 变装(气息加重)

  在日常时期, 萝拉并不需要多余的信息素。

  她的发热期已经结束,现在身体状态稳定,某些事情对她而言可有可无。

  凯撒拒绝了她去学校上课的要求, 并给她一把银质手柄、闪闪发亮的水果刀。

  萝拉灰溜溜回房间,她拿这个银质水果刀将红润的苹果切成小块,慢慢地吃。

  苹果很甜, 萝拉在官邸中没有吃过这么甜的东西。

  不知道是哪个狗屎专家提出的建议, 说味道刺激的东西能够激发不稳定。因此, 官邸中吃的水果蔬菜味道都很淡, 甚至淡到让人清心寡欲。

  萝拉将苹果整整齐齐切成差不多的小正方块,又像小仓鼠一样一口将这些正方块全部吞掉,腮里鼓起来, 她低头,用力咀嚼。

  真甜。

  是那种想让所有朋友都能一起分享的甜。

  另一侧, 凯撒通过隐藏的摄像头, 看着萝拉。

  这个家伙。

  一个红苹果,不加丢掉的果核, 她总共切成78次, 咀嚼了325下, 用时总计42分钟。

  她可真无聊。

  上一次, 就该把她送去陪伴她的安吉拉老师。

  而不是现在, 看这个小间谍有没有做坏事。

  在入睡前,凯撒用了一小时的时间来快速浏览萝拉的日常:

  这个无所事事的小废物, 一直睡到十点钟才起床, 去浴室洗澡后, 开始吃早餐;

  她一整个上午都在看电视,看最近流行的《Alpha上将和他的金丝雀》, 期间吃掉五袋薯片和一瓶冰可乐。

  午饭后,萝拉趴在床上睡了三小时午觉,醒来后开始百无聊赖地扔飞镖。

  共计75个飞镖。

  没有一个中靶。

  完美躲过所有可能中靶的角度。

  凯撒微微眯眼。

  他记得,上一次,她稳稳丢中靶心。

  -

  等到医生准许可以晒太阳时,距离凯撒拒绝萝拉已经过去三天。

  这三天,萝拉始终没能离开塔楼。

  在顺利取得合法身份和脸上印记彻底祛除之前,凯撒甚至限制了萝拉的行动。

  真的像是被豢养的禁/脔,只能在塔楼顶端一些房间行动,不过不同的是,凯撒并不会睡她。

  萝拉感觉自己快要憋疯了。

  她的房间没有网络,只能看电视,翻来覆去地看那几个肥皂剧,还是每天四集轮播的那种。

  看到后面,萝拉对里面的台词已经开始完全倒背如流。

  第四天。

  当凯撒出现在萝拉面前的时候,萝拉甚至想冲上去抱住他的大腿,然后抬起脸,眼泪汪汪地问一句——

  “上将,您还记得草丛旁边的Omega吗?”

  幸好萝拉忍住了。

  她这几天伙食很不错,脸颊红润,气色很好。

  看上去能够精神地和猴子打一架。

  精神奕奕的萝拉看着凯撒,他今天换了另一身萝拉从来没见过的军服,虽然同样是黑色,但今天这身看起来更庄重一些,虽然没有佩戴胸前徽章,但挂链包括扣子都是纯金质地,闪着熠熠光泽。

  今天的手套也不是黑色,而是如雪一般的白。

  他这身装扮像是要参加什么重要活动。

  凯撒顺手将刻有名字的皮鞭放在胡桃木桌子上,打量萝拉,问:“你身体怎么样?”

  萝拉也问:“您的易感期到了吗?”

  凯撒摘下手套,他面无表情:“我在问你。”

  穿着这身浓黑色军服,凯撒声音太过具有压迫性。

  好像下一刻,他就会将腰间的皮带抽出来狠狠抽人。

  不,或许桌子上那个鞭子更顺手。

  萝拉见识过凯撒如何使用它,当着她的面,将另一个犯人抽到几乎昏厥。

  她不希望自己也那样,只是回忆就令萝拉牙齿颤抖。

  萝拉条件反射地立正。

  像一个士兵,她回答:“报告上将,我现在身体很好。”

  凯撒抬手,在触碰萝拉头发之前停下。

  他紫色的眼睛就像没有生命的宝石,冷静一秒后,他重新佩戴好洁白的手套。

  萝拉没有因为他这个小动作而露出难过或者其他表情,她还是那副无辜的、镇定模样。

  戴着洁白手套的手抚摸着萝拉的头发,萝拉轻轻呼吸,她的嘴唇有一点干,刚才她忍不住舔了嘴唇。

  这是个坏习惯,她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改掉。

  萝拉站的很稳,没有任何反抗或者不悦的表现,和那晚凯撒压住她脖子侵入时一样柔顺乖巧,任由凯撒抚摸。

  不同的是,上次凯撒只看到她脸颊、脖颈肌肤上泛出的淡淡晕红;、

  而现在,光线充足,凯撒看清楚她脖子上的颤栗,还有因不自觉呼吸加重而起伏的胸口。

  他的手并没有狎/玩的意味,与其说是抚摸,更像是医生检查病人的伤口,不带有丝毫调/情的味道。

  凯撒拨开她耳侧的发,盯着之前那个代表她种族的烙印。

  已经消失不见,光滑到像是从不曾受过伤。

  但她的确仍旧是阿斯蒂族人。

  她的血液中流淌着阿斯蒂族人的反抗因子,甚至连色/诱这种事情都能做出来的骗子。

  凯撒淡淡开口:“今晚亚瑟生日,你要做为他的妹妹出席。”

  萝拉眼前一亮,她的脸上浮现出少女才会有的那种憧憬神彩。

  她说:“生日耶!哇,那我是不是能够吃到传说中的生日蛋糕啦?”

  萝拉说这话时候的语调有着凯撒不欣赏的天真,她问出的问题更加愚蠢,还是那种连回应都是浪费时间的愚蠢。

  但这样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

  有点可怜。

  这个仅仅有一点小聪明的小可怜。

  凯撒说:“嗯。”

  这个小麻雀果然欢呼起来:“好耶!”

  凯撒看了眼时间:“你还有三十分钟用来洗澡,之后发型师和服装师会为你挑选今晚的衣服和鞋子。”

  萝拉想了想,她纠结了:“那今天晚上会不会有很多Alpha?”

  凯撒看她的眼神仿佛透露着“你是白痴吗”。

  只有精锐Alpha被允许加入凯撒所在的特殊军队。

  尽管并不限制Omega的参军权,但天生的体力差距,大部分Omega在通过测试后,只能和Beta、普通Alpha一样进入普通军队。

  萝拉主动将自己的裙子掀起来,她毫不在意,侧着脸,天真地问:“那您要不要再来标记一下?给我加重点信息素,免得出意外。”

  很多Alpha在的场合,有些Alpha会提前和自己的Omega多做几次,以留下属于Alpha的浓重气息,昭示着对方已有归属。

  凯撒拒绝:“不需要。”

  萝拉晃了晃裙子:“真的吗?”

  凯撒沉默两秒,他眯着眼睛看萝拉这幅仿佛不谙世事的模样,难得多说一句:“时间不够。”

  萝拉松了口气,她好心肠地说:“够了够了,您第一次时候不也是——”

  凯撒打断她:“萝拉。”

  萝拉:“嗯?”

  凯撒戴着白手套的手指点了点桌子上的松散牛皮鞭。

  他说:“你再叽叽喳喳,就做好捂着屁股去地牢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