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蔷薇迷宫[男A女o] > 钻石(沉默是金)

  萝拉选择保持安静。

  她去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 凯撒没有留在她房间等。

  或许高傲的凯撒上将不屑于在一个阿斯蒂族人的房间中停留太久,也或许对方的确算是个绅士。

  萝拉才不管这些。

  她头发天生卷曲,棕色的, 剪短后蓬蓬松松,很容易有呆毛立起来。

  萝拉自己小心翼翼地用吹风机搞了半天,也没能解决头顶上的呆毛问题。

  她不得不承认, 自己的确不太会处理这些东西。

  好在凯撒请来的造型师在半小时后如约而至, 就像萝拉从电视剧《麻雀Omega变凤凰》里看到的那样, 六个人围着她团团转, 做全身护理和美容,为她设计新的发型和着装风格。

  萝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洋娃娃,任由这些人为她换上酒红色的连衣裙, 把她原本乱糟糟的头发弄软后再重新卷。

  萝拉看着亮闪闪的发饰,惊叹:“这上面的玻璃做的好细致啊。”

  造型师温柔地回复她:“尊敬的萝拉小姐, 这些是钻石, 不是玻璃。”

  萝拉不理解,她用手抠了抠, 没抠掉, 好奇地问:“钻石?很贵吗?”

  造型师温柔地说:“这个要看种类, 如果是小姐您手上这条项链上的钻石, 我需要攒五年的钱, 才能买下其中一颗。”

  萝拉理解了。

  换算成烤乳猪的话,足够她吃一辈子的。

  她立刻不抠了, 珍惜地抚摸着钻石, 像是在对待烤肉表层酥酥脆脆的皮。

  造型师的确很棒。

  萝拉在他们的要求下, 换上黑色的塔夫绸礼裙,踩着漂亮的丝绸面高跟鞋, 鞋跟精致的如同红酒杯那可供人掌握的茎托。

  她觉着高跟鞋简直是防止人逃跑的镣铐。

  造型师很满意,就像电视剧中一样,对方将萝拉当作一个艺术品展示给凯撒——

  凯撒仍旧穿着他那套军服,坐在椅子上,看了萝拉一眼。

  不过和电视剧中不同的是,凯撒并没有因为她的变装而发出惊叹声或者露出欣赏的目光。

  就像看着一个葡萄爱好者看着一个草莓被人洗干净放到盘子上。

  无论是脏草莓还是干净的草莓,都不会引起他的丝毫心情起伏。

  凯撒只看了一眼,让另一个人开始教萝拉一些基本的用餐礼仪。

  或许因为亚瑟过生日,今天在凯撒身边的是他另外一个副手,萝拉隐约记得对方似乎叫做罗伯特。

  和亚瑟比起来,罗伯特是个爱笑的男性。

  他坐在车子副驾驶位置,仍旧温柔地告诉后面的萝拉。

  “萝拉小姐,您不用太紧张,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生日宴会。”

  “不过,为了能够让你更符合身份,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些事情。”

  “……在进餐的时候,动作幅度不要太大,也请不要您探身去吃叉子上的东西,而是使用叉子将食物往嘴唇的方向送。”

  “请不要一次性将盘子堆的太高,主菜、甜品和冷菜这些食物,不可以放到同一个盘子中……”

  萝拉认真地听他说完。

  凯撒闭着眼睛,他坐在车中,哪怕是休息,脊背仍旧挺拔,没有丝毫倦怠。

  银色的发落在脸颊,和先前在萝拉身上时薄红的肌肤不同,在大部分情况下,这个人的皮肤就像寒冰,不着血色。

  和“机器”这个形容词比起来,或许凯撒更适合“武器”。

  一个为了国家和政权而生的武器。

  萝拉往他的方向挪了挪屁股,见凯撒毫无反应,又磨蹭着挪过去。

  凯撒终于睁开眼。

  他问:“做什么?”

  萝拉:“那个,我裙子有点紧,我觉着可能是束腰的问题,你能帮我松一下吗?”

  凯撒:“不行。”

  萝拉觉着,从他口中听到最多的词语就是否定了。

  但这并不影响萝拉的积极性,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凯撒的肩膀。

  “那你和我说一下嘛,”萝拉说,“等会儿我需要做什么吗?”

  “做一个花瓶。”

  萝拉说:“那,花瓶也有好多种啊,你喜欢那种明艳大方类型的花瓶,还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喜欢聪明伶俐的,还是蠢蠢笨笨的——”

  “萝拉,”凯撒说,“你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明白吗?”

  萝拉:“可是——”

  “从现在开始,到生日宴会结束,”凯撒看了眼时间,“你说一个字,就少一份肉类零食。”

  萝拉安静了。

  她果然很好地履行了凯撒的要求,安静乖巧地站在亚瑟身侧,被冠以新的姓氏、当作琼斯家的女孩介绍给其他人。

  今晚奔赴宴会的人都是凯撒手下的军人,或者亚瑟的好友,全是Alpha。

  萝拉庆幸自己对他们的信息素并不敏/感。

  或许因为强制性让发热期提前的后遗症,萝拉的身体出现了好多普通Omega不应该具备的特性,比如说第一次发热期持续的时间长、凯撒的信息素在她体内代谢速度加快;而这一次的异常,则表现在凯撒注入她深处的信息素的作用极度持久。

  距离标记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萝拉仍旧没有丝毫不适,胃口很好,活蹦乱跳。

  虽然萝拉并不是在场唯一的女性,但她是唯一一个Omega。即使身上仍旧有着凯撒信息素的气味,但仍旧有几个冒失的Alpha忍不住盯着她看。

  凯撒有一些不舒服。

  他将这些归结于属于Alpha的独占本能。

  而被人注视的这个小漂亮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坚固的束腰让她没办法吃太多东西,只能优雅地如同小鸟进食,品尝那些饭菜。

  柔弱的Omega总是会吸引一些Alpha的保护欲,这种和性别无关,而是源于信息素的控制。在萝拉一边吃东西一边想着该如何把束腰弄松些的时候,有两个英姿飒爽的Alpha女性主动上前,笑着和她搭讪。

  萝拉很想和她们聊天,一想到烤乳猪,又硬生生地压下来,转身,向凯撒投去求救的视线。

  凯撒终于过来了。

  他礼貌地表示萝拉咽喉受损,目前正在治疗中,不能讲话。

  在那几位Alpha女性炯炯目光下,凯撒自然地将手放到萝拉腰部,示意她跟随自己往庭院中去。

  萝拉还是不敢说话,她指了指自己咽喉,无辜看向凯撒。

  凯撒看了眼时间:“给你十分钟,可以自由说话。”

  萝拉深深呼吸,她问:“我们要去哪里?”

  “见亚瑟的继父,巴伯先生。”

  萝拉先是喔了一声,很快反应过来,一个激灵。她问:“是那个之前要求关押我们的巴伯先生吗?”

  在萝拉和她的那些朋友刚被捕的时候,为了稳定事态,曾经有一个叫做“巴伯”的人,要求将这些人永久关押。

  “巴伯先生曾经在外交和联邦事务部工作,”凯撒没有正面回答,他简短地说,“他已经退休很久……你不用担心身份问题。”

  萝拉茫然:“那我过来做什么?”

  凯撒停下脚步。

  “作为一个父母双亡的孤独女孩,在刚知道自己身世后,来见自己仅剩的亲人,”他说,“这种也要我教你?”

  萝拉撒娇,抱住他的胳膊:“上将~”

  凯撒表情冷硬,显然并不接受她的撒娇:“以后你被人拆穿身份,也打算依靠你那漂亮的脸蛋蒙混过关?”

  萝拉遭受到这种批评,愣了两下,垂着头。

  尽管训斥着她,但凯撒没有将胳膊抽出来。

  两秒后,他又说:“等会见到巴伯先生,记得礼貌问好,其余的话我来说,知道吗?”

  萝拉点头。

  这样说着,步入庭院,萝拉一眼看到前方一个白发老人,脚下一滑,摔倒在光滑地面上。

  隔着很远,萝拉都能感觉到疼痛。

  她惊叫出声,可身侧的凯撒并没有去帮助对方的打算。

  凯撒低头看萝拉:“去扶他。”

  萝拉明白了。

  这是一个好机会,凯撒要她和巴伯搞好关系,而现在,巴伯刚好摔倒在地上,急切地需要人帮助。

  萝拉过去一扶,巴伯一道谢,接下来的谈话就很顺理成章了。

  萝拉立刻松开凯撒的手,高声叫:“巴伯先生!”

  不慎摔倒在地上的巴伯,本来想依靠自己力量站起来,双手刚刚撑起,猝不及防被身后这一声吓到,又重重地跌坐回去。

  巴伯先生转身,试图想看清楚,是个什么东西。

  然后他看到了像是正对终点冲刺的运动员——一个漂亮的小怪物。

  凯撒低吟一声“上帝”。

  在他的视线中,这个漂亮的小废物,一边激情地叫着“我来帮您”,一边像饿疯了的小兔子蹦过去——

  在即将接触到巴伯先生的时候,萝拉脚下忽然一滑,重重地跌在地上,背和屁股结结实实接触到地面。

  在摔倒时,她的腿一抬,精准无误地将刚站起来的巴伯先生一脚踹进前方的水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