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格 > 言情 > 蔷薇迷宫[男A女o] > 躲避(掌心吻痕)

  凯撒说:“松开。”

  他的额头绷起青筋。

  换个场合, 现在的凯撒已经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摁住猛抽屁股了。

  萝拉楚楚可怜地松开手,柔柔弱弱地站在凯撒旁边,头一贴, 肉一软,手一抱。

  小鸟依他。

  房间内鸦雀无声。

  包括刚才还在哭着叫爸爸妈妈的Omega男性、医生、老师和家长们。

  他们沉默而纠结地注视着凯撒和他身旁身份不明的萝拉,谨慎地判断这一扭曲关系。

  站在不远处的艾米莉亚迷惑不解地看着萝拉, 显然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下做出这样的亲密举动。

  凯撒也没有想到。

  易感期的Alpha对信息素的抵抗力降低, 尤其是萝拉现在热情又温柔地抱住他的胳膊。她已经换掉早晨出门时候的那条裙子, 穿着学校统一配备的校服, 这种白衬衫和蓝色百褶裙搭配的学生制服让萝拉看上去更加单纯无害,她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中学生,而在其他人无法看到的地方, 衬衫下的随着呼吸而起伏的柔软肌肤正隔着冷硬的军装、怯生生地蹭着凯撒的胳膊,将可口的茉莉花气息蹭到他的胳膊上。

  凯撒抬起手, 又放下, 没有推开萝拉。

  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中,他保持镇定, 冷静地询问老师:“请告诉我具体情况。”

  事情很简单。

  作为转校生, 而且是一个看上去就很弱气的Omega, 在放学之后, 这两个Omega男性拦住萝拉, 拽住她头发想要“聊一聊”。萝拉不喜欢这种交谈方式,将两个人狠狠揍了一顿。

  至于艾米莉亚——

  艾米莉亚扬起骄傲的脖颈, 告诉凯撒:“我要保护好属于萨列里家族的人和荣耀。”

  她的确也保护好了。

  萝拉和艾米莉亚这两个女孩子下手很重, 萝拉负责踢打艾米莉亚负责按住, 两个人齐心协力,让这两个Omega男性下/体成功受到重创。

  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是不影响使用, 那两个家长起初哭天喊地,但看到凯撒后也噤声。曾被誉为魔鬼一样的行刑者和上将,纵使他们也是贵族后裔,也不敢和他起争执。

  凯撒付了他们检查和营养费用,礼貌地请家长管教好自己孩子、不要再随便欺负其他人的小崽子。

  对方家长唯唯诺诺。

  事情到此算结束,凯撒拎着抱住书包不放的萝拉,黑着脸上了自己的军车。

  艾米莉亚仍旧乘坐来时的车。

  这俩人在共同奋战中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友谊,在离开的时候,凯撒清楚地看到艾米莉亚冲挣扎的萝拉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

  凯撒不想深究没头脑和不高兴诞生友谊的原因,把萝拉丢进车后座,重重关上门。

  他从另一侧上车,还没坐平稳,萝拉就蹭蹭蹭地过来,像个热情的小哈士奇,膝盖跪在他腿上,抱住他的脖子又亲又蹭,声音软软:“上将~”

  凯撒面无表情,拎着她的后脖颈,试图将她从自己身上拖下去。

  他说:“下去。”

  萝拉用力抱住他的脖子,甚至得寸进尺,又往他怀抱里面拱了拱:“我不。”

  凯撒想自己应该采取一些暴力措施。

  但她的味道太好闻了,拥抱他时的胳膊太柔软了,没骨头似的,好像掐一掐就能出很多泪。

  好吧。

  她抱的太紧了。

  萝拉脸贴着凯撒的脸蹭了蹭,完全不在意他的抗拒,瓮声瓮气:“谢谢您替我说话。”

  凯撒说:“松手。”

  “我从小就想有一个哥哥,在我上学遇到坏同学时候,站出来保护我,”萝拉继续用额头轻轻蹭他,“替我教训那些坏家伙。”

  凯撒手压在她额头上,阻止萝拉将她软软的唇靠近自己的脸颊,面无表情:“我看你不需要我的帮忙。”

  “需要需要,”萝拉语调轻快,手勾住凯撒的脖子,轻轻打着旋儿,“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凯撒的手机铃声打断这一切。

  萝拉闭上嘴巴。

  凯撒接通电话,是亚瑟打来的,询问如何处置最新排查出来的阿斯蒂族人。

  ——这些人和那些极端分子有着微妙的区别,繁华富饶的城市黑暗中,有一些人专门做特殊的生意。

  收取高昂的费用,将一些未经过烙印的阿斯蒂族人孩子偷偷从隔离区带出来,想方设法给他们弄一些手续、伪造身份送入孤儿院中,等着被一些帝国公民领养,给予他们全新身份。

  这次深挖找到了掮客,经过其供述,顺藤摸瓜找到当初的孤儿院,经过翻阅档案,成功找到这一批已经拿到合法身份的阿斯蒂族人。

  有些还在襁褓中就被父母送走,没有丝毫记忆;或许连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口中厌恶的“阿斯蒂族狗”“贱种人”。

  总共排查出37名,年龄最大的已经结婚生子,最小的一个还在读小学。

  亚瑟请示如何处理。

  萝拉垂着眼睛,她听到了凯撒的通话,亚瑟的声音如此清晰,凯撒也没有避着她。

  她轻轻呼吸着,低着头,搂住凯撒脖子的手没有丝毫颤抖,就像没有听到,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

  凯撒的语调听不出情绪:“明天开始行动,暂时关押在区域警局中。”

  萝拉右手的小手指抽动一下。

  她能听到手机那端亚瑟的声音:“好的,上将……但我们需要用什么罪名来逮捕他们?伪造身份吗?”

  伪造身份的阿斯蒂族人,定罪要衡量情节轻重;严重者将会遭受枪决,譬如尤金妮的母亲,轻微者也将面临有期徒刑。

  凯撒说:“不,以涉嫌妨碍公共治安的指控。”

  “好的,上将。”

  通话结束后,凯撒看到萝拉主动扬起她那张无辜的脸,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若无其事地笑:“我们等会去吃什么呀?”

  凯撒问:“你在学校打了同学,还想要奖励?我替你出学费、赔医药费,现在还要请你吃饭?你的小脑袋瓜里装的全是勇气?”

  萝拉凑过来,不顾凯撒的嫌弃,捧住他的脸就要亲亲。

  凯撒及时伸出手,终于成功阻止这个家伙的无耻撒娇行为——萝拉这个潮|湿的吻落在凯撒手掌心,温暖得如同春天迎春花上的阳光。

  凯撒缩回手。

  触感如此强烈。

  他绷着脸:“我可以请你吃,但不许再碰我。”

  萝拉欢呼一声,终于回去老老实实坐好,不再像一个树袋熊。

  两分钟后,凯撒抬手整理头发,掌心无意间触碰到发丝,刚才被这个小东西亲吻过的触感再次清晰浮现,就像她的唇将潮湿柔软烙印在掌心。

  他仿佛闻到淡淡的、雨后润泽的茉莉花香。

  凯撒抽出纸巾,冷静地擦着手心。

  萝拉坐在旁边抱着自己的书包睡着了,头轻轻地抵在他肩膀上,口齿不清地说着梦话:“……大肘子,嘿嘿……”

  车子在这个时候停下,有人敲了敲车窗,凯撒及时将萝拉的头按下去,贴在自己胸膛。

  车窗缓缓落下,凯撒看到拥有着红色头发、琥珀色眼睛的弗朗西斯。

  对方拄着鹰头手杖,微笑着弯腰和他打招呼:“嗨,凯撒小甜心~”

  戏谑的语气,和当初萝拉称呼凯撒“小甜心”时的语气类似。

  凯撒微微颔首,他用力压住萝拉。

  弗朗西斯也注意到凯撒怀里的家伙,微微愕然,挑眉:“你竟然也有了属于自己的Omega吗?”

  凯撒简单地应一声。

  弗朗西斯没有仔细看清楚萝拉,毕竟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萨列里家族的长子会和一个阿斯蒂族人——还是罪犯后代在车中亲密。

  简单聊了几句后,弗朗西斯优雅地鞠躬,告别离开。

  等他离开后,凯撒才终于松开手。

  萝拉还没从梦境中挣扎着爬出来,她坐正身体,打了个哈欠,诚实地告诉凯撒:“你刚刚为什么要躲躲藏藏?因为我见不得人吗?”

  凯撒就像看傻子,看着她。

  萝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若有所思地说:“我明白了,因为您涉嫌诱拐中学生吗?今天老师刚讲了,要小心那些随便搭讪的校外人士。”

  凯撒摘下手套,捏在手中,做了一个缓慢的深呼吸。

  萝拉善解人意地说:“我明白了,毕竟您身份不一样,一旦被曝出’和中学生偷情’这种丑闻,恐怕会被一万个人骂’凯撒臭狗屎’’凯撒大变态’’凯撒不要脸’’凯撒垃圾’‘凯撒丧心病狂’之类的话——唔!”

  凯撒拎起萝拉压在大腿上,重重地用摘下来的手套抽打一下。

  将摘下的手套团成团塞到萝拉呜呜叫的嘴巴里,凯撒冷漠地告诉司机:“不吃了,回家。”